3181 -3182斤斤计较

官仙 3181 3182斤斤计较

3181-3182斤斤计较(求保底月票)

3181章斤斤计较

接到姜丽质的电话之后,牛厅长轻出一口气,他看一看身边的高大白皙男子,“算你运气,小姜说了,陈太忠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稳重了?”

“大家只是开个玩笑,”冯华苦着脸回答,“牛叔您也知道,我爸管得我有多严,我真要在外面胡来,他不得收拾死我?就这我都不敢告他,直接找您来了。”

“真的是玩笑?”牛厅长沉着脸看着他。

“真是玩笑,其实一开始撩拨姜丽质的,都不是我,我上去是给他们撑场面的,要是不管的话,我面子上挂不住,”冯华苦着脸回答。

他说的是真心话,都是一帮年轻人,见到美女吹个口哨,也算正常反应,要说一言不合打起来,那不算意外,要说他们真想仗着人多势众野外施暴——拜托,对方也有两辆车,绝对不是一般群众。

在这种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冯华能做的,最多也就是打对方一顿,图个眼前便宜,真要想侵犯姜丽质的话,他得做好杀人灭口的心理准备——不但要把对方四个人全部干掉,就连己方的人也要……嗯嗯,必须的。

冯华身边,真的不缺女人,他甚至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都没有选择群殴——当然,他眼下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决定是何等地正确。

不过,两个外地人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冯公子心里也不舒服,在回去的路上,就有人发话了,说这两个人太嚣张了,必须搞一下。

搞他,费用都算我的,冯华绝对支持这个建议,刚才大家没占了便宜,多少是觉得有点没面子,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该怎么搞呢?

查醉驾呗,有人建议了,冯公子这边的人刚才也喝酒了,按说不好闻到对面的酒气,但是他们中有人酒量不行喝得少,就发现对方酒气冲天——只要盯住这个车牌,哪怕他们晚上六点回来,也绝对是醉驾,丫挺的喝太多了。

好主意冯华立刻就表示了同意,做为一个家学渊源的干部子弟,他最喜欢这种合理利用程序,背地里整人的手段,而不是打打杀杀什么的。

就算事败了,对方也怀疑是他搞的,但是没有证据的话,也只能干瞪着双眼生闲气——有种的你在绕云撒个野试试,真不是笑话你。

他同意了,别人自然就开始安排了,不过就在安排的同时,白色本田车的车主,也被他们查了出来——姜丽质能查车牌号,他们自然也能,天南的车牌不好查,但是绕云的很简单。

顺着车牌,他们就打探到了车主,车是挂在一个行局的服务公司下面的,略略打听一下就知道——这车正打算报废,今天借给了市委邹秘书长的干女儿姜丽质。

听到这个答案,冯华就觉得弟兄们今天有点调戏错人了,他虽然不怕邹捷峰,但那也是绕云的实权干部,紧接着,又有新的消息传来,姜丽质是高管局姜梦龙的女儿,姜梦龙的前妻现在跟邹捷峰姘居。

所以说,姜丽质是真真正正的干女儿,而不是用来干的女儿,再加上姜梦龙的的因素,冯华虽然不惧,但也不愿意招惹这个女人。

真要说起来,姜丽质中午也喝了一点酒,虽然只是一杯干红,下午吹一下,估计酒驾也是妥妥的,不过冯公子指示了,只查天南的车吧。

然后呢……车是查住了,但是交警意识到敌我力量悬殊,又将人放走了,不过这交警也算仗义,不但没有泄露指使者的身份,而且反手一个电话打回去。

这个电话,半是解释半是卖人情,我艹,你们让我拦的是陈太忠——知道陈太忠是谁吗?昨天晚上,郑老大在假日里单独邀请的主儿,尼玛你们太坑爹了吧?我做人讲义气,没卖了你们,剩下的事情,也别再跟我说了……我玩不起这种肝儿颤。

天南……陈太忠?别说,冯华还真没听说过这么个人,但是小交警后面的一句话,真的是吓坏他了——郑老大单独邀请……我艹,别是凤凰黄的人吧?

海角下面的干部,或者对凤凰黄的感触不是很大,但是冯公子的老爹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各种辛秘了解得真的太多了,从上一任的王老板到这一任的郑老板,凤凰黄在海角的势力越来越大。

王老板还算好的,不是纯黄系人马,这郑文彬除了有水木的出身之外,可是彻头彻尾的黄系铁杆,所以这几年海角官场有传言,说只要会讲凤凰话,走遍海角都不怕。

这传言肯定有夸张性质,但也说明了黄家在海角的强势,而冯华更是清楚,黄家在海角,比在天南还要强势——据说海角近年来不少大项目,都是黄系人马拿走了。

这个说法有点可笑,但却是真实的,为了避嫌,黄家不合适在天南表现出太多的存在感,而在海角就没这个避讳;而同样的,为了落个好口碑,黄家不合适在家乡做得太过,但是在海角就没这个忌惮。

简而言之,黄家在天南是根基雄厚,体现在从基层到上层的影响力上,在海角,他们的影响力是自上而下,根基固然不如天南那边稳固,但是拿大项目的时候,从来没有什么犹豫——海角虽好,不是故乡,捞一票走人就完了。

冯华接了这个电话之后,登时就毛了,于是他又四下打探一番,确定了陈太忠的来路——好吧,既然你真是凤凰黄的人,那我蔫了我趴了,总可以了吧?

当然,在这其间,姜丽质的更多细节也被挖掘了出来,这倒不是说谁还对这个女孩儿有什么妄想,实在是……她是陈太忠的朋友,不能不重视。

于是冯华就知道,姜丽质在卫生厅,干一个副主任科员,这是一个很低调的女孩儿,她要真肯去绕云市委或者交通厅的话,实职副科甚至正科都不在话下——其实有这背景,在卫生厅干个实职正科也不难。

还好……是卫生厅,冯公子禁不住要庆幸一下,他知道,自己的老爹跟卫生厅牛厅长关系不错,牛厅长也还算认他。

其实,冯秘书长跟牛厅长虽然打交道多年,并没有多好的私人交情,但是他身为副秘书长,是协助白副省长工作的,而白省长分管的是科教文卫,就是这么简单。

海角省政府办公厅,现在也是副省级单位,老冯跟老牛同为正厅,牛厅长虽然手握一个实实在在的厅局,不需要太在意冯秘书长,但是错非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得罪对方。

牛厅长甚至在对上冯华的时候,都是冷淡中不失客气,若是没有实际的利益,他真的没必要得罪这么个纨绔子弟——这没有意义。

冯华在等待,他希望陈太忠在发现利益没有受到损害的时候,能安静地离开,毕竟交警没有查你,大家各退一步就完了——很显然,他不知道某人号称“宰相肚量”。

等到他听说那两辆车停到了稳捷汽修的门口,好久都一动不动,心里禁不住一揪——完了,人家不肯干休,这是找后帐来了啊。

事实上,今天的事情,跟稳捷汽修真的没什么关系,那辆沙漠王,根本就是冯公子的座驾,是稳捷借给他的——就像陈太忠的奥迪,车主是丁小宁一样,又像今天姜丽质开的本田车,簇新的就被考虑报废了,天底下的事情,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前景不妙啊,冯华根本顾不得犹豫,马上就找到了牛厅长的门牛厅,姜丽质可是你的兵,我承认先期自己做得不对,但是咱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去。

牛厅长还真的不愿意为这个事情买单,心说你们乱斗的时候,根本想不起来我,现在到了和稀泥的时候,就想起我来了?对不起……爷不稀罕那点小意思。

你说那边是凤凰的陈太忠?扯淡了,谁也都是那么回事,这几年凤凰人我见得多了,都是坑蒙拐骗的……什么,你说是陈太忠?

牛厅长是个比较知足的主儿,不愿意多生是非,而他的卫生厅里,也不乏藏龙卧虎之辈,对于这一点,他有清醒的认识。

像姜丽质就是通过关系渠道进来的,厅里这种人真的不少,小姜还算好的,多少是天医大毕业,估计是嫌下到医院辛苦,才到了厅机关,其他五花八门院校进来的更是不少。

对于这些关系户,牛厅长一向是敬而远之,轻易不跟这些纨绔子弟接触,他倒不是害怕什么,但是惹出麻烦来总是不好,不过对于厅里有哪些重要的关系户,他也心知肚明。

比如说姜丽质,牛厅长就很清楚,小姜不光是有点背景,而且还长得很漂亮,甚至有人还想托牛厅长做媒,遗憾的是,小姜同学对打探消息的人很果断地表示,她排斥任何介绍对象的行为——因为当初,她的父母亲就是经人介绍的。

反正小丫头够漂亮,不担心嫁不出去,她只是在等待自己的机缘。

这些话扯得就有点远了,让牛厅长决定过问此事的真正原因是:那个男人叫陈太忠。

3182章斤斤计较(下)

牛正鸿怎么说也是实职正厅,对上层的动向并不陌生,“会说凤凰话,走遍海角都不怕”,那么最近电视里连篇累牍地报道天南文明办前来交流,其意义不言自明。

既然关注了天南文明办,那陈太忠就是绕不过去的人,现在他又听冯华说,郑文彬单独宴请了陈太忠——从逻辑上分析,这个可能性非常大,虽然听起来,真的很不靠谱。

这样的少年英才,如果有机会的话,谁都愿意结识一下,牛厅长也不例外,而且他并不认为,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多么严重——无非是年轻人口角起来,搞了些小动作,关键是小陈那边也没有损失什么。

不过陈太忠态度的强硬,也出乎他的意料,两人虽然没有直接交流,但是当他表示说,冯华想在大富豪摆酒赔罪的时候,小姜问了一下之后表示,陈太忠的意思,是说直接去卫生厅厅长办公室谈——必须指出的是,现在已经六点出头了。

可怜的牛厅长,想做个和事老,却是搞得自己下班也不能走,难免有点小郁闷。

陈太忠却是觉得,他已经很给对方面子了,姓冯你调戏人在先,设计我在后,想摆一桌酒就熄了哥们儿的怒火——我呸,你以为你是谁?

六点半的时候,他们一行四人来到了卫生厅,有姜丽质带路,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厅长办公室门口,杨颖本来有点踯躅,后来索性心一横,跟着就过来了。

牛厅长的办公厅不算小,撇开两边串着的房间不提,正中这间有一百多平米,只说沙发就有四组,离办公桌不远处,还有两把圈椅中间夹个茶几,正对着门口。

陈太忠进来的时候,一眼看到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和下午那年轻人坐在圈椅上,见他们走进来,两人齐齐站起了身,笑着点头。

这个位置才是牛厅长跟别人对等交流的最正规位置,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先冲着牛厅长点点头,不等对方发话,就转头看一眼年轻人,冷着脸发问,“冯华?”

“是我,”冯华笑着点头,他主动上前伸手,“下午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

陈太忠对他伸出的手毫无反应,任由对方僵在那里,冷笑着发问,“既然知道对不住,怎么不在门口等着迎接我们,你这是个正确的态度吗?”。

尼玛……冯华的手还尴尬地悬在那里,猛地听到这么一句,真的是有点受不了,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要我出去迎接,哥们儿你有点太狂了吧?

不能忍也要忍,他暗暗地告诫自己,事实上他也清楚,对方的要求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冯公子的老爹去什么地方的时候,级别差一点的人也要出来迎接,而姓陈的身为省委文明办副主任,最最起码也是个正处,他冯某人跟人家一比,真的什么都不是。

于是他嘴角**一下,勉力做出个笑容,“我也想出去迎接来的,只是让牛叔一个人在办公室,有点失礼……”

你别拿我做幌子行不?牛正鸿听得真是老大不高兴,不过陈太忠的话也有点过于狂妄了——这话是没有错,但是当着我这么个正厅说,那是不太好。

于是他笑着接过话题,“小陈,既然来了,先坐下喝点茶,有话慢慢说,都是很杰出的年轻人……对了,听说前一阵你受伤了,现在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他一边说,一边向一组沙发走去,远处站着的一个年轻人闻言走过来,拿起一套茶具,开始洗茶冲茶。

这就是干部之间的沟通方式,越大的官越是这样,明明有事要说,先是要扯一堆有的没的,然后这信号或者伏笔什么就此埋下,等说正经事,其实就是一两句话,甚至可能一句都不说,双方就已经心领神会了。

陈太忠明白这一套,但是他不想跟着对方的节奏走,所以他不去坐那个沙发,而是就那么站着,杨颖本来想跟着走过去,见状犹豫一下,在旁边就近找个沙发坐下——她可不敢像姜丽质和郭建阳一般,陪陈主任站在那里。

“多谢牛厅关心,我站着习惯了,”陈主任面无表情地发话,这会儿就坐下,真当我那么好交待?他侧头看一眼冯华,“我是来听解释的,你说吧。”

冯华本来是想跟着牛正鸿过去的,眼见对方连坐都不坐,心知人家不会善罢甘休,索性也站在那里,“本来不大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不该听别人的怂恿,查你们酒驾,我愿意作出补偿。”

“你这人说话怎么一点逻辑都没有?”陈太忠其实听出来了,对方想表达的是,我被人怂恿了我愿意补偿,但是他不这么简单地看问题,“你的意思是说,你们随便调戏别人,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儿?”

“这是我们不对,”冯华是要多配合有多配合,他走到姜丽质面前,很干脆地一鞠躬,“虽然大家只是开玩笑,但确实是冒犯了姜小……姜女士,我代表他们向您道歉。”

反正关着门呢,道个歉算多大的事儿?而且他也了解了一点这女孩儿的性情,果不其然,姜丽质柔柔地发话,“我接受了,不过这种事儿,以后你们尽量少做,会吓到别人的。”

丽质还是太好说话了,陈太忠见状,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不过看这冯华做事,也确实拿得起放得下,既然鞠躬道歉,他的面子也有了,就没兴趣再纠缠这个细节。

于是他谈第二个细节,“你现在也知道了,我身体有伤没好彻底,当时你的那帮狐朋狗友因为调戏人被斥责,还打算动手来着——你知道一旦动手,是什么后果吗?”。

“是郭处长先拿着……”冯华一指郭建阳,似乎是想辩解一下,你的人先拿家伙的,但是最终还是决定端正态度,“他们喝了点酒,头脑发热,不过我当时是果断地制止了。”

“陈主任要是身上没伤,一百个你们也不是对手,”郭建阳听到这里,禁不住冷哼一声,“就算有伤,你也该庆幸你没动手。”

“嘿,”陈太忠却是被对方辩解的话逗乐了,心说你丫走的时候还说什么香车丑女呢,这就是果断制止——你扯什么犊子?

不过这个细节再追究,也没多大意思,毕竟当时没打起来,考虑到旁边还有个大厅长坐着看戏,陈主任决定大度一次,反正他要问的第三个问题,是不好回避的,“那既然你们都走了,怎么又想起来查我酒驾……这就是你说的果断制止?”

啧,这个问题真是有点不好回答,冯华看一眼牛正鸿,发现牛厅长眼皮都不抬,坐在那里安安稳稳地喝茶,他也就没得选择了,只得苦笑一声,“总觉得心里憋着火嘛,然后有人一怂恿,就头脑发热了……唉,我愿意补偿。”

这个态度是可取的,陈太忠对他的表现,大致还算满意,不过他也不可能轻易地放过对方,“你知道对一个国家干部来说,查出酒驾甚至醉驾的话,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吗?”。

屁的后果都不会有,你都跟郑文彬喝酒了,这算多大点事儿?冯华心里真的很无奈,在他想来,你跟郑老板那么熟悉,抹掉一点记录是多大点事儿?

这就是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不同之处,冯公子的想法不能说错,但是他只会按官职大小算计,就没考虑到陈某人张得开张不开这个嘴,而且对任何一个干部来说,这样的事情,都是能避免就避免的。

不过,冯华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是没这么说,他着急揭过这件事呢,于是他连连点头,“我知道,这对郭处长将来的进步,可能造成一些负面影响,我愿意补偿。”

这小子确实算个懂事的,陈太忠喜欢折腾人,但是他折腾的,都是一些不开眼的,识趣儿的家伙,他也没心思折腾得太狠——那样会让他显得不太讲理,哥们儿可是以德服人的。

“补偿的事情,你跟建阳说去吧,”他大手一挥,才待继续说话,郭建阳在一边冷哼一声接话了,“嘿,我真要补偿,你也赔不起,看在我们领导没事儿的面子上,懒得理你……就跟对小姜一样,鞠个躬道个谦就完事。”

建阳果然不错,某主任心里暗爽,这才是我的人,该撑场面的时候绝对大气。

这个要求,让冯华略略有点为难,对女士道歉那是风度,对男人这么做,可就有点跌份儿,他更愿意出点钱……唉,算了,尽快了结了这件事吧。

他委委屈屈地鞠个躬道了歉,正说事情就过去了,不成想陈太忠又发话了,这个问题挺狠,“怂恿你的人,叫什么名字?”

这就是要我出卖朋友了冯华心里真的憋屈得很,你这么大的一个领导,斤斤计较地抓这点鸡毛蒜皮的事儿,有意思吗?

思来想去半天,为了不再被类似细碎的问题所困扰,他索性心一横,丢个炸弹出来,“这个人其实是有求于我,他弟弟玩忽职守,弄死了一个人……”

(三更到,正是双倍时间,大家的保底月票不要留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