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7 -3188震撼

3187 3188震撼(求月票)

3187章震撼

这个突发事冇件,彻彻底底地扰『乱』冇了陈太忠的心情,看到姜丽质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他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说不得抬手一个电冇话打给刘冇晓莉,“绕云这边,有重磅社冇会新闻,多带几个人来,不同角度写一写……机会难得。”

真要说起媒体的影响力,《天南商报》真的不够看的,不过对陈某人来说,这就够了,中冇央的媒体,他认识的也不止一家——海外的媒体,哥们儿也找得上。

没错,这就够了,海角这边不敢阻拦采访,天南那边没人阻止发表,这样重磅的新闻发出去,别人肯定要找上冇门来转载,这一刻他不想别的,只想为逝去的女孩儿讨个公冇道。

而中冇央媒体、海外媒体什么的,各种附加条件多,考虑的因素多,正经是扯淡了。

“太忠,怎么这么大的牢『骚』呢?”这个时候,有人沉声发话,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大多数警冇察不认识说话的那位,但是看着后面几位就呆住了,赶紧抬手敬礼。

可认识这位的,愕然之后就先冲这位敬礼,心里不住地嘀咕……怎么省委第一秘来了?

“我就这么大牢『骚』了,”陈太忠斜睥谢思仁一眼,很不满意地哼一声,“这也就是在你们这儿,搁在我哪儿,从上到下一串人,我不整出他们『尿』来才怪。”

“唉,”谢秘冇书轻叹一口气,他知道这厮是个什么货『色』,从上次打冇砸鳌鱼汤馆就能看出来,这家伙是个极度蛮横和跋扈的主儿,所以他也没介意这粗话,“很惨的事情,郑书冇记听说了之后,非常震冇惊和愤慨,所以特地安排我过来督办此事。”

一直陪着陈太忠的刘茂林看到市局老大来了,心里已经在砰砰地打鼓了,耳听得这位是领了郑书冇记的指示来的,身冇子一软,就靠在了墙上。

“很惨,但是惨冇案都发生到第三天了,居然没有个明确的说法?”陈太忠沉声发话,他轻叹一口气,接着又冷笑一声,“难道说……这样的事情还想捂盖子?”

“我们没有想捂盖子,据我了解,大家只是在划分责任,”一个身材粗冇壮的秃顶男人沉声发话,“陈主冇任,尸检、案情分析和责任认定都需要一个过程,你的愤怒我能理解,但是我保证……没有一个人想捂盖子。”

“你保证?”陈太忠眼睛一眯,扫他一眼之后,嘴角泛起一个不屑的冷笑,李冇波都扯出纪检委的大旗了,派冇出冇所的人还要请示分冇局,“你凭什么保证?”

“凭我是绕云市警冇察局局冇长,凭我多年的党『性』,凭我的一腔正气,”秃顶男人义正言辞地回答,“你只管拭目以待就好了。”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影『射』我狗拿耗子呢?”陈太忠能感觉到,对方有点排斥自己,所以他说话也老大不客气,“我不该管这件事,就应该任由你们两个分冇局扯皮,任由你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不对?”

秃顶的警冇察局冇长登时不做声了,他知道陈太忠是什么人,也知道此人最近有多红,更知道此人能跟郑书冇记说上话,但是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谢思仁在场。

说白了,你一个天南省的文明办副主冇任,有什么资格冲绕云警方指指点点?过界了!

“太忠,你息怒,”谢秘冇书出声了,虽然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德『性』,可他总不能坐看两人对掐,“争端解决不了问题,处理这种恶『性』冇事冇件,还是要冷静为主,争取从严从快。”

“我没办法息怒,”陈太忠双手一摊,脸上『露』冇出一丝笑容——他是越生气就越要笑,“面对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冷静,怎么可能不愤怒?”

“是,愤怒会影响我的形象,年纪轻轻有所作为的干冇部,应该沉得住气……苟屁,当冇guān当到连愤怒都不会了,这个guān还当得有什么意思?这个人做得还有什么意思?”

“陈主冇任你批冇评得对,我现在已经着手处理了,尽快把处理结果交给您,如果您不满意,尽管指示,”秃顶ju冇长见到陈太忠连谢思仁的账都不mài,马上很诚恳地表态。

“我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陈太忠见他态度正确,气就小了一点,“表面上看,这是一桩玩忽职守导致的惨冇剧,说得极端一点是过失杀冇人,但是它深层次的原因,你考虑到了没有,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公冇务人员变得如此冷血,变得如此漠视生命?”

“死者为大,在这个地方,我不想说什么大话套话,也没有心情说这个,我只是强调一点,现在的社冇会,精神文明建设到了非抓不可的时候了,我来海角就是交流这个的,那么……你还认为我不该过问这件事,没资格过问这件事吗?”

“我诚恳地邀请您,全面监冇督我们的处置过程,”这时候,秃顶局冇长再也不敢有一丝抵触心理,态度非常端正地表态。

“唉,”陈太忠叹口气,人家态度端正,他也就没办法再说什么了,只是非常遗憾地撇一撇嘴,“这种事要是发生在天南……哼!”

“你为了救人,死都不怕,这种事情就不可能发生在天南,”看到这厮终于脾气顺一点了,谢思仁忙不迭地拍上一记马屁,“这正是我们海角要学习的地方。”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是海角第一秘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如此赤冇『裸』『裸』地拍这个年轻人的马屁?

倒是李冇波终于反应过来了,原来这个人就是那个陈太忠?怪不得……其实秘冇书长,一直都在关照我啊。

陈太忠饶是脸皮极厚,也不好这么生受了这个马屁,而且他现在的心情真的不好,于是扯着谢秘冇书,往旁边走两步,“郑老大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你都报了字号了,还愁传不到老板耳朵里?”谢思仁低声回答,他的心情其实也不是很好,于是沉着脸低声解释。

刘茂林接受纪检委问话也就算了,但是来人还要去现场,他就必须协调另一个分冇局,于是索『性』就上报到了市局,自然也就将“天南陈太忠”的名字报了上去。

这个名字真的了不得,然后就惊动了省厅,再然后就传到了郑文彬耳朵里,连案情也没有瞒着——事实上,市局局冇长说得没错,这个案子只是在划分责任,根本就没想着捂盖子。

为什么没想捂盖子?因为小女孩儿死得太惨了,连尸检的法冇医都长叹不已,而且两个分冇局互相推得厉害,又有人给媒体爆料——哪怕是道冇德再缺失的年代,也有那有正义感的人。

既然盖子捂不住,那就要痛快地捅出去,郑书冇记惊闻自己治冇下居然发生了如此人间惨冇剧,登时勃然大怒,又听说陈太忠在现场,索『性』就安排自己的秘冇书过来了。

其实现在这现场,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整个事冇件脉络清晰证据确凿,无非就是验看一下小女孩最后的生活环境,感受一下那份深深的无奈。

“我再去看一眼小女孩儿吧,”陈太忠低声发话,都说女孩儿如何如何地惨,陈某人心硬不怕这个,正经是他想借自己所见到的景象,激发自己的怒火。

秃顶局冇长闻言,脸『色』就是微微一变,他哪里敢让这家伙再去看死者?再暴走怎么办?

可是他还不敢说什么,倒是谢思仁底气足一点,他也想到不能再刺冇激这家伙了。

于是谢秘冇书轻叹一声,“太忠,别去了,听说很惨很惨,我们活着的人深刻地吸取这次教训,把事情做好,避免类似事情发生,就是对死者最好的安慰。”

“我也想去看看,”姜丽质蹲在地上低声嗫嚅着,“送她一程……”

要说这小姜同学,倒也是真的奇葩,有时候心软到一塌糊涂,有时候神冇经粗冇大得惊人,她居然想去看某个惨不忍睹的景象。

“咝,”郭建阳闻言,轻轻地吸一口气,他是真的心痛,于是冲领冇导摇摇头,又瞥一眼姜丽质,“头儿,我建议……也是没必要去了。”

“那算了,”陈太忠也不想再让她过分失态,死者已矣,而丽质也是个惹人怜惜的女孩儿,他点点头,“天南的记者应该下午能到……采访接待没有问题吧?”

最好让他们明天来,谢思仁很想这么说一句,就是那句话,既然盖子捂不住,那就要第一个掀盖子,以显示己方已经下定决心,对某些丑恶现象要狠狠地治理整顿。

但是省外媒体和省内媒体同时冇报道的话,这就出问题了——省内和省外同时知道此事,这基本就是海角省被别的舆冇论『逼』得受不了,所以才会在相同的时间刊载。

不过谢秘冇书知道,这个时候不宜刺冇激小陈,总算是他胸中自有丘壑,于是很干脆地点点头,“应该没有问题,有事你可以打我电冇话。”

3188章震撼

在谢思仁的安排下,当天中午,绕云市电视台就播出了关于李思怡死亡的事情,消息的时间不是很长,女主播表示此事已经引起省委和市委领冇导的高度关注,台里正在进一步调冇查了解,晚上会有更详细的报道。

这是抢新闻定基调的『性』质,不过陈太忠并不在意,他对这些蝇营狗苟的东西真的不在乎,他在意的是,这件事情能如此快地被媒体报道出来,能让广大群众对如此骇人听闻的事冇件,拥有较早的知情权,就是好的——至于说最初报道的主体是谁,并不重要。

陈某人在宣教口干了一年多,比别人更明白捂盖子的重要『性』,但是什么事情该捂盖子,什么事情不该捂盖子,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底线——人神共愤的事情,绝对不能捂盖子。

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天南,而掀开盖子的是他深恶痛绝的新华北报,他都不会生气——只要那份报纸不要过分歪冇曲事实就行。

饭后,他甚至抽冇出点时间打了一个小盹,事实上,他只是想看一看那女孩能不能救回来——他其实也知道,凡人死亡了超过半小时,他基本就没辙了,但是……这不是不甘心吗?

结果则是,陈主冇任在隐身翻找了十几分钟之后,悻悻地离开了——真的非常惨。

下午的时间里,陈太忠都是在陪着姜丽质散心,小姜今天受的刺冇激真不小,中午又想酗酒,结果被陈某人活生生地拦住了,说是下午我陪你逛街。

李冇波也没走,他陪着郭建阳跟在两人身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到了现在他已经知道,别说陈主冇任了,就是这个开车门的年轻人,也是副处冇长。

这个时候李主冇任非常确定,秘冇书长对自己真的不薄,而他也还算争气,上午面对刘茂林的时候,硬生生地打冇压了对方的气焰,套出了真冇相。

那么李冇波就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战斗友情,能回家也不回家了,陪着郭处冇长默默地跟在那两位身后,偶尔还交流几句,“你要帮着陈主冇任,好好劝一劝丽质,这个孩子是吃过苦的。”

我不敢劝啊,没劝都这样了,再劝把自己陷进去,可就对不起陈主冇任的栽培了,郭建阳闻言也只能苦笑了,“陈主冇任教冇导人的水平,比我强得太多了……嗯,小姜也就只听他的。”

“他俩什么时候认识的?”李冇波开始试探了。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为陈主冇任服冇务,也才半年多……他认识的人很多,”郭建阳轻喟一声,感触颇深的那种,“风风雨雨倒是经历了不少,现在我俩还都是休养阶段,他有伤,我的伤也好了没多久,这年头想冇做点事,真的很难。”

他俩说得很沉重,前面那俩说得倒是很轻冇松,陈太忠开导人,还是有一套的,无非是转移注意力嘛,“……当时我背上疼得厉害啊,虽然不让你来,但是心里总希望一睁眼,你就能奇迹一样地出现在我身边。”

“有一次,我着急小冇便,实在憋不住了,可是看冇护我的是李云彤,我心里就想,如果你是丽质的话,我就让你扶我去卫生间,还得帮我把着……咱不能『尿』到马桶外去不是?”

“你更希望荆紫菱帮你把着吧?”姜丽质微微一笑,她在湖滨小区住过,虽然在某人的刻意呵护下,没有失去贞洁,但是她对他的荒唐,也相当清楚。

“我希望你俩一人一只手,我那个比较重,杰出男人嘛……你知道的,”陈太忠笑一声,没皮没脸地回答,“要不,今天晚上咱们试一试?”

“我知道你在逗我开心,”姜丽质微微一笑,但是眉宇间的忧郁并没有因此而减少一丝一毫,“其实你可以使这些人被冇判得狠一点,以儆效尤。”

“没有问题,其实,我……可以让他们的孩子,也享受李思怡的待遇,”陈太忠点点头,“这年头,有的时候悲天悯人是不顶用的,以暴易暴才更能令人震撼,而且他们的孩子,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活活饿死,他们只能无助地看着……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做给你看。”

“我……不信,但是我也不许你证明给我看,”姜丽质娇嗔地白他一眼,接着又轻轻地叹口气,“何必呢?父母亲的错,不该由儿女来承担。”

“不行,我一定要饿死他们,除非……今天晚上你答应我,”说这话的时候,陈太忠也说不清,自己是真的要宽慰小姜,还是这几天憋得太狠了,总之他就这么说了。

“我就不答应你,你也不会去饿死他们,你不是那种心狠的人,”姜丽质笑『吟』『吟』地看他一眼,“我不是说你是滥好人,但是你不会伤及无辜……我从小到大,在大事上很少看错人,你是有原则的,如果看错的话,我挖了自己这双眼。”

“这双眼不许你挖,我要留着看一辈子,”陈太忠微微一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辈子我也可以看到你这双眼……”

“哈,我只求这一生一世,”很显然,姜丽质并不是特别计较他的话,所以只是微微一笑,“『毛』主冇席说过,一万年太短,只争朝夕……只要你能珍重我这一生,我就很乖,也会很听话很体贴,但是前提是,你要真正的在乎我。”

“我给你一万年相处的机会,真的,我是认真的,”陈太忠听到这话,心里没由来又是一揪,他探手一扳她的肩膀,直勾勾地看着她,“我承诺,给你一万年……这个承诺我只许过你一个人,都没有许过荆紫菱。”

“呵呵,”姜丽质笑了起来,笑得风轻云淡,笑得山花烂漫,“没有许过荆紫菱的,你不该许给我,我无意跟她争,我只希望大家能和和美美,开开心心……太忠,这一次就算了,我不会容忍你第二次说这样的话,虽然你这么说是为我好。”

这种不吃醋的女孩儿,真的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了,陈太忠非常确定这一点,正是因为他了解,才肯许下这一万年的罕见约定——这个许诺有缘故的。

不过她既然这么说,他也不想逆了她的心情,于是眉头扬一扬,轻声嘀咕一句,“有些东西……唉,算了,慢慢地你就知道了。”

正聊着,刘冇晓莉的电冇话就打了过来,她和五个同行拼了一辆金杯面包车,已经来到了绕云,目前正在下高速,她想请陈主冇任指示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直接去市局了解情况就行了,我已经给你们争取到了采访的权冇利,”陈太忠不想再让小姜触景生情,自己就不去了,“嗯,随遇而安来了吗?”

“随老冇师就在我旁边,您要跟他说话吗?”刘记者此来,同行的五人中,有两个是商报的,剩下的是随老冇师和《都市晨报》的两个记者。

“不用了,你告诉随老冇师,想怎么骂就怎么骂,不用考虑我难做,”陈太忠轻吁一口气,这种事情,真的是再怎么骂都不过分。

刘冇晓莉一行人赶到市警冇察局,那边一听说是采访李思怡事冇件的,验看了证冇件之后,就安排人接待了,不过接待的警冇察对案情不是很熟悉,一个细节要请示,一个措词也要斟酌,翻来覆去地话说不囫囵。

他这边拖延着时间,当天晚上绕云电视台的“聚焦绕云”,就开始报道李思怡事冇件,而且还是系列的,当天报道的是事冇件本身,以及李某某的身份背景。

这就是很正式的重磅报道了,第二天的绕云晚冇报上也刊载了大篇的文章,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刘冇晓莉等记者才彻底搞清楚,为什么这件事里,振东派冇出冇所的责任,要大于奋斗派冇出冇所。

总之,这件事终于是绕云的媒体第一时间曝光,并且引起了强烈的震撼,无数电冇话打到警冇察局、电视台和日报社,省政冇府秘冇书长、省政冇法委书冇记、绕云市政冇法委书冇记纷纷作出指示:一定要严查那些滥用职权、玩忽职守以及冷漠不作为的相关人等。

不过这个方面,陈太忠就『插』不上手了,他已经将郑文彬的海角捅冇了一个好大的窟窿,总不能再对人家的处理过程指手画脚。

倒是因为这一起惊天惨冇案被曝光,一些外地媒体纷纷涌冇向绕云探究真冇相,这个时候,隔壁天南省几家媒体能紧跟着做出报道,颇令一些媒体人感到意外。

《商报》和《晨报》的报道,就不必再说了,倒是随遇而安一反常态,居然没有怎么骂人,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已经“震撼到不会骂人”了,而且也有的是人已经在骂了,还有更深层次得剖析,那么他要做的,就是这桩惨冇剧发生的背景。

他在文中写道:必须指出的是,这是一起偶然事冇件,但是同情心、善良和真诚,这些美好品『性』离我们越来越远,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冷血和漠视不但已经成为主流,更会逐渐地占据我们心灵的所有空间——到了那一天,离人『性』的泯冇灭就不远了。

但是就是这一篇没骂人的文章,传到绕云市警冇察局秃顶局冇长的手上之后,他细细看一看之后,闷冇哼一声,“天南这帮家伙,就没几个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