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3 -3194裁判兼球员

3193 3194裁判兼球员

裁判兼球员(上)

陈太忠自打领了潘剑屏的任务,就忙了起来,而这个任务……怎么说呢?还真是有点考验人,因为这个分寸不是很好把握。]

潘部长要他搭个框架,但是很显然,这个框架不能坐在办公室里搭,其他合作的兄弟单位的反应,也是必须考虑的。

陈太忠第一个找的就是高伟,高厅长一听小甜甜布兰妮能来,就说太忠你辛苦了,但是当他听说,宣教部希望大力宣传跟美国的文化交流的时候,登时就挠头了。

省委的指示是不讨论不表态,但是宣教部这个时候大力宣传,这个尺度,高厅长不太能把握得住,考虑到小陈和杜老大不对付,他就必须要问清楚,“这个宣传的时候,要不要涉及911?”

“提这个干什么?”陈太忠眉头一皱,然后摆一摆手,“咱强调的是文化交流,跟911一点关系都没有,世界上的大事儿多了,咱提得过来吗?他们想现场说两句,那由他们,咱们不管。”

高伟的表现,就很有代表『性』,大多数千部都知道,上面就是冷眼旁观,袖着手等着看美国人的笑话,猛地听说宣教部有意大力宣传中美文化交流活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不理会这个911吧,这可是惨绝人寰的事件,全球最近最大的新闻,真的不好绕过去;可要是宣传这个911,且不说大家心里愿意不愿意,更关键的是,这可能释放一个错误的信号,中国政冇府——或者是天南省政冇府,他们愿意为美国做点什么。

所以面对宣教部这样的安排,大家都要问明白,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才最符合上面的心意——这种要紧的事,搞错了就会影响上面的全盘布局,很容易让自己粉身碎骨。

这可真不能怪他们胆小,就连陈太忠在做出这样的决定前,也是请教了黄汉祥的,区别只是在于陈某人并不怕粉身碎骨,只是单纯地担心影响布局。

而到了褚伯琳这里的时候,褚台长又有了新的担忧,“太忠你可能不太清楚,布兰妮这样明星来了,跟来的记者可能会有多少……起码境外就是三位数,就连举办记者招待会,最少都要两场,演出前和演出后。”

“那就举办嘛。”陈太忠很爽快地回答,他没觉得这是什么问题。

“但是这些记者,绝对会问及911的事情。”李枫在一边出声补充,“这不但是时髦话题,也是拷问明星的道德和良知的时候,而且在中国这个地方,问这个问题,格外有意义……我认为,到时候可能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问题,会跟911有关。”

“他们想问,那是他们的事,但是咱们在宣传中,一点不提,是不是合适呢?”李枫及时跟进,“咱们只强调文化交流,两边一对比,这么明显的差异,给人感觉太刻意了。”

这俩正副台长,配合得还真是默契,但是说来说去,也还是想定基调,陈太忠倒也不怕表态,“那这么着吧,夸一下布兰妮遵守契约,在美国本土遭遇袭击的情况,还要执行协议……这就算带上911了,反正绝对不能正面说。”

伯琳听得就笑了起来,褚台长有个『性』,这是宣教系统闻名的,“布兰妮其实已经毁约在先了,太忠你这话说得……嘿嘿,有意思。”

“那你别夸她,什么也别说。”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一句,他早就知道老褚是个什么鸟样了,“我只是一个建议,听不听在你。”

这就是陈主任在省电视台遭遇到的情况,这里跟文化厅相比还略有不同,因为是宣传的第一线,大家考虑的现实情况多一些。

再后来,陈太忠又遇到了各种奇怪的问题,比如说省广播电影电视学校,居然希望美国的有识之士,能在学校里设一个“好莱坞影视培训班”之类的东西,真的是让无数英雄竞折腰——能有更奇葩的想法吗?

就在这样逐渐的沟通中,陈太忠设计的文化走廊的桥梁,一点一点地架设了起来,并且拿出了一整套的方案,交给了潘剑屏。

潘部长在收到方案的第三天,专门把他叫了过来,“小陈你这个结构还有待于改进,只考虑到了宣传口径和日程安排,没有考虑突发事件,这个就有点不完善……美国人来了,自然会吸引到有心人,关键需要防备的,还是突发事件。”

我就怕他们不来呢,陈太忠心里暗哼,嘴上自然不会说什么,不管怎么说,这是部长的关心——虽然这关心,可能有点不合时宜。

突发事件……一定就会是坏事吗?陈主任觉得有点不尽然,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此事,正经是应该考虑一下……那个什么了吧?

他尚未拿定主意,下一刻,关正实来了电话,“太忠,美国人要去凤凰科委大厦取经,钢结构混凝土,你和许纯良准备一下。”

美国人的这个取经,那是真的,大家都知道世贸大楼倒了,但是这大楼自上而下是怎么倒的,一般人就说不清楚了。

这个飞机撞楼,是撞在楼的上半截,按大家的感觉,就是上半截该倒而下半截应该保留——当然,受损严重那是一定的,不过整楼倒塌,真的太难了。

这是有先例的,不久前有装了烈『性』炸『药』的卡车,在世贸大楼下面引爆,但也不过是造成了部分人员的伤亡,以及几部电梯的停运,仅此而已。

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在大楼基部,整卡车的炸『药』炸不毁大楼,连根基都没造成什么影响,那飞机撞了大楼的上半截,就能引起整栋大楼的坍塌?这似乎不科学!

然而,事实证明,这真的很科学,因为整个世贸大楼,是以钢结构为主构成的,这样的结构承重力强,异常稳固,是深受民众信任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稳固,在911事件里,在被飞机撞击之后,整个世贸大楼晃动超过一米,但却没有马上坍塌,很多人在这个时间夺路而逃,因此躲过了一劫。

但是同时,还是在911事件里,正是因为整栋大楼是钢结构组成的,上百吨的飞机撞击之后,燃料引燃了熊熊大火,在这样的大火之下,钢结构虽然包有的防火材料,但是区区的防火材料,又怎么能挡得住如此的烈焰?

所谓的预防措施,都是针对某种规格而言的,就算考虑到了部分极端的情况,可当时都不叫极端了,那叫匪夷所思。

说来说去,美国的双子大厦倒了,还是因为钢结构的耐热『性』好,耐火『性』差,熊熊大火一燃烧,钢结构被烧软了烧化了,上层就塌了,而上面的部分一塌,成千上万吨的建筑材料砸下来,下层怎么可能不塌?

这不是地下车库一辆卡车的自爆所能比拟的,哪怕这卡车上装的全是烈『性』炸『药』——在整个大楼的设计过程中,就考虑到了这个环节,底层坚固异常,更大的爆炸,也动摇不了双子大楼的基座——真正的坍塌,从来都是从上方开始的。

正是因为如此,大家看到的世贸双子大厦,都是垂直坍塌下去的——这不是定向爆破,只是因为中间层的钢结构软化甚至消融,导致上层的建筑,重重地砸到下层的建筑上,是的,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

世贸大楼倒塌之后,有无数的人在分析其原因,虽然,有更多的人在现场做义工,挖掘那些可能还有希望救助的生命,但是也有人在默默地分析,这栋大楼因何而倒塌。

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技术限制,也有政治因素,但是不管怎么说,第一时间大家公认的一点就是——钢结构不耐明火,是此次悲剧的根源之一。

曾几何时,钢结构设计还是超高建筑的首选,可眼下世贸的结果,向大家证明——钢结构不是万能的。

不过同时,没有钢结构也是万万不能的,承重轻强度大,这是钢结构的优势,要是没有那么多的理论依据,钢结构走不到今天。

世贸大楼只是毁于一场意外,是人为因素导致的,但是这暴『露』出了超高建筑的巨大隐患,一旦遭遇不可控的明火,就可能酿成浩劫,不仅仅是财富的损失,更有人文灾难——既然是超高建筑,里面的人绝对不会少。

一个美国记者在了解到这些情况之后,敏感地意识到,这只是恐怖分子对美国的第一波攻击,他们肯定喜欢这种效果,那么,超高建筑就必须要考虑更合理的建筑结构了。

事不宜迟,他马上找专家了解相关内容,那专家明确地告诉他,如果想制止那样的悲剧,全钢结构是不行的,或许……钢结构混凝土可以做到这一点。

当然,只知道这个设计结构,并不是该记者的目的,他要找出相关的例子,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该专家告诉他,全钢结构已经是很成熟的设计,而采用钢结构混凝土的建筑,施工工期较长,所以在美国国内,类似的建筑并不多。

于是该记者将目光转向国外,接着他弄到了一份中国2000年鲁班奖的名单。

裁判兼球员(下)

凤凰科委大厦名列鲁班奖最后一位,但是它获奖的理由,真的是太对美国人的胃口了,钢结构混凝土,整体转换梁。

于是该记者打电话到中国建筑协会,要求了解相关的内容——当然,他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感兴趣,世贸大楼倒塌的真正原因,目前还是保密的。

不过,这个保密或者对恐怖组织有用,但是对于中国建筑协会的人来说,真的没有什么意义,相关的专家早就通过了解到的情况,推算出了真相——这是全钢设计的问题,若是换做钢结构混凝土,或者还会倒塌,可时间绝对会大大延长。

美国这边一打电话,建筑协会的人才发现,合着我们今年,很有眼力地评出了一个钢结构混凝土的代表作,跟悲催的世贸大楼一比较,这尼玛也太长脸了吧?

凤凰科委大厦是鲁班奖的副班长,其中又涉及到种种暗箱『操』作,它获奖的真实原因,真的没几个人关心,倒是有人记得,那一家是全国第一个做电子施工档案的单位——华而不实的玩意儿,意思不是很大,没必要大力推广。

可是美国人觉得有意思,于是建筑协会马上报给了建设部,并表达出了对真实原因的猜测,建设部的人一听,也觉得挺长脸,就直接致电天南省科技厅,你们这个凤凰科委大厦的建设,很了不起啊——他们不可能直接致电凤凰科委,级别差得太多。

关正实接到这个电话之后,马上就反应过来里面的味道了,科委大厦的工程结构若是能照搬到曼哈顿的世贸大楼上,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这个意义真的太重大了,关厅长第一时间就是打电话给陈太忠,他甚至没有先联系陈洁——这就是远近亲疏的具体表现。

陈太忠的反应很淡定,“这个事情,虽然前期是我张罗的,不过现在是纯良做主,我就没必要掺乎了。”

“我不这么认为。”关正实知道,这家伙惫懒起来,真的很无组织无纪律,“最好你和许纯良都在,这件事意义重大,你想一想,美国人忽略的事情,咱凤凰科委做到了,这说明了什么,不需要我跟你强调吧?”

我不去的话,梁志刚也能解释清楚,陈太忠记得很清楚,当时这个设想,就是梁主任提议的,他只不过是排除了乔小树和文海的干扰,大力支持了一下。

不过听到关正实说的这个意义,他的心里也禁不住微微地一动,倒也是哈,没有哥们儿的支持,这个改动就要被枪毙了,可是想一想许纯良现在科委做主,他觉得自己不能抢了兄弟的风头,“这个……纯良要给我打电话的话,我才会考虑。”

我让陈洁给你打电话,看你去不去,关正实挂了电话之后,又给陈省长拨个电话。

陈洁一听,登时就叹口气,“唉,这个经验真的是越早推广越好,看那世贸大厦死那么多人,真够让人心酸的……这个事情你安排吧,当时为了这个结构的调整,省里是拨了钱的。”

“我觉得陈太忠参与一下,应该会好一点吧?”关厅长请示领导。

“我支持你的建议,小陈跟美国人打交道有经验。”陈省长马上表态,“他在文明办只是挂职,不过这个工作,你让许纯良跟他做吧,那俩关系好得……”

陈太忠和许纯良的关系,那真是不止一个人知道,而许主任接到关厅长的电话之后,马上就表示,这兄弟情分真不是吹的,“好的没问题,我抓也把他抓过来……这还存在一个宣传的基调问题呢,他想抽身,那可是不行。”

也是啊,陈太忠接了许纯良的电话之后,猛地发现自己又多了一个不得不参加的理由。

目前对美国911事囘件的宣囘传风向,陈某人掌握了很大的话语权——这是潘剑屏对他的信任,当然也可以说,他能够通囘过一些渠道,比较快地领会上层的意思,而且以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也比较容易对各方进行协调。

说来说去,哥们儿这还算是干脏活嘛,陈太忠觉得这两者的『性』质,非常接近。

所以他又来到部囘长办公室,请示一下,说凤凰科委最近可能要接待一个美国调囘查团,科委希望我能到场配合……您有什么指示没有?

那个鲁班奖……技术比世贸大厦的先进?潘剑屏听完之后,真的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他对凤凰科委大厦获得鲁班奖是记忆犹新,毕竟是这奖项没有在天南落地好几年了。

但是在他心里,对这个奖项真是有点不以为然,也就是凤凰科委这几年发展得不错,要是换个落后点的同级单位敢这么折腾的话,真的是难保别人会说什么——获得鲁班奖的,居然是处级单位的办公楼。

所以饶是潘部囘长见多识广,也是要小小地吃惊一下,然后才笑一笑,“小陈你这倒是厉害,既当裁判又当球员。”

接受考察的是凤凰科委,负责宣囘传的是宣教部,而陈太忠不但横跨了这俩单位,而且在两边都积极地参与了,难怪他会这么说。

“主要是科委那边,许纯良邀请我过去支持。”陈太忠干笑一声,讪讪地解释,心说老潘挺老派的一个人,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这种怪话了?

“我是支持你的。”潘剑屏微微点一下头,他已经决定,要放手使用小陈了,说话才会这么不见外,“介绍大厦的技术的时候,也要强调……这是在组囘织的重视和支持下完成的。”

“嗯,尽量淡化美国那边911的影响。”陈太忠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

“嗯,去吧……需要省台和日报配合的话,你跟我说。”潘剑屏很随意地摆一下手,没错,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这个叫詹姆斯的美国记看来得很快,第三天就飞到了北囘京,跟他同行的,还有一个建筑师以及一个翻译。

事实证明,这个翻译他带得很没必要,建筑协会这里,已经给他准备了翻译,还是对建筑术语特别精通的翻译,不过建设部对詹姆斯不是很关注,甚至接机都只有建筑协会的人。

建设部是国囘务囘院的组成部门,而对方只不过是个记者,他们太过热情的话,容易被错误解读——要说政囘治敏囘感『性』,部委里的人比下面强多了。

詹姆斯对中囘国的国情也不算了解,没在意是谁接的自己,他只是催促大家尽快成行,结果在大使馆的帮助下,他在第二天中午就飞到了素波。

天南这边也没有怎么大张旗鼓,接机的除了陈太忠,就是省台的段天涯和另一个现场主播,再加上刘囘晓莉,总共也才四个人——甚至连翻译都没准备。

但是以陈主囘任的英语水平,那确实不需要翻译,他在机场接到人之后,就用流利的英语表示,我们没有在素波给你们安排住宿,吃过饭之后,直接去凤凰吧。

饭菜也很简单,在素波指定的涉外接待宾馆阳春大酒店,吃的还是每位六十八的自助餐,不过各国的在这里都能找得到——虽然不是特别正宗。

而詹姆斯对中囘国的国情确实不太熟,面对不卑不亢的陈主囘任,他居然表示……很丰盛了。

饭后就是一阵赶路,而詹姆斯很不见外地钻到了陈太忠的奥迪车上,路上就跟陈主囘任交流了起来,不过陈主囘任不谈工程上的事情,他主要介绍天南的风土人情,而且用的还是中文——你们都带了两个翻译,哥们儿还跟你说什么英语?

到了凤凰的时候,也不过才下午两点半,戏曼丽早早地在高速路口等着了,然后开着她的桑塔纳,将两辆车领到科委宾馆。

大家在宾馆休息片刻,到了下午三囘点左右,乔小树来到科委,表示对美国客人的欢迎,大家这才下楼。

最坐得住的就数许纯良了,紧挨着科委大院,他却是根本连面儿都不『露』,直到乔小树打个电囘话,他才带着科委的一干领囘导,出来迎接美国记者。

要不说这陈许二人关系好,其实也是臭味相投,搁给别的单位,美国客人来考察的话,早就大红横囘幅挂上了,但是许纯良偏不,他就是在办公楼门口的红『色』ed显示屏上,打出一行滚动的字来,还夹杂着天气预报、办事指南之类的。

詹姆斯四人在大楼里一边走,一边就发问,负责解说的就是梁志刚,初开始,他这个做记者的还能问两句,但是随着问题越来越专囘业,他只能让位于跟看来的建筑师罗曼。

罗曼的问题就相当专囘业了,事实上,他跟看来中囘国,不但是要搞清楚科委大厦的结构,同时还要询问工艺和工期之类的东西——钢结构混凝土施工的时间长,想出一篇像样的文章,这些都是要了解的。

而陈主囘任就远远地站在外围,等闲不肯说话,只有翻译出错的时候,他才会出声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