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5 -3196资料保密

3195 3196资料保密

3195章资料保密

美国建筑师提的问题,真的太多了,到最后,连梁志刚都有点答不上来了,没错,梁主任是土木专业毕业的,但是这些年他在科委搞的多是行政工作。

尤其这美国人不仅问理论,还问实践——想将这个结构在美国推广,施工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也是必须要描述清楚的。

可是对梁志刚来说,这就有点为难了,尤其是那个整体转换梁,理论他还懂一点,但是实际的施工过程,叫省建的人来都未必能说得明白,那可是在北京请来的专家的指导下,一点一点地完成的。

就在他额头冒汗之际,救星猛地出现——凤凰市委书记章尧东来到了现场。

章书记当然知道美国人要来考察,但是等他知道的时候,基本上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而且许纯良很直接地表示——我和太忠商量过了,您没必要太郑重地接待对方,不过是个记者,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都不让乔小树去接他们。

小许你说话不要这么不见外成不成?章尧东真是有点欲哭无泪了,合着我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不过这么些日子下来,他也很清楚许纯良的性格了,不见外总比见外好吧?

对于这种性格的人,章书记也是很不见外地表示,说你觉得不合适,那我就不去了,对了,殷放知道不知道这件事?

殷放……谁会跟他说?许纯良很茫然地反问一句,太忠都不想回来,还是我打着科技厅的旗号,死说活说才把他拉回来的,他不可能通知殷放吧?

殷放连租的牛都敢拨款,估计也没脸去科委!章尧东做出了判断——而陈太忠不可能跟殷放同流合污沆瀣一气。

章书记对陈太忠很有一些不满,但更多的是不能收归为己用的遗憾,而那厮又实在太能折腾了,所以他不得不将其送出去。

但是小陈挂职到省里之后,不但绝不干涉科委的事情,更是为科委、为市里找回来不少项目,章尧东就算是再挑剔,也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合格的干部——当然,对章某人而言,这样使用陈太忠,才是最科学的方法。

所以他相信科委不会有太多的猫腻,而美国人的身份配不上他这市委书记,那他在对方考察的时候过来,就无所谓对等不对等了。

“欢迎詹姆斯先生光临凤凰,”章书记在听了介绍之后,走上前笑着握一握手,又跟罗曼握手,然后才面容一整,轻喟一声。

“对于贵国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我深表同情,并且强烈谴责这惨无人道的罪行,不过我相信美国人民的坚强,面对这样的困境,你们一定会凤凰涅盘,浴火重生……”

你可以说得更肉麻一点吗?陈太忠在一边听得直翻白眼,老实说,章尧东这行动,是今天接机以来所有干部的行为中,对911事件最为正式的关切。

陈某人不会关切,许纯良连楼都不下,科委其他干部也不提这事儿,倒是乔小树市长是文化人,略略问候了两句,接下来他就只顾着强调,科委大厦在兴建过程中,论证了很多方案,但是市里一直坚持对科委的支持,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幢建筑。

章尧东虽然来晚了,但是他这个表态,真的是别人都没有做过的,而他自己却不知情。

詹姆斯自然是感激对方的关注,事实上自打来了这个国家之后,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后来细细一琢磨,才反应过来,自己所接触的中国人,对美国九月十一日发生的灾难,并不是很关心。

甚至,那个接机的叫做陈太忠家伙居然会很冷漠地回答一句,“哦,911啊,那不是美国的报警号码吗?按照我个人的猜测,这……或许不是巧合?”

对方的冷血,让詹姆斯禁不住生出打人的冲动,在美国出事之后,他接触到的欧日媒体从业人员,都是如丧考妣一般,比美国人自己还要悲愤,中国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不过再想一想,他也就释然了,中国从来不是美国利益圈中的一员,而且身为新闻从业者,他自然也知道发生在南中国海的事情,让两国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所以对这个迟来的问候,詹姆斯真的是非常感动,他很郑重地道谢,并且希望这个凤凰市的最高行政长官,能为美国人民提供更多的支持——事实上,可怜的美国记者真的太不熟悉中国国情,章书记只是凤凰的第一人,而不是最高行政长官。

所幸的是,章尧东也只是开了一个不怎么靠谱的头儿,其他的话他是断断不会答应的,这点政治敏感性,章书记绝对不会缺乏,他感觉到了,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于是就淡淡地表示,我先陪着你考察吧。

但是再继续考察下去,也没什么太多值得说的东西了——能说的东西其实还不少,但是问题的根源出在梁志刚身上,他已经不能很好地将理论应用到实践当中了。

许纯良虽然惫懒了一点,但是他绝对不傻,发现梁主任已经没有什么硬货了,他就插两句话,说我们只是甲方,有些东西需要跟乙方交流过之后,才好回答你们。

“詹姆斯先生,我们不是无所不知的,比如说,你可能吃得出来牛排的等级……但是你未必熟悉,肉牛该怎么喂养,好吧,就算你熟悉肉牛的喂养,但是你的早餐中如果有煎蛋的话,做为消费者,你知道母鸡初次排卵,应该是在破壳之后多长时间?”

“你是否知道,盘子里黄色的煎蛋,是否受精了?当然,这是一个很小的技术问题。”

这几个问题,问得詹姆斯无言以对,倒是罗曼挺不含糊,直接顶了上来,“詹姆斯只是记者,他有的只是一腔热情,并不具备专业知识,但是我知道这些。”

“我们邀请了工程的乙方,他们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许纯良背着双手走过来,手机就在他背后藏着,事实上大家并没有想到,美国人会如此地认真,认真到梁主任这个土木出身的人都扛不住,也就只能临时抱佛脚请人来了。

“那么,在这段时间里,我能看一下你们的图纸和电子档案吗?”罗曼来中国,是受了詹姆斯的私人邀请,他并不想耽搁太长的时间,事实上,这浪费的是他私人休假的时间,不过如果能在中国有所发现的话,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句话他是对着章尧东发问的,事实证明,这是中国态度最好的官员——没有之一。

“这个……”章尧东并不回答,而是扫一眼许纯良,而许纯良更是干脆,直接冲陈太忠扬一扬下巴——你拿主意,他原本就是懒得思考的主儿。

“很抱歉,这个是不可能的,”陈太忠早就想跳出来了,而且他也不怎么害怕章尧东,只不过许纯良是兄弟,他不能抢了兄弟的风头——如果不是出于这样的心理,他早在路上就动手了,还说什么的天南的风土人情?

眼下见纯良示意,他自然是要表态,“我们的资料,涉及的并不仅仅是施工问题,想必罗曼先生也清楚得很,不用我细说了吧?”

罗曼茫然地摇摇头,表示他毫不知情,“那还会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去啦,陈太忠见他装疯卖傻,于是毫不客气地指出,“一幢大楼的建设,涉及的因素很多,除了工程工艺之外,还涉及到了气候、土壤、岩石结构……甚至要考虑周围地质结构的组成以及相关资源的分布,这个你不能否认吧?”

“但是,这只是一幢楼,并不是高速公路,更不是大桥,”罗曼点点头,他见蒙不过去,就不再抵赖,但是他并不服气,“你们这里……请允许我直率地表达,这里并不是战略要地,而且这一栋楼,能影响或者受到它影响的范围,真的非常有限,不具备什么价值。”

“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我们这个小小的建筑,真的不具备什么战略意义,但是……”

接下来他脸色一沉,一字一句,“但就是这样的资料,也是我们的国家机密,你凭什么就能开口索要,而詹姆斯先生作为一个记者,要这样的资料又有什么用?”

这话说得真是太不给面子了,由于有章尧东和乔小树在,科委的一干人不好做出什么过激反应,但是很多人眼里,都冒出了炽热的火花,而且不停地用眼神相互沟通着。

许纯良在科委也一年多了,手段虽然强硬但是为人宽厚,大家也挺念许主任的好——要是没有许主任硬实的肩膀扛着,凤凰科委指不定就发展成什么样了,别的不说,年初市里还琢磨着把疾风厂收回去呢。

但是真要说硬汉,还得数陈主任,许主任那是有后台,所以有些许担当,但是在陈主任这里,不合适的要求你根本就过不去,没错,蒋省长的女儿把手机项目拿走了,但那是在许主任的手上拿走的——而且,德国人最后,还不是要捏着鼻子,乖乖地听陈主任的?

都是科委人,消息传递得很快的,凤凰科委这点事儿,瞒得过别人,瞒不过自家人。

3196章资料保密(下)

而眼下陈主任一发飙,又是大快人心的事情,是啊,美国人你是考察来了,但是你一个记者,凭什么就要拿走我们的电子施工档案?

这个档案,其实在科委真不是什么秘密,磁盘丢得到处都是,相关的数据库,也不止一个外人拷贝过了——建筑协会再不怎么重视,这也是全国第一家,还是鲁班奖的获奖原因之一,总是有人要过来取经的,大家也不怎么敝帚自珍。

但是别人来取经是一回事,你一个美国人大摇大摆地来拿走我们的资料,那是另一回事,更别说前来拿模板的其他单位,也都是带着介绍信的。

所以大家虽然不表态,但是许纯良真要二话不说就交出去的话,形象多少要受到点损害——现在的科委人,精气神儿可足得很,并不怎么害怕洋人。

“我们的用意,也只是想推广一下你们的经验,”詹姆斯见双方言辞激烈,于是出面调停,他是记者,最知道怎么样利用自己的身份,“《巴尔的摩太阳报》,是美国的十大报纸之一,这对你们也是个很好的宣传。”

“这个我们很感谢,但是我认为,做为一个记者,你了解到的东西,足以占据一个版面了,”陈太忠点点头,他笑眯眯地回答,“如果你一定要多写一点的话,为什么不了解一下鲁班奖呢?我保证,这个素材是有挖掘潜力的,而且正是通过这个奖项,你才知道了我们。”

嘿,漂亮话和难听话,都让这完了,章尧东看得也有点感触,小陈去省里锻炼了一年多,说话做事的水平大有提高,眼下居然知道捧建筑协会的人了。

不过,陈太忠变厉害了,他这堂堂市委书记更不是白给的,章书记侧过头,冲着许纯良低声吩咐两句。

许主任做事,大多时候都是被人推着走,听到章书记的吩咐,他才出声发话,“詹姆斯先生,我郑重地表示,因为你没有贵国有关部门的申请文件,也没有我国相关部门的批准,所以有些核心机密……不可能直接告诉你。”

“一定要申请文件吗?”詹姆斯悻悻发问,而罗曼则是眉头一皱,“什么是有关部门?”

“文件必须有,”许纯良不回答罗曼的问题,只是笑着解释,“程序正确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不能坚持的话,那就是我的失职,这一点请你理解。”

“好吧,我想这也许需要一点时间,”詹姆斯终于认可了这个解释,事实上到此为止,他已经可以对此行满意了——如果不算中国人不太友好的态度的话,“大概以后的事情,就是AIA要考虑的了。”

AIA是美国建筑师协会的简称,罗曼就是协会的成员之一,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此来是接了私活——相关报酬由《巴尔的摩太阳报》支付,而且,他的身份差了一点,超高建筑的设计结构,这种涉及大方向的话语权,不是他能把握的。

接下来的考察,就不再以技术为重点,闲聊更多一些,章尧东眼见没什么意思,转身走了,倒是乔小树很有兴致,一直陪着美国客人。

一旦闲聊起来,就难免涉及一些尴尬的问题,比如说詹姆斯就问,中国人对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怎么看,不过好在乔市长别的未必行,但文字水平极高,说两句话也不露怯,左右不外乎是“深表同情”“强烈谴责”“高度关注”之类的。

但是记者的另一个问题,就让他也挠头了,“我看到这幢大厦,似乎是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之一,就是你们所说的标志性建筑,用如此高昂的费用,修建一个政府部门,这是为什么呢……请恕我直言,在我印象中,中国并不是一个富有的国家。”

见乔小树回答不上来,邱朝晖在一边插话了,“相对整幢大楼而言,钢结构混凝土并没有增加多少费用,而在建筑这幢大楼之前,我们也遭遇过火灾,所以考虑得很充分。”

是啊,那场火灾虽然烧的是筒子楼,但是邱主任可是狠狠地写了几天检查,并且为之提心吊胆,他怎么可能忘记?

你这答非所问嘛,我指的是整个建筑,詹姆斯觉得有点不满意,现在是自由发问时间,咱不是光谈结构,你这政府部门的建筑搞得这么好,搁在美国的话……

许纯良知道,不能再任由对方发挥下去了,他才待张嘴说话,冷不丁旁边有人开口,“詹姆斯,你难道不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

“科委,这个我很清楚,”詹姆斯愕然地看着陈太忠,甚至“科委”二字,他都是用汉语来说的,“一个政府部门,难道不是吗?”

“你的认识显然有错,”陈太忠很坦荡地一摊双手,“最好的大楼和设备,当然要用在科学研究上,中国有句老话,‘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难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这话一出口,连建筑协会负责翻译的那位,嘴角都禁不住**一下,尼玛……不带这么偷换概念的。

不过科委的其他人就习惯了,对陈太忠的胡搅蛮缠,他们见识得太多了,大多时候陈主任是讲理的,但是不讲理的时候,丫也有歪理。

于是大家禁不住心生感慨,陈主任虽然去了省里,但是现在看来,风格依旧啊。

“但是……你们是行政部门吧?”詹姆斯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见多识广的不一定是记者,但是记者一定见多识广。

“这个……我就要纠正一下你的错误认识了,”许纯良开口解释,科委并不是美国人认为的那种纯粹的行政部门,他们还负责引进资金,负责投资研发,负责扶持中小企业,负责为农民提供先进的生产理论和相关的技术和设备。

许主任不说则已,一说就滔滔不绝,到最后他总结说,“……事实上,天南省第一家手机生产厂也是建在大楼里的,后来在完善了研发之后,搬迁到了素波……”

“该手机企业,为沃达丰提供定制就是收购美国空中通讯公司的那个英国公司,想必你也清楚……我们的成绩非常多,你希望彻底了解,那是好事。”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一向不怎么发言的科委一把手,说起来居然这么能说,大家再度暗暗感慨:许主任不愧跟陈主任关系这么好,胡说八道起来,也是不打草稿的。

严格地说,许纯良说的这些话都是真话,都是经得起查证的事实,但是这才是他蔫坏的地方——自打一开始,许主任就把概念偷换了,说得越真实,话题岔得也就越远。

科委大厦根本就是科委用来办公的,不是什么搞科技研发的,也就是凤凰科委成绩卓著,支持得起他这一篇胡说。

詹姆斯直接就被忽悠晕了,前文说了,他对中国真的不熟,眼见对方滔滔不绝,说得有鼻子有眼,也不能不相信,于是他点点头,“沃达丰我当然知道,真想不到,你们居然做出了这么多成绩……难怪会想到大楼用这样的设计。”

“你愿意宣传我们单位,那我非常欢迎,”许纯良微笑着回答,“关于我们凤凰科委的成绩,可以提供给你资料。”

他虽然是笑着发话,但是熟悉许主任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不过是客套的笑容,许主任没指望美国记者能在报纸上为科委说什么好话。

詹姆斯的态度却是很好,他笑着回答,“为你们宣传是应该的,不过我这次来,主要目的你们很清楚,这已经是宣传了,至于说其他的资料,就没有必要的……我的录音笔已经记录了下来,而我最想要的资料,你不会给,难道不是吗?”

“抱歉,这是制度,”许主任依旧微笑着回答……

虽然凤凰这边的接待规格不太高,但这只是低调做事而已,段天涯和现场女主播,那不可能白来,当天晚上,天南新闻里就播出一个消息。

“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记者詹姆斯,来到凤凰科委进行采访和考察,曾获得2000年度全国鲁班奖的凤凰科委大厦,采用了独特的钢结构混凝土设计,据专家分析,这种结构可以有效避免类似世贸大厦的悲剧,值得大力推广。”

消息并不长,画面也没几个,毕竟是省台,能报道地方已经不容易了,其中还很是给了章尧东一段镜头——事实上,身为球员的那个裁判指示了,先期就中规中矩地报道好了,因为这次接待的标准并不高。

至于说后续报道,那就要看这个报道之后的反应了——不管怎么说,死死压住911事件是红线,要保证钢结构混凝土为焦点。

然而,报道播出之后,在天南省又引起了轩然大波,凤凰科委对此事的操作,实在是太低调了,甚至连省里很多领导都不知道,比如说蒋世方……

到,召唤月票。)()【字由启航更新组提供】带豆。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