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5 -3206各种剂

3205 3206各种剂(求月票)

3205章各种剂(上)

王书记离开之后,其他的干部也渐次离开,不过乡党委赵副书记留下来了。

赵书记曾经答应李金宝出殡的时候会来,这就是一份人情,而他既然烧了这样的冷灶,也不怕别人说自己跟陈太忠勾搭——别人不敢留下,他毫无压力。

于是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喝一口,大约是十点钟的时候,吕强也从市里赶了过来,上一炷香之后,随了一千块的分子钱,拉着陈太忠和李凡是到车上说话。

离开李金宝家,赵书记才方便明确表态——刚才在死者家,实在不好乱说,“凡是啊,王书记和陈主任这么信任你,你可得把村子搞好,需要支持了,你尽管说话。”

要不说这乡镇干部没水平,那确实如此,大白话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不过李凡是更是不堪,事实上李村长确实喝了不少,“王书记支持再多,总要过乡里,要说还是我们老村长的支持,才是实打实的……你别瞪眼,乡里是个什么鸟样,你不比我清楚?”

这是大实话,若不是担心白凤乡这边横生枝节酿出祸端,王小虎一个堂堂的区委书记,哪里会亲口安排一个小小的村支书?

可是这话太冲,吕强在一边都有点听不下去,于是咳嗽一声打岔,“听说卖假酒的没抓住?这个人太可恶,不能放他们跑了。”

“早晚能抓住,”李凡是笑一笑,出乎意料的是,他对卖假酒的人,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仇恨,“这些散酒……谁不知道有问题?关键是好酒喝不起啊,只是希望他们乱七八糟的东西别掺得太多就行,谁想这些货这次做得这么过分?”

“这你说得可不完全对,”吕强摇摇头,他对这个说法持不同意见,“乡镇这里的假货实在太多了,价钱倒是未必便宜,什么上海羊毛衫,什么阿达迪斯运动鞋,我那厂里很多工人,买回去的方便面叫‘康帅傅’,就是欺负别人没用过正牌……这些人真的是太可气了。”

“别提了,我在蒙岭买过一瓶高橙,包装啥的一点问题没有,打开喝一口……完蛋,”陈太忠也想起了某件事,“我本来有心回去找店主,仔细一看,高字下面没封口——合着是买了一瓶‘亮橙’,这都是什么事儿嘛。”

“那是,很多农民确实对那些东西不熟,只在电视上见过,谁知道那东西什么味儿?”赵书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乡镇干部对农民的了解,还是相对清楚的——起码比殷放那种主儿清楚得多,“但是要辨别农药,城里人就差多了。”

“村里也强不到哪儿去,”李凡是闷声闷气地回答,“假化肥还不是一样买?”

“假化肥这个能查,不怕,”吕强发话了,“其实吧,我觉得假衣服假鞋子都不算大问题,毕竟是身上穿的,而假化肥这种东西问题又太大,所以说……农村真正该重视的,是假冒伪劣食品,那可是进嘴的东西……”

“只要是假的,就该查,”陈太忠沉声发话,他对农村生活也不是不了解,只不过几年前,那些假冒伪劣还不是很猖獗,他就无视了,眼下都死人了,他自然不能容忍。

而且文明办对这样的事情,也是有一定发言权的,于是陈主任登时就决定,“明天我就在白凤乡走一走,看看到底有多少假冒伪劣的产品。”

“明天那不是……邢建中结婚吗?”吕强听得眉头一皱,他和邢总不是特别惯熟,但是两人都是陈太忠一系的,他也接到了请柬,“太忠你不去了?”

“你帮我上一千的礼,”陈太忠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钱,数出十张递过去,吕总看得眉头就是一皱,抬手一推,“你这是干啥,这点钱也要现点?”

“你的钱很多吗?”陈主任微微一笑。

“得了,算我怕你了,”吕强不怕陈太忠瞪眼,但是真的害怕他的笑容,说不得接过那叠钱,还冲赵书记和李村长笑一笑,“太忠就是这么叫真,这样的领导越来越少见了……对了,你在凤凰都不去,我怎么解释呢?”

“东临水的支书死了……恶性案件,我肯定要关注的嘛,”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邢建中那儿是锦上添花,去的人多了,不差我一个,老支书这儿更需要关怀。”

他这么坚持,吕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接下来几人来到凡尔登水泥厂,这个厂子现在也搞了一个小小的招待所,不过这半山腰的招待所,跟凤凰市驻欧办类似,房间少而且两级分化得厉害,除了两个套间,其他的十六间标间,甚至连独立的盥洗室都没有。

吕总给陈主任开个套间,大家坐在这里一边喝啤酒一边唏嘘,李金宝这么实在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去李金宝家转一圈,又跟几个老人拉一拉家常,才说要去白凤乡微服私访,不成想门外一阵闹哄,一个女孩儿走了进来。

女孩儿身着白底棕色斑点的真丝衬衣,衬衣两个狭长的衣角,在小腹前很宽松地绾一个结,下身是黑白格子加厚的棉麻纺织网球裙——整个人看起来活泼而不失厚重。

虽然她戴了一副大大的太阳镜,陈太忠还是一眼就看明白了,这不是李凯琳是谁?小丫头是越来越会穿衣服了,根本看不出是产自东临水的那个小娟。

不过,李凯琳这两年虽然发展得极好,但是回了村子,也是紧守着规矩,她的衬衣上,别着一朵小白花,白花下面是一截黑绸子——这是本家人戴孝,外人的话,出殡的时候意思一下就行了,但是她还没嫁人,就要这么做。

她的辈分低,一进门就摘了太阳镜,一边招呼人往里面拿花圈,一边就摸个白纸包给李金宝的儿子,然后又走到灵堂前,规规矩矩地跪下磕三个头,再上一炷香。

不过虽然她辈分低,马上又是外姓了,老支书家也不能怠慢——东临水出去的女孩儿里,还就数她出息了,她的厂子,还有几个东临水的堂兄弟在那里打工呢,于是李支书的老婆又过来还礼,大家泪眼汪汪地说一阵。

这么闹腾了十来分钟,李凯琳很自然地走到陈太忠面前,其实,小娟跟陈村长的关系,早就传得满村子都知道了,但是村里没有小伙子嫉妒——要嫉妒也是外村的小伙子,倒是村里有漂亮女儿的婆娘们,说起来总是酸不溜丢的。

同姓不婚是凤凰的老规矩,起码是同村的同姓不婚——这跟优生优育无关,关键是同族通婚,万一出个大事,不但血脉断绝,更是连找外援都不好找,这教训不是一起两起了。

这些就又扯得远了,李凯琳走到陈太忠面前,自然不会撒娇发嗲,只是叹口气,“早就答应好邢总了……但是金宝叔没了,我不能不来,让领导们失望了,陈主任你要体谅。”

前文说过,李凯琳的模具加工厂能开张,还亏的是邢建中划了一块自家的地给她,当时碧涛的地是够用的,但是后来随着那个小山包的繁华,地是真的不太够用了。

尤其是目前碧涛打算上大货场和针状焦,再考虑后续发展,起码还得三百亩地,但是邢总想在清渠乡再拿地,肯定不是以前的行情了,这不是凤凰人杀熟,而是说——以前优惠你太多了,现在你走上正轨了,再用这种价格,我们也不也不好交待了,好吧……就算这两年土地价格涨价了,这总可以吧?

现在看来,李凯琳这个人情领得不小,而且她的厂子目前效益也不错,新增两套设备之后,周边几省的制造业,也知道凤凰有个质优价廉的私人模具厂——这些成绩,都离不开一开始大家的支持。

所以她今天不能参加邢总的婚礼,心里也真是有点不好受,虽然她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来自于太忠哥,而邢总也不会因此而生气。

“回来就对了,”陈太忠点点头,“要是做生意做得连亲情都不讲了,那你生意做得再成功,又有什么意义呢?”

“老村长这话太对了,”一干人轰然地鼓起掌来,他们真的深有体会,会赚钱就牛逼吗?咱乡里乡亲的,就看重个亲情——我们真要不讲亲情出去折腾的话,没准也就早发达了。

然而陈主任的下一句话,就让喝彩的人失望了,“你多陪你金宝爷爷呆一阵,中午过去赶个饭局就行了,正经是出殡的时候,你得过来。”

但是,李凯琳的态度,却是相当明确,“他那儿不差我一个人,今天我不去了,我妈去了,也算礼数到了……反正她跟村里的关系不是很大。”

这话也符合大家的认知,像李金宝的死,李凯琳虽然年过十五,可没出嫁就还算李家人,但是常玉芬虽然嫁到李家了,老公却是亡故了,而她又没生下个小子。

这种情况下,常玉芬亲情上偏李家,但却是不折不扣的外人——你老公死了,你又不是李家孩子的妈,不是外人是什么?没错,李小娟姓李,但她是女孩儿,不算李家的孩子。

3206章各种剂(下)

“不去就不去吧,”陈太忠多少有点了解东临水村民的逻辑,而他无意就此事争辩,于是抬脚向外迈去,“我去白凤乡转一转。”

“我也去,”李凯琳抓起太阳镜戴在鼻梁上,跟着就向外走,当着众乡亲,她不怕表示出来,我就是紧跟太忠哥了——对于她这样年轻貌美而又多金的“成功女孩”,能不被阿谀奉承捧得迷失自我,铁下心思跟随某个男人,倒也是不多见的心性。

其实这跟她的经历也有关,在凤凰这几年,她也见识过不少ktv的姐妹们觉得翅膀硬了,就想自立门户单飞,到事实证明她们并没有摆正位子。

这话就扯得远了,两人大约在十点钟的时候,来到了白凤乡,今天是十月六号,本来就是赶集的日子,又是国庆长假,人来人往的也挺热闹。

陈太忠和李凯琳一人一副太阳镜,旁人也不好辨识出他们是谁,不过两人在白凤乡也都算名人,倒是没有勾肩搭背,就这么缓缓走来,饶是如此,旁人也都能感受到,这一男一女不是一般人,四处兜售商品的小贩们,竟然不敢上前搭话。

既然是赶集,商品确实众多,陈太忠一路走一路看,假冒伪劣的商品自然是看到了不少,不过更多的则是货真价实的东西。

这倒也是乡镇赶集中的一景,本地出产的粮油米面菜蔬什么的,那绝对是货真价实,禽蛋肉类的多半也都是绿色的,换句话说——拿到市区卖的话,价钱不会低了。

但是在本地,那就死活都卖不起价钱来,只有布匹之类耐存放的,才能卖个差不多的价钱,有人就是这么说话,“别看我这粗布难看,正经自家织的,手感好也结实……不可能再便宜了。”

也就是说卖东西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商品拿到城市里绝对是好东西,但问题的关键是去不了或者说去一趟不划算,更或者就是他们不知道去了之后该在哪里卖——市里也有直接收购的商人,但是卖给他们,还不如在集上卖掉算了。

这就是小农经济的特点,意识到这一点,陈太忠不得不感叹,像李凡是那样像集一村之力做事的村长,会给大家带来太多的便利了。

相较真货的尴尬处境而言,那些假冒伪劣的东西,却是大行其道,因为那些大都不是原料级的,最少都是经过初级加工的,比如说劣质而洋气的衣服,亮晶晶的小挂坠,什么牌子都没有的太阳镜——未必一定是假的,但劣质是一定的。

但是,本地生产不了,相对还算合用或者时髦,就有巨大的市场,像那十块钱的一副的太阳镜,就有几个年轻人围着细细的挑选。

生产真材实料的,收入反倒不如那些贩卖伪劣商品的人高,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讽刺。

看着这一幕一幕的,陈太忠生出一些无奈来,正如李凡是说的那样,这个假冒伪劣商品盛行的根源,还是在于贫困,不能割裂来看。

然而对于普遍性的贫困,以陈某人的大能,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想到这里,他禁不住生出一股深入骨髓的无力感——这个题目真的有点大。

两人正逛着街,猛地听到前面有人吵闹,周围也有人围观,来逛集市的,闲人肯定不少。

他俩也算是闲人,于是走过去看一下,发现三个小伙正对一个中年人推推搡搡,好在一边过来两个中年壮汉,“干什么呢?扰乱市场……是想被罚款呢,还是想关两天?”

三个小伙子转身走了,中年人骂骂咧咧地扶起旁边倒地的凳子,又坐在他的小摊前,这是一个卖干腐竹的摊子,“麻痹的,老子卖的腐竹自家就敢吃……你们卖的是啥**玩意儿,自己敢吃吗?”

咦?陈太忠听到他的唠叨,停下了脚步,弯下腰翻腾一下摊上的腐竹,“这个腐竹怎么卖?”

“八块一斤,我自己做的,”中年人没好气地回答,“一分价钱一分货,有便宜的……你可以去买他们的。”

“这是有点贵了啊,”陈太忠其实并不知道腐竹的价格——知道菜价的干部,十有八九都是混得不好的,陈某人可是混得好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问一句,“里面有什么说道吗?”

“说道大了去啦,吊白块知道不?”中年人见他这么问,知道这买卖有希望,于是振奋一下精神,讲了起来,“加了吊白块,腐竹颜色好看,但是那玩意儿致癌……你二位这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估计知道这个,但是硼砂你就未必知道了……”

此人不愧是自己做腐竹的,说起来那头头是道,加上硼砂的话,就可以让腐竹看起来晶莹透亮,咬起来也筋道,口感好,但是硼砂会导致人体积蓄性中毒。

“……还有很多,你们可能根本就没听说过,就算不加这些,腐竹里可以加的,除了这些还有增色剂、增筋剂,尤其可恨的是增香剂,那就是人造出来的豆腥气——你说你腐竹做得好的话,还差豆腥气吗?”

“我艹,”陈太忠听得禁不住骂一句脏话,就一个小小的腐竹,里面就能加这么多东西,大家吃的腐竹,还是添加剂啊?“这些什么剂的,都对人体有害吗?”

“这我真不知道,总不是好东西吧?”中年人叹口气,“我这是家传手艺,八块钱一斤,一斤我挣不到两块,人家五块钱一斤就能卖,买得多还可以搞价……”

说到这里,旁边就有人插话,“确实啊,老李这个腐竹,真的没问题。”

合着这位赶集卖了五六年的腐竹了,在这附近都是老字号了,认识他的人很多,而他的腐竹确实不便宜,不过喜欢的还就认此人。

但是这两年,又有人来卖腐竹,便宜货冲击他冲击得挺厉害,好在他是手工生产规模小,而腐竹这东西也经放,他不是很在意——你们不相信我这老字号,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吃坏了是你们自己找的。

他不做声,卖便宜货的就觉得他好欺负,时不时地过来个托儿,见有人买他的腐竹,就要“惊讶”地来一句,“这么贵的腐竹你也买啊?那边有便宜的呢……”

然而,真的认这一家腐竹的主儿,一般也不太容易被忽悠走,白凤乡也是有高端消费者的,比较注重食品卫生。

刚才又过来一个买家,听卖家说得自家腐竹有多好,就想买一点,不成想旁边的托儿过来了,“你卖自己的东西,少扯那些犊子……信不信我砸了你的摊子。”

老李觉得自己背后说人,也是有点不合适,就不好再计较,只是悻悻地嘀咕一句,“东西好不好,嘴里一嚼就知道了。”

“你别听他扯,他这腐竹还不如那一家的,蒙外人呢,”托儿很不屑地表示,然后死说活说把人忽悠走了,老李这下不干了,觉得你坏了我马上要成的买卖,双方才推搡了起来,最后是市场的管理人员来了,才把人劝开。

最让陈太忠崩溃的是,托儿把人忽悠走的理由,太令人震撼了——买五斤以上,我们送调味剂,“这个调味剂……又是什么东西?”

“这个我还是不知道,”老李摇一摇头,“带股子说不出的味,做凉菜的把腐竹泡好之后,加这么点东西,腐竹吃起来有味,这个东西,那些卖腐竹的人只送不卖……”

只送不卖——这四个字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这是便宜货,而且只对大户,大户是什么?就是开饭店或者凉菜摊的那些主儿。

“我发誓以后不吃腐竹了,”陈太忠听得呲牙咧嘴的,这尼玛到底有多少种剂啊?于是他叹口气,“今天赶得巧,你的腐竹我包圆了……”

“老李你的嘴又犯贱了,”一个年轻人远远地发话了,眼见有人包圆,他真的有点眼红,不过刚被警告过,他也不好再过来找事儿。

“你给我滚远一点,”陈太忠扭头瞪他一眼,你小子拿着各种剂掺在一起卖,还理直气壮地误导消费者,敢再无耻一点吗?

“怎么说话呢你,城里人就牛逼?”小伙子毫不含糊地瞪还他,“想打架吗?”

“就你?”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摸出手机来打电话,那小伙子见状,也不再作声,转身走了——撇开身材劣势不说,他也没有跟消费者打架的兴趣。

“别怕他,他们敢动手,我也能招呼上人,”老李冷哼一声,然后拾掇凳子推上他的三轮车,“东西我给你送哪儿?”

“我们车在不远处停着呢,你跟着走吧,”见太忠哥打电话,李凯琳就发话了,说句实话,她听到这些,也有点不想吃腐竹了——太恶心人了。

“其实腐竹加工的时候,卫生也很重要的,”老李继续自吹自擂,直到来到奥迪车旁,他才眨巴眨巴眼睛,“这车大啊……那啥,我家里还有一百多斤,你们要不要?”

(见最近的食品卫生话题,风笑贡献点素材,腐竹调味剂是亲见的,深褐色粉末,真心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