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7 -3208也是契机

3207 3208也是契机(求月票)

3207章也是契机(上)

陈太忠的电冇话,还是很管用的,电冇话打出去差不多十分钟,白凤乡工商所的人就在集市旁找到了他的黑色奥迪车~事实上,赶集的时候,工商所都有人坐镇。

来的是一男一女,男人身材高大三十来岁,便装,女人身材娇冇小穿的是工商制冇服。

“陈主冇任,欢迎莅临白凤乡指导工作,我是卢健强,今天是我值班,”男人走上前,弓着腰笑眯眯地伸出双手,“我们胡局冇长正在赶来,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这个白凤乡的集市上,假冒伪劣商品很多”陈太忠伸出手轻描淡写地跟他握一下,然后抬手指一下集市,“这个你们清楚不清楚?”

“这里的货物档次确实低了点,乡下地方嘛,”卢健强先是自嘲地笑一笑,接着面容一整,“不过只要有人举报,我们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手软。

“来老李,”陈太忠抬一抬手,把刚将腐竹放到车上的中年人叫过来,“这两位是工商所的,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老李也不怕那些人报复,他只怕自己反应的情况没人重视,眼见这年轻人不但开着好车,说话也毫不含糊,他就哇啦哇啦地将自己掌握的情况说一遍。

“那就先暂扣吧,”卢健强点点头,看一眼身边的女人,“小王你去通知一下,暂扣所有货物,同时严查这个调味剂。”

女人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走了,卢健强见她走远,才扭头看一眼李姓中年人,“那个调味剂……你真不知道是什么?”

“不知道,”老李摇摇头,“但是调出来的腐竹,带一点药香,闻着就有食欲。”

“那这个……,还得鉴定了?”卢健强沉吟一下,斜眼瞟一眼陈主冇任,其实干工商的主儿,对小商小贩的各种手段还是比较熟悉的,添加剂这东西,也不是多罕见的事,光他知道的,起码就有两位数的食品里,有非法添加剂。

至于这些添加剂有害无害,有些说得清,有些就说不清了,他也无意去一一查证一当然,领冇导若是想查证,那就一定要配合。

“鉴定是一方面,关键是…,争取要他们主动坦白,这些调味剂的组成成分,”陈太忠微微一笑,一边锁上汽车,一边向集市走去,“化验不是万能的,而且花费会是惊人的,可口可乐的配方,到现在也没被人破冇解。”

“要他们主动坦白?”卢健强本来正跟着他向集市走去,听到这话,禁不住脚步一顿,只觉得浑身的汗毛刷地就立了起来这话的味道他明白。

“走吧,派冇出所的人也要到了,”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回答。

几人步行到另一个卖腐竹的摊点,发现在女工商的指挥下,几个戴红箍的男人正在抄摊子,将货物往一辆时风农用三轮车上装一这个摊点卖的其实不止腐竹,还有木耳、香菇等干货,比老李那个摊子要大得多。

摊子一边站了两男一女,正在没命地跟那女工商解释着什么,但是小王面沉似水,偶尔说两句话也很简短,倒是时不时地摇摇头。

一边就有围观者冲着这里指指点点,不少人悄声嘀咕,不外是工冇商税务又野蛮执冇法了之类的……唉,人家摆个小摊,容易吗?

“你!”那跟陈太忠绊过嘴的年轻人看到某人走过来,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手指对方,“兄弟,无非斗两句嘴,你就喊人来砸摊子……,忒小气了,你还算个男人吗?”

陈太忠都不希的理他,但是想一想围观众难免会因此而误会,他就百度贴吧启航文冇字要把话摊开了说,于是他笑嘻嘻地回答,“你少扯那些……自己出冇售那些假冒伪劣产品,有道理了?”

“我怎么就卖假冒伪劣了?”另一个男人马上就不干了,他顺手就抄起了手边的一根铁棍,“你要说别的,货我让你拉走,你要说这个,我还真不答应了。”

“不答应你要怎么样呢?”就在这时,走过来人外走过来两男一女三个人,其中一个是穿着警冇服

有冇意思的是,这边穿制冇服的也是女人。

打头的男人冷哼一声,冲卢健强点点头,都是乡里的一帮人,谁还不认识谁?“卢所长,这些东西都拉到派冇出所吧,这几个人我们要调查。”

“我干啥了,就要去派冇出所?”这一下,抄铁棒的男人慌了,他大声嚷嚷了起来,“我合法经营,不打架不闹事,怎么就要进派冇出所?”

“你卖的腐竹,敢说没有添加剂?还有调味剂什么的?”男人冷笑一声,眼睛扫一眼陈太忠,却是不过来献殷勤、

“那是食品添加剂,不能用吗?”摊主的回答也很大声,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悄悄地放下了手里的铁棍一一当着警冇察搞这一套,真的不合适。

“能用不能用,你说了不算,”男人不屑地哼一声,又扫视一下在场的人群,沉声发话,“各位也别看了,添加剂加不好要死人的……昨天已经有命案了,区里下令严查类似案子,我们不是随便欺负人,是为大家的生命安全着想。”

要说做警冇察做到这一步,态度是真的不错了,不光解释原因,还披露案情,这种情况别说在乡里,在市区一、素波的市区都少见,警冇察抓人,谁会跟无关人讲那么多道理?通常情况跟家属都未必解释。

但是……这不是陈主任在吗?说话的这位心里很明白,面对文明办的主任,我要文明执冇法,充分展现出人民冇警冇察的正面形象。

“我甘,是这样啊。”“确实啊,东西不能乱加。”“昨犬……好像东临水死了仁,不知道说的是不是这个。”“那不是假酒吗?”“假酒能害死人,腐竹就不行吗?”

这话一出口,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白凤乡并不大,虽然消息有点闭塞,但是昨天电视里也报道了,说假酒害死人了,不少人还是听说了。

摊主三人登时面如死灰,撞到枪口上了,那就只有认了他们不说自己的添加剂合适不合适,只是暗暗叹气,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啊。

不多时,大家就来到了白凤乡派冇出所,这时候摊主已经明白了,要积极配合来争取宽大处理,尤其是大家都是本乡本土的,就有警冇察暗暗点明了,你不要负隅顽抗了。

知道举报你的年轻人是谁吗?是陈太忠,没错,就是那个瘟神,你要是再强硬下去,为了我们不难受,那对不住一就只有让你难受了。

五毒书冇记在凤凰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了,这白凤乡虽然是穷乡僻壤,但是摊主是做买卖的,不是地里刨食儿的,多少认识两个社会上的人。

一听对方是陈太忠,他登时就傻眼了我艹,我还专门在电视上记过这家伙的相貌,但是……你今天为什么要戴墨镜呢?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

不过到了这一步,再说什么后悔的话也有点晚了,来到派冇出所之后,陈太忠也不着急离开,他要看白凤乡的警冇察怎么办案。

说句公心话,白凤乡有问题的商品真的太多了,多到他不能一一查出来

而且有些商品只是劣质不是假冒,说到底,还是消费者见识短浅,同时消费能力上不去。

这就是扯不清的麻烦,那么他也只能选择惩前毖后,以求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这个时候,杀鸡儆猴就很有必要了。

不成想才来到派冇出所,杨倩倩的电话打了过来,“太忠,这个卖腐竹的,是我嫂子家的一个亲戚,他们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能不能放他们一马?”

“呲牙咧嘴地想跟我动手呢,欺行霸市……这还算讲理?”陈太忠真是有点无奈了,不过对杨倩倩的说情,他不能置之不理,甚至不能表现得轻慢,他欠她的。

且不说是同学一场,倩倩在他起步的时候,也给了一些支持,而且想当年,他还撩拨过她一虽然那只是年少轻狂,但他触摸她的小手的时候,也曾经以为是自己情商的进展。

“这个……他们跟我解释了,”杨倩倩也知道,自己若是想求陈太忠办事,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但是她并不想太不讲理,所以这件事,她是细细了解过的,“只是生意纠纷……”

这个东西,真的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她打听到了,嫂子的亲戚之所以对老李那么狠,甚至不惜找托儿来抢生意,就是因为老李标榜自己是手工生产纯天然。

如此一来,卖便宜货的不能不叫真,要不然岂不是承认自己卖的东西不好?而老李又比较守旧,所以才成了眼下这个局面真的要狠狠打一架,也就没这些骚扰了。

3208章也是契机(下)

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合着你劣币驱逐良币,还有道理了?“倩倩,我真的愿意卖你面子,但是他们要觉得自己理直气壮的话,让他们来跟我说话,用别人的话来说……他们要是敢吃自己卖的腐竹,天天吃,吃一辈子,那我现在就放他们走。”

“唉…”杨倩倩长叹一声,其实现在中冇国这个食品卫生的环境,谁不清楚呢?小毒是常态,但是天天吃某种东西,那跟谋杀也差不了多少。

令她吃惊的是,自己的同学走上社会这么多年,发展得也不错,居然还能保有一颗不平则鸣的赤子之心,“我的意思是,经济处罚就够了,别涉及到刑事上”…当然,你要是有确凿的证据,那就当我没说。”

本乡本土办事,就是这一点不好,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有点挠头,不过他也不可能就此罢手,于是不动声色继续看警冇察审案。

由于工商所来人及时,又有警冇察的配合,所以那个调味剂被当场查获,但是对这个东西的配制,摊主也不知情,他很无奈地回答,“这是我们批发的时候,批发商给的……,而且我们试过了,加上这个调味剂,闻起来确实香。”

这个回答并不意外,别说乡村了,就算市区里,很多人做事也是跟着大家走,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知道什么东西好就行了,不去琢磨为什么好。

警冇察对这种心态也很了解,但是陈主任在一边站着,他们不可能枉纵,于是冷哼着发问,“你都不明白是什么成分,就敢推荐给别人使用……不怕是毒药吗?”

调料而已,就算是毒药,这么点能毒死人吗?这是摊主的真冇实心理,不干不净的东西多了,也没见谁就吃出毛病来,不过他不敢这么说,只能木呆呆地回答,“我想的是,批发商能给我们,他应该有保障的……,要不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这家伙说话不太靠谱,正经是那托儿言辞利索,见状赶紧在一边补充,“其实我们也问过,但是人家不肯说,估计是……怕我们学会配方?”

警冇察听到这里,略略停滞一下,这个理由……,倒也能部分成立,知识产权这东西,中冇**护得并不好,不过接下来,他还是抓住了重点,“就算知道配方又怎么样?能送人的,肯定是不值钱的东西。”

“知道配方,我们就可能不会再买他家的货了,”摊主情不自禁地辩解,他认为这个可能是客观存在的,“这个调味剂只是保证出他家货的手段,我也是今年才知道有这东西。”

“那证明还是便宜货,”警冇察点点头。

“扯淡呢,真正好东西的话,可以申请专利来保护,”陈太忠忍不住就插一句话,凤凰科委就接受各种专利申请,这样的理由怎么能瞒过他去?“能卖钱的东西,不比送人强?”

这才是这个理由最禁不住推敲的地方,别说什么怕人山寨之类的,只要能保证一两个省的销售,也绝对胜过卖腐竹了一其他省你还可以打假不是?

“现在的专利保护……,嘿,”摊主的女人在旁边不以为然地哼一声。

“来凤凰科委申请专利,合作生产的话,全国我帮他们打假,”陈太忠不屑地冷笑一声,“怕的就是他们不敢来申请!”

“陈主任,我来晚了,”这时候,门口又一个声音响起,来的是红山工商分局的胡局长,他今天休息,不过听说陈太忠在查假冒伪劣商品,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先从你们区的腐竹查起吧,”陈太忠淡淡地发话,“第一阶段先查食品卫生,什么添加剂、防腐剂和增色剂什么的,要求必须标明成分,不标明成分的……下架。”

“这个建议我支持,”胡局长点点头,“不过,还是要跟市局商量一下的话,不搞则已,要搞就搞个全市大行动。

他是这么说的,但是心里也却是存在一些想法,这年头莫名其妙的添加剂真的太多了,要别人一一地说明成分,阻力肯定不会小了,甚至涉及到了有罪推断和无罪推断的问题。

“先从你们区做起,做好试点,然后全市推广,接下来还可以推严到全省和全国,”陈太忠斩钉截铁地发话,“对我来说,是我的老搭档喝假酒死了;对你来说,这是挑战,同时也是机会,希望你能抓住。”

这话说得太**了,不过做为全天南最强势的正处,他在这些小人物面前,不怕这样说:借着这次假酒的风波,你完全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关键就是在于,你懂不懂珍惜了。

胡局长初听这话,精神猛地就是一振,真要是这么搞的话,工商局可是掀起天大的风波来,真的要能成功,好处不言自明。

但是想一想自己要做的事情,他又生出点无力感来,往日的联合大行动往往是一阵风,雷声大雨点小的时候更是不计其数,于是沉吟一下他才发话,“这需要警冇察分局的配合……我工商局是没权力抓人的。”

这就是胡某人心动之下,也想下狠手了,严格地来说,工商对一些搞不明白的添加剂,尤其那些没有引起严重后果的,真的没有太好的手段,最多也就是暂扣,罚没都不合适,别人说说情走一走门路,接下来的事情,嗯…,大家都知道。

但是这次,他可以借着李金宝的死加大对某些采用不明添加剂商家的处罚力度,不光涉及到货物,要涉及到人一警冇察得配合我抓人。

至于说好端端地为什么抓人?为了防止李金宝事冇件重演呗,胡局长想得很明白,这次收拾这些商家,不是冲着罚款或者好处去的,狠下一条心,咱就是要搞明白添加剂的成分,打造个样板出来陈太忠肯支持这真的是天上掉馅饼。

“小虎书冇记昨晚去给李金宝吊唁了,他高度肯定了李书冇记的工作,”陈太忠点点头,“我给他打个电话,要警冇察局全力配合你,这些乱七八糟的添加剂,是该好好查一查了。”

“好的,”胡局长果断地点点头。

“这只是第一个阶段抓食品卫生……违规者就要罚他个倾家荡产,严重的要追究刑事责任,”陈太忠再次提醒他你能做的不止这些,“以后的阶段,可以针对不同的假冒伪劣商品,一样一样地来,摸索一个完整的解决模式来。”

“请陈主任放心,我一定尽力做到”胡局长斩钉截铁地表示,陈主任说的可是模式一一是“模式”啊,哪怕不能冠以红山二字,也是模式。

“嗯,我去打电话,”陈太忠走出去,给王小虎拨个电话,又给王宏伟拨个电话,假酒喝死人了,咱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其他食品卫生也有必要抓一下。

两个王书冇记都表示支持,对王小虎来说,假酒死人案真的不是小、事、一关键是捂不住了,而对王宏伟来说,没在第一时间抓住元凶,多少也有点扫警冇察的面子。

落实完这件事之后,陈太忠就打算走人了,原本他是想要拧着摊主好好收拾一顿的,但是杨倩倩都打来了电话,他再不依不饶就没什么意思了由着警方和工商处理吧。

他打个招呼就要离开不成想出警的那位跟了过来,低声发话,“陈主任……,这几个人该怎么处理您指示一下?”

这位刚才当着诸多群众的面,根本不理会陈主任显得很是铁骨铮铮,不成想现在居然悄悄跟了过来,居然请示这几个人的命运。

陈太忠却不认为此人是二皮脸,恰恰相反,他认为该警冇察刚才的表现,值得肯定一一刚才围观的群众多,执冇法过程中表现出适当的独立性,有利于树立警冇察在群众中的正面形象,“做到不枉不纵就可以了,我不干涉……,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跃进,”警冇察笑眯眯地回答,然后压低声音,“这次食品卫生大检查的情况,我能跟您直接反应吗?”

陈太忠盯着他看了足有十秒钟,才微微一笑,“有什么处置不妥当的,你又不便向上面汇报的,当然可以跟我反应。”

“好的,”刘跃进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暗暗一叹,陈主任年纪轻轻说话做事却是滴水不漏,想攀附这个领导,真的不容易啊。

陈太忠也是被他这个问题搞得有点腻歪,哥们儿还以为你是个有骨头的人,合着跟别人一样啊,不过怎么说呢?有人愿意做眼线,关注后面行动,对他来说也是好事只不过这种行为,他不可能去提倡,只能明明白白地点、出来。

出了派冇出所,他又跟李凯琳回了东临水,这就不光是不想参加邢建中的婚礼,更是隐隐有对红山区施压的意思。

在这期间,许纯良、谢向南等人都给他打来了电话,甚至新郎官亲自来了一个电话,不过当听说他在东临水吊唁老书冇记,也确实不便强求。

第二天是十月七号,长假的最后一天,红山区开始部署针对食品卫生的大检查行动,陈太忠则是歇到中午,才驱车赶往碧涛,打算中午跟邢建中吃顿饭之后,就赶赴素波。

不成想车开到碧涛院门口,猛地看到门口打着一条横幅,“欢迎日冇本客人视察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