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9 -3210专利吗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3209 3210专利吗?(求月票)

3209章专利吗?(上)

日冇本客人?陈太忠看得眼睛一眯,直接打一把方向盘,驶离了碧涛厂门口,路边寻个地方停下车,抬手一个电话拨给邢建中。

“我刚到高速口送走几个客人,陈主任你等着,我马上过去,”邢建中也不解释,“咱们见面说,不过这两天我喝酒喝惨了……,请古局长跟你一起喝吧。”

十一点半的时候,古听和邢建中出现在厂门口,花了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可见邢总跟古局长真的去...…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邢建中的妻子也亮相了,事实上这个女人,陈太忠见过不止一次,以前一直以为是邢总的小秘,有时见得到有时见不到,不成想还熬成了正果。

新娘子娇艳如花的脸上,隐隐带一点倦意,这几天四处赶婚宴,真是折腾惨了,不过陈太忠敏感地发现,李凯琳看着她的时候,眼里有点若隐若现的艳羡毗唉。

进入邢总办公室,早有人把茶冲好了,李凯琳扯了新娘子到一边说话,剩下三人你问一句我答一句,就将事情理顺了。

邢建中拿到资料之后,大致论证一下,认为基本上不存在什么问题了一毕竟他前期工作做了不少,基础打得很扎实,差的只是工业化生产的那临门一脚。

不过,当他打算动工的时候,那差的就不止一脚了,差着很多很多的“角。”哪怕搞个实验『性』的万吨生产线,也得投入两个多亿一一而邢建中没钱。

碧涛给邢总挣了不少钱,但是别忘了邢总初来凤凰的时候,总共只有百十来万,其他钱都是借的,而眼下碧涛在凤凰和张州的固定资产,已经突破了两亿元~还都是邢建中控股。

所以”…他穷啊,碧涛的赚钱速度都快赶得上印钞机,但是邢总还是负债累累,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当然,邢建中可以从银行贷款,很多银行也抢着贷款给他,但是从本质上讲,邢总真的不想跟银行打交道太多,他现在的选择是每一家都贷一点,务求保持一定的关系而已是的仅仅是不得罪人。

这个不得罪,是希望公司万一在出现周转困难的时候,能得到银行的一些支持,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银行是最指望不上的,金融机构,从来都不像它们宣传的那样简单和纯粹。

在某些极端情况下,银行甚至可能催客户提前还贷对此,支光明最有发言权了若不是得了陈太忠的支持,光明集团眼下可能都是过去式了。

这就扯得远了对针状焦这个项目,邢建中的选择依旧是借钱,其中凤凰科委是最值得他信赖的没错,科委比银行的招牌还硬。

说来说去,国内讲的还是因人成事这一套,科委有陈太忠所以值得信赖哪怕是陈主任再也回不来了,但是他的『**』威……,他的余威,也能保证科委的借款,仅仅是借款。

而银行的贷款就不好说了,通过借贷主体的转换和变更,碧涛很可能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莫名其妙地失去第一大股东的位置,这真的不是玩笑。

好吧,这些又扯得远了,总之是邢建中算一算启动这个项目,除了手边能冲抵的项目借款,他还得筹措最少八千万的资金,这个钱只能跟科委借。

不过,科委主任许纯良就算跟陈太忠关系再好,这么一大笔钱也不是说放就能放出去的,所以他表示说,我们已经了解过了,针状焦确实是好东西,我们也愿意支持但是大致的工艺……,你多少得说道一下吧?

这样的说法有两个理由,其一,你说得靠谱我们才能出钱另一个就是,你说出大栅小我们才好判断,这到底值多少钱一千万的项目,我借给你五千万,那就是我自己失职了。

邢建中对凤凰科委,还是比较放心的,于是把他下一步的设备和施工图拿出来供人审核,当然,要害部位他绝对一笔带过。

然而饶是如此,他设计的针状焦工业生产体系,也让旁人了解了七七八八,没办法,你既想借钱又没有抵押,自然要拿技术来说话当然,你不需要说明你的技术特点,只需要说明你能克服什么环节就行了,相关细节,自有相关的评半。

凤凰科委的人,对碧涛的印象一直不错,这跟陈主任的关系不大,主要是碧涛的技术,在国内是扎扎实实地领先,对于这一点,外省人说起来都很佩服一~邢建中或者借鉴了国外的技术,但是说起对煤焦油深加工技术的研究,那是国内独一份儿。

初步审核之后,凤凰科委就打算扶持这个企业了,而许纯良也很重视,这个针状焦的技术,真的是意义重大,虽然这借款稍微多了点,对凤凰科委而言也不算小投入,但这确实是好项目,而且太忠也确定了,他都要我支持,我没有拒绝的道理。

于是最近,凤凰科委在探讨,投入一个亿的无息贷款给碧涛,最多可以达到两个书一一好保证这个项目彻底地运作起来。

这个决定,在国内真的是少见的,类似项目要么是拨款,要么是贷款一拨款是涉及到政治层面,贷款是看你的人脉,无息贷款真的绝无仅有。

也就是科委,能出现这么一个扶持的方式,搁给别人都不行,科委本身,具备拨款和无偿扶持的双重职能,尤其是对于凤凰科委来说,他们不缺钱。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日冇本来人了,说是想跟碧涛谈合作的事情。

所有相关的人都知道,要说媒系针状焦,日冇本在全球独一份儿,这个合作怎么谈都不会吃亏,但是邢建中还真的不稀罕技术和生产细节我都弄明白了,为啥就要跟你合作呢?

不过这个事情不能明说,尤其是他有些资料来历不明。

于是面对这个要求,他哈哈一笑,说今天这个天气……,真好!但是我马上结婚了顾不上跟你们谈这个一说白了,真是心虚啊。

邢总的婚礼惊动了很多人,这个客观事实摆在面前,也不怕别人考究,但是就在昨天下午,一个日冇本考察团还是出现在了凤凰。

这个时候,邢总在忙自己的人生大事,自然顾不上招呼他们,但是日冇本人也没有就此放弃的意思,他们通知碧涛的副总,我们是来谈合作的,你们要是能真的确定没空,那我们就回去了,至于这个责任嘛……路桑,就要你来承担了。

路总是碧涛的副总,他是路桑而不是卢瑟,于是他安排人在厂区门口做一个横幅,表示欢迎日冇本友人前来,至于前来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没兴趣关心~甚至在欢迎两个字前面,他都没加上热烈什么的。

而邢建中对这帮人,也有比较清晰的判断,但是大喜的日子里,他不好参与此事太多一一想必这也是对方发难的原因之一吧?

“那就让他们考察一下好了,技术交流咱们是欢迎的。”练太忠微微一笑,他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很在意,不过对于底线,他把持得还是很准,“要是想无事生非,那可不合适。”

“主要是合作和技术交流。”邢建中笑一笑,但是笑得有点沉重,“估计他们有点不切实际的想法,认为咱们未必搞得出针状焦……,存有一些侥幸心理。

“那就不用理他们了,撵走算了。”陈太忠毫不介意地摆一摆手,“他们技术先进,跟咱们没什么可谈的。”

“撵走也不是办法。”邢建中摇摇头,迟疑一下他才又发问,“我现在奇怪的是,这日冇本人怎么能消息这么灵通?我才刚开始动工两个月口”

“你这话什么是意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托人打听消息的是黄汉祥,而此事又是通过了凤凰科委的项目审核,“你觉得科委有问题?”

“我倒是没这个意思。”邢建中摇摇头,他的工艺来路不正,万一让日冇本人看出什么来一一简直是一定会看出来,接下来没准就要有麻烦了,“许主任亲口答应了,肯定会保密,我还联系了一些设备生产厂家,也可能消息是从那里传出去的。”

“你直接说吧,到底在担心什么?”陈太忠也发现,邢总似乎有所顾忌。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事情有点古怪。”邢建中心里确实感觉不妙,这不仅仅是山寨的问题,离奇的泄密更让他心里不舒服,“正说要专门去找你一趟,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陈太忠沉『吟』好一阵,才缓缓点头,“你是怕有人在暗地里对付你,是吧?嘿,小心得有点过了……,那行,我下午陪你见一见日冇本人。”

“我们这没啥背景的,就得小心啊。”邢建中讪讪一笑,他的生意别看做得红火,可也真的不容易,要担心外国人追究技术,还要担心国内的其他企业偷窃技术,更要担心有人强取豪夺,摊子越大,越有一种不安定感。

所以在中午饭后,古听喝了不少,呼呼地睡了,邢建中却是将陈太忠拽到一边,“太忠,我打算跟荆俊伟商量一下,都让出点利润,公司给你和纯良每人百分之三的干股。”

3210章专利吗?(下)

“嘴,这不是扯淡?”陈太忠哪里会在意这点东西?“你安心地经营,把技术槁上去,多多生产高科技产品,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

“这怎么能行呢?”邢建中摇摇头,这个股份送不出去,他心里真的不安生,“别的不说,光科委这笔无息贷款,就给我省大钱了…,“拿点干股算什么?”

“我是绝对不要,荆俊伟可是我大兄哥,他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陈太忠摇摇头。

其实他很能理解邢总的忌惮,碧涛照这样发展下去,已经可以进入某些大能人物的法眼了,不排除某些人做点吃相难看的事情,于是他沉『吟』一下方始决定,“你要是愿意给纯良送,那你给他送,我也不挡他的财路。”

“其实说良心话,我最感激的还是您。”邢建中非常真诚地发话,心里也暗暗地松一口气,他的企业除了荆家和林家,再绑上陈太忠和许纯良,那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用再担心什么了天南还没有谁敢打这样庞大势力的脑筋。

“不说了,歇一会儿,下午日冇本人就来了。”陈太忠打个哈**冇本人是昨天下午到的凤凰,不过邢建中以办婚事为由,不见这些人,厂里也得了指示,不许随便放日冇本人进去,所以横幅是挂起来了,但是接待都是在外面。

今天有陈太忠坐镇,邢建中就有了底气,让自己的人通知日冇本人前来。

下午两点半,三菱株式会社的一干人准时来到了厂里,这一行一共四人,打头的叫做小、野次郎,是个什么部长。

邢建中才说要在办公室里接待一下,小野部长却是客气而又坚决地表示,“邢君,我们希望能先看一看贵公司的针状焦建设工地。”

“好吧,但是我强调一点,不许拍摄。”邢建中笑眯眯地点头,又冲自己的手下扬一下下巴,“帮客人们保管一下相机和手包。”

“没有这个必要吧?”小野次郎听到翻译之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友好的交流,难道要在意这些吗?”

“非常有必要,我去贵公司考察的时候,也曾经被这样要求过。”邢建中正『色』回答,顺势,他就介绍一下冇身边的陈太忠,“这是我们的政冇府官员,陈主任,他的任务之一,就是要监督我,不泄『露』敏感技术。”

尼玛…,你们拿我当挡箭牌,是个顶叮她都拿手啊,陈太忠心里暗暗地腹诽,同时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过邢总中午都要送干股了,冲着这份诚意,他也不会在乎得罪几个日冇本人,哥们儿得罪的人还少了吗?

日冇本人听到这样的回答,只能交出相机和手包给厂里保管,倒是小野次郎知道陈太忠的身冇份之后,对他是相当地客套和热络。

针状焦的生产,占地并不算特别大,差不多一个小时就看了个遍,由于目前仅仅是土建阶段,并没有多少设备到位,很多东西只能凭空地说一说。

日冇本人里有个叫圾井首的课长,时不时地跟邢建中了解一下相关位置的相关设备一关于针状蕉的技术细节,其他人都被下了禁口令,也只有邢总一个人能回答,因为他最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虽然是空对空地交流,可圾井课长的神情也是越来越认真,一个半小时过后,也就是四点出头,圾井首和小野次郎走到一旁,微笑着低声交流了起来。

他们的声音很低,而且用的是日语,不怕被别人听了去,当然,他们想不到的是,某人不但耳力奇好,更是对日语很熟悉

只是语法差了点。

所以,陈太忠听这二位的交流,也是只能抓关键词,不过这也够了。

小野部长先发问、圾井课长,按照你的了解,中冇国人能顺利地制造出针状焦吗?

小野君,这不是能不能制造出来的问题,而是品质问题一圾井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但是从他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他非常地郁闷。

哦,你这么肯定吗?小野次郎真的有点吃惊,不过他脸上的笑容也不变。

我非常肯定,因为他们的生产流程几乎跟咱们的一模一样,除了土建的形状有点不同,其他的根本就是翻版,连阀门位置都一样,尼玛,这简直是欲盖弥彰,说到这里,圾井课长的笑容有点僵硬了。

邢建中不错嘛,居然知道改动一下土建的结构,陈太忠听得暗笑一其实你不改,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接下来就是谈论合作了,四点半的时候,大家来到会议室,小野部长先是肯定了碧涛的技术,但是接着他以过来人的口吻断言,想要制造出合格的针状焦,你们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技术是来不得马虎的,在试车过程中你会发现,有些工艺不得不改动,经过多次改动之后,您会惊讶地发现,你的预算上,或者是少写了一个零,就算是这样,请恕我冒昧…,“您有有效降低cte和电阻率的方法吗?”

“办法总是会有的……,或者,我现在已经有了。”邢建中微笑着回答,既然日冇本人没有指责他有山寨的嫌疑,他就放了一半的心,“非常感谢小野部长的关心。”

“前期,贵国有公司跟我们做过接触,我们开出了很优hou的条件,贵公司的路经理也很清楚。”小野部长笑眯眯地发话,“我方认为,您应该仔细考虑一下我们的条件,请恕我直言,以后您一旦失败的话……,条件不会比现在更好。”

“哈哈。”邢建中听到这里,仰天大笑了起来,好半天才笑着摇头,“小野先生,这是我的企业,请你相信,我比你更关心它,而且我有信心生产出合格的针状焦。”

“贵公司是私人企业,针状焦不但承载着邢君您的梦想,债务也要由您来承担。”小野次郎认真地回答,“我钦佩有梦想的人,如果贵公司是国营企业的话,资金当然不是问题……我们也不会开出这么有诚意的条件。”

“你们那个条件,也算优hou?”陈太忠实在憋不住了,邢建中担心激怒对方,导致不可测的后果,他却完全没有这个顾忌,所以他冷笑着发问,“什么都不出,就要拿走大部分利润,并且指定销售方向?”

“因为我们有成熟的技术。”小野次郎微笑着回答,事实上,他们能亲来中冇国考察和谈判,比之以前的态度,已经是飞跃式的进步了一一在五个月之前,他们可是“你不接受这条件,我都不稀罕跟你谈”的态度。

不过今天的考察,让一行人有了相当严重的危机感,而对方这种不稀罕的感觉,促使小、野部长不得不大力推销自己的技术,“当然,我们的条件还可以优hou一些。”

“比如说呢?”陈太忠微笑了起来,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比如说,贵方掌握的产品销售份额,我们会考虑适当地提高一点。”小野部长心一横,事实上,他在这一块还做不了主,不过现在他面临的问题是,先让对方愿意谈,才能继续发挥下去。

“哈,好大的让步。”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这尼玛也算让步?小野次郎则是被这个笑声搞得有点恼怒。

“我们严重怀疑,贵公司剂窃了我公司的生产机密。”关键时刻,圾井首发话了,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的专家,“生产流程基本相同,我们不介意跟贵公司打一场代价昂贵的官司……,我是认真的,你们侵犯了我们的专利。”

“专利吗?哈哈。”陈太忠听得又是一阵大笑,好半天之后,他才止住了笑声,并且抬手抹一下笑出的眼泪,“你确定贵公司的针状焦生产技术,在中冇国有专利吗?”

板井首登时就无语了。

陈太忠这么问自然是有原因的,真正高端核心且一点就透的技术,发明者是不会去别的国家申请专利的,比如说德国在多种钢材的材料上,技术是一等一的先进,但是德国人绝对不会把配方和加工工艺拿到中冇国来申请专利。

这倒不是怕中冇国政冇府保护专利不利,关键是这专利往外一报,就给中冇国人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处理手段,会极大地推动中冇国人的研发能力一一这就是专利壁垒和技术壁垒的区别。

像可口可乐也是个例子,他们的配方甚至在美国都没有申请专利。

而日冇本的针状焦技术,在中冇国确实没有申请专利,放井课长听到这话,真的是无言以对。

“但是陈主任,我想郑重地提醒你一点。”小野部长见这厮笑得如此地肆无忌惮,说不得脸一沉,“碧涛公司这样卑劣地窃取我方技术,会严重地影响日中关系,我们会向贵国政冇府强烈抗议的,你确定选择这么做吗?”

小野次郎也算半个中冇国通,他认为自己将碧涛的事情转嫁到这个官员头上,也许会起到奇效一中冇国的官员,在面临自己前途可能被影响的时候,都非常地谨小慎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