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1 -3212话不投机

3211 3212话不投机(求月票)

3211章话不投机(上)

“我确定个茄子,”陈太忠听到小野次郎这么指责自己,禁不住哈哈一笑,“你说刻窃就刹窃吗?才起了土建工程,你就能确定碧涛在剽窃,你觉得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在侮辱你自己的智商?”

“技术上的事情,跟阁下说不明白,”扳井首在一边插话了,要说一开始他们有九成的疑心,认为碧涛剿窃三菱的技术,眼下见到对方这样的态度,以及毫不含糊地拒绝合作,那可疑性就提高到了九成九。

而小概率事件,是很少发生的,那换一句话来说就是,圾井课长认为碧涛百分之百是剽窃了,“请将设计图纸拿出来,我会证明给你们看。”

“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会认为你在发烧,而且烧得不轻,”陈太忠微笑着摇摇头,“这是多么拙劣的手段,让我们转换一下位置吧,请你将贵公司的图纸拿出来,我想,邢总会向你证明,双方的设计有多么不同……,是这样的吧,邢总?”

“没错,”邢建中笑眯眯地点点头,反正日本人不可能同意,他答应得毫无压力。

“这不可能,”圾井首不等小野部长发话,就明确地表态了,他说话的语气礼貌而轻柔,但是同时,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发红了,“我郑重承诺,如果不能证明贵公司在剂窃,我会切腹谢罪……,”

一边说,他一边站起身,鞠一个九十度的躬,“陈主任,邢君……,拜托二位了。”

尼玛,这和平年代,你跟我赌命?邢建中听得眉头一皱,他刚要说话,一边的陈太忠冷笑一声,“我不是笑话你,圾井课长,别说切腹了,就算把你全身都换成人民币,一百一张的那种mm也不值几个钱,我无意对你不敬,但是事实确实如此。”

扳井首只气得脸红脖子粗,却是找不出有效的辩词,倒是小野次郎的思维能跟得上,“扳井君确实无法答应你们,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成熟的产品,而贵方的生产线,甚至还没有建立,理论上我们不存在偷师的可能。”

你俩双簧唱得不错嘛,陈太忠这算是看出来了,小野部长是唱白脸的,坂井课长是唱黑脸的,这样的谈判和辩论中,确实也有必要准备多个角色。

不过,不存在偷师的可能吗?他轻咳一声才待辩驳,不成想邢建中这次嘴皮子跟上了,“你们当然存在偷师的可能,因为我的产品我知道,质量比你们好不止一倍两倍,填补国际空白……嗯,没错,国际首创,未来世界上最高端的针状焦,将是美得因差那。”

我说,你不要这么无耻好不好?陈太忠很无语地看了邢总一眼,吹牛也要有个度,不过……,哈哈,哥们儿喜欢。

你!小野次郎气得差一点蹦起来,见过无耻的,但是没见过像你们这样无耻的,他当然知道,所谓中国针状焦远超日本,那是纯粹是信口开河,相同的流程和工艺,三菱比你一个小小的碧涛,多了二十年的积累啊。

无非是因为不想给我们资料看,所找的借口罢了,小野部长心里飞快地算计,脸上却不露痕迹,“那么就真的抱歉,我会向贵国政府反应的,请陈主任和邢君一定包涵口”

“你随便,”陈太忠不屑地摆一下手,邢建中也是微微一笑,“好吧,欢迎你反应,我问心无愧……我说,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是交流还是找事呢?”

“我们的本意是交流,但是看了贵公司的工地之后,发现了明显的三菱特色,这绝对是不正常的,”要说这日本人的忍耐力,也真的强,小野部长明明都要出离愤怒了,却还硬生生地保持着风度和仪态,“那么我们必须要怀疑一下了,真的抱歉。”

“你要真觉得抱歉,可以不用去怀疑嘛,真是虚伪,”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对日本人了解不多,但是刘园林了解得非常多一他会日语的。

在驻欧办的时候,两人闲来无事聊天,小、刘就说过,日本人表面上文质彬彬温文尔雅,背地里真的是什么龌龊事都做得出来。

就是后世的那个比喻,在网络上聊天,双方意见不合的话,英国人会爆粗口,法国人会论血统,德国人会列数据,中国人会扣帽子,日本人的话,他们什么反应都不会有,但去...…会偷偷地给你发病毒。

这个人,会是情治部门的人吗?小野次郎看着陈主任,心里暗暗地盘算,圾井课长已经能非常明确地断定,碧涛的技术跟三菱有血统上的关联,那么事情的因果就很明白了:中国出动了情治人员,窃取了三菱的技术。

那么现在出面为生产企业撑腰的,大约也是跟情治部门有关的人员,小野部长心里有了算计,于是他微微一笑,“用一句中国古话来说,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陈主任,有些东西说明白就伤和气了,贵国上层有很多人,希望日中两国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没事,尽管伤和气好了,不用客气,”陈太忠不以为意地一摆手,“我倒要看一看,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你怎么能伤了双方的和气。”

“你会后悔的,请相信我,”难得地,小、野次郎居然没有甩手离开,而是很认真地建议,“对三菱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难。”

“把三菱赶出中国,对我来说,也不是很难,”陈太忠微微一笑,小子,你惹恼我了,哥们儿豁出去这个情商不锻炼了,也要给你点厉害尝一尝,“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

“哦,那不是我希望的,”小野部长马上做出了表示,日本人就是这一点最令人讨厌,他们可以把自己的情绪深深地埋在心里,去追求最功利的表面结果,“商谈正在进行中……难道不是这样吗?“

“基于阁下在之前的恶意假设,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谈的了,”陈太忠摇摇头,日本人善于玩阴的,可陈某人真不怕这方面的计较,要说阴人,他认为自己是鼻祖级别的。

但是他觉得,为这点事情花费太多精力,真的有点不值,于是他笑吟吟地发话,“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自己走出碧涛厂或者我把你扔出去……这是很宝贵的机会。”

小野次郎闷声不语,事实上在来天南之前,他们已经做过了调研,知道这个厂子在天南还是很有一些潜势力的,但是能强硬到这样的地步,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

三菱在部委甚至军委里,真的是有奥援的。

“也许我们该平心静气地谈一谈,”关键时刻又是坂井首出面救驾,“陈主任,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三菱在中国申请专利…”那样的话,你们的努力将付之一炬口”

要不说这工程技术人员,真的是很无能,威胁人都威胁不到点儿上,而圾井课长兀自不知,以为自己的发言很切合实际。

“我欢迎你们申请专利”陈太忠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毫无压力,“我国是个非常注重知识产权保护的国家,你们申请了专利,就可以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了。”

这是确确实实的胡说八道,这专利一旦申请,邢建中可以根据申请的内容,进行合理的规避,根本不给人抓住任何把柄

当然,这会令碧涛账本的支出项产生质的飞跃也是不可避免的……,不会加一个零,翻一番两番总是正常的。

陈太忠赌三菱玩不起,国内盯着这一块的人多了去啦,只不过大家只知道针状焦赚钱,相关的内容根本是两眼一抹黑,想要搞这个项目,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比如说,辽宁那边现在已经有企业开始下手了,不过那是国内的理论基础,搞的也是油系针状焦至于前景嘛...…咳咳咳,今天天气不错。

所以,三菱的专利一旦真的申请针状焦的工业生产技术,在大家眼里就不是秘密了碧涛或者会因此承受巨额损失,但是一个碧涛倒下去,无数个碧涛会站起来。

到时候,三菱打压碧涛的目的,或者会部分达到,但绝对不会达到完美的效果邢建中毕竟是这一行的专家,雄hou的基础之下,纹,过多数专利还是不成问题的。

但是打压的结果,是让很多厂子都能生产针状焦了,这个结果,真的是三菱想要的吗?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相同的、类似的情况,可以在碧涛身上看得清清楚楚,截止到目前为止,全国煤焦油的深加工技术,只有碧涛掌握了,别的公司想学?门儿都没有。

没错,碧涛是山寨了国外的很多技术,不敢高调,但是他们真要申请专利的话,很多专利还真能申请得到一~还是那句话,不是外国公司不来申请专利,那都是很成熟的技术了,但是大家死活就是不来申请,为的不是专利壁垒,而是技术壁垒。

n多外国公司掌握的技术,却偏偏不来中国抢专利没错,专利就是用来抢的,但是他们还就是不抢……因为什么呢?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专利一旦泄露出去,后果堪忧,抢专利是必须的,但是技术泄露出去之后,相关的责任太沉重了。

当然,煤焦油深加工技术里的核心专利,还是被人抢走了,所以邢建中只能躲躲藏藏地……科技救国,同时尽量不引起他人关注。

3212章话不投机(下)

这些话题,就都扯得远了,反正陈太忠相信,日本人不可能来中国搞这个人专利申请来,绝对不可能。

但是偏偏地,圾井课长还就是不信这个邪一一技术人才和商业人才,确实存在客观上的差别,“如果贵方执意侵犯我们的权益,那么我们申请专利,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你们必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我方已经将相关技术,付诸实施并且到达了应用层面,专利的归属,不存在任何的争议,这并不以你们的意志为转移,不存在先报先得的可能。”

尼玛你能少说一句吗?小野次郎在此刻恨不得捂住圾井首的嘴,你说的这些,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不过转念想一想,有些事情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于是,他硬生生地压下了自己劝解的念头,事实证明,那个陈主任也确实愿意做一做口舌之争,他很不屑地笑一声,“真是幼稚得可笑,当然是先报先得难道你没听说过抢注?”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邢建中,“针状焦的实验室制造,邢总早就掌握了,工业化生产也经过了充分的论证,难道没有资格申请专利吗?”

“你们确定要申请专利?”小野次郎这下坐不住了,对于日本人来说,这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消息比这里出现个山寨工厂还糟糕一百倍的消息。

“你们可以先申请,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就是科委的人,可以处理各种专利申报,”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相信我,我会尽快让你们的专利通过审核的。”

明白了小野次郎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人家根本不在乎自己申请专利,想必专利一报上去,就会被人死死地压住,拖上几年之后,碧涛的生产线建立起来,那再批准就晚了但是,这个混蛋能影响到中国的科技部吗?

还有,他难道不是情治人员,而是搞科技的?听起来感觉真的不是很好。

对小野部长来说陈主任是科委的工作人员,性质比情治人员还要更糟糕一点,不过他也不是对方说什么,自己就会毫无保留地相信。

不管怎么说,今天来现场看一圈,又经过了这样的沟通,得到的情报真的是太多太惊人了,要知道他来的时候想的是,若是对方没有掌握什么核心的技术,那不但是合作条件照旧而且必要时还可以提高价码,否则就转身走人。

所以对这些消息,小野次郎必须大力消化一下并且及时上报,同时还要积极落实一些情况念及此处,他笑着站起身,“那么好吧,陈主任、邢君,我选择离开,很高兴看到了碧涛在针状焦方面的发展。”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邢建中也就没有送他们出厂的兴趣了,脸皮都差不多撕破了,所以他只是将人送到了办公室门口,然后就安排副总和保安“护送”日本客人出去。

“这日本人真够恶心的,”回到屋里之后,邢总苦笑一声,“你看他们的眼神,都恨不得吃了我,偏偏还要保持一副文绉绉的模样。”

“跟咱们的干部有点像,”陈太忠也觉得有趣,不过下一刻他就觉得不对,哥们儿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吗?于是他话题一转,“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去三菱考察过,也被人收了相机?”

“没去过,蒙他们呢,”邢建中听得笑了起来,接着他面色一整,“不过日本人对自己的技术看得确实严,这个我可以确定。”

“接下来,你的厂子,也要看得严一点了,”陈太忠笑一笑,又叹一口气,“我有种感觉,日本人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厂子的保密工作,我一直抓得很紧,”邢建中点点头,他一开始对碧涛就抓得很紧,经历了图纸被偷事件之后,这里的保密程度简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了。

“而且,日本人我也不是很担心,我担心的是中国人啊,”邢建中忧心仲仲地发话,不过经过这一下午的事情,他倒是没有上午那么紧张了。

不可知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知道了一些内容之后,就没必要太担心了而且在陈主任的支持下,日本人对强硬的碧涛,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手段。

“担心没用,谁找你麻烦,你找我好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不过话可是一点不轻松,“要是你抽不出身来找我,可以托你们厂的人找李凯琳。”

邢建中听得默然,他邢某人抽不出身来找陈主任,那问题就严重了,好半天之后,他才闷声闷气地发问,“陈主任你说...…我有必要申请一些针状焦的专利吗?”

老邢这是被吓怕了,陈太忠听出来了,不过他也知道,错非迫不得已,邢总是不会去申请那个专利的吃独食多香啊?

对于民营企业的这种心理,他非常了解,谁也不会嫌钱扎手,而且邢建中搞的确实是高科技企业,他要鼓励对方申请专利,也会打击民间科技人才的研发热情。

所以他轻描淡写地回答,“申请不申请专利,那是你要考虑的,我不操心。”

邢建中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有关部门把资料给了他之后,后来没听说有谁申请这个专利了,也就是说人家是单纯地出手帮忙,他自舍不得把自己辛苦做出的文章,拿去申请专利。

但是不申请的话,总是心里有点不踏实,好半天之后,他才轻叹一声,“陈主任,你等一两天再回素波,可以吗?”

“嗯?”陈太忠却没想到,邢建中是如此地谨小慎微,琢磨一下他摇摇头,“长假第一天,我怎么也得去,然后我的活儿就少了……,放心,日本人有反应,也是过几天的事儿了。”

小野次郎和圾井首一行人狼狈地离开之后,赶紧将掌握的情况汇报了上去,在强调碧涛掌握的确实是三菱技术的同时,表示有一个凤凰科委的陈主任,该官员说话口气很大,对公司不是很友好。

上面人就积极地展开调查了,但是小野次郎等人也没有闲着,第二天就来到了市政府,求见凤凰市长对这种施压方式,他们已经习惯了。

假期刚结束,殷放手里一大堆事情要处理,猛地听说有三菱株式会社的人来访,也是禁不住吃了一惊,不过这个时候,机关干部的素质就体现出来了,他要下面的人了解清楚,三菱的人来市政府,是要做什么。

小野次郎本不待直接说,但是看对方的架势,自己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怕是难以见到市长了,于是就说你们这儿有个碧涛公司,目前正在上的针状焦项目,涉嫌剿窃我们三菱化工的技术,我们是来调查的,希望贵方政府能给予支持。

殷放一听是碧涛的针状焦项目,头登时就大了,这个项目他非常清楚,是凤凰市今年排名第二大的高科技项目一第一大的是聚碳酸酯,而针状焦的科技含量,还在聚碳酸酯之上。

殷市长很想关注一下这个项目,不过邢建中从凤凰科委获得了无息贷款,项目动工又是章尧东去观礼的,所以他没有办法去掺乎。

他想的是等针状焦项目落成,章尧东大栅,也该升上去了,到时候自己愿意的话,可以去参加庆典

拉上小陈就可以去了。

没错,殷放很清楚,邢建中跟陈太忠关系极好,而且碧涛的第二大股东,是荆以远的孙,子,小陈跟荆家关系也好。

所以一听说日本人想投诉针状焦项目涉嫌割窃,他直接就发话了,“这又不是国企,他们有什么想法,找许纯良去……提前给小许打个电话,让他做好准备。”

要不说这机关干部,确实心思缜密,殷放在把皮球踢走的同时,不忘记给许纯良打个招呼一一我这不是要阴你,而是说我对这个针状焦确实不知情。

按说许主任这么个正处,不该令殷市长如此忌惮,但是,撇开章尧东和许绍辉的因素不提,那家伙跟陈太忠关系太铁一殷放宁愿招惹章尧东,也不愿意去撩拨小陈。

小野部长这下可是郁闷了,他真没想到对方直接把皮球踢到了科委x,就算市长不出来,怎么还不得出来个副市长?

事情有点不妙啊,三菱的人赶到科委,求见许纯良,不成想门房直接告诉他们,“许主任下去视察了,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不知道!”

“请问,能给我许主任的电话吗?”小野次郎彬彬有礼地发问。

“我就是一门房,怎么可能知道领导的电话?”门房面无表情地回答。

什么时候连中国的门房,都敢这么跟我们大日本人说话了?小野部长愈发地出离愤怒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