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3 -3214紧锣密鼓

3213 3214紧锣密鼓(求月票)

3213章紧锣密鼓(上)

陈太忠到了素波之后,在文明办开了几个小会,就将工作重点转移到了即将到来的黄酒文化节上,这件事可不算小,而且方方面面的关系,也得由他来协调。

邀请明星演出什么的,那是非他不可,但是邀请黄酒厂家前来,前期宣传工作,普及重阳节的含义没错,这不仅仅是一场演出,也不止是一个展销会,更是要弘扬一种文化,一种尊老爱幼的人文精神,这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所以这需要协调的单位、部门和社会团体,真的非常多,所幸的是团省委、省青联、妇联、民委、民政厅等单位,有秦连成、刘爱兰等人帮着协调,要不然陈太忠真得累个半死。

事实上,省政冇府这边也是相当配合的,蒋世方甚至明确表态,今年的文化节只是第一届,希望各单位能用心配合,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可就算蒋省长摆明车马支特,有些地方还是得陈太忠出面,像省老年人协会的会长谭业峰,那是杜毅都不想多接触的主儿,可是谭会长却公然声称,说文明办的小陈不错

说实话,陈太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很是莫名其妙:哥们儿跟他真的不熟啊。

但是不熟归不熟,谭会长点名了,他自然是别无选择,于是专程跑到省老年协会,陪老人家足足地唠了三个小时的闲话,谭业峰从红军时候一直谈到改革开放,从古代文化谈到现行政策和精神面貌,真的是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

听其谈吐,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初小都没有上完的主儿,尤其是那一手很标准的正楷,足以羞煞目前绝大多数大学生。

不过谈了这么多,正事却是一句都没说,直到陈太忠起身告辞的时候谭会长才信口说一句,“重阳前一天,老年协会决定组织爬一下永泰山……,小陈你能不能给解决点费用?”。

重阳前一天爬山……这就是老人们不想抢文化节的风头,对陈太忠来说,这真的是极大的照顾,他哪里还会在意什么费用?

他很干脆地点头,“没问题,吃住行我全鬼...…要我说咱别爬永泰山了,那里大家去得多了去爬蒙山好了,那里是才开发出来的,自然景象风景宜人。”

“也是对那里的宣传吧?”谭业峰听得就笑,他老是老了,但是消息还是相当灵通的,蒙岭的开发是陈太忠发起的,他专门了解过此事一能把永泰和蒙岭两个不同地区的旅游区串起来,整合为一个旅游圈操办的人能量绝对不会小。

但是话说回来,陈太忠虽然夹杂了些许私心,谭会长依旧会领情一帮过气的老头子,有人愿意出钱邀请大家去玩,也该知足了,他之所以说得那么明白,只不过是想告诉小家伙,我可还没老糊涂呢“不过那样可就得起个大早了。”

“咱们重阳前一天动身,住到蒙岭,第二天一大早爬山,”陈太忠提出了建议,他很感激老年协会不抢风头的觉悟,但是同时,他觉得很没必要。

都是为国家辛苦了一辈子的主儿,应该受到尊重,“九九登高嘛,没听说过九八登高的谭老您想支持我「百度贴吧启航冇文字」,这个心意我领了,可如果真的让老人们九八登高……,那就是对老人的不尊重,我这个文化节还搞得有什么意义?”

“哈,没想到你的觉悟倒是高,”谭业峰听得笑了起来,“那么,我们中午就在蒙山黑龙洞吃饭喝黄酒了?”

黑龙洞是蒙山一景,是过了外围峰头的,一日游的话来到这里就要考虑折返了,陈太忠也听得明白,于是笑着点点头“再往上走一走,就有缆车了直接可以下来。”

“到时候再说吧,”谭业峰见他安排得这么妥当,心里也舒坦,人活到他这个岁数,也真没别的什么可求了,就是需要一点敬重和关怀,“对了,那个晚会啥时候开?给我弄十来八张票,三个孙女呢。”

“您这就有点自私了,别人的孙女怎么办呢?”陈太忠脸一沉,很认真地调戏老前辈,“不行,只能给五张。”

“八张,最少了,必须的,”谭会长声音洪亮地回答,是不容争辩的语气,“除开这个,老年协会你得给一百张票……,六万人的体育场呢。”

“五十张,多的要买,大不了从你经费里扣,六万人,听起来多,还真的不多,”陈太忠苦笑着回答,“也就是老年协会了,其他厅局别想从我这儿拿走一张票口”

“行吧,”谭业峰不为己甚地点点头,他也知道,现在文化节的广告打得漫天都是,主冇席台的嘉宾票据说是八百八十八一张,贵宾观礼台的那些包间,更是一千八百八十八一张票一别嫌贵,没关系的你买不到,“这个文化节,到底哪一天的?”

“凹号,重阳节……,前一天,”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他不怕老年人登山的新闻抢镜,也是因为晚会是在九月初八,但是老谭你这么揪着问,岂不是让哥们儿很……那啥?

“嘿……,我说你怎么这么大方,”谭业峰故作恼怒地哼一声,曾经的省委秘书长,哪里可能拎不清这点因果,不过紧接着他又微微一笑,“以后有空的时候,就多来聊一聊,我也不图你什么,就是图有个人说话。”

陈太忠点点头,站起身扬长而去,他其实挺能理解老谭的感受,对于这样年纪的老人来说,最难受的不是离退之后的失落

他们已经适应了,最难适应的,是孤单。

很多时候,他们只是想找个人说话而已,同时证明自己虽然年纪大了点,却还不是老得无用了,当然,这个沟通也是要分对象的一能获得陈太忠的认可,总比获得家里保姆的认可要强。

这个文化节的筹备,牵涉的方面真的很多,比如说现在大家还要考虑一下,具体由哪个公司来承办。

有人说别逗了,这都十月九号了,还有十来天文化节就开张了,怎么没有能没有承办方呢?别说,还真的没有。

这个承办,不是关于重阳节科普和重阳节活动或者是黄酒展销、展位的问题,主要是针对这个晚会来的,其他内容,可以由省里或者是相关部门来承担,但是这个现场演出的承办和组织,必须要有个经手人哪怕是中间公司,也必须有一个。

文化厅的高伟早早地就盯上了这一块,并且跟陈太忠关说过了,但是省电视台褚伯琳不答应,他觉得这个演出,该由我们省电视台的关系公司来承办。

这个矛盾不太好协调,双方是各显其能,官司都打到了潘剑屏那里,潘部长说这是屁大的事儿,你们自己协商解决褚伯琳是宣教部的老人,但是高伟背靠陈洁,潘剑屏无意因为这种小事,就跟陈洁作对,说白了,这事儿后面还有蒋世方呢。

说来说去,这真的是屁大的事儿,虽然双方争执不休,但是并不影响文化节的宣传,只不过到了眼下,也必须要有个说法了,要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事实上,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天南电视台在今年春晚的时候,请到了瑞奇马丁,博取了太多的眼球,眼下的宣传也出去了,大家或者不知道西城男孩是什么意思,但是理查德克莱德曼谁不知道?更别说红遍全球的小甜甜了。

无数的明星及其经纪人打来了电话,想要参加这次盛典,表示价钱什么的都好说了一一关键是有小甜甜布兰妮,再加上理查德克莱德曼,这个演出的档次,就此定位。

然而,谁能来谁不能来,谁可以来谁又不该来,这是需要有个权威的声音,更别说很多人来虽然是攀附名声的,但去...”也存在个出场费的问题。

同是国内一线歌星,热舞激昂、英俊潇洒的林爱情,表示说不给钱都行,大家捧个场图午热闹,但是臃肿粗壮、面目……那啥的刘金盾,就说艺术不容亵渎,我出场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我愿意去,但是你得给够了,我才会去。

到了眼下,这个矛盾是不解决不行了,令出多门,连演唱会筹委会的人都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权威的声音,这个那哈...”你们的争辩有结果了吗?

怎么可能有结果呢?高伟现在跟褚伯琳是飙上劲儿了,能让都不让了一知道我的,说我心胸宽广,不知道的只当我怕了你呢,切,谁怕谁啊?

于是这官司……就打到陈太忠这里了,小、陈你看,大家都不是外人,这个演唱会的承办方该定一下了,再不定就来不及了。

尼玛你们两个正厅,让我一个正处来拿主意?陈太忠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心情一屁大一点的事儿,居然找到我这儿来?

这个事情看起来很重大,但是对于厅级干部来说,真的是很扯淡,天朝是官本位制度,你再红的艺人,来了中冇国以后,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卧着。

这真的是传统,别说大陆了,香港澳门也一样,再牛的艺人也要听黑社会的,但是这个艺人如果有个做警冇察的哥哥的话,那就又不一样了。

所以说这布兰妮虽然轰动全球,来了中冇国也是被人异常重视,但是撇开她美国人身冇份不谈的话,这也仅仅是一场演出而已,不值得两个正厅对掐。

小甜甜得得的马蹄声,只是过客,不是归人。

3214章紧锣密鼓(下)

于是陈太忠很无奈,当然,他也想像得到,这两位之间,是发生了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矛盾严重到两个正厅放下冇身冇份,为一件无伤大雅的事情争执。

“不能新组建一个公司吗?”他看一看高伟,又看一看褚伯琳,眼下三个人,是在凤凰科委驻素波办事处,这是陈某人的主场,他极力地和稀泥,“大家都是想办好事情的…”绝对来得及,省工商那边我能打招呼。”

那两位嘿然不语,显然是不赞同这个意见,过了一阵之后,褚台长才发话,“天南影像公司承办的话,有宣传和技术上的优势,不需要跟别人合办。”

“天禧文化公司,已经跟省体育场等诸多单位联系好了,”高伟不动声色地反驳,“前期投入很大,真想不到有人摘桃子……这是要毁了这个演出。”

“高伟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褚伯琳沉声发话,凭良心说,他掌管的这一亩三分地,比文化厅厅长要差一点,褚台长手上只有一个电视台,但高厅长手上抓了一个实职厅局。

而且,电视台受制于省广电局,可广电局也不过是省政冇府的直属机构,不是组成部门,两者相较可以说级别不是很对等,但是省电视台有自家的优势,所以他不怕高伟,“我们前期做了很多宣传,但那不是看在文化厅面子上的。”

“多大点儿事嘛,”陈太忠只能苦劝了,可是这二位还就叫上真了,到最后他也没辙了,“要不这样,你们合伙槁个公司。

“以谁为主?”这二位齐齐地发问。

真是麻烦,陈太忠琢磨一下,猛地想起个公司来,“你们非要这样吵的话,我有个建议,我认识一个叫翟锐天的,搞了一个双天公司,他来牵头好了。”

翟锐天因为为难《时代文摘报》,跟他不打不相识,不过陈太忠心里,对这个翟总还是相当赏识的

此人是个痛快人,做事干脆利落,身上隐隐有老派干部的做派,不像现在大多数干部,谨小慎微暮气沉沉的。

陈太忠不是真的想推出双天,他只是想表个态,你们再争来抢去的话,我可就让别人出手了一现在也等不及了,只有十来天了。

至于说双天合适不合适来承办,那还真的没太大的问题,首先这个双天是国企,要是让私企来承办,有些东西就说不明白了。

其次,这个双天是什么都干,既能倒卖物资,又能接军方的活来做,甚至连澡堂子都敢开,业务范围实在广阔,举办个演出想来也不在话下。

“双天?”褚伯琳听得眉头一皱,倒是高伟怔得一怔之后,若有所思地发问,“小陈你说的这个……是不是以前财委的金鑫公司?”你听说过?”陈太忠还真是惊讶了,据说金鑫在人数最多的时候,也不过三四十个正式职工,高厅长居然连这样的小公司都知道?

“听说过。”高伟点点头,心说以前我们老厅长的儿子就在里面呢,不过这话就不能明说了,“我听说这两年他们发展的不是特别好。”

“反正也是国企。”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你二位快点商量,商量不通就是双天了。”

褚伯琳和高伟交换个眼神,沉默一阵之后,居然是齐齐点头,“那行,那就双天吧。”

咦?这下轮到陈太忠奇怪了,后来他才知道,这两边争得都是不好再退让了,甚至到了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那眼下冒出一个三不靠的公司来,正经是都可以承受。

“看看,咱们争半天,倒是让小陈摘桃子。”褚伯琳心不甘情不愿地看一眼高伟,褚台长做事还真是有性格,这样的话直接决来了。

“咱们都往里面派驻个代表就行了。”高厅长不接他的话茬,自顾自地发话,“到时候收益三家平分,没有问题吧?”

“电视广告的收益……,算,不跟你细说了。”褚伯琳也不会为这点钱而斤斤计较一一广告成本价肯定不会算在里面的,事实上,大家更看重的,其实是以后可能每年都会搞,这能极大地提升天南的文化形象。

“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了。”高伟笑眯眯地看一眼陈太恶,“小陈你把双天的老板叫过来吧,大家把事情敲定了,明天就可以工作了。”

翟锐天正在单位里跟副总下象棋,猛地看到陈太忠来电,真是有点奇怪,他笑眯眯地接起来,“陈主任,有什么指示,请讲……。”

他本是玩笑之意,可是听了两句之后,猛地就站了起来,“好的,科委办事处是吧,二十分钟之内过去……,那地方我知道。”

“小李……,去开车。”他一边收拾手包一边急匆匆地吩咐,“快点啊。”

“什么事儿啊?”副总马上就要将死自己的老大了,见状也站起身,“要我跟着去吗?”

“你……,老杨你别去了。”翟总犹豫一下,最终是果断地摇摇头,“那边有俩厅长等着呢,陈主任给介绍了个买卖。”

翟锐天对这种收益的买卖,不是特别在意但是他在意的是这件事的影响力,双天被边缘化多年了,而这次的黄酒文化节,却是早早地就宣传得全省都知道了。

这个文化节未必赚钱,赔钱的可能性都有,但是翟总不在乎,他就是想通过操办此事,告诉大家

我翟某人又回来了。

来到科委办事处见到果然是堂堂的文化厅和省电视台一把手在场,翟锐天是真的荣幸,二话不说就当场表态“我是响应陈主任的号召来的,两位领导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

高厅长将事情大致说一下,翟总听得频频点头,“没问题,好说什么钱不钱的就不用说了,我就是为两位领导服务的。”

这货果然不愧是陈太忠的朋友,高伟听得暗暗撇嘴,这年头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干部,真的是少见,倒是陈太忠在旁边听得有点不满意,“翟厅你这话说得,你当两位领导真的看重那点小钱?正经是知道你会办事,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那是那是。”翟锐天笑着点点头接着脸色又是一整,很认真地辩解,“不过陈主任,千万不敢叫翟厅,我就是一副处,翟调就行了。”

褚伯琳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看了好半天之后才突然问一句,“你是不是玻璃厂的子弟?”

“是,我老爸就是那谁。”翟锐天笑着点、点头“褚台长您认识他?”

“我在玻璃厂蹲过点,翟厂长是好人啊。”褚台长点点头又看一眼陈太忠,笑着发话了“看来,你早晚会比你老爸发展得好。”

“全靠领导们照顾,才能混口饭。”翟锐天哪里肯接这个话?说不得谦虚一句,“既然跟褚台长还有这么个渊源,那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高伟,“高厅……,一起吧,咱们顺便就把细节落实了?”

要不说这翟锐天除了性情直率,交际也是把好手,借着陈太忠的风儿,就要陪两个正厅吃饭,褚伯琳倒是无所谓,高伟却有点犹豫。

但是到最后,他还终究却不过陈某人的面子,于是点点头,“那行吧,不过我只能呆十五分钟,晚上还有拨客人要招待。”

接下来的饭局就不说了,高厅长只吃了半碗米饭,喝了两杯白酒就走人了,倒是陈太忠又跟翟锐天拼起酒来,眨眼之间,两人各干掉一瓶酒,褚台长看得都哭笑不得,“不行,我也要走了,像你俩这样喝,我不喝,看着都晕。”

他一走,翟锐天反倒是放慢了喝酒的速度,“这个演出该怎么搞,太忠你指示一下,你能记得给我一个机会,我就不能掉链子。”

“其实也简单,要抓好现场的气氛,然后各路神仙打点到就行了。”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又意识到点问题,“嘉宾票和贵宾票要多留一点,不知道北京要来多少人。”

“这个你放心,我明白。”翟锐天点点头,“贵宾席这些宁可空着,不能到时候没有。”

你这家伙说话……,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哭笑不得,太直白了,真不像个厅级干部,“媒体宣传,尤其是省外的媒体,也要重视。

“好的没问题,你指哪儿我打哪儿。”翟锐天笑眯眯地点头,这不是肉麻,而是他真的非常感激太忠提供的这个机会,这个文化节是蒋省长抓的。

“何必那么客气呢?”陈太忠微微一笑,才待再说点什么,不成想手机响了,许纯良在那边不紧不慢地发话,“太忠,科技部过问这个邢建中的针状焦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