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5 -3216悲惨小野

3215 3216悲惨小野

3215章悲惨小野(上)

小野次郎这几天在凤凰呆得非常不开心,因为这里似乎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中国。

在科委没找到许纯良,他们就去了凤凰招商办,在报上身份之后,一个姿sè尚存的中年女人带着三个人直接下楼迎接,这一度让小野部长感觉,这才是正常的中国官员。

经过短暂的交流,他知道这女人是业务课的课长张玲玲,小野次郎认为,自己要说的事情,不是一个课长可以做主的,就表示我们三菱化工株式会社,有意在凤凰投资,那么……请将能做主的人请出来吧。

他相信,有“三菱化工株式会社”和“投资”应该能吸引出份量足够的官员,他甚至有点后悔,在市政府的时候,如果不说碧涛的剽窃,而先说投资的话,见到重量级的官员应该是很容易的,这是无数经验证明的——所以,他这次要吸取教训。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张玲玲笑得灿烂无比,送上门的投资啊,业务科和业务二科的纷争,是陈太忠在的时候就埋下的,以后的谢向南和现在的小吉,对业务科都不是很友好。

但是偏偏地,这由一帮杂鱼组建的业务二科,不但业绩死死地压在业务科的头上,连待遇也远远地好过业务科,其实这是陈太忠在的时候留下的规矩,每任科长都要尽力地为大家谋福利,而且二科不像业务科,科长富大家穷,这也是陈主任身体力行的结果。

所以说,有一个好的传统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业务二科里不少人都认识陈主任,就算再换个科长,想胡来的话也得掂量一下——某人不在二科,二科却有他的传说。

这些就扯得远了,今年张玲玲连谈几个大项目,总金额好不容易历史xìng地突破了八个亿,而眼下还没到年底,她正说要狠狠地压一下二科的气焰,不成想小吉去素bō转一圈,回来手上就多了一个二十亿出头的聚碳酸酯项目,张科长气得只想吐血——尼玛,咱不带这么开挂的,姓吉的你要真有种,就放开那只陈主任。

这种情况下,她对于找上门的三菱化学株式会社,会是什么样的态度,那真的是不用再说了,不过同时,她必须警惕二科截了自己胡——这是找上门的业务,不是跑来的业务。

所以,张科长千肯万肯,却绝对不肯稀里糊涂地往上报——没问题,我直接能报到分管副市长那里,但是,请先告诉我,你们想投资什么项目。

小野部长一开始不想说,但是对方的态度很坚决,联想到在凤凰碰的一系列钉子,最后他还是说明了,投资针状焦项目,合资也可以考虑——听好了,我们是有兴趣投资的。

张玲玲还真没听说过针状焦,虽然针状焦项目动工的时候,章书记都到现场了,但是凤凰的电视台和日报报道的时候,对这个项目语焉不详,只说是新型化工产品,国内首创。

这么报道的原因有三,其一,这个项目有点过于惊世骇俗,其二,虽然邢建中的把握很大,但也说不敢保证一定就能成,其三,邢总不敢保证的原因,不是因为没信心,而是因为资料的来路不是很正。

而章书记表示理解——其实严格来说,这是陈太忠搞的项目,他不稀罕抢这一份虚名,只是看在许纯良支持的面子上,过来转一转。

正是因为如此,张玲玲并不知道针状焦意味着什么,于是她越过招商办主任,直接打个电话给分管副市长——陈太忠唤作小白的那位。

“三菱的人来,说投资搞针状焦?”吴言一听就知道不对了,她跟许纯良不是很惯熟,但是两者都是章尧东的人,而且她的情郎在国庆这几天里,可是一直呆在凤凰的。

所以吴市长知道,邢建中已经在搞这个东西了,由于资金不够,还从科委拿了一笔无息贷款——太忠可是洋洋得意地表示了,说这是打破了外国的技术垄断。

更多的,吴言也不知道了,毕竟她不是专业的,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做出判断,以前没有的高科技项目,日本人居然找上门来谈投资,那一定有问题,于是她淡淡地回答,你先跟他们谈好了——对了,你顺便了解一下针状焦的现状。

这个指示,让张玲玲有点不解,她可是知道,吴市长虽然是女人,对政绩看得却极重,于是她不动声sè地了解一番,再回来的时候,脸上已经热情不再,“小野先生,我们很高兴这个高科技项目能落户凤凰,请你们把自己的投资金额和预案,做一份文件,递交给我们。”

“我们并不确定,一定要在凤凰投资,”小野次郎觉得事态又有点古怪了,于是他按照以往的经验,做出适当的威胁。

“这是你的权力,”张玲玲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她已经知道这件事涉及到什么人了,陈太忠、许纯良和章尧东——你要从这三个人嘴里抢饭吃,对不起了,老娘不奉陪。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小野部长有点想抓狂了,这个凤凰市,跟他在中国接触到的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同——大日本帝国公民,怎么会没有加成光环?

“不是我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小野次郎不得不悻悻地离开招商办,他要考虑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我们也许可以报警,”坂井首很认真地建议,坂井课长虽然是搞技术的不通世情,但是偶尔出两个点子,也是相当腹黑的,“我们在凤凰失窃了,关于在这里投资针状焦的技术和可行xìng报告,我们准备了,但是很离奇地失踪了……嗯,部长你懂的。”

“请你闭嘴,坂井君,你只是技术人员!”小野部长狠狠地瞪他一眼,凭良心说,坂井课长的建议不错,栽赃嘛,谁不会呢?但是碧涛的项目两个月前就上了,眼下报警会存在日期上对不上的可能,当然……那得有人愿意追究这个细节才行。

搁在中国其他城市,也许没有人敢追究日本人,但是凤凰这个城市,实在是太例外了,小野次郎并不能确定,这样的手段是否能奏效。

六十多年前的宛平城外,我们曾经丢失了一名士兵,若干年后的凤凰城内,我们是否合适丢失了一些文档呢?小野部长琢磨半天,觉得这个险是不能冒的——现在的中国,跟六十年前的中国,真的不一样了,做这种事要小心。

但是明白归明白,小野次郎心里的这团火,还是有点压抑不住,这次不是我们无事生非,是你们实实在在地剽窃了啊。

“可是我的材料,确实丢了一点,”坂井首坚持这个说法,他的材料没有丢,只是表明一个姿态——在三菱化学的内部,很多人都知道,坂井课长记忆力惊人,出去谈技术的时候,根本就无需资料。

“你的资料丢了,那是你的事情,你可以求助凤凰警方,”小野次郎不耐烦地回答,往日里他也喜欢坂井首这种无事生非,但是现在……你要耍流氓,也得看对象不是?

凤凰人对我们日本人是不友好的,小野部长已经总结出了规律,自然不会同意手下做那些无用功,于是他很干脆地表示,“我们再去科委,一定要向他们的科技部门说清楚,碧涛的工艺流程完全出自于三菱……其实我们愿意跟支那友人互通有无的。”

那么再然后,小野次郎就蹲守在科委,一定要见到许纯良才肯罢休,但是他连着蹲守了两天多,却听说许主任最近一直在下面县区视察,等闲不来科委。

如此一来,小野部长就有点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是被别人玩弄了,每一天每一刻,许主任都不在——这就是中国人说的踢皮球了吧?你们觉得我这个皮球很好踢,是不是?

但是小野次郎,是见证了日本经济从低mí中走向强盛的那一代人,所以他认为自己具有坚韧的xìng格,输了无所谓,我要知道,我摔倒在哪里了。

不过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摔倒在哪里了,在凤凰科委门口蹲守了两天之后,他实在忍无可忍,拦住了一辆驾驶大众汽车的司机——这个型号在中国叫做帕萨特。

小野部长对这样的细节并不是很熟悉,他只是拦住了这辆车,“先生,我想问一句,你们许主任下去视察两天了,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英俊的司机沉吟一下——这个司机英俊到可以称之为漂亮了,他考虑一下才回答,“许主任的行程,我也不是很了解……你电话预约吧。”

能电话预约的话,我早就预约了,小野次郎很是无奈,他真的打听不到许纯良的电话,所有人都告诉他,不知道许主任的电话,这让他想到一个似曾听说过的词,“人民战争的海洋”——我陷进这个词里了吗?

不过在翻译的提醒下,他发现自己还可以打听许纯良的车牌号,知道这个的人就很多了,尤其是科委大厦旁边,有很多饭店、小卖部之类的,去买一包烟而已……

然而打听清楚之后,小野又要抓狂了,他用右手狠狠地砸一拳左掌,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你……怎么可以这样?”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仅仅是悲剧的开始……真的很抱歉,只是开始。

3216章悲惨小野(下)

当天中午,小野次郎终于接到了来自上面的电话,电话里说,他见到的那个陈太忠,真的非常不好对付,并且,上面再一次要他确定,碧涛公司的厂房,是不是真的跟三菱化学的完全相同——这一点很重要。

厂房不是很一样,他不敢胡说,但是这个东西也没必要做得一样了,根据我们现场判断,工艺绝对是一模一样,这个我们可以断定——坂井课长也非常肯定。

只有凭两个月的建设,你就能断定吗?小野部长被这一声咆哮震得耳朵直响,好半天之后,那边才叹口气——好吧,你继续了解情况。

还能再了解什么呢?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小野次郎和坂井首组成人墙,拦住了那辆卑劣的大众汽车。

司机探出那张英俊到可以称之为漂亮的面孔,但是漂亮脸蛋上挂了明显的不耐烦,小野部长咧一咧嘴,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那么勉强,“许君,您真的太爱开玩笑了。”

在传说中,我们:徘徊在道德与法律的边缘,穿梭于人xìng与兽xìng的世界。默默只为同一个梦想,愿天下人人都有一瓶酱油!……《酱油党宣言》

沙发“我有开玩笑吗?”许纯良淡淡地看着他,“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

“我是三菱化学株式会社小野次郎,”小野部长很委屈地解释,“我等了您好几天,但是您不肯见我,那我只能拦住您的座驾,失礼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预约,”许纯良不耐烦地回答,“你有预约吗?”

“我们在传达室……表明了来意,”小野次郎无奈地回答,是的,他忘记正式预约了,但是一直以来,在中国办事,他并不习惯预约,因为似乎没必要,中国的官员们都是很好见到的,而且……传达室知道了,也算预约吧?

“没有预约先登记,回头会安排时间给你们的,”许纯良不耐烦地按一下喇叭,“几位,可以不那么失礼,先让一下吗?我的事情很多。”

自称失礼,和被人指责失礼,这还是不同的,听到对方这么说,小野次郎还在犹豫,坂井首却是先退到一边了,没办法,人家指责得也很正确,“小野君,我们可以先去登记。”

我就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蛋!小野部长很无奈地让开通道,心说人家是有意羞辱我们,你倒觉得一定要走程序。

但是这个想法他只能放在心里,下一刻他乖乖地去传达室登记,并且留下联系电话的号码,正式表明我预约贵方的许纯良主任,“什么时候可以有结果呢?”

“安排好了,自然会给你打电话,”门房面无表情地回答。

“真是野蛮人啊,”四个人走到马路对面,无所事事地站在那里,小野次郎很无奈地叹口气,“对客人这么失礼。”

“这是很正常的吧?”坂井首是搞技术的,而且日本人的等级观念深入骨髓,他并不觉得人家要求预约是多么恶劣的行为,他不满意的是别的,“偷了我们的技术,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这才是最无耻的。”

“八嘎,”内外交困之下,小野部长再也忍受不住了,他胳膊微微抖动一下,真的有给对方一巴掌的冲动,不过想一想目前的环境,他觉得有点不合适。

就在这时,翻译出声了,“看,那是邢君的车,他也来科委了。”

自打上午被许纯良调戏了一番之后,小野次郎等人痛定思痛,将一些人的车牌号打听了出来,其中虽然有了邢建中的手机号码,但是车牌也打听到了。

“一群混蛋,”小野次郎的脸sè越发地难看了,邢建中这剽窃的家伙能大摇大摆地进科委,甚至连车都不用下,己方做为技术被剽窃的苦主,却是不能进那个院门。

“下雨了,”坂井首嘟囔一声,抬头看一看天空,“要不要找个地方避一避?”

“去买雨伞,就在门口等着,”小野部长咬牙切齿地发话,想到自己去中国别的城市,都是政府车接车送包住宿,而来了凤凰不但没人管住宿,出入坐的居然是……出租车。

若是有辆车的话,也不至于买雨伞了,想到这里,他只觉得xiōng口一阵憋闷,忍不住咳嗽两声,拿手帕轻轻一擦,雪白的手帕上竟然出现了一丝鲜红。

“小野君,您要多保重,”坂井首见状,赶紧伸手去拍他的背脊。

这雨一下就无边无际,半个小时之后竟然有点深秋的凉意了,小野部长的身子有点发抖,就在这时,他又接了一个电话,整个人振奋不少。

又过了几分钟,一辆黑sè的奥迪车驶来,门房一见,又按开了院子的遥控伸缩门,奥迪车缓缓地开了进去。

“是陈太忠,”坂井首咬牙切齿地发话……这个人可以说是明目张胆支持剽窃的元凶,但是遗憾的是,三菱拿此人毫无办法。

陈太忠进去不多久,翻译的手机又响了,他接了电话之后,欣喜地发话,“许纯良终于答应见咱们了……呃,他希望咱们在二十分钟之内出现。”

“这个混蛋,难道他的窗户是用钢板做的吗?”坂井首咬牙切齿地嘀咕一句,他们就在这里站着,科委的人很容易就能从窗户里看到。

“终于忍不住了吧?”小野部长微微一笑,嘴角泛起一丝轻蔑来,接着又点点头,“好了,进去之后主要是我说,坂井君请勿多言,成败在此一举。”

几人穿过马路来到院门口,这里已经有两个年轻人在等着了,就像在碧涛一般,他们将日本人的相机以及手包之类的东西保管了起来,不过,小野次郎已经没兴趣叫真了。

在这两个人的陪同下,一行四人来到了位于十六层的许主任办公室,办公室的外间是一圈沙发,许纯良、陈太忠和邢建中就坐在那里,桌上有热气腾腾的茶水。

“这是淋雨了?”陈太忠看一看几个日本客人,发现对方的衣襟和kù脚有水痕,他下巴微微一扬,“坐吧,喝点热茶暖和一下……你们找纯良是什么事儿?”

他这客套着实有点假巴意思,不过小野次郎应对这种场面也习惯了,他坐下之后,先端起茶杯轻啜两口,然后淡淡地发话,“当然还是关于邢君的针状焦项目,我们认为碧涛有剽窃的嫌疑,但是许主任应该是不知情的……这笔无息贷款,可能会引起一些麻烦。”

“你的话非常莫名其妙,”许纯良很干脆地回答,“我觉得他们需要支持,就会贷款,至于说我凤凰科委贷款的对错,轮不到你指责我吧?”

“邢君根本就是个小偷,”坂井首听到翻译的回答之后,顿时叫了起来,不过下一刻,小野次郎狠狠地一眼瞪来,硬生生地打断了他的发言。

“他的话不要翻译,”小野部长冷冷地叮嘱一句,才又看向许纯良,“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他的本质是剽窃,我们可能会提起诉讼,那样的话……也许会牵扯到许主任。”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许纯良不动声sè地反问一句。

“好了小野先生,”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有新鲜一点的理由吗?”

他之所以来凤凰,是因为科技部有人认为,这个碧涛赤luǒluǒ地剽窃别人并不好,但是部里的人也知道凤凰科委是怎么回事,那个姓陈的小子难斗,身后还有黄家的背景,不过目前科委的大主任,可是许纯良。

许家在京城也有自己的势力和背景,但是真要怕这怕那的,部委里的人就啥也别干了,尤其是:不是每个人都像陈太忠那样,行事肆无忌惮。

昨天许纯良就接到了科技部打来的招呼,正如大家所想的那样,许主任晾一晾日本人毫无压力,但是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他就直接联系某人:太忠,你来把这个事情料理了。

当然,这也不是说许纯良一点担当都没有,事实上他就是这个惫懒xìng子,我能省点事,那就省点事,太忠你来扛吧。

摊上这样的兄弟,陈某人也只能苦笑了,不过他也没太着急,中午吃了饭才往这边赶,不成想走到一半的时候,又接到许纯良一个电话:三菱有意申请针状焦的专利了,虽然只是两个小工艺,不甚要紧,但是似乎……碧涛绕不过去。

这就有点严重了,陈太忠有点不相信这个可能,不过他还是加快速度赶过来,而眼下小野次郎喋喋不休的,却是不说最新进展,他就觉得有点腻歪——快亮你的王牌出来吧。

然而,小野部长却是不理会他,只是直勾勾地看着许纯良,“许主任,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而是我方已经着手在申请部分专利了,我觉得有必要通知您一下。”

这话说出口,屋里顿时一片寂静……

,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