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7 -3218小野吐血

3217 3218小野吐血(求月票)

3217章小野吐血(上)

小野次郎从来没有想到,扬眉吐气居然能带给人如许的快囘感。

看到满屋子的凤凰人都寂静无声,他心里那份满足,舒爽到难以言表——你们不是很傲慢吗?不是屡次三番地刁难我吗?不是理直气壮地霸占我们的成果吗?

小偷,终究是小偷,凤凰人自以为有多么不俗,其实……,你们还是支囘那人。

小野部囘长心里舒畅,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多少,他依旧表现得彬彬有礼,当然,心里那扭曲的快囘感,多少还是带到脸上一点。

好一阵之后,邢建中才叹一口气,打破了屋里的寂静,“你们一定要申请专利的话,自己也会受到损人...”事实上,我知道你们想申请什么专利。”

刚才许纯良已经告诉他了,日冇本人打算申请什么专利,以邢总的能力,马上就能半断出来一三菱这两个专利真的不好绕过去,但是同时,这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做法。

没错,有这两个专利在眼前,相关的专家学者就能推导出不少关键东西,加快中冇国对针状焦研发的速度,眼下固然是能让碧涛被动,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并不符合三菱的利益。

“邢君说得不错,”小野次郎点点头,当着明白人,他没必要说假话,一丝得意的微笑,终于按捺不住地浮现在他脸上,“我们也不愿意这样,是邢君您逼我们这么做的,因为您拒绝我们的合作请求,我们不得不考虑采用这样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权益。”

“专利申请递交上去了吗?”许纯良不动声色地发问,他不懂针状焦的细节,但是他觉得,像这样的专利,没有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日冇本人不会交出去一能交的话早交了。

“随时都可以交上去,”小野次郎很直白地表态,三菱也不舍得交出这两个专利,“我们正在整理资料,并且跟科技部专利局的人表示了,他们很欢迎类似的专利申报。”

这话里就有话了,邢建中听得就是不满地一哼,“既然你们打算这么逼人,那我也可以申报这两个专利大不了这个技术很快过时而已。”

这就是两方相互威胁了,谁都不希望这个技术泄露出去,对三菱来说,他们不怕邢建中申报中冇国专利,别说一两个环节,全部环节的专利都无所谓

因为三菱在中冇国没有针状焦工厂,而他们在美国和日冇本,早就申请了专利。

但是同时这个技术一旦申报专利,三菱的损失是全方位的,甚至会因为中冇国厂家的增多影响针状焦在全球的价格。

无数事实证明,在全球的市场上,中冇国人介入哪个行业,哪个行业的产品很快就会被折腾成白菜价就像中冇国人买什么,什么就涨价一样。

然而,三菱损失不起邢建中更损失不起,三菱家大业大不要紧,但是他的腰包太瘪。

别说被三菱申请了专利,他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不得不中断项目,就算他自己申请了专利,在无数后来者追赶的脚步中,他也一样会损失惨重可能,他会收获一点专利费用,但是也可能被人借鉴之后绕路而行,正如他以往做的那样。

更有甚者可能直接拿了他的专利去用,却不支付任何费用一、疾风车还被堂而皇之地假冒呢,在唯GDP论的今天,地方保护主义有丰hòu的滋生土壤。

所以这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谁都要以此为要挟,但是谁也不敢轻易地做出决定,当然,三菱能率先扔出这个炸囘弹,固然是不用太在意中冇国专利,但同时也是暗示你们别以为自己就能一手遮天,我们在科技部有人!

听到邢建中也威胁要申请专利,小野次郎呲牙一笑“那好吧,这两个专利你可以申请这个针状焦的工业生产,涉及到了四百多项新型专利,邢君申请两个并不是过命...…当然,目前的这两个专利谁能申请到,还是个问题。”

这才是三菱最狠的一招,针状焦的生产,是个工艺流程,日冇本人随便申报两个专利,就能打断整个生产线,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不怕把自己要申报的专利,吵吵得全世界都知道有本事你碧涛来争嘛。

就算碧涛争到那两个专利,也于事无补,日冇本人完全可以再申报另外两个专利,以此来阻塞碧涛的发展一反正三菱在中冇国没针状焦项目,他们不需要获得生产的许可,能阻碍了别人的生产,那就足够了。

这样的情况,除非邢建中将整个流程的相关专利全都申请下来,他才能获得充足的保证,然而,真的要申请了所有的专利的话,三菱会很痛,邢总会更痛一一虽然三菱的损失,肯定会大于碧涛的损失。

这才是小野次郎得意的地方,而且他很明确地表示出一重含义:别看有凤凰科委支持你,我们在科技部也有人。

这时候说是不是剽窃什么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大家都知道确实存在借鉴问题,而小野部囘长态度明确:就算我们前期没有申请专利,但是不拿剽窃说事儿,我也能玩死你。

果然是这样,听到小野部囘长的话,陈太忠和许纯良交换一个眼神,咱们要处理的,不是这两个专利的问题,而是说专利一条线的问题一一看来,确实把日冇本人逼得有点急了。

不过,小野次郎说得虽然狠,三菱却没有先申请这俩专利,他们知道一旦申请了,也要面对损失,这是事实,而邢建中也没申请其中任何一项证明他也不想被人知道这个流程,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麻杆打狼两头害怕。

那小野的意思就非常明确了,邢君你的前途,在我们手里捏着,要三思啊!

这个意义,在场的人不是全部都明了,但是邢建中非常明白这话的份量,他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才干咳一声艰涩地发话,“那么你们还是一定要跟我合作了?”

“我们本来就很有合作的诚意,”小野部囘长的脸上,笑容愈发地灿烂,他心里这个个得意,真的不用再说了,“我们甚至专程来谈合作,您非常清楚这一点。”

“你们那个条件,不谈也罢,”邢建中很干脆地一摆手,“那个合作方式是赤囘裸裸地欺负人,我是不会答应的。”

“条件可以慢慢地谈嘛,”小野部囘长又是微微一笑,“只要有诚意,对于贵我双方来说,条件并不是大问题。

说这话的时候,他就浑然忘了,在五个月之前,三菱都懒得直接面谈,只是待理不待理地丢出个条件,哪怕是在他来之前,接受的指导也是若对方真有造出针状焦的可能,可以在责权范围内,适当放松合作条件。

而眼下他答应的,已经超出了公司授权的范畴,然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能让对方愿意谈判,已经是幸事了一谁能想得到,公司的机密竟然被剽窃一空?

“中方控股,也不是大问题,对吧?”难得地,许纯良居然插话了,“而且,相对碧涛成熟的技术而言,三菱不具备任何的技术优势,你们可以通过投资,获得部分股份。”

许主任给碧涛的是无息贷囘款,而在司时,科委还要承担这部分借款的利息科委虽然在疾风车上大获丰收,但是手机项目支出不少,对从英国借来的款子,并没有完全还清,科委不跟邢建中收利息,可要给英国人交利息的。

所以他这个大主任,当得也难,对于日冇本人想部分介入这个项目,他并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一只要是我们控股,你们肯出钱就行。

你可以更无耻一点吗?小野次郎看着这个漂亮的男人,真的有把茶杯摔到对方脸上的冲动一碧涛是剽窃的我们的技术,“成熟”二字谈何说起?我们没有技术优势,谁有?

不过,小野部囘长是善于克制的人,他硬生生地压下了心里的不爽,事实上,事态在往他设计的方向发展,所以他无需太过叫真,弄巧成拙反不为美。

“一切都可以谈,但是控股和技术方面,没有商量的余地,真的很抱歉,”他微笑着摇一摇头,“要说投资,其实我们日方独资都没有问起...…我是认真的。”

“但是我不可能接受你的条件,我不可能离开煤化工的行业,”邢建中冷哼一声,日方控股一听起来很美,但那是有前提的,邢某人如果觉得不爽,想退出去的话,那么抱歉,出于技术保密的因素,十年之内,你不得再进入针状焦领域。

这十年足以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邢某人能做的只是抱残守缺,跟不上时代是必然的一人的一生,又有几个十年可以挥霍呢?

“我可以把销囘售份额完全让出来,但是定价权归三菱所有,”小野笑眯眯地回答,他认为这个条件优hòu到足以打动对方虽然他并不愿意做出这样的让步,而这个承诺大概也超出了他的责权范围,但是他有效地控制住了这个技术的蔓延,难道不是吗?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有个人终于发话了,他笑容可掬,“虽然我听不懂。”

“我只是想问一句,专利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陈太忠虽然在笑,但是他的眼里满是茫然,“为什么我觉得,专利是很无所谓的呢?”3218章小野吐血(下)

“陈主任,我必须指出的是,专利真的很重要,”小野次郎说这话的时候,又用警告的眼神瞪一眼坂井首一、你别多事啊,成败在此一举,谈判上的事情,技术人员少插嘴。

对于陈主任的跋扈,他已经听说了,而此人年纪轻轻,仅仅高中毕业就能成为处级千部,身后的势力也确实让人咋舌,但是同时,这人应该没有太深的技术和人生经历的积淀吧?

所以小野部囘长要做的,首先是不要激怒对方,其次才是解释缘由~年轻人好面子,这很正常,于是他先丢个小炸囘弹出来,“帕杰罗的事情,我们也很遗憾。”

帕……,杰罗?陈太忠眨巴眨巳眼睛,他有点想吐血,哥们儿跟你说正事儿呢,你扯什么犊子?于是他微微点头,“你们很遗憾啊,我也很遗憾,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呃,不是说帕杰罗汽车那个事情吧?”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小野次郎重重地点点头,表示他很重视此事,但是就在点头的同时,他心里生出了浓浓的鄙夷,陈囘君你这么装样子,真的是小人之举难道你以为我们查不出,正是你促成了三菱帕杰罗在中冇国被全面召回吗?

不过,他心里可以这么想,却不能随便这么说,虽然他认为,这才是陈太忠铁下心思对付三菱的动机

除此之外别无解释。

严格来说,三菱对中冇国官囘场的风吹草动,都是非常关注的,对于中囘共上层的意思,三菱的干部甚至比中冇国官囘场的干部领会得更多,其中关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黄汉祥说的‘上面有人帮日冇本人说话。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中冇国的官囘场,连中冇国人自己都未必敢说吃透,就更别说外国人了一哪怕是三菱公司这样的中冇国通。

所以三菱对陈太忠的情报,了解得不算少了,但是真的无法理解,此人为什么会专门跟己方过不去,这人做事虽然莽撞,但是有时候也是很有章法的一如此旗帜鲜明地针对三菱公司,他是为了什么,钱、权……还是色?

三菱的人真的不是废物,在调查的过程中,他们敏锐地发现了一件事情,陈太忠差一点被一辆帕杰罗撞到了山崖下,这或许”…就是真相了支囘那人是很擅长迁怒于人的,虽然,在大多时候,他们不会表现出来。错非如此,不能解释此人对大日冇本根深蒂固的仇视,此人家里不是抗日干部,平日里也少见对日冇本的极端措辞一没错,姓陈的跟三菱,一直没有交集的。

抱怨这些的时候,日冇本人忽略了一个可能,就是陈太忠仅仅是因为看不顺眼,才站出来呼吁一声,事实上不是他们忽略了,而是说……现在的中冇国,就不存在这样的干部仅仅是为了一个可能有缺陷的产品,就不惜得罪日冇本友人。

尼玛,这样的干部,可能有吗?大家都知道不可能,那就不要做出这种坑爹的猜测了。

但是陈太忠不知道对方会这么想,相反地,他发现这也是个不错的理由,于是他千咳一声点头,“三菱的技术,我觉得确实很一般。

“三菱自动囘车工业株式会社和三菱化学株式会社,是两个公司,”小野次郎彬彬有礼地解释,当然,他肚子里在念叨些什么,那谁也不知道。

“凤凰市委和市政冇府也不一样,但都是扎根于凤凰,”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见对方又要说话,他摆一下手,“再怎么说,也都是三菱……因为你们帕杰罗糟糕的技术,导致撞我的凶手横死,然后”…直到现在,都找不到幕后指使者口”

像陈囘君这么嚣张跋扈,相信想杀死你囘的囘人,一定非常多吧?小野次郎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不过他现在顺风顺水,倒也不愿意为此多费口舌。

正经是尽快化解这段矛盾,才是他要做的,小野部囘长站起身,深深地向对方鞠一躬,“我代表三菱汽车的同事,向您表示郑重的道教...…给您添麻烦了。”

日冇本人也流行被代表吗?陈太忠端坐在那里,生受了这一躬,“这个问题回头再说,刚才我听说,…你们打算申请两个专利,老邢你好像前不久也申请了一批专利吧?”

“我这个……有啊,”邢建中愣得一愣之后,才点点头,他不知道陈主任是什么意思,但是眼下肯定先要把这个暗示接下来才行。

“你看,这两个专利,你们就申请不到了,”陈太忠看着小野次郎,很遗憾地发话,“邢总申请专利的时间,比你们早啊。”

“仅仅是两个专利,那无所谓的,”小野部囘长觉得,对方压根就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可是看其表情,他心里又隐隐地生出点不妙的念头来,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要解释的,“但是我们还有四百多个技术,可是去申请专利,只要有一项通过,邢君的麻烦就会很大。”

“可是你根本一项都通不过嘛,”陈太忠很干脆地一摊手,“这个事情,我有发言权。”

“这真是个笑话,”小野次郎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三菱的针状焦生产技术,已经是相当成熟了,而且他们在部委也确实有人,“请允许我冒昧地说一句,很多专利,邢君自己都不可能理解得清楚,剽窃终究不是原创。”

这话说得就有点不客气了,但是大家都知道,眼下纠结的问题,跟剽窃已经无关了。

而且日冇本人说得确实在理,哪怕邢建中是天纵奇才,也不可能胜过三菱化学的集体力量,靠着剽窃来的东西反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很正常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不是特别看好碧涛一开始生产的针状焦,甚至断言有些指标会不合格。

“你说的这才是笑话,”陈太忠微微一笑,冲许纯良扬一下下巴,“纯良,跟他解释一下,咱们科委是干什么的。”

“你说了不就完了?”许纯良漫不经心地回一句,心里却是在嘀咕:太忠这话啥意思?

好像……会遇到点奇怪的东西?小野次郎听到他们这么说,心再一次提起来,不过,他还真不相信,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能做出什么。

“没知识真可怕,”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才一本正经地发话,“我先跟你解释,这个科委的工作之一,就是接受各种专利的申报,替专利申报者走完流程,但是如果遇到相同或者类似的专利申请,那就叫撞车,中冇国这么大,撞车是难免的……,你明白了吧?”

“请您继续说,”小野次郎彬彬有礼地回答,但是他心里那种不妙的感觉,却是越发明显了。

“哎呀,你还要让我说得再怎么明白呢?”陈太忠很苦恼地叹口气,这可不是装的,他觉得有些话直接说出来,有失他正处的身冇份,“撞车了,但是专利只能给一方,那么就存在个谁先申请专利的问题,先到先得,而这个申请日期,要看我们基层科委登记受理的日期。”

“咝,”小野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凉,所有的得意都统统不翼而飞,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对方会如此赤囘裸裸地行囘事,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他再次发问,“那么……,然后呢?”

“嘿,”陈太忠无奈地呕巴一下嘴巴,哥们儿真的不想说得这么直白,算了,让你死心吧,“然后的话,三菱不管申报针状焦哪个专利,你们都会发现,那建中都已经在我们凤凰科委提前申报了……是这样的吧,纯良?”

“咳咳,”小野部囘长猛烈地咳嗽了起来,掏出白手帕一擦拭,上面是满满的鲜血,坂井首见状登时就不干了,他脸色铁青地发话,“你们怎么能这么无耻?”

“因为这是在中冇国,在哪儿就要守哪儿的规矩,强取豪夺的事情,你们日冇本人干得少了?”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既然撕破脸了,他也就不在乎了。

“你们可以先申请,你们部里有人,但是邢建中什么时候提交的申请,我们说了算,别以为科技部里,只有你们认识人,照抄你的申请资料,都没任何的问题。”

尼玛,这种恶心话,你居然想让我去说,许纯良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去端茶杯。

“你有胆量,当着媒体把这话再说一遍吗?”坂井首的脸色不止发青,都发黑了。

“我只是告诉你,类似的处理手段,我们有很多种,这里是中冇国,”陈太忠见状,反倒是笑了起来,他最是享受这种气得人吐血的感觉了,“所以我说,专利真的不算什么……,当然,这跟帕杰罗糟糕的刹车管没有任何关系。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