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9 -3220不是最糟糕

3219 3220不是最糟糕(求月票)

3219章不是最糟糕(上)

没关系才怪!坂井首眼睛一瞪,就要撕破脸吼叫,不成想就在这个时候,小野次郎重重地一拍他的肩膀——你给我闭嘴。

事到如今,小野部长也不想考虑,姓陈的如此记恨三菱,是不是因为那帕杰罗了,他非常明确的是,上面费尽心思设计出的路子,怕是不顶用了。

这绝对是要命的事情,对公司要命,对他本人同样地要命,日系的公司通常等级都非常森严,不少男人下班之后死活不肯回家,找各种理由去喝酒玩乐,也不过是想向家人表明,领导很重视我,这应酬很多的嘛——回家晚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三菱这样的顶级公司更是如此,所以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小野次郎来说,真的是一场灾难,也许他不会因此撤职——毕竟是对方太不讲理,但是办事如此地不力,给公司造成严重损失,将来遇到升迁的机会时,这会成为一个浓重的污点。

小野部长默默地擦拭着嘴角,好半天之后,才看向许纯良,捂着嘴发话了,“许主任,陈主任说的……是您的意思吗?”

“我这个人是讲程序的,”许纯良头也不抬地回答,“合理的事情,我会据理力争,不合理的也不会答应。”

某人真的是不愧纯良二字,“只要你们敢申请专利,我们就敢修改邢建中的申报日期”这样的话,那是打死他都说不出来,但是想要他否认,那也是不可能的。

我就知道是这样,小野次郎目光开始发直,凭良心说,许纯良给他的印象比陈太忠还要糟糕——一个是无赖,一个是蔫坏,两者相较,倒是无赖似乎还更能令人接受一点。

沉默良久,小野部长缓缓地站起来,只是身子尚未站直,就是微微地一栽,还好旁边的坂井首手疾%%,一把扶住了他。

要走了吗?陈太忠微笑着看着对方,不成想小野次郎轻咳一声,“我去盥洗室洗一把脸,失礼了,请问谁可以带路吗?”

“这家伙倒是真执着,”看到他们几人离开,陈太忠也禁不住感慨一句。

“那遇上你这个不讲理的,也是没办法,”许纯良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今天许某人就这么被人卖了,真的是不爽,“逼得人家吐血。”

“没准是病呢,肺结核什么的,”陈太忠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想到自己为了去日本,从泥石流中被挖出来之后,n多男人给自己嘴对嘴地人工呼吸,他就难掩悻悻之情——尽管那只是个分身,“机会一开始就给过他们了,是他们不珍惜。”

“他们不会去申请专利的,”邢建中沉默半天,方始缓缓地发话,要说起来对针状焦的应用前景,没有人比他知道得更多,“这个损失,日本承受得起,美国也承受不起。”

目前的全球市场上,针状焦的生产主要是以美国和日本为主,而其中又以美国为大头,不过美国人是以油系针状焦为主,煤系针状焦的技术,只有日本掌握——可他们又申请了美国专利。

三菱一旦在中国申请专利,那对国际上的针状焦生产真的是一场灾难,到时候也没必要分油系和煤系了,全部要被廉价的中国货冲得七零八落。

这一点都不开玩笑,生产煤系针状焦的原料是煤焦油,而中国每年的煤焦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百分之六十强,原料方面就无人可挡。

可是就这样的煤焦油生产大国,连买技术都找不到门路,国内有些小焦化厂花钱才能扔掉煤焦油,而同样因为原料问题,国外某煤系针状焦生产厂,在几年后买不到价格适中的煤焦油,被迫关停生产——这就是技术垄断带来的结果。

这些就扯远了,说句大实话就是,三菱想在中国申请全套工艺的专利,得先考虑美国人答应不答应——要知道直到现在为止,日本都还不是一个正常国家。

他们能做的极限,就是申请几个不那么敏感的专利,邢建中对此非常肯定,换一个公司的话,基于义愤,有跟碧涛拼个你死我活的可能,但是日本人……他们连这个选择权都没有。

邢总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不知道三菱的底线会在哪里,而眼下陈主任为了支持自己,甚至不惜撕下面皮来充当无赖,那么,这一关就不会再有任何问题了,“陈主任,大恩不言谢,以后您就看我的表现吧。”

“要谢就谢纯良,”陈太忠听得就笑,他冲某个漂亮男人一努嘴,“帮你改日期可是科委的事,他才是科委老大。《纯文字首发》”

许纯良无可奈何地看他一眼,对于这家伙,他真的是无语了,不过他也没办法拒绝,又看一眼邢建中,他淡淡地表示一句,“横山区的科委,正在筹建知识产权保护办公室,邢总你也多跟刘主任沟通一下,平常多烧香,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所谓的知识产权办公室或者知识产权局,其实就是处理专利申报的部门,不过时下县区一级的科委里,有这个部门编制的真不多,像童山县科委,正式编制总共才七个人——也就是横山区下辖开发区,又有多种新技术,科委刘主任才会想着搞这么一个部门。

许纯良这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兄弟的事儿不能不管,但是有人频频来凤凰科委改申报日期的话,也有点……那啥,所以他告诉邢建中,你不能指望我从头到尾帮你和稀泥,我只是科委主任,不是知识产权保护办公室主任,有些事情你得自己努力。

这话邢建中听得明白,而且他非常清楚,许主任断断不会不管他,别的不说,起码前天他来见许主任的时候,就许下了百分之三吃红利的干股。

许纯良一开始不愿意收这股份,后来听说,陈太忠也收了——是荆俊伟代他妹妹收,迟疑了一下,才说回头再说吧。

要不说,邢建中这日子,也没别人想的那么舒坦,送个礼还要求着别人收——不过话说回来,许陈两人也不喜欢敲诈正当商人,虽然这个商人,在日本人眼里绝对不正当。

所以邢总心里相信,许主任在关键时候,还是会帮自己的,不过有些小手尾,也不好太过麻烦人家——县科委改记录,总比市科委改记录方便一点,王牌不能轻易露出来。

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几个日本人就回来了,小野部长的下颌处隐隐有亮光反**神也强了一点——看来是好好地洗了一把脸。

他坐下之后,依旧保持着那儒雅的风度,停了大约半分钟,才看一眼邢建中,“请问邢君,您是认为,三菱不会两败俱伤……是这样的把?”

“到目前为止,拿专利做话题的,是你们,”邢建中得了机宜,说话也不会太软弱,“但是你认为我不敢,那就错了……奉劝小野君,现在改正还来得及,请不要错上加错了。”

要不说这小日本说话彬彬有礼的样子,还很是能影响人,现在连邢总说话,都带一点日本式的虚伪了,陈太忠听得禁不住撇一撇嘴——坚持自我,真的很重要吖。

“我认为,你是真的不敢,”小野眼光很怪异地看着他,接着又苦笑一声,“就像我们一样,也不敢,这个责任,没有人能承受得起。”

“其实我现在把专利贡献出去的话,会得到丰hou的报酬的,”邢建中微笑着回答,他搞技术拿手,但是做生意也绝对不外行,自然不会任由对方压着自己发挥,“我保证,自己不会损失什么,只不过会面临很多竞争对手罢了。”

“如果你能赚得很多,就不会不申请专利了,难道不是吗?”小野部长也微微一笑,到现在他是豁出去了,不怕说什么过分的话,“邢君,你在说谎!”

我就是在说谎,那又怎么样呢?邢建中哈地笑一声,跟陈太忠和许纯良这种肆无忌惮的主儿接触得久了,他对日本人的威胁也不怎么在意了,“你怎么想,那是你的事……但你要是以为我害怕,那么,你可以试一试,我是不是真的赌不起。”

“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很没有意思,”小野次郎的底气,要略略足一些,他意味深长地发话,“我们会试着申请一些专利的,只是尝试……希望邢君,能够抢先申请到。”

这就是底蕴的问题了,三菱不敢赌整个工艺,却又不甘心如此地退出,就拿些专利出来试探,反正他们不差专利——倒是要看一看,你们是不是真的能对科技部如臂使指,应用自如。

这样的选择,是美国人都没办法反对的,搁在任何国家,不战而退都是巨大的耻辱,在退却之前,做出些试探是非常必要的,起码能确定自己输在了哪里。

“切,”邢建中不屑地哼一声,三菱有底牌,他又何尝没有?事实上,三菱认为碧涛完全剽窃了自己的技术,是错误的猜测,那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第一个工业化生产出煤系针状焦的,好像不是三菱化学吧?”

3220章不是最糟糕(下)

听到这话,小野登时就语塞了,明白这个恩怨的人,还真是不多,三菱化学株式会社,是日本排行第一的化工企业,但是排行第一,并不代表样样第一——更多情况下,是船小好调头,新技术往往不是巨头发现的,只是他们能认识到其中的价值,并且充分重视罢了。

煤系针状焦也是如此,新日铁化学就宣称,这是新日铁最先在煤焦油残渣的冶炼中,获得了这样的思路,并且研制成功,三菱不过是拾人牙慧。

这样的争端,就是见仁见智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新日铁也有自己的加工技术,跟三菱的不是完全相同。

眼下这个时候,邢建中能丢出这个炸弹,其用意不问可知,你逼得我急了,就把新日铁的工艺抖出来,反正都差不了多少——陈主任去日本一趟,拍的可不仅仅是三菱。

邢总这反击,真的不可谓不犀利,事实上,碧涛的针状焦项目,并不是完全按着三菱的生产方式来的,有些部分是借鉴了新日铁的工艺,只不过这两家的工艺差别不大,而三菱的人太过自负,总觉得别人要偷技术,还不得先偷我三菱的?

至于说新日铁那一方面的因素,就直接被三菱的人忽视了——不得不指出,这个错误是非常致命的。

小野次郎也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个错误,所以他又轻咳两声,却是顾不得看手帕了,只是微笑着发问,“想必邢君也有独到的工艺,为什么不去申请专利?”

在别人看来,小野部长雪白的牙齿上,映着淡淡的血色,眼中也满是凄惨暗淡的神情,真的是很感人,但是相对而言的是……这个问题,未免有点尖酸了罢?

“三菱独到的工艺也很多,也不见你们来中国申请专利,”邢建中淡淡地回答。

果然是这个样子!小野次郎暗暗地舒一口气,今天的事情很糟糕,但是最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碧涛无意将这个技术泄露出去,这是最大的收获。

别看三菱说什么专利之类的,那都不过是讨价还价的手段罢了,他们最关注的,还是针状焦在全球的垄断性质,有没有被破坏。

而眼下邢建中的表现,让小野部长将心里最大的石头放了下来——你果然不敢申请专利,也就是说,你贪图的是个人的收益。

说句题外话,陈太忠也清楚这个性质,而这针状焦的资料还是他一手弄来的——给个人不给国家,真的合适吗?

这个就真不好说了,该给私人用的时候,就是私人用,等到要涉及国家利益的时候,谁也保不住你,“征用”二字,那不仅仅是书面语,是代表了国家这个暴力机器的权力——就算在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国,照样有这样那样的战时法规。

在类似法律下,别说专利了,私有财产随时可能会被国家征用,价钱多少完全不取决于民众——带种的,你在军事跑道上当个钉子户试一试?

“邢君既然有工艺,我们……还是可以合作的,”小野次郎缓缓地站起身,微微点头,“短期内我不会离开,还会登门拜访……诸君,我们先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许纯良才看一眼邢建中,“按我的经验分析,他们还不会死心,你怎么打算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邢建中是在国外留过学的,对日本人的了解也比国内的多,他很不屑地哼一声,“当初我想合作的时候,他们提的是什么条件?眼下就知道后悔了,三菱就算只参股,这个项目我也不会再答应了。”

“真是咎由自取,”陈太忠哼一声之后,扫一眼这二位,“我说,这算顺利完成任务了,我可以走了吧?”

这确实是完成任务了,陈某人如此强硬地扛上了日本人,相信三菱公司在公关下他之前,不会再给科委施加压力了,而邢总的表态,也能让日本人保有他们的底线——这个技术不会扩散,所以碧涛面临的压力,不会特别大。

不过许纯良和邢建中肯定不放人,就说现在下着雨呢,来的时候也就算了,回的时候这高速路危险,住一晚上再走吧。

事情的后续发展,果然不出大家所料,三菱没有继续纠结于剽窃的问题,而是追着碧涛要入股,但是邢建中的态度很明确,这一期工程的入股就免谈了,下一期工程再说吧。

第二天,依旧是小雨,陈太忠还是没走成,红山工商局那边查出了大批非法食品,其中不少食品不少来路不明,根本就是三无产品。

三无的这么多,有非法添加剂的食品也不少,有些是手工作坊生产的,但也有不少是有生产厂商的,其中还有个别是比较知名的食品——包装上,他们不打添加剂的名称,直接就是写个添加剂。

用胡局长的话来说,就是食品问题“触目惊心。”已经到了不解决不行的时候了,而非法添加剂只是其中一项,比如有匿名电话爆料说,某村有人专门收病死猪肉绞成肉馅……

红山区工商分局这次搞的行动,力度真的很大,有些商店甚至有一多半的货物都被扣走了,有点宁枉勿纵的意思——有人卖的面粉比别的商家的白一点,说不出原因的话,绝对要拎一袋去化验。

所以,这怨声载道也是必然的,胡局长一开始还扛得住,但是几天下来,大家纷纷说,红山区的食品行业比以前冷清了一多半,虽然区委区政府还是表示支持,可他心里有点犯嘀咕,说不得给陈主任打个电话,结果知道陈主任就在凤凰。

接下来,在区委书记王小虎的陪同下,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同志冒雨视察了红山工商分局,陈主任当场作出指示,你们严抓食品卫生质量,动机是好的,也是值得高度肯定的。

其他质监等部门的配合,也应该跟上,这个行动不能搞成一阵风,省委文明办会持续关注的——群众连自己吃到嘴里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精神面貌怎么可能好呢?

所以陈太忠抵达素波的时候,就是下午四点了,他先处理两件小事情,等赶回文明办的时候,堪堪五点半了。

在办公室坐下没有两分钟,秦连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太忠你过来,跟我说一下凤凰市红山区那里,是怎么回事?”

秦主任对于小陈四处乱跑,并没有任何的意见,下午他听说了红山的事情,就考虑是不是能做一下文章——某人可是打着文明办的旗号去的,不过听完小陈的陈述之后,他发现这个文章也是有点大。

“要不是有个先决条件,你的搭档去世了,想这么雷厉风行地搞,还真不容易,”秦连成感触颇深叹口气,“食品卫生……不是不想支持你,咱文明办强力插手有难度。”

“先在下面做起来吧,”陈太忠没太在意秦连成的态度,你支持不支持,我都是要搞的,当初也没指望你。

正经是老主任肯过问这件事,对他来说已经算好事了,“要是凤凰能报上来这么一份资料的话,咱文明办合适不合适出面……高度肯定?”

“想打造个样板,是吧?”秦连成笑一笑,这样的条件确实不算很高,文明办前期不出力,后期肯定一下,却是能得到一些名声和权力——肯定了凤凰的样板之后,自然能对其他城市类似的现象指手画脚了。

这样享受下面行动的好事儿,以前文明办是不敢指望的,不过现在的天南文明办,确实不一样了,“你先关注吧,需要支持的话,我私人方面没有问题……同时你要注意低调,说句实话,食品安全这趟水,也很浑浊的。”

他这话说得一点都不错,第二天上午,穆海波打个电话,把陈太忠叫到了蒋世方办公室,蒋省长见了他之后,第一句话就是,“你最近在抓食品卫生?”

“以前跟我搭档的村支书,喝假酒喝死了,”陈太忠轻叹一口气,心里却是在纳闷,你堂堂的省长,盯这种小事?“还答应了他家属,争取出殡的时候去呢。”

“嗯,”蒋世方点点头,沉吟一下方始发话,“这个工作我支持你,但是你要强调一下,这个食品卫生的潜在危害,是普遍存在的。”

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陈太忠听得很是无语,总不能说别的省食品卫生没问题,只有天南的有问题吧?不过他还是默默地点头,“我记住了,您指示得很及时。”

然而事实上,蒋省长对陈太忠的破坏力,真的很担心——一句话没点到,那家伙就可能惹出泼天的祸事来。

他非常确定这一点,因为他下面要问的,就是这么一个问题,“听说你不但支持某公司剽窃日本的先进技术,还把前来调查的三菱员工打得吐血?”

(更新到,召唤月票。)[(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