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7 -3228促成

3227 3228促成(求月票)

官仙3227,官仙正文3227-3228增进

3227章增进

不消这样吧?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在他的印象里,法国人可是不怎么讲究措辞的。

不过井部长既然这么叮咛了,他少不得又要细细地重说一遍,心里也隐隐地生出了点期盼——莫非哥们儿这消息,真的很重要?

井泓对陈太忠的法语水平还是比较清楚的,虽然一说起这个,黄汉祥就会不屑地暗示,那家伙学那么多外语,就是为了泡外国小妞的。

所以,当他听到缪加称号自己是“不肯意透露姓名的朋友”的时候,禁不住轻笑一声,“你没跟他说,是我让你转告的?”

“我怎么会跟他说这个?”陈太忠很自然地反问一句,哥们儿可不是那种嘴不牢的。

“哦,那我明白了,他十有*是误会了,”井泓笑得越发地开心了,“都说太忠你是福将,看来真是这样,好了,就让他继续误会下去吧。”

继续误会下去?陈太忠挂了德律风之后,想了好一阵,猛地反应过来,“这个家伙一定是找科齐萨探问我了。”

他猜得一点都没错,缪加几经周折联系上了科齐萨,科部长听他探问陈太忠,马上就暗示说,这个人我熟悉得很,并且是诸多中国朋友里,跟我关系最近的之一——科齐萨在任何场合,都不会掩饰自己跟中国人的深厚友情。

缪加想听的不是这个,于是就说这个人邀请我加入一个文化节,你觉得我该去不该去——对法国人来说,这已经是相当婉转的试探了。

我认为你应该去,科齐萨热心地建议,那个陈可不是一般人,他甚至可以联系上中国的一号,这个消息我只说给你了。不要传出去哦。

能联系上中国的一号?挂了德律风之后,缪加开始考虑这个令人惊讶的消息,其实他不是很相信科齐萨的话——政客的话靠得住,母猪都能爬上树。

可是同时他很是清楚,科齐萨是真的见过中国的一号人物,他还看过相关的照片——这人将这件事宣传得人尽皆知,无非是想披到身上一层中国元素。

不过,要真的像科齐萨说的,陈有这样布景的话。那么托他传话的人究竟是谁,这就值得琢磨了,缪加很是清楚这一点。

真要说起阿尔卡特跟上海贝尔的接触,还要追溯到三年前,那时的信产部暗示这个工具我们不卖,没什么商量余地——事实上,阿尔卡特那时是想借着这一起收购,进入中国的通讯领域,他们尤其看重手机市场。

信产部对他们的目的也很是清楚,不过那时国内已经有了摩托罗拉、诺基亚和爱立信。而法国人卖给台湾幻影战斗机,国内早就做出了决定——我们的市场暂时不对法国人开放。

阿尔卡特眼睁睁地看着偌大的手机市场被瓜分,心里这个着急就别提了,后来连德国的西门都进来了——德国人也对台军售了,他们卖的是潜艇,不过日耳曼人比法国人伶俐之处在于:他们很快纠正了自己的毛病。将潜艇合同转卖给了西班牙。

转机呈现在前年年初,中国的某个副总理在拜候欧洲期间,阿尔卡特适时地吐了吐苦水,却是没说手机的事儿,就说我们想收购上海贝尔,我们在通讯领域能制造太多的先进设备——可惜你们不跟我们谈啊。

这个是可以谈的嘛,副总理立即亮相了,时值金融风波全球肆虐,中国是欢迎各种资金的,而正是因为有了副总理一句话。法国人终于能跟中国人谈了。

可是这谈来谈去,马上就两年了,阿尔卡特甚至把亚太总部都搬到上海了,这个收购依旧没有谈下来,法国人的心里。真的憋闷得够呛。

然而越是如此,他们越想拿下上海贝尔,而不是最初惦记的手机这一块。这固然跟法国人好面的国民习性有关,可是中国手机市场两巨头独领**。下面是几个外国品牌支撑二线,再往下则是蜂拥而起的中国手机企业。

这个市场。他们已经欠好进入了,而上海贝尔生产的交换机,占据了国内通信市场绝大大都的骨干网,局用机里牢牢地数第一——效益绝对能够包管。

这些就扯得远了,缪加很是清楚的是,别看眼下在扯皮,若是没有那个副总理颔首,阿尔卡特怕是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没有,在中国做事,获得政要人物的支持,是成功的保障。

法国有街垒政治的传统,是充分强调民主自由的,游行示威甚至爆发街头战争,也屡见不鲜,而有意思的是,法国同时也是大政府结构,公务员极多,官僚主义很是严重,所以阿尔卡特的董事长额外明白,大政府的结构里,官员的支持意味着什么。

当他知道陈太忠能跟中国的一号领导挂上勾的时候,就不克不及不考虑某人今天的传话,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这就是中国最高层的亮相吗?

固然,他的料想或许是毛病的,他可以赌一把,不过很显然,万一他没有赌对,忽略了中国最高层的意愿,那结果会是怎样,也就不消再说了。

一个副总理能推动交流,而一号首长的一句话,足以左右阿尔卡特在中国的命运,缪加赌不起,思来想去之后,他只能将自己的底线报出去——要是这样中国人都不克不及满足的话,错也就不在他了。

陈太忠不知道缪加的心历路程,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由于曲阳黄那边协调得还算顺利,他在湖滨小区居然荒唐到了凌晨四点,然后在睡了两个小时之后,又精神奋起地玩了一阵回马枪,权且看成晨练。

到了单位之后,他就给张爱国打个德律风,要他将曲阳黄酒的情况摸清楚,并且要及时报上来,他好采纳相应的办法——田立平想的一点都没错,陈太忠就算对刘满仓再不满。也不忍心看到凤凰人遭受损失。

张爱国本就是耳聪目明之辈,他叔叔还是凤凰宾馆的老大,所以他很快将消息刺探了出来,下午就报给了陈太忠。

凤凰市参展的黄酒企业,一共有十家,除曲阳黄集团之外,还有五家企业也是曲阳的——其中的两家,就是谢向南专门跟陈主任打过招呼,新成立的。

剩下的四家。就是凤凰其他县区的,所谓的曲阳黄,是指主产区在曲阳,可是这个工艺大家都熟悉,别说凤凰了,连临近的青旺,也有黄酒厂家。

只不过曲阳的水土特殊,纯粹的曲阳黄,只能产自曲阳某一块区域内,用的不是河水是泉水。老辈人早有这么个说法,以前大家不怎么以为然,现在曲阳黄红了,老话重提,经专家鉴定,发现确实是那么回事。

除曲阳黄集团。其他九家真的是八仙过海各有门路,不过张爱国探问到的消息是,上午刘满仓把这九家召集到一起,开了一个会。

会议的主旨就是,曲阳黄是曲阳的曲阳黄,是凤凰的品牌,兄弟阋于墙很正常,可是同时必须要共御外侮,用直白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要建立一个价格联盟。

这九家企业里,有三家是给曲阳黄部分供货的。是输血者的角色,而其他家虽然各有来路,但论及身份,绝对比不上曲阳黄的根正苗红——这年头的奢侈品,讲究的可不就是个血统吗?更别说刘满仓可是实实在在的国企领导。根本不是一般的杂鱼能比的。

所以这个价格联盟,很快就通过了——没错,很是快。大家一致认为,跟其他地市、省份的黄酒拼价格。是对曲阳黄的侮辱。

固然,事实的真相其实不是这样。张爱国说得很明白,“刘满仓说了,‘你们别以为上个展示会,就一定能出口了,能不克不及出口,跟你们的努力无关——把肠努出来都没用’,他说他自己都做不了主,还说不信邪的可以试一试。”

“那么,这个价格就比较统一了?”陈太忠还是很乐观其成的,虽然刘满仓那货说话真的粗鄙,不过有效果就行。

“统一却是未必,可是肯定有个大幅度的提高,”张爱国也知道自家老板在琢磨什么,事实上,经过这一整天的了解,他对黄酒企业,也有了素质上的认识。

“其实这只是个展示会,不是订货会,成交量很是有限,真正的批量成交价,也不成能报出来,那是私下里说的,正经是在展示会上,标个虚高的价格,能显得自家工具好,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所以这工作其实不难做……头儿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切,你说得简单,”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张爱国说得确实在理,可是他却不这么看,要不是凤凰市有刘满仓这么个强势人物出面,整合凤凰的黄酒资源,凤凰人想一致对外,还真是不容易——谁没有侥幸心理,想要博出一个未来?

不过这些话,这时候说起来就没意思了,他也懒得计较,凤凰人能齐心协力把黄酒价格抬高到一个位置,起码排场是能过得去。

然后,他就要考虑下一个问题了,“刘满仓有没有说,他筹算怎么调剂,对散户产品的收购政策?”

3228章增进

“哎呀,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张爱国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解释,事实上他也确实不知道,领导盯的居然是这个,于是马上暗示,“我现在就去了解。”

经过了解,他知道,曲阳黄的收购政策,今天已经有了极大的转变。

还是在今天上午,曲阳黄集团派人挨个向供货商打德律风,说欠款的马上来挂号一下,我们最近会筹集一笔钱,发放拖欠的货款——不挂号也无所谓,照样会尽快发还,可是你能挂号的话,那领到钱的时间就又能早一点。

这都是应有之意,不过张爱国还是看某些事情不顺眼,“可是刘满仓那里也说,货款不成能一点不拖欠,以后要形成这次送货,结上次款的规矩。”

他在疾风厂是管生产的,对原材料采购流程很熟悉,只要采购的货物质量和数量对得上。货款随手就支付了,疾风厂就有这种底气。

也有具体处事的人试图卡一下什么的,只要张爱国知道了,拎过来骂一顿是最轻的,他倒也不是正义感泛滥,只不过制度如此,他也不肯意被人追着讨账,有人享受被人凑趣的感觉,可是对张厂长来说——尼玛。有这时间我做点啥不可?

事实上,疾风厂越是这样,上杆凑趣张爱国的人反倒越多,还是真心实意的凑趣,大家都想多做几单——疾风的管理,借鉴了移动的一些经验,再大的供货商,也不成能让你把厂里的工具包圆了来做,必定要给其他人留点。

所以张厂长就有点看不起刘满仓,觉得那货做事有点小气——像我们疾风这么做。叫正经的经营,我钱给得及时,他人一样上杆求着供货。

“他是觉得我治不了他?”陈太忠听得也恼火,没错,他是不想影响曲阳黄的对外销售,可是哥们儿让曲阳黄集团换个老总。总不是多大点事儿。

“他就是那个做法吧,”张爱国听到这话,反倒帮刘满仓缓颊了起来,要不说这公门之中好修行,他跟这人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就愿意讲得公道一点。

刘总在诠释这个规矩的时候,讲得很明白,我们是买方,现在也是买方市场,请你们这些供货商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没错。我曲阳黄集团,就是强势的一方。

那我们想退场呢?有人这么问了,每次都只结上劣货款的话,那岂不是永远被压着一批货?刘满仓也没回避这个问题,“要退场的。最后一批货送来之后,三个月内结清。”

“啧,”陈太忠听到这里摇摇头。不过怎么说呢?爱国说得也不错,总不克不及要求所有的企业。都像疾风一样处事,既然能自由退场。也算是各有各的章法吧。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当天晚上,陈主任设宴招待韦明河,赵民的光盘生产线已经跟高新区谈好了,地也划出来了,明天就正式开工,韦处长这是给姐夫捧场来了。

酒宴就定在了离高新区不远的新星大酒店,事实上这里是管委会的财产,也是管委会的接待宾馆,属于蒋君蓉的主场。

陈太忠却是不想来这里,可是没体例,赵民带了一帮人就住在这里,而光盘厂将来成长得好欠好,也跟蒋主任的支持力度有关。

想一想这个项目是某人从自己手上抢走的,陈主任就越发地恼火,不过事情已经成长到这一步了,他就拽了韦明河坐到一个小包间里喝酒,不去跟大大都人凑热闹——从素质上讲,韦处长是在职的干部,能低调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一边陪着的,就是郭建阳和韦处长的跟班小涛,四个人都还算能喝,一边聊一边喝,不到一个小时,两瓶酒轻松下肚。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赵民和蒋君蓉走了进来,蒋主任身后,照例是跟了一个跟班,也是年轻漂亮的那种。

“我说你不招呼赵总他们,瞎跑什么?”陈太忠眉头一皱,他看见她就觉得腻歪,我们喝酒喝得好好的,你来真的很扫兴。

“我这不是给韦主任敬酒来了吗?”蒋君蓉下巴微扬,淡淡地回答,“要是只有你一个人在这儿,我懒得进来。”

“要是只有你俩在这儿,就轮到太忠进你那儿了,”韦明河一边说着隐晦的荤话,一边没心没肺地笑着,“蒋主任这厚爱,我受宠若惊啊。”

“就不会说点正经的,”蒋君蓉却是对这种调笑无动于衷,她走到桌前坐下,一旁的跟班赶紧将酒杯、碗筷之类的摆上。

她看一看桌上琳琅满目的酒菜,又瞥一眼陈太忠,“你却是不客气,点这么多。”

“你买单?那好说啊,”陈太忠看她一眼,又冲门口的服务员扬一下下巴,“最贵的酒,最贵的菜,可着劲儿往桌上端,少于五十万……你就准备告退吧。”

小服务员先是一愣,然后脸刷地就白了,她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家领导,“蒋主任……”

“上个云丝菌汤……陈主任跟你开玩笑呢。”蒋君蓉摆一下手,轻描淡写地发话,然后笑眯眯地端起酒杯,“为了赵总的投资落地素波,三位,我敬你们一杯。”

“蒋主任你这就没诚意了,”韦明河同样笑着回答,一边笑,他一边打量着对方。目光很是地肆无忌惮,“敬酒得一个地一个敬。”

今天的蒋主任身穿乳白色的紧身保暖内衣,外面是暗黄色短款牛仔服,衣服下摆勉强能遮住肚脐,可能是喝了一阵酒的缘故,她甚至连扣都解开了,胸前的两团丰硕煞是诱人,而偏偏的,她脸上是冷漠和傲然的微笑,真的很容易让人生出征服的*。

“你们都是大老爷们儿。不克不及跟我这个小女人叫真吧?”她微笑着发话,“我真的不克不及喝,韦处,这是感激你们来素波投资,我舍命陪君。”

“我也很想舍命陪蒋主任啊,就怕太忠找我拼命。”韦明河笑眯眯地胡说八道,然后话题一转,“蒋主任也别说感激什么的,赵总是我亲姐夫,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

“政府和企业,就应该互相帮忙,”蒋君蓉一边回答,一边扫一眼坐在那里面无脸色的某人,“有陈主任在,我怎么敢不关照?”

“喝酒。”陈太忠实在是懒得见她这副模样,端起酒杯轻敲一下桌面,抬手一饮而尽,“我喝三杯,蒋主任喝一杯……咱们今天喝个痛快。怎么样?”

“太忠你那酒量,三比一也没人跟你喝,”韦明河也确实是属于损友。他笑眯眯地看一眼蒋君蓉,“你想把蒋主任灌醉……然后干什么呢?”

懒得理你。陈太忠意兴索然地看着桌面,正琢磨说某人要再不走的话。我就要走了,不成想手机响起,郭建阳将手机递过来,“这个号码……”

这个号码,就是昨天屡屡被压失落的号码,郭处长有心接起来,可这又是来自北京的德律风,他觉得最好请示一下领导。

“给我吧,”陈太忠拿过德律风接起来,“缪加先生吗?你好。”

“哦,陈,我想我可以去加入你的文化节,”缪加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今天的谈判有了重大的突破,会很快签署备忘录的……我还要在中国待一段时间。”

难道仅仅是因为那一股吗?陈太忠觉得,问题大概不会这么简单,不过他也无意深究,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了好,并且胡乱问的话,很容易露馅。

“哦,那恭喜你了,”他笑着回答,“预祝阿尔卡特和上海贝尔能有完美的合作……我出了这么大的力气,你会为我的文化节带礼物来的,对吧?”

“事实上,是我做出了巨大的让步,”缪加故意叹口气,好像很可怜的样,“陈,我希望你为我准备了丰厚的礼物……我需要抚慰。”

“那不太可能,会被人认为是商业贿赂的,”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又聊两句之后,心情舒畅地挂了德律风。

他端起酒杯待继续喝酒,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顺着感觉向气机异常的标的目的一望,却发现蒋君蓉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陈主任很厉害嘛,能推动上海贝尔和阿尔卡特的合作……不但仅是这么简单吧?”

“我艹,你不会这么牛逼吧?”韦明河惊讶地叫了起来,“太忠你简直是我的偶像。”

韦处长是北京城成长起来的主儿,哪里会不知道推动这个项目的意义?并且那是上海贝尔啊……要是天南的企业,倒还能让人接受,可是眼下是一个天南的小干部手一伸,协调好了上海的项目——这简直太令人受惊了。

我怎么就忘了,蒋君蓉听得懂法语呢?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索性心一横,“就是这么简单,双方旷日持久的谈判,对人力和财力都是巨大的浪费,我看不过眼,就伸一把手增进此事……你有意见?”

(更新到,召唤月票。)

官仙3227,官仙正文3227-3228增进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