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9 -3230举手之劳

3229 3230举手之劳(求月票)

“我要,”冷艳的蒋君蓉可怜巴巴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可一不可再,我真的无能为力,”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

“你俩这个对话……有意思哈,”韦明河在旁近听得笑个不停,“太忠,男人在女人面前,怎么能说没能力呢?”

发生这一幕的原因,那自然不用说了,蒋主任听说陈主任能左右如此大事,而且能影响阿尔卡特高层的人士,她就要求他帮着引资。

陈太忠当然不可能答应她,他解释得很明白,因为我帮忙说话,法国人已经做出了巨大的让步,人家不可能再卖我类似的面子了。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蒋主任的下一句话,依旧是歧义丛生,她直勾勾地盯着陈太忠,“宁可顶了不要误了……这也是法国人的做事理念,太忠你肯定知道。”

“我就,……”陈太忠怪怪地看她一眼,沉吟一下,还是实话实说,“我就奇怪了,蒋主任,我要真的想试,也是往凤凰引资,我真的欠你很多吗?”

“要是别的项目,你往凤凰引没有问题,但是阿尔卡特真的不可能,就算科委的手冇机项目没搬到素波,结果都是一样,”蒋君蓉眼睛微微一眯,淡淡地看着他,“素波在通讯制造行业,领先凤凰不止一条街,太忠你别说不知道这个……会让我小看你的。”

要不说蒋主任这人,虽然人很傲气毛病也多,但她绝对不是花瓶,很多话能一语中的,素波通讯制造业的基础,还真的是很强大,有通讯配件厂、电冇话机厂,也有通信电缆厂,还有电子部三个研究所,几所大学里,电子方面的研究也获得了很多成果。

尤其是宵瑞远在耶鲁大学的友人王泰信在素波开了一个光接入终端设备的厂子,这个厂子的科技含量可不算低,虽然只是半成品的加工,可也投资了五千多万。

当年陈太忠尊重投资者的选择,没有跟素波争,严格来说,是当初他抢单子抢得太厉害,不但抢下了甯家这天南第一大单,更是因为引入英国投资,搞得连朱秉松都对他不满意了,所以他不能肆无忌惮地抢单子。

“早知道,当年就把王秦信留在凤凰了,”想到这里,陈太忠禁不住哼一声,“想试的话你自已去试,我又不端你素波的饭碗。”

儿……好吧”蒋君蓉沉吟一下终于是点点头,看得出来,她也是有点恼火了,“那你告诉我,缪加先生,是阿尔卡特的什么人?”

“我凭啥跟你说呢,你能给我生个儿子?”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他有点忍无可忍了。

“生儿子……也不是不能商量,那荆紫菱怎么办?”蒋君蓉微微一笑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很有点身经百战的沉稳,再配上她那冷艳和傲气只要是个男人,就很容易生出……逼着她给自己生个儿子的念头一——你真的欠收拾。

不过这话说完,蒋主任又将话题一转,掀出一张牌,“你知道……明天段市长要来剪彩,”蒋某人能将无数男人玩弄于掌心,确实是有几分道行的。

你这家伙要是个男人,还真的不得了,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说实话,这一划他都有点佩服她了,有人说蒋圭任是靠着美色和背景才走到这一步的,这么说的人,真的有点不负责任,起码在他看来,这女人自身的能力就很强。

会流利使用法语的国家干部,能有多少?更别说她抓机会的水平了,陈某人为官这么些年,头上大大小小的领导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但是细数起来,能让他心甘情愿出手帮忙的,不会超过一个巴掌,而其中绝对有段卫华。

凭良心说,段卫华跟陈太忠的关系不是很近,其弟段为民更是个色中恶魔,可是老段做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肯为老百姓着想一这一点从段卫华对素纺的处置上,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得出来。

若是说蒙艺对陈太忠有知遇之恩,秦连成对陈太忠是赏识其能力,黄汉祥对陈太忠是意气相投,那么段卫华跟陈太忠的认可,是基于两人对底层民众,有着相同的态度。

这是执政理念上的统一,这样的认同是最难得的,搁在古代,段卫华要死了,陈太忠有摔琴的义务,还得长叹一句,“寓山流水兮,俱往矣……”

所以蒋君蓉搬出段卫华来,这效果比搬出蒋省长还好,某人的操蛋脾气上来,省长也就是那么回事,但是段市长的话,他得认一——这还不包括段市长干女儿的面子。

“那是阿尔卡特的董事长,你也听到了,过两天的文化节他要来,”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回答,“至于说这次机会抓得住抓不住,你别跟我说,自己努力。”

“你不帮我吗?”蒋主任眼波流转,冷艳中带有说不出的媚意。

“喝酒吧,”陈太忠端起了酒杯,他能因为段卫华而忍让,但不代表要给这个女人多少面子,“看起来,蒋主任你今天还没喝好。”

“那你跟我说一下,阿尔卡特有什么项目,可以落在素波,”蒋君蓉再是能干,终究是女人,党得自己占了上风,顺手就要占点小便宜,“你告诉我,我就陪你喝……”

说到这里,她嘴角微微一翘,对着陈太忠意味深长地笑一笑,语气也放得异常地温柔,“你要觉得不过瘾,咱俩换个地方单独喝。”

说这话的时候,她看也不看事明河和赵民一眼,只当周围的人都是空气了。

“你可以问缪加,好了……我说你能不能喝?”陈太忠不耐烦地看她一眼,“能喝就喝,不能喝就走人你这一进来……”

他的话没说完,手冇机就又响了,郭建阳拿起来看一眼,递给了领导,“井部长的……”

“哈,井部长您好,”陈太忠接过电冇话来微微一笑阿尔卡特那边成事了,老井打过来个电冇话太正常了,而桌上这些人也都知道此事了,他不需要避讳,“请问有什么指示?”

“指示没有,你要是福将,”一井泓说话做本,”有点中冇国传统官僚的味道,相信简意赅地表示,“阿尔卡特的事儿成了我也去块心病,什么时候来北京,跟我说一声。”

部长就是部长,说完这话就挂了电冇话陈太忠抬起头来的时候一桌子人都看着他,好半天韦明河才发话,“井泓?”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明河不愧是混北京的,井泓不过是个信产部的副部长,自己接个电冇话称呼个井部长,丫挺的就猜出是谁了,再想一想前面说点法语都被人破译他真是有一点无力感一——尼玛

我怎么就没发现,身边都是一帮挑通眉眼的主儿呢?

还好,蒋君蓉适时地帮他捡回了点信心,她插口问道,“井泓是谁?”

“那个……很扯淡的一个主儿,”韦明河也觉得自己卖弄得有点过了,又似乎违反了一点点保密原则,于是他笑着发话,“我家楼下小卖部的店主,我和太忠跟他都很熟,给他起个外号,叫部长……小卖部部长,跟传达室主任是一个意思。”

“小卖部部长,敢给陈主任指示?”蒋君蓉嘴角微微一撇,那是一个很不屑的冷笑,“你俩,能来点新花样吗?”

“我懂的花样很多,一定有你没见识过的,”韦明河一本正经地回答,“不过太忠在这一方面,要差我很多……我不能因为想卖弄,让兄弟下不来台。”

“明河,有种的晚上比一下?”这连番的调戏之下,陈太忠快要气死了。

“井泓,信产部的副部长,当我不知道?”蒋君蓉冷哼一声,得意地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阿尔卡特和上海贝尔……这是信产部的事情,我没说错吧?”

陈太忠闻言,和韦明河对视一眼,彼此都能感觉出那份惊讶和无奈一——尼玛,这种女人太可怕了……谁敢娶回家?

“头儿,下午荆总来电冇话了,说摩根想注资易网,”关键时划,郭建阳发话了,他本是没能力掺乎此事的小人物,但是谁要党得,他听不懂这些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郭处长真的听得懂这些话,不是百分之百全懂,全懂是不可能的,但是大致因果是听得明白的,于是就知道,领导在被蒋君蓉压着打。

蒋君蓉是谁,郭建阳当然也知道,但是跖犬吠尧各为其主,他的富贵不是来自于蒋世方,所以他就要提醒一下、,老扳,蒋主任是很厉害,但是……你的女朋友比她厉害啊。

事实上,这个电冇话的内容,在下午的时候,陈主任就知晓了,他只不过是没有太关注,眼下郭处长又一次提出来,自然有目的。

“这个……”陈太忠略略沉吟一下,方始皱一皱眉头,然后狠狠地清一清嗓子,“这不是胡闹吗?注资……谁求他们注资了,好好的民族品牌,不能就这么毁了。

这个易网,诞生不过两三年,还算不上民族品牌吧?郭建阳知道自家老板做事不靠谱,但是能把不靠谱的精神发扬到如此的地步,那也真是罕见。

码。章举手之劳(下)

见他们谈到荆紫菱,蒋君蓉终于站起身走人,看到她离开,韦明河才感触颇深地摇摇头,“极品啊,太忠你就憋得住?”

“就她?”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却也懒得多说什么,赵民以后还要跟蒋君蓉打交道,他没必要影响人家的观感。

“确实是极品,”不成想,赵民反倒是点头了,他目光里有异彩一掠而过,“这种女人当老婆不行,玩一玩绝对没问题。”

“玩一玩?后果没准很严重,人家要是讹上你呢?”韦明河看一眼自己的姐大,不讲理的纨绔子弟,他也见过不少,“她不用跟你结婚

只要求你不许跟别人结婚,就够头疼的。”

“谁敢跟她结婚?那是自找绿帽子,”赵民摇摇头,这郎舅俩还真是什么话都能说,“也就是太忠这样的人,没准能压住她。”

“唉,”韦明河长叹一声然后拿眼去瞟某人,“不过这女人,真的想骑一骑。”

“想骑你去骑,看我干什么?”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好了,喝完这瓶我就回家,你们想怎么骑,我不管。”

“着急走什么?”韦明河眼睛一眯,怪笑着看他,“给你安排两个小明星?保证干净。”

“没兴趣”陈太忠端起酒杯喝酒,心说哥们儿家里一大票能歌善舞的,今年家里差点就要搞春节联欢晚会了,稀罕你说的这俩“干净的”?

结果韦处长又看一眼郭建阳,“那算了便宜了建阳了,”他跟郭建阳其实也不熟,但就是能放下冇身段来结识要搁给邵国立,绝对不会多看郭处长一眼,有什么事儿我直接找陈太忠了,何必去找你这个跟班?

尔敢,韦处您别玩我,”郭建阳却是吓得连连摇头,郭处长当年虽然也是才子可终究是窝在一个小县城里漂亮女人他是见过不少,也不缺自制力但是要说起小明星,对他的诱冇惑还真的挺大。

然而,领导不开口,他哪里敢胡来?这可是韦处长给领导安排的女人。

“你俩忒没意思了,”韦明河伪作恼怒地哼一声,不过他对郭建阳的客奎,也就是走个形式,自然不会再去硬求,“明天演出,建阳你看上谁的话,跟我说。”

第二天上午九点,光盘厂的开工仪式正式开始,这个厂子的注册资本是三千万,蒋君蓉亲自主持这个仪式,她热情洋溢地致辞,段卫华也上台讲了十分钟。

接下来,段市长、蒋主任和赵民携手揭开厂址奠基石上的红布,然后就是鞭炮齐鸣,整整一面包车的鞭炮,响了足有半个小时。

陈太忠虽然也到了现场,不过他还真没亮相,这是私人交情,就没必要上台了,他的身边站着韦明河、郭建阳、李云彤等人。

李主任来不来都无所谓,可是陈主任记得她喜欢看表演,就把她喊过来了。

中午大家还是在新星大酒店吃饭,不过这次都没进包间,而是在三楼的大厅,”赵民这次微下了血本,”请了占八个知名共人来表演。

那个年代的艺人,倒还没有像十年后一般,随随便便是个人就能请来,赵总这么做,固然是他看重这个项目,但是同时也不无卖弄和震慑之意一——诸位看清了,我一次能请来这么多人,是有根脚的。

台上载歌载舞,台下十几桌是吃吃喝喝,总算是在场的人还算有素质,没有人大声喧哗,倒也是其乐融融的样子。

表演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本来要说结柬了,但是跟赵民一起来天南的人里,有爱玩的公子哥儿,又现场砸钱点繁,也算凑热闹,直折腾到接近一点,那帮艺人才坐下。

吃喝到这个时候,陈太忠就要拔脚走人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微胖带着眼镜的中年人,带着一个女明星走了过来。

“明河,你倒是躲得舒坦”,他先冲韦明河打个招呼,顺手拖一把椅子,就坐到了旁边,笑着看一看桌上的人,“,”不给介绍一下这些贵人?”

“叶一元,我朋友,搞房地产的”,韦明河先介绍一下微胖的身冇份,然后就介绍陈太忠,他们这一桌是朋友性质的,头面人物就是他和陈主任。

“哎呀,您就是陈主任,久仰久仰”,叶一元站起身,走上前笑着伸出双手,“早就听明河和老赵说过您了,真是年轻有为。”

“什么有为,就是个小干部”,陈太忠也站起身,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他对这样的应酬,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搞房地产的,可都是大老板。”

“哪里哪里,就是个小买卖,明河瞎吹呢”,叶一元满嘴的京腔,热情到肉麻,“不过您要是有朋友要房子,尽管言语,成本价……铁铁的。”

“那先谢谢了”,陈太忠矜持地微笑着,然后又把身边的人介绍给对方,他要看一看,”这个叶总是不是很势利。

叶一元确实有点小势利,招呼别人的时候,远没有对上陈太忠热情,只是泛泛的敷衍,可也挨个笑嘻嘻地握手。

这种恰到好处的势利,真的不让人讨厌,对于其间的分寸,”他把握得非常好——陈主任本来就是领导,背景又深hou,谁会奢求能得到相同的待遇?

陈太忠心里也暗暗感慨,在京城里混的,就没几个简单的,这可是在北京玩房地产的主儿,按理说到了地方上,都该是鼻孔朝天一相信这个叶总对上别人,也是类似的态度,但是偏偏地对上自己,”却客气得很,甚至爱屋及乌。

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叶一元坐下来之后,又敬大家一圈酒,”这才发问,”“明河,你跟太忠主任说了没有?”

“你不是坐在太忠旁边吗?自己说”,韦明河微微一笑。

“呀,”这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真是不好意思”,叶一元歉意地笑一笑,手又随意地摆一下,介绍侧坐在他身后女明星,“这是秦晴……听说咱天南要搞个文化节,”陈主任您负责的,”想请您帮个忙,给安排一下。”

“这个真抱歉,”不归我管”,陈太忠淡淡地摇头,“我只是负责协调的。”

这个叫秦晴的女明星,他隐约有点印象,是个比较有名的女演员,走的也是清纯玉女路线,后来就演而优又唱,不过歌唱得……似乎不怎么样,跟小甜甜没法比。

“唉,我这也是推不过去……”叶一元也没生气,他看一眼韦明河,面露为难之色,“明河,你给帮着说一说?”

“我还有一个要太忠安排呢”,韦明河不动声色地发话,“一元,你先去别的桌子敬酒,太忠这儿也为难着呢,他总得了解一下情况,才好决定。”

叶一元又敬陈太忠一杯,站起身带着秦晴走了,陈太忠看着韦明河,律律地一冽嘴,“明河,你这么搞突然袭龘击……有点不hou道。”

“太忠,这叶一元跟我姐和我姐大关系不错”,韦处长苦笑着一摊手,“我实在不好拒绝,不过也说了……只负责引见,成不成要看你的意思。”

“第一届不行,可以第二届嘛”,陈太忠真是有点无奈,他也知道明河的性子,错非不得已,不会跟自己玩这种手段,“不过说实话,这个女人刚才唱歌……唱得很一般。”

“是啊”,李云彤点点头,在一旁附和,“,”秦晴演电影不错,唱歌还真是差了一点。”

“她也能跳舞”,韦明河虽然说只负责引见,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禁不住还是要帮着说一说情,“而且……可以联唱嘛。”

“我一直都不怎么插手那个的”,陈太忠很无奈地叹口气,事实上,他真的不喜欢干预别人的工作,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但是韦明河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他也不好不闻不问,别人苦求而不得的机会,对他来说真的是动一动嘴皮子的事儿。

说不得他拿过来韦处长的手冇机,在上面输个号码,“,”这是双天集团翟锐天翟总的手冇机号,你让叶一元去找他……同等情况下优先,就说是我说的。”

“那成”,韦明河接过手冇机,将号码存储起来,然后笑眯眯地点头,“这就算有个交待了,多谢了啊,太忠。”

“走了”,陈太忠站起了身,他们这一桌虽然是比较偏远,但是叶一元领着秦晴过来的时候,动静有一点大,有个把艺人正默默地看着这里,这些人眼里也没有揉沙子的,他要是再不走,怕是还有人过来关说。

果不其然,他走了还不到五分钟,又有个男艺人走过来,笑眯眯地同韦明河的跟班小涛打个招呼,“涛龘哥,我来敬您一杯。”

“这话说得,客气什么呢?”小涛笑眯眯地站了起来,他也是个干脏活的,眼皮子驳栾无比,对上三教九流的任何人,都可以客客气气,当然,谁要以为他真的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