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2 -3253要官召唤

3252 3253要官

?对一个快死的人,陈太忠还没有无聊到一定要叫真的地步,他如此行事,半是为了泄愤,一半也是为了在“后陈太忠时代”,能更好地保护留在天南的自己人。

“但是折腾,也不能太过啊,”秦连成不赞成他的说法,“你愿意负责这是好事,折腾柳昌就是杀鸡给猴看了——癌症患者你都下得去手,但是曹福泉那人不能以常情忖度,你折腾他一下,没准等你走了,他会疯狂地报复……小人得志都是这样。”

“他有那个胆子吗?”陈太忠冷笑一声,却是不愿意再提及此事,而是说起了食品卫生,“老主任,我答应把红山的模式向全省推广的,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

“没问题,你答应的,我认,”秦连成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到时候王小虎也会张罗的,这一点你用不着担心。”

王小虎是靠上了章尧东,秦主任虽然跟章书记不对眼,但别人说起来,都要把他俩算到许系人马里去,所以他答应得毫无压力。

“其实这个食品卫生,下面乡镇的老百姓,还不是很领情呢,”陈太忠想到这点,就禁不住笑了起来,“上周末我又去了解了一下……”

“哈,”秦连成听完之后,也笑了一下,不过他心里清楚,小陈说这些,同时也是在暗示:红山要是不能持之以恒,您就不用大力支持了。

只不过这样的话,小家伙不好直接点明,不管怎么说,秦某人才是领导,做下属的,不合适指挥领导该怎么做事——哪怕是个即将离开的下属。

意识到这一点,他没有欣赏的心情,反倒是生出了一点淡淡无奈:对外人嚣张跋扈,对自己尊敬有加的小陈,就要被人这么强行撵走了……不过,秦连成也不欲让这离别的情绪弄坏了气氛,索姓是微微一笑,“部分群众不理解,这并不要紧,正好可以看一看红山区的干部,能不能扎扎实实给群众做工作,他们能做好的话,我肯定要大力支持。”

“做好这个,可不是一朝一夕的活儿,”陈太忠也不想多谈自己要走的事儿,于是顺着就把话题岔开了。

不过,陈某人只是不喜欢那种离别的情绪,他觉得那是娘们儿才该有的,至于说善后工作,那还是必须要做的,两人喝酒喝到九点钟,站起身走人,秦主任忍不住嘀咕一句,“太忠,这么晚了,别去了。”

“呵呵,”陈太忠不答反笑,老主任见状,叹口气微微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接下来,陈主任就开车进了省委大院,来到曹福泉的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不过令他感到惊讶的是,接起门铃的女人说,曹秘书长不在家,而且不让他进去等人——这女人带了明显的口音,听起来像是曹家雇的保姆。

曹秘书长蹿起的太快,所以这本来住两户正厅或者副省待遇的二层楼小院,目前还是住了两户人家,陈某人要是想撒野闯进去,会被别人注意到。

于是陈太忠蹲在巷子口,开始等人,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武警过来了,看他酒气冲天的样子,了解了他的身份之后,就劝他回去。

在不相干的人面前,陈主任肯定是要表现出他良好的素养的,他辩解了两句,说找秘书长汇报点工作,不过你们这么说……那就算了。

转身离开的时候,有意无意间,他冲着小楼的一角微微一笑。

“太猖狂了,”看到他这一眼,黑暗中的曹秘书长牙关紧咬,眼皮突突地跳个不停,身子也气得直抖,事实上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是害怕了。

待从把门的武警那里了解到,陈太忠确实已经离开了,他才来到杜毅所在的独院,敲门进去之后,将刚才的一幕汇报了一遍。

杜书记哪里用得着他汇报?省委大院总共就这么大,一到夜里,小楼这一片很少能看到人站在户外,陈太忠一蹲半个小时,早就有人发现不妥了。

他安安静静地听完曹福泉的汇报,又沉吟片刻,方始缓缓发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他这有对组织决定表示不满的嫌疑,而且,他不该来我家,”曹秘书长沉声回答,“单位的事情单位里谈,来家里算怎么回事?”

“那你是打算送他一个留下来的理由?”杜毅无奈地看他一眼,陈某人去找柳昌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他耳朵里,那厮还在癌症患者家里撒野,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人都要走了,两个小处级干部拌一拌嘴,算多大点事?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陈太忠居然敢在喝了酒之后,又来找曹福泉,这一点还是很让杜书记吃惊的——省委常委和正处,这级别差得可是不小。

然而,曹福泉的表现,令杜毅有点失望,你就把他让进家,又能怎么样呢?倒是不信他还敢在你家胡来,堂堂的省委秘书长,就是这么一点胆子?

当然,杜书记也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小曹的稳重也是可以理解的,于是他就考虑另一个问题。

陈太忠那愣头青猛地遇到这种事儿,有点情绪是正常的,但是别人陪着胡闹的话,没准又要生出变数——黄家的人下午过问陈太忠了,却是没表态,目前的平静,来之不易啊。

但是这个消息,曹福泉并不知道,杜书记也不打算明说,他只是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一下,“其实他表示一下不满,无非是舍不得天南的瓶瓶罐罐,只是个态度。”

曹秘书长并不傻,一听就明白了,杜书记坐在那里旁观,并不是顾忌陈太忠,只不过不想再起波折,这是其一。

其二,就是对陈太忠的目的的分析,杜老板为什么这么说,他真的不知道,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杜老大是通过某些消息,做出了如此判断——这就是为什么人家是省委书记,而他只能是新晋的秘书长。

想通这两点,曹福泉登时豁然开朗,陈太忠那是什么人?超级护短的主儿,而这家伙下面的人和相关的产业也多——说句难听的,曹某人自己都琢磨过,等某人走了,是不是该狠狠敲打一下跟那家伙有关的人。

那这家伙今天的行为,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丫被人算计了就够窝囊了,要是走了之后,相关人等生出是非——那厮会以此为借口,铁定要回来折腾。

想明白这些,曹福泉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第二天一上班,他就给秦连成打个电话,“你问一下陈太忠,昨天大半夜去我家,是要干什么?”

“这个话我不好问,”秦主任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缘由,所以果断地拒绝,“我可以通知他一声,让他去秘书长您那儿汇报。”

他只是不同意小陈去家里折腾,这是分寸问题——殃及家人真的有点过了,但是他绝对支持陈太忠去曹福泉办公室折腾一下,落一落此人的面子。

秘书长却是被这个建议吓了一大跳,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陈太忠,秦连成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姓陈的就要走了,那真的可以肆无忌惮地行事,说得极端一点——把他曹福泉堵在办公室打一顿,那都是白打。

这个假设一点不夸张,陈太忠是做得出那种事儿的人,工作理念不同导致拳脚相加,而秘书长想报复的话,就得把此人留在天南——这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绝对不同意让陈太忠来找自己,于是他果断地表态,“那就算了,请你转告他一句,老人家都说过,干革命工作,就不要舍不得坛坛罐罐,而且他那点坛坛罐罐,谁稀罕?还是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吧。”

曹秘书长本来不想这么早说这个话,不成想秦连成一张嘴就这么狠,他只能提前将底牌抛了出来——你别让他来,就告诉他我不动他的东西。

这样的语气转变和这样的话,从一个省委常委的嘴里说出来,真的令人有点匪夷所思,不过曹某人办事,本来就是以不靠谱著称,倒也不显得多么突兀。

“这个坛坛罐罐,是什么意思啊?”秦连成也不是什么好鸟,听到对方如此漏气的话,就要追问一句——其实这个追问也不无道理,按说以他的地位和身份,不可能知道某些事。

“你直接转告他就行了,”曹福泉是蛮横惯了,不肯解释——事实上他也没脸解释。

“不明白的事情,我想转告,恐怕也未必能转告到位,”秦连成也不是一心扫曹福泉的面子,他还有别的想法,“比如说,文明办也算小陈的坛坛罐罐,他做出了很多成绩,可是您说的话,我完全不理解。”

“……”曹福泉登时就语塞了,这俩简直是一对混蛋啊,秦连成你是已经知道我在说什么了,还是说想探听什么?

“文明办最近的运转,很正常吧?”想来想去,秘书长还是决定,尽快摆平此事,反正他撒手文明办也有一阵了,而且杜老板跟上面也已经达成一致,放过文明办,也不过是他个人损失点面子而已,他干笑一声,“秦主任你要是需要指示的话,我也不会吝啬。”

“需要您支持的时候,我绝对会请求指示的,”秦连成干笑着回答,这话就不能再**了——我可以帮你传话,但是文明办不请求指示的时候,秘书长你也别多事。

3253章要官(下)曹福泉觉得自己很委曲求全了,但是陈太忠不肯答应,官场里有些承诺,是当不得真的,而且这次被算计得这么狠,他也很有点不甘心。

然而就算再不甘心,他也没有太多的花样可做,这就是所谓的阳谋,杜毅不出手就算了,一旦出手,利用规则堂堂正正地碾压过来,真的是泰山压顶挡者披靡——谁让两人的等级差着这么多呢?

就连黄汉祥都觉得,小陈能把杜毅逼到这一步,不算丢脸正经是算有面子,可见官场里这级别二字,真的不是可以轻慢的。

于是,当天晚上八点多,他又喝得醉醺醺的,去曹福泉家堵门,这次秘书长吸取了教训,直接把他放进家里了。

这官场里办事,有的时候挺有意思,办公室不合适说的话,合适在家里说,这个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但是有一点又不一样,有时候办公室合适做的事情,不合适在家里做。

简单一点说,陈太忠可以堵曹福泉的家门,但是他不能堵秘书长办公室的门——用级别等级来说就是,秘书长若是没有邀请你来,而你的申请也没得到批准的话,那你连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这话反过来说就是:陈太忠可以在下班之后,堵秘书长的家门,因为这可能无关公务——这个时候,等级就不是那么重要了,除非秘书长执意拿等级压人。

不过世间事,有利就有弊,陈太忠若是进了秘书长办公室,一言不合便可饱以老拳,这可以说是工作中产生分歧了,不克自制,但是进了秘书长家还要随便动手的话,那就涉嫌入室行凶了——家里不是办公场所,生活和工作要分开。

正因为认识到这一点了,曹福泉把陈太忠放进来了,不过饶是如此,他家里还是多了几个汉子,不但精壮,眼神中也满是跃跃欲试。

陈太忠却只当这些人是空气了,进了门来到客厅之后,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大大咧咧地发话了,“秘书长,我要走了,你很高兴吧?”

“我就不知道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曹福泉冷笑一声,他既然把人迎进来,自然也是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你走你留,都是组织决定,你跟我说什么高兴不高兴?”

“哈,我还一直以为,秘书长是个敢作敢当的人呢,”陈太忠懒洋洋地一拍沙发扶手,“看来也就那么回事……我说,这大冷天儿的,连待客酒都没有?”

“寒夜客来茶当酒,你这都算恶客,给你杯茶将就喝吧,”曹福泉冷笑着吩咐一句,“直说,你找我什么事儿?我的意思,秦连成没跟你说吗?”

“说倒是说了,但是你觉得……我怕你砸我的坛坛罐罐吗?”陈太忠微微一笑,侧头上下打量他两眼,“你尽管砸,我鼓励你砸,砸得越多,我就越佩服你。”

这尼玛还能不能沟通了?曹福泉也很是无语,他觉得自己做出承诺了,没想到这混小子是一点都不领情,“小陈,我知道这个调动有点突然,但这是组织决定,我已经考虑了你的情绪,所以才给秦连成打的电话。”

“我的坛坛罐罐,有问题的话,你随便砸,没问题的话,你凭啥砸?”陈太忠斜着眼睛看他,“咋的,省委秘书长就能随便砸?你说的根本就是一句屁话,觉得我应该稀罕?”

或许我应该跟这货在办公室见面的,曹福泉心里又生出点懊恼来,在家里谈话,真的是不好讲究太多,不成想这厮能桀骜成这样。

不过事已至此,再多的后悔也没用了,曹福泉心一横,他原本也是个做事不靠谱的,“怎么,组织上就调你走了,有本事你……我是说,你别辜负了组织的信任。”

他想说“有本事你别走”,但是那样的话,还真的就生出事端了,万一陈太忠因为某些事情走不了,这绝对就是灾难了——杜老大昨天说得很明白。

“走了之后,我也能回来,到时候嘛……”陈太忠微微一笑,眉毛扭得几扭之后,清一清嗓子,居然就放声唱了起来,“拿了我的给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变成此刻对白……”

歌词的意境很明确,但是某人的歌喉,实在差了一点,曹福泉呆了好半天,才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样的情形,“这不是胡汉三嘛……你喝多了。”

“胡汉三能回来,别人也能回来,”陈太忠停下歌声微微一笑,“比如说蒋省长,他也是从外省又回来的,你觉得蒋省长不该回来?”

曹福泉登时就无语了,尼玛,不带这么扣帽子的,他很清楚自己和蒋省长的差距,别看都是省委常委,蒋省长想玩死他,真的太简单了,且不说别的,只说常委排名他就是最后一个,为什么?他是因为身为省委秘书长,而成为常委的。

他一个正厅,直接跃升为省委常委,只是因为杜毅的关照,要说根基人脉什么的,真的太浅了,杜毅一旦离开,他就什么都不是了,取消常委资格很正常——保持副省级别而已。

所以他现在可以折腾,却是不合适折腾太狠,曹秘书长也是个有想法的人,他也想成为省委副书记,成为中央委员,甚至一省的正职——虽然他知道,这不太现实。

那么此刻,他翻脸也不合适翻得太狠,只得淡淡地点一下,“蒋省长能不能回来,也是组织决定,他这个情况……反正大家都要服从组织决定,”

“他这个情况比较罕见,对吧?”陈太忠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直接帮他补完了,他微笑着发问,“但是我肯定能回来,不知道你相信不?”

确实,他是真的不怕走了之后回不来,这一次的交流干部,基调是要扎根当地,但这只是说,交流期结束之后,当地不能借此撵人,或者说交流干部不能以此为理由调回原籍,可是他陈某人真的想回,又是多大点事儿?

就算直接回不去,间接也回得去,陈太忠去当地是熬资历了,厅级干部想要提拔,总要在中央里过一遭,上上下下,才是提拔之道。

那也就是说,陈某人下下个目标,该是中央或者部委什么的位置,等再往下放。想去哪儿,还不是在活动了?回原籍也正常但是,既然他可能回来,曹某人这坛坛罐罐的说法,就没有多少意义,无非是个早晚的问题,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敢做,我就敢报复……这才是他的底气所在。

“我印象里,你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曹福泉眉头一皱,这大半夜的,他也被这醉汉弄得有点不耐烦了,但是他还不敢发作,因为这厮比自己还艹蛋,“你走我欢送,你回来我欢迎……你到底想说点什么?”

“恒北给准备个县委书记的位子,”陈太忠大喇喇地发话,“局长、处长什么的,我不稀罕,主任我当得都想吐了,最差也得是个地级市公安局局长,要不然我不走。”

“你这不是扯淡吗?”曹福泉气得连脏话都骂出口了,他本来以为陈太忠是在意坛坛罐罐,后来又琢磨着,这货也许会提什么条件,可他真没想到,提的是这种匪夷所思的条件,“那是恒北不是天南,别说我了,杜老板也没办法。”

“那我就不走了,”陈太忠端起面前的茶杯,笑眯眯地抿一口,接着就一皱眉头,“哎呀,肚子疼。”

你老大不小的人了,玩这种赖皮,有意思吗?曹福泉真是有些无语,他很想问一句,你说不走就能不走吗?但是他不敢冒这个险——不能给对方这个机会。

姓陈的真要打定主意不走,别说他了,就连杜老大都难免被动一下,交流干部临时发现癌症也就算了,候补的干部也出现了问题——杜毅你能有效掌控天南吗?

“提点实在的条件吧,”曹福泉知道,陈太忠提的这个条件也算正当的——关系到自身发展嘛,但也绝对是不现实的,估计这货是把真实条件放在后面了。

“痛快,”陈太忠一伸手,伸出食中二指,“两个正厅以下的位子……含正厅,需要的时候,你帮着投一票。”

“……”曹福泉无语地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也很古怪,好半天他才发话,“你觉得……我可能跟杜老大投票方向不一样吗?”

“你可以帮着争取的,不是吗?”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尽力吧,”曹秘书长绝对不可能答应死了,他只想尽快送走这个瘟神。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端起茶杯又喝一口,皱一皱眉,从手包里摸出个塑料袋,将茶杯里的水倒进塑料袋。

做完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之后,他笑眯眯地站起身,“走了,秘书长留步,这茶杯里的水不好喝,我带到外面扔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