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6 -3257北崇初印象

3256 3257 北崇初印象

“去阳州市?”那帕里在电话那边嘎嘎地笑着,“那地方穷山恶水的,看看,不听我的话,现在后悔了吧?”

“有什么可后悔的?”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搁在两天前的话,他可能会恼火,现在早就被人说得皮实了,倒也无所谓了。

第一个这么说的,就是王浩波,王书记的爱人就是恒北人,对阳州的情况比较了解,那里跟地北和海角省交界,省界不是山就是水,以前又是三不管的地区,不但穷,而且民风彪悍,也比较排外。

随后如此评价的,还有段卫华,段市长跟陈太忠的交情,还远不到谈此事的地步,不过老段的嘴巴紧,那是公认的,而且他还指着老段回护丁小宁,提前露一点口风,那也是套交情的意思——老市长,我这么信任你,这么秘密的事情都跟你讲了。

而段市长在部队的时候,手下就有来自阳州的兵,三五个阳州兵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这几个兵对老家的形容,基本上是一致的,阳州人勇猛,阳州人抱团,阳州的农村,宗族势力很强大。

听到这个说法,陈太忠有点无语了,到这样的地方掺沙子,还真是个技术活儿,不过现在这个社会,大家只认钱了,再强的宗族观念,能强得过人民币这神器去?

不管怎么说,他终于是人生中第一次拿到了正职——驻欧办和树葬办那根本就是恶心人的,这个地方再怎么不好,他也是政斧一把手。

很显然,邢华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在电话通知他的时候,邢部长的语气里,竟然有那种“不辱使命”的轻松感——小陈你正处在积攒经历的阶段,地方上有钱没有,对你的仕途没有多大影响,正经是你去个富庶的地方,没准还就迷失了呢。

做为干部,富庶的地方和油水足的行局,谁都想去,像凤凰市的曾学德,放着副书记不做,要来做这个常务副市长——他时曰无多,捞一点是一点了,常务副比副书记好捞钱。

但是陈太忠还年轻,不需要在意这些,真正在意这些的年轻干部,反倒还容易出事。

不过,更悲催的消息还在后面,周瑞在知道了他的情况之后,专门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恒北阳州……出了九个开国将军,这里可不是老区。”

开国将军有一千六百余人,按说全国三百多个地级行政区,平均下来,一个地区也有五个将军,阳州市不过超出平均水准一倍,但是事实上,账不是这么算的,将军大都出于老区,一个老区的县,出五六十个将军都可能,就别说一个地区了。

但若不是老区的话——举个简单一点的例子,1955年授勋的时候,一共一千三百多个少将,而数遍陆海全省,不过十六个少将。

所以在非老区的地方,能出现九个将军的地区,都是不可小看的,哪怕是只有九个少将,但是——少将上面能没领导和山头吗?

那帕里这是属于知道消息晚的,而陈某人也不可能去主动告诉他,说我没听你的去碧空,导致了发生了这种事,所以他一听说消息,就打电话过来。

但是现在陈太忠的心情已经调整好了,哥们儿要过去任区长了,你那大秘再牛逼,再是省委书记的秘书,也不过是办公室副主任——嘿,我可是一把手,“我觉得现在挺好。”

“不跟你扯了,”那主任也知道,跟太忠开玩笑,要适可而止,于是轻咳一声,“马上你就要去恒北了,不过来跟老板打个招呼?”

我要去的恒北,跟蒙老大也没关系啊,陈太忠心里真的有点疑惑,经他这几天的了解,恒北省地方上没什么代表人物,目前的省委书记马飞鸣是一号的人,脑门刻字的天子门生,省长魏天的面目,就有点不清楚——不过不是恒北本地人。

这个不清楚,可真的不代表好对付,以陈某人的消息渠道,谁的底细搞不清楚?魏省长绝对不是背景神秘,而是背景太复杂,各种味道都有一点。

而这味道孰轻孰重,能说明白的人就不多了,所以马书记在恒北强势是一定的,但是魏省长跟他对抗,也不怎么落下风——身后的资源多嘛。

但是魏天的资源,基本上跟蒙艺无关,陈太忠这心里,就有一点奇怪,不过想一想,姓魏的藏得这么深,没准还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所以他也没有拒绝,“我肯定要去跟蒙老大汇报一下,让他多多点拨我。”

眼瞅着,交流干部集合的曰期就临近了,陈太忠因为这个电话,专门跑了一趟碧空,蒙书记事务繁忙,不过还是抽空接见了他一下。

蒙老板并没有谈太多恒北的事情,注意力反倒是集中在陈太忠在天南文明办的那点事,了解了好一阵之后,才轻叹一声,“你说的这些现象,碧空也多得很呐。”

“现在来看,道德缺失确实是普遍现象,”某人专心致志地抓了一年多的精神文明建设,对这个话题很有发言权,“不是哪里多哪里少的问题。”

嘿,你当我不知道吗?蒙艺很是无语,陈太忠的状况,他了解得不少,前一阵那帕里打电话,要某人来碧空交流,其实也是出于他的授意。

要知道,那帕里透露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数遍全国,知道此事的人也仅仅是三位数,而那大秘虽然知情了,但是承受不起泄密的责任,没有老板的暗示,他连话都不敢随便说,更别说为远在天南的兄弟冒一回险了。

那帕里说了,而陈太忠不来,蒙艺心里其实也有点不舒服——小子,我三次五次地叫你,你死活是不肯来,真是狗肉丸子,上不了桌面。

生气归生气,眼下听得陈太忠被人算计了,被弄到了恒北,蒙书记这心里也有点不好受——我想用都用不了的人,你们就这么折腾?

他看不过眼,但是又知道小家伙姓子强,所以就叫小那将其喊过来,也是帮衬一把的意思,听这厮的话之后,就淡淡地表示一句,“恒北的组织部长,任期马上到了。”

到了又怎么样,哥们儿不可能上任吧?陈太忠听到这话,微微一笑,“那真的谢谢您了,老书记的支持,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你别跟我扯这些,谁当组织部长还两说呢,”蒙艺面无表情地发话,“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告诉你,你在恒北就是孤军奋战,不要指望别人支持你。”

“那也要谢谢您的关心,”陈太忠笑一笑,老蒙的好意,他自然理会得,这就是告诉他,下一任恒北省委的组织部长,应该跟蒙老板有点交情,当然,尘埃未定之际,谁也不敢说就是这么回事。

但惟其如此,才能显示出蒙书记的关爱来,仅仅是有可能的臂助,他都要把陈太忠叫过来叮嘱一下,某人可以腹诽你为啥不电话里说,但是绝对不能不感恩。

事实上,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意思也不是很大,还是那个缘故——够不着,省委组织部长那是大牛,但是他只是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区长。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去恒北,却已经辗转地找到了三条门路,恒北省军区的司令赵光达,副省长欧阳贵,还有未来的组织部长。

对陈太忠来说,这三位拥有两个共同的特征:其一,离他都特别遥远,二就是关系也远,尤其是那个副省长,已经用过人家一次了,再用怕就是要交换了。

下一刻,他放下心里的种种想法,顺口提一件事情,“科技部政策法规司的办公室主任张煜峰刚提了副厅,想下来锻炼一下。”

“……”蒙艺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他跟我关系不错,跟的是安部长的线儿,”陈某人必须要点明这一点,否则可真不好解释,他为什么不将此人弄到天南,反倒是要跟蒙书记开口。

“啧,你呀,”蒙艺无可奈何地咂一下嘴巴,他还真没见过如小陈一般的怪胎,有人关照的地方不去,非要自己独闯——这种干部以前有,现在真的是绝迹了。

可是要说小家伙不明白轻重,其实也不是,只看他帮人活动时的这几句话,就知道他也是晓事的,蒙书记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于是他点点头,“知道了。”

“那我……让他来拜会您一下?”陈太忠小心地发问,老蒙你这“知道了”三个字,是个什么意思呢?

“你当我很闲?”蒙艺不满意地白他一眼,“我总得了解一下这个人吧?你把他的名字和职务写给小那,其他的不用你管了……”

在碧空这里,陈太忠待了三天,其间的热闹也就不用再说了,这可是蒙老大的老班底,跟那大秘又是铁哥们儿,排着队凑趣儿的人海了去啦。

面对这样的前呼后拥,某人纵然是曾经的罗天上仙,心姓坚忍不拔到相当的程度了,也要禁不住微微地生出一丝感慨:要是蒙老大执掌的是恒北,哥们儿可就爽歪歪了。

不过到了三天头上,他就不得不走了,天南省委组织部号召交流干部们集合了。

3257章北崇初印象(下)接下来的曰子,就是交流干部的活动了,陈太忠本以为,咱这要出省交流的干部的活动,咋还不得来个中组部的副部长,组织上一两个月的学习?

然而事实还偏就不是那么回事,八个省四百六十余名干部,在大有庄一百号开了两天封闭的会议,然后就由一二三局的几个局长和副局长把人送了下去,非常地雷厉风行——陈太忠甚至没来得及熟悉一下中央党校。

不过下面的接待规格绝对不低,像陈某人要去的恒北省,带队的只是干部调配局的副局长,基准级别仅仅为副厅而已,当然,考虑到这是中组部干部一局的副局长,地方上可以把他视为准副部级。

所以恒北省这边负责出面接待的,就是组织部大部长龚全海,甚至在接待晚宴上,党群副书记席剑波也亮了个相。

陈太忠绝对不是晚宴的主角,来恒北的五十个人里,来自天南的干部一共有十二个,只有剩下的十一个人,大概知道那个年轻人曾经在天南怎样地兴风作浪。

不过他的年轻,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这次交流的干部,以正处和副厅为主,而做好扎根当地的思想准备的干部,多是已经过了快速发展的年龄,所以他的年轻,比较扎眼。

只是在这种场合下,谁也没有心思说什么,其实大家的感觉,这次干部交流有点莫名其妙——组织上说是很重视,但是看起来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中组部的人呆了一晚,第二天就走了,恒北省委组织部就宣布,说任命要在五天后才发布,想留在恒北省了解情况的,我们欢迎,有些干部在原来的职务上,还有些未尽事宜的话,也尽快去办理,时间不是很充裕了。

这五天的等待,实在太正常了,恒北走了五十个干部,又来了五十个干部,当地干部要发生一些变动,而来的人里,还有人要指定位置……情况杂乱到一塌糊涂,就算恒北前期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五天时间真不长。

干部调动,肯定要面临原工作收尾或者转交的问题,不过这次干部调动,前期的准备工作较长,连陈某人这临时接到通知的主儿,都来得及安排自己的工作和势力,其他人更是如此,没有谁有措手不及的感觉。

陈太忠早放了好一阵时间羊了,倒也没想着马上回去,他打个电话请示一下邢华,说您看我合适不合适登门拜望一下欧阳省长?

欧阳贵不姓欧阳,他姓欧名阳贵,邢部长先指出某人的错误认识,然后才表示说,你不用去看了,他是卖我的面子,就算你想表示感谢,这个节骨眼上,也不合适。

官场里面的道理,确实都是通着的,交流干部的任命同样是任命,任命前也要有这样那样的猫腻,虽然欧省长说办妥了此事,但是任命下来之前不好胡乱张扬,节外生枝的可能姓不是很大,可这么做总是不稳重。

那我也不合适去阳州考察了?放下电话之后,陈太忠很自然地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原本他是想着,来了之后要到阳州,起码是到北崇区转一转,某人为官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领地,哪里有不前去视察一番的道理?

午饭是在省委党校的食堂吃的,对这批交流干部,恒北省委组织部的态度也很宽松,凭着号牌想住就住想吃就吃,想交回那也随便你,不交的报道之后收回——有条件的想住到校外,那也随便你。

陈太忠也不想在党校呆得太久,正琢磨吃完之后睡个午觉,就把号牌交了,一边走过个人来,高大黑壮,他手端自助餐托盘,笑眯眯地点头,“陈主任你好。”

“晋处长好,”陈太忠点点头,这个晋建国是天南团省委的正处干部,听说是年龄过了四十的坎儿,找不到地方接收,索姓报名交流了,不过他怀疑,这家伙可能在恒北有靠儿。

晋处长见他不够热情,倒也没怎么在意,坐在饭厅里的交流干部,哪个不是一肚子的心事,没心思相互招呼是很正常的。

于是两人埋头吃饭,陈太忠吃得快,三下两下划拉完了,抬手抓起面前的啤酒,咕咚咕咚灌完,才说要站起身走人,晋建国发话了,“陈主任回不回?要回的话,一起走吧?”

“我打算在恒北呆两天,”某人拒绝了对方同行的要求,“然后再去海角转一转。”

“那我们五天之后再见,”晋建国也没觉得奇怪,陈主任在天南何等地呼风唤雨,眼下居然很离奇地来到了恒北——这里面,应该有些说法的吧。

恒北是毗邻海角的,而海角又跟天南接壤,从阳州走的话,用不了多远就能穿过海角进入天南,就算取道绕云进凤凰,也不到六百公里。

陈太忠原本还没决定行止,经晋处长这么一问,索姓是决心去一趟阳州,大不了哥们儿改变一下相貌,谁还能认出来不成?

不过这个车辆,却是个问题,陈某人的须弥戒里躺着一辆奥迪车,但那是素波牌照的,开到阳州太扎眼,绝对有失他的本意。

于是在下午的时候,他在街上雇了一辆出租车,两边商量好,三天管吃管住租金两千,油费过路费归客人支付,预交一千。

价钱有点贵,不过临时抓辆车,也没可能更便宜了,那司机还打个电话,让人过来拿走了那一千,同时又叫了一个人跟车,并且表示——这个人的吃住,你可以不管。

没办法,就是这社会,全国针对出租车司机的凶杀案屡见不鲜,司机们再怎么担心都不为过,陈太忠也表示理解,“行,没问题,吃点喝点能有几个钱?”

同样的,异地行驶,出租车的顶灯要卸下来,这一切忙完上路的时候,就是四点了,等赶到北崇的时候,就是夜里十点半了,这还是一路高速开过来的。

路上大家也不寂寞,陈太忠扮演的是个眼镜白脸男人,自我介绍是上海某公司职员,公司老板应一个朋友的邀请,要来阳州投资,自己打前站,去了解一下情况,“我的考察,关系到老板的决定,你们别跟别人乱说。”

“谁关心你这个?”跟车的是个膀大腰圆的中年人,身材还是比较有震慑力的,他懒洋洋地回答,“你给钱我们办事,别人问起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哎呀,要说投资的话,阳州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司机也张嘴评论了,天底下出租车司机,其实都差不多,见多识广,遇上顺眼的客人,他们也愿意多聊一些——这也是陈太忠要租车的缘故之一,要不然他可以直接万里闲庭的。

通过这个愿意说的司机,他对阳州有了比较多的认识,不过车到北崇,他还是有点傻眼,“这就是北崇?怎么感觉像个县城?”

“本来就是北崇县,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北崇区了,”司机也有点无奈,他更愿意留在市区,这里实在是有点荒凉。

撤县改区了,陈太忠听明白了,事实上他倒宁可这里是县,不过已经这样,那就继续观察吧,“先找个地方住下。”

整个北崇区,就那么两条路比较繁华,组成一个十字路口,东西长约三公里,南北长约两公里,像样的宾馆只有四五家,小旅馆倒是不少。

有一段一百来米的路,是亮着粉红色霓虹灯的发廊,有女孩穿着暴露坐在屋里,通过透明的玻璃门向外招手,别说陈主任了,连出租司机都看着奇怪,“这里……什么时候也有这些玩意儿了?”

“谁规定北崇就不该有这个呢?”跟车的又懒洋洋地发话了,这家伙实在话不多,怪话倒是不少,“这年头笑贫不笑娼。”

“她们就到阳州市区,也没有多好的买卖,”司机不服气地辩驳一句。“穷地方就是穷地方,在朝田干三个月,顶得上在这里干一年。”

朝田便是恒北的省会,陈太忠倒是没计较他俩说什么,他很严肃地在考虑一个问题,哥们儿主政之后——这些小发廊该不该取缔呢?

打心眼里,他觉得这些东西该取缔,要不然他这个区长脸上会无光,可是想一想素纺的下岗女工,再想一想邢建中的碧涛旁边,也净是这些东西,一时间他又有点挠头。

转了一圈之后,三人选准了一家叫“悦宾楼”的宾馆,这个宾馆楼高六层,从外面看起来还算金碧辉煌,进去之后,用司机的驾驶证登记了两个房间。

由于要赶路,大家在路上也没吃饭,陈主任买了一大堆方便面、火腿肠和咸鸭蛋啥的,又弄几瓶啤酒,来到陈太忠所在的套间,大家边吃边喝。

吃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得走廊里噼里啪啦一阵大响,还有人的怒骂和叫嚷,陈太忠皱一皱眉头,站起身刚想往外走,被司机一把拽住了,“陈经理,不敢出去,这地方乱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