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6 -3287民愤

3286 3287民愤(求月票)

3286章民愤(上)

北崇的夜生活并不是很丰富,寒冬腊月的夜里十一点,麻老二住的院子里枪一响,外面的人就听到了,等大家穿好衣服走出院门一打听,正好亲眼目睹凶杀案。

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警车也来了——是麻老二自己报的警。

他也别无选择,死了一个人倒是小事,他敢尝试捂住,但是他身上中了三枪,其他两人也各中了一枪——要是不报警,他流血都得流死。

北崇才能有多大?这种事儿瞬间就传了出去,廖大宝正在跟未婚妻煲电话粥,就有人打电话过来告诉他:出大事了。

廖科员以前在区政府被边缘化得厉害,类似的消息还真的不是很灵通,不过他一夜之间飞上高枝,成为了北崇官场惹人瞩目的灰姑娘……灰小伙。

事实上,给他打电话通知此事的人不止一个,短短十分钟内他就接了三个电话,其中第三个还是老板凳老朱打来的电话——这厮的脸皮也真够厚的。

廖大宝知道,自己的关系转回办公室之后,法制办那里就要有空缺了,下午的时候,李主任还希望他从办公室里推荐个候选人。

法制办的工作任务很重,我觉得安排比较老成的人好一点,廖科员也没翘尾巴,说的话也比较含糊——李主任您看着调配就好了。

事实上,他做梦都想狠狠地踹老朱一脚,但是眼下他根基未稳,哪里敢在这个时候公然报复?连过分一点的暗示都不敢有,他心里明白得很,李主任这问话,未必是存了什么好心。

李红星也算他半个仇家,若不是陈区长亲自点名,廖大宝相信,姓李的绝对不会推荐自己——哪怕是眼下这个情形,李红星怕是也在惦记,怎么把自己从区长身边赶走吧?

这就是基层里做事的风格,别看廖某人貌似圣眷正隆,根基不稳的时候,别人一句小话,就可能让他万劫不复,他赌不起,更输不起,所以他继续夹着尾巴做人。

就在这样的时候,姓朱的会打来这么个电话,廖大宝也禁不住咋舌——老朱啊老朱,你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

第四个电话就很有意思了,居然是李主任打来的,他气急败坏地发问,你怎么搞的……陈区长的手机为什么不开机?

我也不知道啊,廖大宝嘴上回答得挺客气,心里却是在暗恼,尼玛你问我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啊?“这都十二点了……要不我现在去区长那里,就说李主任您找他有事?”

李红星恼怒异常,可是又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冷哼一声,随手挂了电话。

总之,这是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在北崇这地方,枪击案不算大事,枪击致死也不算多么惊人,但是被枪击的是麻老二,还死了一个人,这就是天大的事儿了。

区政府去北崇宾馆,也就是半站的地儿,从陈太忠住的小院儿走过去,也不超过一里地,两句话的功夫,车就开到了宾馆食堂。

六点五十分,食堂里的饭已经上完,有二十几个客人零零散散地坐在那里吃饭,有些人交头接耳嘀嘀咕咕,谈的居然就是麻老二的事情。

北崇并不大,这样消息传得实在是太快了,陈太忠和廖大宝步行到办公室的过程中,听到不下三拨人,公然谈论夜里的枪击案,更有人说凶手当场杀了五个人。

来到办公室,也不过才七点半,李红星已经守候在门口,见了陈区长之后,马上将最新情况汇报一下。

麻老二等三人已经送往医院进行治疗,死的那位正在做尸检,有意思的是,现场没有发现凶手杀人时使用的枪械。

那把五四手枪,原本就是麻老二自己的,而且在现场的人看得清清楚楚,凶手的手上戴着手套,想必找指纹也不容易——倒是可能找到原主人的指纹。

既然是这样,在警察来之前,他们就把枪藏了起来,统一的口供就是来人手持五四手枪,伤四人后,由于死者试图接触猎枪,被凶手当场枪杀。

北崇这里有山,以前还有猎户,这些年对枪支管理严格了起来,但是有些猎枪并没有收缴到,这个事情说严重挺严重,说不严重还真不是什么事——这可以算历史遗留问题,跟从外面买枪还是不太一样。

麻老二伤势过重,迄今尚未脱离危险,两名伤者中,一人伤势较重也在急救中,另一人只是简单的穿透伤,经过简单的处置,目前警察分局正在审问中。

李红星的意思很明确,他就是想请陈区长高度关注此事,为此他不怕说得明白一点,“您刚来北崇,能用好警察系统,那是很大的助力。”

要不说很多人靠拍马屁起家,真的是有客观存在的原因,李主任形容猥琐言行不堪,令陈区长极度不喜,但是此人表现出的这份忠心,久而久之,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种种缺点——一个空降的区长,有人刻意巴结迎奉,还能提出一些比较合理和现实的建议,谁会不喜欢?

当然,李主任提的一些建议,都是非常浅显甚至势利的,但是由于浅显,所以很容易判明正确性,由此可鉴人心——没错,前面一些建议都是浅显的,万一……将来有些比较独到的、拾遗补缺的建议呢?

像这个建议也是如此,比较浅显,李红星也没有点明麻老二和周庆的关系——这个他不方便明说,太不负责任,但是陈区长想要知道的话,问一问小廖就够了。

但是他指出,区长您初来乍到,借这个枪击案能做很多文章,就算不能把警察局抓到手里,起码能借此敲打一下周庆,对您接下来的执政,很有帮助啊。

你真是算个能拍马屁的!陈太忠心里也暗叹,而且拍得**裸毫无顾忌,令人厌烦之余,也异常地舒坦——不过,你能先整一下容吗?

其实撇开相貌问题,陈区长对李主任,还是有点不满的,你都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点一下麻老二和周庆的关系——会死吗?

李红星认为自己不点明这一层关系,是稳重的表现——您可以从小廖那里了解到情况的,就不用我多说了,我好歹是个办公室主任,好歹有自己的体面。

但是陈太忠不这么看,我知道能从小廖那里得到消息,也知道你就想要我这么做,但是你马屁都拍到这么**了,多说一句话就怎么了?

说白了,你还是不敢得罪周庆,陈区长太明白这些墙头草的心态了,你害怕周庆身后的李强,害怕我在北崇站不住脚——尼玛你就是个马屁专家,对位子不对人!

有这么个认识,他对李红星的建议就不太感冒了,事实上他心里也早有打算——哥们儿我进官场确实没几年,但是古怪事不知道见了多少,你能想到的,我可能想不到吗?

不过这个人呢,暂时也不宜一脚踢开——有些没有下限的人,用得好未必有多大助力,用得不好,坏起事来,保不准还能造成一定麻烦。

反正陈区长手上事情多多,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李红星走出区长办公室的时候,心里有点疑惑……难道我这个建议,不够及时吗?

事实证明,他的建议还是相对正确的,在八点十分左右,北崇警察分局的局长周庆就出现在了区政府门口——李主任都不用认人,从座驾上就认出来了。

区长还是听了我的建议了,李主任心里有点微微的自得,他掐了一下时间,然后伪作开门上厕所,正好跟对方迎面碰上,于是笑眯眯地打个招呼,“周局长过来了?”

“嗯,跟陈区长汇报点事,”周庆心不在焉地冲他点点头,不带停顿地走了过去,他背靠大市长李强,原本就不把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放在眼里,而且对方这招呼,打得也恶心了一点——区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不信你不知道,你这笑眯眯的是啥意思?

李红星倒也习惯了此人的做派,没生出什么不满来,不过在进厕所抖了几滴尿之后,他回到办公室苦思冥想——那俩会在说什么呢?

周庆也在琢磨,陈区长找自己来,到底是要说点什么,说起来,做为警察局长,他应该早早地上门拜见新区长,上一任区长具体管辖的部门不多,反正什么部门他都能管,但是张区长也明确了,警察局就是大区长的主管范围——其他副区长无权指手画脚。

所以周局长没有前来拜见,这有轻慢上司的嫌疑,不过他背靠李市长,心里也不是很慌——正经是面对这种没根底的区长,他来得太匆忙,反倒是不稳重的体现。

不过昨天发生恶性枪击案,新区长一大早打过来电话,想要了解内情,他就不能避而不见了——这可是枪击案,性质非常恶劣。

而且,这是两周内本地区第二起枪击杀人案,应对不当的话,饶是有李市长撑腰,他周某人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更别说悦宾楼跟他,有撇不清的各种关系……

3287章民愤(下)

怀着一种忐忑的心理,周庆来到了陈区长的门口,他冲外间的廖大宝笑着点点头,“小廖,陈区长叫我过来的,麻烦你通报一下。”

“周局你稍等,”廖大宝点头,站起身汇报去了,心里却是不无感慨;要不是我现在为陈区长服务,恐怕你也只知道,我是区政府法制办的人吧?

这就又涉及到一段往事了,暂且按下不表,反正县区里面就是这样,差不多的人,谁和谁都认识,不认识的也多少能知道对方的来路。

周庆也没在意他的反应,他在意的是新区长要跟自己说什么,不成想在他进去之后,年轻的区长没有任何的客套,直接淡淡地发话,“昨天的枪击案,影响很不好。”

“我们已经集中警力,全力以赴地破案,”周局长明确地表态,陈区长对案情没兴趣,这是好事,当然,也可能是陷阱,所以他必须端正态度。

“两起了,”陈区长继续淡淡地发话,按说他该表现出愤怒的,但是他偏偏说得很平和,“上周的那一起,我没上任,跟我无关,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会不会有第三起?”

我只是警察,不是罪犯啊,周庆听得只想苦笑了,不过这个话不能这么说,他只能郑重表态,“短期内保证不会有第三起了,要不我自动请辞。”

“那行,你去吧,”出乎周局长意料的是,新区长根本没在意这“短期内”到底有多短,而是直接表明态度撵人了。

这让他感到异常的不安,要知道,他在新区长上任之后没有主动登门,已经算是态度不端正了,而眼下治安出现这么大的问题,对方居然没有借题发挥。

这不合逻辑啊,他怀着满肚子的疑问,离开了区长办公室——这区长找我了解情况,怎么就像是应付差事呢?

走出门之后,他看到了廖大宝,心里微微一动,走上前去笑眯眯地打招呼,“小廖,这两天得空了坐一下……一直没庆贺你高升。”

“我哪儿高升了,还是个科员,”廖大宝微笑着站起身送客,早上区长的那一眼还历历在目,他怎么敢忘乎所以?

“就这么说定了啊,”周局长微微一笑,抬手拍一拍对方的肩膀,转身离开,然而,仅仅就是一个转身,他的笑容虽然依旧,但是眼中却多出了一丝疑惑:新来的区长,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徐瑞麟也是在当晚就听说了枪击案,心中有些许的愉快,不过他在这里呆了多少年,多少也有一些根基,知道那麻老二,其实只是个幌子,真正跟东北人有牵连的,应该是张一元,只不过这种事儿没凭没据,没办法做文章。

其实对徐区长来说,张一元都不算元凶,真正的元凶肯定是逃走的那俩东北人。

可是话又说回来,如不是自己的儿子不学好,又岂能惹来这种杀身之祸?若是这样算的话,徐波的死,他这个做父亲的才是真正的元凶——或许还要加上小波的母亲。

这才是徐瑞麟最痛苦的地方,他就算想针对什么人泄愤,都找不到真正的对手,那俩东北人是跑了,麻老二、张一元、周庆什么的,都只能说是间接凶手。

所以这个消息,徐区长是愿意听到的,但也仅仅是他愿意听到,没有任何再多的意义,至于说可能有人猜测是他指使的,他没兴趣辩解,随便你们怎么想。

事实上,做出这种猜测的是大有人在,徐区长早晨一来上班,不少看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也有个把人打电话表示,说昨晚的事情真是大快人心。

这一切的现象,都被徐瑞麟看在了眼里,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居然莫名其妙地生出了些许快意,当他在偶然间看到,周庆的座驾居然停在了院里,略略思索一下,他转身向区长办公室走去。

不过他还是出来得晚了一点,走到区长办公室门口,正撞到周局长从里面出来,徐区长沉着脸说一句,“周局长,北崇还能再乱一点吗?”

“我正在抓紧时间侦破,”周庆收拢脸上的笑容,淡淡地回复一句,心里却是暗骂。

不是看在你死了儿子的份上,我尿你都没空——周局长背靠李强,一直就不怎么买几个副区长的面子,尤其这相对弱势的徐区长,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也就是这次是张一元弄出来的事儿,他不想把姓徐的刺激狠了。

你家那混球,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周庆跟徐区长擦肩而过,不过下一刻,他就是一愣:徐瑞麟找陈太忠去,是要干什么?

十有八九是说我小话去了,周局长反应过来了,这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推论,但是他心里不平衡,不管是不是你姓徐的整的事儿,居然会趁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徐瑞麟也真有心歪一歪嘴,不过他才跟新区长表示,说现在区里的治安有点太乱,年轻的区长当即就表态,“这跟结款的性质一样,我没来之前的事情,就不说了。”

“这次事件是很恶劣,但是我打算给警察局一个机会,瑞麟区长你的心情我理解,那就请你也帮我留心一些细节……尽快地把区里的治安搞上去。”

你倒是说得真直接,徐区长也发现了,新来的区长不愧是年轻人,有什么说什么,而且不怕跟自己明说——你可以找线索去。

想起新区长昨天还表示,愿意帮忙,徐瑞麟也不能计较陈区长的态度,于是他点点头表示,“明年的规划报告,我正在出,不过有些细节,要请示一下……”

把徐区长送到门口,陈太忠的嘴角微微**一下:开始乱了吧?乱就对了。

他收拾麻老二,固然是要整顿一下区里的治安,但同时也不无让徐瑞麟冲锋在先的意思,老徐这丧子之痛真的能爆发出来,绝对能吸引不少火力——而他的适时支持,不但可以加快事态的发展,更能争取到一个可信的盟友。

所以陈某人只是搞掉了麻老二的团伙,而没有动张一元,真的要动了张一元,徐区长吸引到的火力,恐怕他自己根本扛不住——针对性太强了,市里不查徐某人才怪。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年轻的区长根本就不认识张一元,麻老二好认,断了一条腿,谁知道张一元是胖是瘦?

反正,姓张的那条线上的文章,陈某人暂时用不着,倒不如放到后面做个备用。

今天陈区长来了之后,就是在感受整个区政府变化,像周庆在他的门口跟徐区长擦身而过,两人还说了两句,就都落到他的眼里了——虽然他没兴趣知道,那两位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平静之下的硝烟味儿,被他看了一个真真切切。

哥们儿总算可以歇一歇了,年轻的区长轻出一口气,不无自得地想着。

下一刻,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财政局长杨孟春,一天多了不肯来报到,这个态度有点不端正,于是把小廖叫过来,要他通知杨孟春过来一趟。

“杨局长是紧跟隋书记的,”廖大宝先向领导点明这一点,然后才去打电话,不多时他又返回来,“他说在区委呢,稍晚一点过来。”

很牛气的主儿嘛,陈区长的脸上,漾起了淡淡的微笑,他微微点头,“嗯,他来之后,你先给我打电话请示。”

廖大宝点点头,什么也不问就出去了,只留下年轻的区长在那里盘算:都说党委管人事,政府抓财权,这个隋彪的手,伸得有点长啊。

仔细琢磨一下这个北崇的权力结构,还是有点意思的,区长抓不牢财权,区委书记抓不牢警察局,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算了,哥们儿是来做事的,只要别人愿意配合,那就好说。

不过他对杨孟春,还是有点小小的不满,都知道我要开区长办公会了,你这钱袋子居然不知道汇报一下情况,实在是有点欺人了……看来还是得通过一些方式,敲打敲打。

他见识过蒙艺敲打范晓军和姚健康——甚至还积极参与了,所以他认为,调教下属应该是很锻炼情商的,一把撸到底倒是显不出手段。

他正盘算着呢,电话响了,一看号码上没显示,他就是一愣——内部电话,杨孟春来了?可是哥们儿没看到走廊上有人过来。

接起电话来一听,居然还就是廖大宝打来的,只隔着一扇门,竟然打电话,不过小廖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他压低声音发话,“区长,区政府正门……有人拉起条幅来了,说政府克扣他们血汗钱,要讨公道,您暂时别出去。”

这就是来了?陈太忠微微一笑,放下电话就推门而出,“有事儿当面说嘛,怕个什么……外面有多少人?”

“我没去看,听说最少有百十号人,”廖大宝紧张地看着自家的领导,北崇人闹事,可是有传统的。

“那出去看看,”陈太忠双手一背,慢吞吞地走出门去,没想到哥们儿也有激起民愤的一天。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