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8 -3289惊艳出场

官仙 3288 3289惊艳出场(求月票)

3288章惊艳出场(上)

葛宝玲躲在两里地之外的一栋高楼上,手拿着望远镜,嘴里却是兀自嘟囔着,“这是你逼我的,陈太忠,我并不想这么做。”

这确实是她不得已而为之的,葛区长原本的手段,还是很多的,但是她不能选陈太忠下台,又不能对新区长动粗,这令她可选择的手段大为缩水。

那么,就只能用民意来绑架了——所幸的是,北崇的民风,一直就很彪悍,想必那个年轻的区长,也要为此头痛一下吧?

然而令她遗憾的是,下一刻,她就发现陈太忠出现在了区政府门口,远远地站在角落里,对着门口指指点点,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看你能坚持多久,”葛宝玲冷笑一声,不用我张罗选你下台,人民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新区长一来就捅出这么大的漏子,你还是考虑怎么跟别人解释吧。

陈太忠确实是没有多大的压力,他和廖大宝一直来到离门口五十米处,才停下脚步,细细打量这帮闹事的人。

区政府的正门是双开的大红拱门,共宽六米四,也算得上文物了,保护得还算好,不过由于不便频繁开关,所以还有其他旁门可走,不过这总是具备了象征意义。

站在门里看去,只看到有二三十号人扯着白色的横幅,在门外两三米处或坐或站,将大门堵得水泄不通,至于说两边还有多少人,还真看不到。

陈太忠能看到,两边大约还有百十人,远处还有人往这边赶,倒是区政府大院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出来,不过回头一看就能发现,各个房间的窗户里,也满是晃动的人头。

陈区长就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也不说什么,不过他都出面了,等了大约六七分钟之后,有人从院子里走过来,有区政府办主任李红星,也有副区长谭胜利——谭区长所在的那栋小楼,是最接近正门的。

“是几个修路的施工队,”李主任果然知道怎么服务好上级,他已经打听出了一些东西,接着他踮起脚尖,将嘴巴凑到区长耳边,轻声嘀咕,“应该是葛宝玲的口子。”

这还用你说?陈太忠微微点头,“小廖,给我接葛区长……李主任你去了解一下,他们接的是哪个公司的活儿。”

这些人一看就是有组织、懂得分寸的,以北崇人的性格,激愤之下冲进区政府都有可能,而现在他们只是很默契地挡住大门,不能过车,但是还能过人。

李主任找人了解情况去了,廖大宝在下一刻接通了葛宝玲的电话,陈太忠接过电话沉声发话,“葛区长你在哪里?”

“我在检查西陈公路施工情况,”葛区长淡淡地回答,“下午可以赶回去。”

“希望你现在就回来,”陈区长措辞还算客气,但是语气却绝不客气,“有些施工队把区政府的大门堵了,赶快回来处理。”

“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吧,”葛宝玲挂了电话。

这个态度就很不端正了,不过,葛区长虽然是一根筋式的干部,但并不缺少策略,约莫十分钟之后,她将电话打了回来,“陈区长,经我了解,那几支施工队可能是阳州道桥公司以及金城交通开发公司的下属。”

“嗯,”陈太忠不说话,只哼一声,这个时候,李红星已经打听到了消息,门外一共聚集了七个人数不等的小施工队,其中主力还真是阳州交通开发公司和金城的人马。

“这个事情,就算我回去也协调不好,”葛宝玲轻叹一口气,表示她也为难,但是她找理由的能力,还是一流的,“我通知这两个公司不结款的时候,他们就表示出了不满。”

“不管能否协调好,你先回来,”陈区长压了电话,微笑地看着门口的人群。

阳州道桥公司,是交通局的下属公司,这背景就够硬扎的了,而那金城交通开发公司是民营企业,一个公司敢起名为“交通开发”,其背景不问可知。

又站着看了一会儿,陈区长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也看到,外面的人不敢越雷池半步,还有新来的区长顶着,看个热闹又何妨?

可是陈太忠觉得没意思了,于是转身离开,嘴里还吩咐,“好了,都回去工作吧,围在这儿算怎么档子事?”

门外似乎有人认识年轻的区长,见他离开,就几个人交头接耳一番,不过到最后,也没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陈区长笑眯眯地走进办公楼,然后回头看一眼李红星,“你来一下。”

两人进了办公室,陈太忠坐下之后,才出声发问,“这个金城……是怎么回事?”

“这个……”李主任明显地犹豫一下,才苦笑着一声,他刚才只介绍了道桥的来历,没有在人前说金城,自然是有原因的。

不过区长私下发问,他若不能给出答案,肯定就会被人看轻价值,“金城的王少明,他老爸是搞建筑安装起家,阳州最早的一批百万元户,王少明……好像跟李市长有点关系。”

钱权勾结!年轻的区长脑中浮现出四个大字,听起来是很厉害的样子——不过陈区长自然有他的章法,于是摆一摆手让李主任离开。

李主任离开,小廖又进来了,“区长,杨局长打电话来了,说大门堵着,他要不要从旁门进来?”

看这事儿闹的,饶是陈太忠做好了种种准备,也被气得苦笑一声,他扬一下下巴,“让他进来,难道他还怕出不去吗?”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葛区长也乘车从旁门回到了区政府,这时候她倒是不说做主了,直接来到陈太忠的办公室,不成想一进门,就被小廖拦住了,“区长正在跟杨局长谈话,请您稍等一下。”

正说着呢,里间门一响,杨孟春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他回来之后,在区长办公室外面被晾了半个小时,才得已进去,心里能好受得了才怪。

见到葛区长,他微微点一下头,不言不语地走了,可是葛宝玲却开始琢磨,这个时候,我在这里撞到财政局长,该是怎么个意思?

带着这份疑问,她走进了区长办公室,不过有了某些猜测,她说话就相对直接了一点,“陈区长,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电话联系了道桥和金城公司,他们表示说,没有资金支付,也不好强行劝散施工队。”

“谁要政府的好看,政府就要他的好看,”年轻的区长不动声色地发话,“你告诉他们,如果不能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施工队,咱们会考虑更换合作方。”

你怎么不去当这个恶人?葛宝玲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不过她也不怕传这个话,反正她的态度,那些人是知道的,这笔账总要算到你陈某人头上的。

当然,该有的辩解,她还是会有的——以显得她没有操纵此事,“好,我会转告的,但是……道桥的上级单位是交通局,他们可以直接把钱划走,而且,还会影响明年市里对区里的支持,希望您能考虑一下。”

“直接划走,那是他们违规,咱们不用考虑这些,”陈太忠才不会在乎市交通局的拨款,一个县区内的公路建设,永远都是当地政府出大头,他需要在意吗?

眼下正经要在意的,是把堵门的人驱散,于是他又指示一句,“你去跟门口的人说,冤有头债有主,谁欠他们,就去找谁要,再堵门的话,别怪区里不客气了。”

“我……一个女人去说?”葛宝玲怪怪地看着他,眼神里有点说不出的东西。

“干工作分什么男女?”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发话,下一刻,他又考虑到一种可能——你别有意把事情往糟糕里引导,“而且女性干部做群众工作,有天然优势……态度和蔼一点,当然,底线是必须坚持的。”

葛宝玲呆呆地看了他好一阵,才点点头,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她的心里真的是太恼火了,要是没有最后一句,她还真的打算出去呵斥一下对方,那不是要摆官威,而是有意把事情搞大,能推搡起来才好。

而眼下,显然是不能这么做了,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悻悻地腹诽,怪不得人人都想当正职,你看着副职受的窝囊气吧,我一个女人家去做群众工作不说,还连态度都规定了。

她自然不会考虑,今天这个结果,就是她有意造成的……反正,她葛宝玲也不是那么好指派的,要我态度和蔼?没问题啊~

陈太忠看着她离开,心里也是百感交集,施工队堵门,要是没有这女人的纵容甚至授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同样是拖欠工程款,像白凤鸣分管的建委,就没有什么人来闹事。

不过这个女人虽然是绊脚石,但是同时,因为她的存在,矛盾提前激化和发作,也正方便陈某人高调地、一劳永逸地解决某些事,倒也不能说没有积极的一面。

爆发出来的矛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些人藏在暗处恶意压制矛盾,等到积蓄到一定程度之后,再猛然爆发,那才最恶心人。

3289章惊艳出场(上)

陈太忠想得很好,殊不知葛宝玲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她出去不多时,白凤鸣就将电话打到了区长办公室,“区长,有个情况我要跟你反应一下……”

合着葛区长出去做工作,态度是极其地和蔼,她表示说,你们这么做是不应该的,也是不对的,区里很同情你们的遭遇,但是你们和我们之间没有直接的合作关系,你们还是该找谁就去找谁吧,围在这里实在不太好看,也很影响区政府的工作。

她的话说得软绵绵的,就连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话,也是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若不是细心听众,基本上听不出任何的威胁来。

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软,别人自然就硬了,更别说阳州这里原本就民风彪悍,大家一看葛区长的态度,心说我们这堵门还真起作用了,于是就呼朋引伴,招来更多的人来堵门。

白凤鸣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呢?因为建委某些搞施工的人,也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就琢磨着咱们也凑热闹去吧,法不责众啊。

不过还是有人细心,向上面的领导请示一下,我们合适不合适这样做——这就是所谓做熟了业务的,大家还图着以后的长久呢,一旦走错,实在太划不来。

白凤鸣一听就毛了,用异常严厉的语气表示:这件事你们掺乎不起,也别瞎掺乎,谁要管不住自家的施工队,一切后果自负!

挂了电话之后,白区长又给陈区长打个电话,将自己的新发现汇报一下——虽然他没有亲自来区长办公室,但却很直接地指出,咱们不能再这么坐视下去了,“后果可能会发展到不可控制……区长,你该做出决定了。”

“知道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站起身走出门,问自己的准秘书一句,“周庆有没有打电话过来请示?”

“没有,”廖大宝摇摇头,区政府被人围了这么久,警察分局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没错,昨天的枪击案是很严重,但是……尼玛你们多少意思一下也算啊。

陈太忠抬起手来看一下时间,十一点四十了,于是吩咐一句,“跟我出去。”

两人再次来到正门口,这次,陈区长索性是走到了距离大门十米左右的地方,背着双手,冷冷地扫视着面前的人群。

人群确实增加了一些,不过也才堪堪地突破二百,倒是远处围观的有三四百了,他看得心里冷笑:果不其然,闹饷的人群,仅仅是吃财政的人指示,这不是严重的社会问题引发的——所以围观的人很多。

看着在那里“苦口婆心”地劝说众人的葛区长,陈区长怔怔地站了有五分钟,直到葛区长跟他介绍情况,他还在那儿茫然地站着。

吓傻了吧?葛宝玲心里禁不住冷哼,事实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都有点担心局面失控了——面前的这二百人好说,但是围观的人一旦要凑热闹的话,那就铁铁地成为严重的群体**件了。

“嗯,你说什么?”陈区长终于回过神来了。

“我已经尽力了,该让警察局介入了,”葛宝玲面沉似水,对陈区长是真心的不满,而这件事情确实是在她的纵容和唆使下,才酿成的,但是她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不希望见到严重的群体**件——这可是冲击国家机关啊。

这个轻重,她还是拎得清的,而且一旦事情真的不可控制了,等事情过后清算的那一天,她的所作所为必然会被挖掘出来,后果……真的不可想象。

所以她建议警方介入,不过可以想像的是,就算警察来了,也不可能对这两百多号人下狠手,只能安抚——北崇的民风,真有那么彪悍。

如此一来,她的目的就达到了,压力施加了,又有警察帮忙控制局面,同时……陈区长你就该考虑做一些让步了。

她的算盘打得是极精的,但是陈太忠听得却是勃然大怒:怎么,你们一个个地组团刷陈区长,刷上瘾了?

我也很好奇,警察怎么还不来!他心里暗叹,不过警察来不来,他都有应对的手段。

“没必要,”陈太忠冷冷地回答一句,接下来大踏步走到门口,扫视一眼群众之后,厉声发话了,“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不走的人……就不要走了。”

他身材高大气场十足,往那里一站,真的是威风凛凛,而且说的话也是霸道无比,这一声传出去之后,**登时为之一滞,在一瞬间,满是人的现场,竟然是鸦雀无声——大家木呆呆地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年轻人。

“这是谁呀,”接着,就有人交头接耳,更有人生出不服之心,眼中也满是跃跃欲试的神情。

然而下一刻,一阵轰鸣的马达声自远处传来,大家侧头一看,却是一辆250摩托车发疯一般地疾驰而来,车手和后座上的人都是头戴头盔,看不清相貌。

“这速度有一百四吧?”大家一边议论,一边纷纷躲到路边,无形之中,围观者和讨薪者就被壁垒分明地分开了,“开这么快想送死吗?”

事实证明,摩托车确实是送死来的——是送死亡来的,车即将到达区政府门口的时候,后座上的人刷地直起身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提起一把霰弹枪,对着区政府方向就是一枪。

硝烟尚未散尽,枪手已然坐下,车手再次加速,以更疯狂的速度疾驰而去,眨眼就消失在了一条小巷中。

“我艹,”几乎有二十个人齐齐地惊叹一声,然后人群登时大乱,不过阳州人的悍勇真不是盖的,这个乱不是四散逃逸,而是说东张西望和四下打听发问。

“有本事的,再来一枪,”一声大喝传出,大家纷纷扭头看去,却发现那高大的年轻人兀自在那里稳稳地站着,他的脸上颧骨处,有一道浅浅的血痕划过。

他身侧不远处,是包了铁皮的大木门,密密麻麻的铁砂轰击在上面,留下一个个小小的浅坑,浅坑离年轻人的头部非常近。

我靠,忘记算铁砂还会反弹了!陈太忠目光炯炯地看着众人,心里却是不住地懊恼,他由于过于追求效果,这一枪开得……离自己太近了。

这枪是陈某人在打开天眼寻找麻老二的时候,不小心在一家房檐下发现的,所以他直接取走了,至于那摩托车,却是他临时在路边找了一辆。

说白了,这是再常见不过的混淆视听的手段,遗憾的是陈某人在北崇根基全无,不得不用分身来解决问题,是的,他认为自己这是非常规手段,但是——并不属于用仙术作弊。

不管怎么说,他的脸上多了一道血道子,这实在有点影响区长的形象,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后悔也没用,他背着双手扫视一眼,微笑着发话,“来,再来一枪,看我躲不躲。”

区政府的人早就被这一枪打得愣住了,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合着是区长在区政府门口被人打了黑枪——尼玛,这事真的大发了。

“快报警~”葛宝玲尖叫一声,人却是向院内躲去,廖大宝几步冲上前,要挡在区长前面,不成想领导随手将他拨到一边,“让开,都要结婚了,你发什么疯?”

这一刻,真的没有人敢再乱动了,离政府大门很近的一些讨薪者,情不自禁地后退几步——我艹,这跟我们无关啊。

然而正是因为他们的退后,区政府的门前,露出一片小小的空地,高大的年轻人背着双手,微笑地站在那里。

虽然两边的门岗终于跑上前,挡在了此人前面,但是此时此刻,大家的眼里,只有这个年轻人——他的光芒无人可挡。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就连再不晓事的人,也猜得到说话的人必然是领导,众人怔怔地盯着他,一时间竟然没几个人说话。

这是北崇区新区长第一次在自己的子民中正式出场,而这出场的架势,也委实太震撼和华丽了一点,许多年之后,北崇人提起来陈区长的露面,都是竖着大拇指——见过牛逼的,没见过这么牛逼的。

至于年轻区长脸上淡淡的血痕,更是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尼玛,就差那么一点点,新区长的脸上就要开花了,但是人家硬是笑得很开心、很轻蔑。

五分钟后,两辆警车呼啸而至,开得简直像飞起来一样,车还没停稳,周庆就打开车门跳了下来,连着踉跄两步才站稳身子,接着双手分开众人,就飞奔到年轻人面前,“区长,我……我来晚了,您先进去吧。”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个区长——大多数人还是分不清“区长”和“陈区长”的区别。

“周局长,”陈太忠微笑着看着他,以不引人注目的幅度,微微摇摇头,接着又轻叹一口气,“早上我刚跟你说的话,怎么这么快就兑现了?”

(更新到,大家端午节快乐,下旬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