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0 -3291强势区长

官仙 3290 3291强势区长(求月票)

3290章强势区长(上)

周庆一听这话,脸登时就白得不能再白了,不过这时候这场合,也不合适辩解,他只得苦笑一声,“区长,您先去医院看一看吧……万一铁砂有毒就糟糕了。”

“有毒也死不了人,”陈区长背着双手,嘴巴冲着门外的人一努,“现在你告诉我,多长时间能恢复了政府的办公秩序?”

“马上,马上,”周局长频频点头,根本顾不得周边旁观者的目光,接着一转头,面皮就是一翻,他冷着脸大喊一声,“封锁现场,不许放跑一个!”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嗓子下去,人群登时炸锅了,这时候谁要还想着硬挺,那真是自找没趣,阳州人彪悍不假,但是这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副区长差一点就被猎枪爆头,这性质之严重,简直无法形容。

而两辆警车的警察,就想封锁住现场六七百号人,这玩意儿真的……太不科学了,只听得人群里传出一声呐喊,“跑啊……”

眨眼之间,二百多名讨薪者就跑了个精光,有人一开始还想着,这事儿不是我们安排的,没必要跑,可是大家都跑,那种恐怖气氛的传染,再坚定的信念,也会被冲得七零八落。

不过警察们还是抓住了几个人,一边还有政府工作人员也帮着抓人,就连廖大宝都紧追几步,一个虎扑死死地压住一个小个子。

小个子个头虽小,可力气却着实不小,一拱一拱的,差点把小廖拱翻,这时候李红星看出了便宜,上前搭把手,两人终于将此人制服。

“我啥也没干,凭啥抓我?”小个子一边挣扎,一边用方言大声抗议。

“你啥也没干,那跑啥跑?”李红星大声地驳斥他,那嗓门大得半条街都能听到,尤其难得的是——他是用普通话说出来的,其用心真是昭然若揭。

“别人都跑,我为什么不跑?”小个子大声地反驳,好像声音越大,越能证明他的无辜似的——类似的场景在不断地上演,两辆车七个警察,一共擒获四人,加上区政府之类的其他人帮忙,也一共才抓了八个人,其中两个还是警民协作抓获的。

警察总是姗姗来迟,两分钟之后,才又有警车呼啸而至,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区政府门口足足停了九辆警车。

虽然这九辆车里,有六辆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微型面包车,又有一辆是破破烂烂的中型面包车,可也让人禁不住生出怀疑之心——这是那个贫穷的北崇吗?

还真是那个北崇,来的警察五花八门,有的是分局的,好还有是区政府驻地城关派出所的,更有其他隔壁派出所来援——就连区委所在的明诚派出所,都派人过来帮忙。

可就算是这样,区政府门口依旧还汇集着一百多号人,北崇人不但胆气超群,而且也实在闲得无聊,这样的时候,居然还有人敢留下来围观。

事实上,心里有鬼和没鬼,就体现在这里了,来闹饷的一见形势不对,哪怕明知道跟自己无关,那也得跑,但是真正围观的人,就没有多少这样的压力。

有些围观的人也发现形势不对了,但他们可以转过身去,慢悠悠地离开,一点都不怕被人查——住得近的,区政府的人都可能直接认识;而住得远的人,他们路过此地,也总有理由。

折腾来折腾去,十分钟之后,除了先期抓获的八个人,大家又在围观的人群里找到三人,当然,其间发生了一些误会,无辜的人做了理由充分的辩解,而这三人,却是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yy小说害死人啊。

周局长想将目前的情况跟陈区长做个汇报,然而陈区长直接指示一句,此事是葛区长负责的,你跟她商量去吧,我只要求抓住元凶,顺便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更深层的话他也没说,也无须刻意去说:如果不能让我满意,那么,你就要考虑兑现承诺了。

当然,陈太忠很清楚,这件事里,葛区长和周局长之间,肯定存在着一些默契,但是他不怕让他俩细细地商量对策,不管怎么商量,你们总要让某些人出来买单——别的不说,哥们儿堂堂的北崇区委副书记、代区长,脸上这一道子……白划了吗?

对于这两个人,他真的是恨不得全部换掉,但就是前文说的那些……将一个人一撸到底,和成功地敲打一个人,令其口服心服——两者相较而言,哪一种手段更考验人的情商?

以前,陈某人从来没有做过正职,那些野鸡正职就别提了,还不够丢人的,所以他想做类似的试验,也没有合适的副本供他来体会。

而现在他做了正职,不是行局正职而是政府正职——这种难得的体验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

说白了,他想找这两个人的麻烦,真的很简单,但是他不会去那么做,因为真的是……实在太简单了,还不如换个难度高一点的——比如说尝试控制住他们。

事实上,还有其他原因,让陈区长做出如此选择,那就是他没有亲眼看到葛周二人的恶处——周庆跟徐波的死,理论上有关,但是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显示,两者存在必然联系。

而葛宝玲也是这样,这女人可恨不可恨?真的可恨,但是她也仅仅是想维系旧有的体制格局罢了,起码人一多,她就要铁青着脸建议,要叫警察来。

这些矛盾,其实微不足道,哥们儿是宰相肚量,年轻的区长安慰自己,咱初来乍到的,让地方上各种人才和助力做到物尽其用,那才是真正的水平,一来就放倒一大片的话,另一个问题就扑面而来了——接下来该谁上?

所以他把手边的事情交代完,就带着廖大宝直奔北崇宾馆而去——中午居然也有羊揪子?这真是幸福的一刻。

而幸福往往也只是短暂的一刻,就在陈太忠大快朵颐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我是市政府办公室巨中华,找一下陈太忠区长。”

你能更扫兴一点吗?陈区长真是要多无语有多无语了,他接起电话来,淡淡地哼一声,“嗯,我是陈太忠,你说!”

他不是不知道,巨中华是李强的秘书,但是尼玛……你也就仅仅是个秘书嘛。

你让我说?巨主任一时间有点讶异,他还真的没遇到过这么桀骜不驯的正处级干部,巨主任是谁?是堂堂的市政府老大的秘书,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区长了,就连北崇的区委书记隋彪,虽然不是李市长一系的,见了他也要微笑着点头。

不过对方的回答,大致还在现有答案的范围内,不是太过分,他不能计较,还是正事要紧,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发话,“李市长说,这两天北崇……好像治安不太好?”

“非常不太好,”陈太忠也不客气,很直接地回答了,北崇这边怎么回事,你别说了解得还不如我多吧?“感谢李市长的关心。”

“目前大好的安定局面来之不易,希望北崇区政府能够好好珍惜……”对巨中华来说,态度传递到就足够了——市里对北崇有点关注。

“这也叫安定局面?”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冷哼一声,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我脸上还有伤口呢,要不……我也送你这么一个安定局面?”

你会不会说话啊?巨中华真的有点恼了,不过他是心有城府的主儿,只是淡淡地哼一声,“这是市里的关心,你明白的……”

“我明白个……”陈太忠气得还要说脏话,对面却是挂了电话,他放下电话冷哼一声,“怂恿别人围堵区政府,还有理了?”

这个电话因何而来,他想都不用想,无非就是金城交通开发公司知道了枪击案,王少明有点着急了,所以托人来打个关照……

哥们儿当然知道你是无辜的,你要是肯上门来认真解释,那也不是不能商量,毕竟在一段时间内,你是收不到工程款了,但是你这个态度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到这里,他抬手就给周庆打个电话,再次叮嘱一遍,“那些讨薪的人,都是可怜人……不要给他们上手段,最重要的是,要挖出的是煽动者和幕后指使者。”

你让我怎么挖呢?搁了这个电话之后,周局长郁闷地叹口气,区长大人猜得不错,分局正打算对那些讨薪者上手段——这么大的事情,掘地三尺是必须的,说得更难听一点,就算屈打成招,也要弄到两个顶缸的。

但是陈区长这么一个电话,让周庆越发地苦恼了,幕后指使者什么的不好说,但是煽动者……可不就是那么几个人吗?

3291章强势区长(下)

陈太忠猜得一点都不错,周庆早就知道,今天有人要来讨薪,对周局长而言,停止拨付欠款什么的,跟警察分局关系不大,张区长在的时候,该给分局的款项,都不怎么拖,临走之前还把拖欠的全部补足了。

既然是这样,今天的讨薪他没理由支持,但是也不好阻止,道桥公司背靠市交通局,那金城的王少明跟李市长关系也不错,更别说他如果主动驱散人群的话,那就是把自己放到其他副区长的对立面上了,还可能招致隋彪的不喜。

总之一句话,这个新来的区长值得不值得他大力支持,那还是两说呢,所以他打的算盘就是两不相帮,如果新区长勒令他前来,他就带队来,如果是别人指使,他就要视情况决定:要不要请示新区长之后,然后派人前往。

事实上,周局长手上那个杀人案,就够他忙前忙后头大如斗了,而新区长又相当重视此案,那么——讨薪算多大点事儿?

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现场居然有人对陈太忠开枪了,这个事件的恶劣程度,还要超过昨天的枪击案,周庆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尽快破案,否则辖区里连续出现三起枪击案,他别说升迁了,能保住现在的位子都要偷笑了。

所以陈区长的这个电话,真的令他无所适从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一般的农民工,他不合适再上手段了——否则的话,只陈区长的叫真,他就承受不起,李强都保不住他。

一边琢磨着,他一边恶狠狠地划拉完手里的饭,才站起身去指示一下,对被裹挟的农民兄弟,千万不要动粗——挑事的就不能放过了。

办完此事之后,他才托人跟那俩公司的领导招呼一声,陈太忠查到你们唆使闹事是必然了,有什么误会,最好当面去跟陈区长解释,你们要是搞不定陈区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金城的老总王少明赶到了北崇区政府,这么大的事情不敢不来,他必须面见陈区长解释清楚。

大约是两点半的时候,道桥公司的老总郝向阳也到了,他跟王少明是素识,两人虽然不怎么对劲,但是云淡风清地聊两句,还是不成问题的。

“王总,早来了啊?”看到王少明坐在银白色的沙漠王里抽烟,郝总推门下车,心说我这辆五年的帕杰罗得换一换了。

“郝总您有官身,我可不行啊,”王总一见是他,苦笑着推门下车,顺手还递一根烟过去,“听说这边有意外,肯定得第一时间来。”

“刚扔了,不抽了,”郝向阳不动声色地摆一摆手,才低声问一句,“没见着人?”

“人家要开区长办公会,”王少明的嘴角**一下,又轻叹一声,“唉……这事儿闹的。”

“谁说不是呢?”郝总也跟着叹口气,两人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站在那里,谁也没再说话——这时候能说啥呢?

区长办公会定的是下午两点半,不过王少明求见的时候,陈太忠直接就让廖大宝把人堵在门外——就说我没空见他。

你一个小小的商人,纵容施工队闹事不说,出了事之后,还想通过巨中华表示点什么,先冷静一下,端正自己的态度吧。

下午两点半,北崇区长办公会准时召开,区委副书记、代区长陈太忠同志主持会议,与会人员除了葛宝玲、白凤鸣、徐瑞麟和谭胜利四个副区长外,还有区政协副主席林桓,人大副主任郑林生和区政府秘书长李红星,区政协助理调研员刘海芳列席会议。

虽然人不少,但是区政府第二号人物、常务副区长赵海峰没来,陈区长提前一分钟进入了会场,扫视一眼在场的人,不动声色地坐了下来。

剩下的一分钟,就是在一片寂静中度过的,按说一般区长办公会,不会这么严肃,更别说陈区长还是初来乍到的小年轻,不过,上午发生在区政府的一幕,已经在政府里传开了,大家不得不正视这个出名强硬的年轻区长。

陈某人不擅长搞这种形式主义,但他还是静静待了一分钟,才轻咳一声,“我现在宣布,会议正式开始,李主任去把门关上。”

“在进入议题之前,我要先说件小事,”陈太忠见李红星将大门关了,就轻描淡写地发话了,“赵海峰副区长最近身体不太好,我也赞成他静养,他帮区里分管的财税系统,我先抓起来,以免影响政府工作的进行。”

这话出口,寂静的现场变得更加安静了,大家都知道,陈区长已经放出风去了,说是要接管赵区长的摊子,不过调整分管的事情,往日里见得真不多,而且就算调整,一般也就是调整一两个口子,哪里有把别人的分管全取消了的?

尤其是常务副区长,这不但是区委常委,更是能跟区长抗衡的存在,区长把常务副的分管内容接管过来——就算你做得出来,别人也得能看得过去呢。

想到这话是李红星传出来的,大家就认为,这不过陈区长逼迫赵区长与会的手段而已。

不成想,眼下这话,还真就从年轻的区长嘴里蹦出来了,大家听到之后,先是微微地惊讶一下,然后就有人拿眼去瞟那紧闭的大门,心里却是哀叹——赵海峰你也真是的,争一时的闲气,却丢了自己分管的口子。

就这么丢了?没错,就这么丢了,要知道,这是区里的一把手,在区长办公会上宣布的,就算有人想反弹,陈区长也绝对不会答应,要不然区长的威信何在?

想一想这年轻的区长做事极其强硬,大家绝对相信,他定然会坚持下去。

静了一静之后,人大副主任郑林生举手,表示自己要发言,陈太忠有点不喜,心说你个打酱油的也要说话?不过他还是点点头,“郑主任有话请说。”

“赵海峰同志……不仅仅是副区长,他还是常务副,”郑主任谨慎地措辞着,“这么调整分工,会不会对政府工作产生不利影响?”

“只是调整分工,他还是常务副嘛,”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回答,你人大还真的以为能监督政府工作了?不过对方这话,也给了他一个解释的机会,“赵区长身体不好,他分管的部门找不到可以负责的领导,这才会对政府工作产生不利的影响。”

“我的问题完了,”郑主任扫视一眼在座的几个副区长,点点头不再说话——陈太忠能不讲理地拿走赵海峰分管的口子,自然也能拿走你们的,不过,这就是你们自己考虑的了。

说白了,郑林生是欠赵海峰点人情,现在率先开口就算还上人情了,至于说接下来的发展,他真的没能力左右。

不过很显然,没有哪个副区长想去趟这趟浑水,若是没有上午的事情,葛宝玲倒是可能偏帮一两句,但是看着陈区长脸上那一道血痕,她真的没胆子往外跳。

事实上,葛区长心里正在奇怪,徐瑞麟和白凤鸣不出头也就算了,为什么谭胜利也不跳出来呢?陈太忠最开始拒绝的,可是谭区长。

“那就正式进入议题,”陈太忠可不会等他们,“关于明年的政府工作规划……那位同志先来说一说?”

“我先说两句吧,”白凤鸣非常果断地举手了,就在这短短的半天内,他发动自己的关系,了解了一下油页岩,才愕然地发现,那东西确实能发电,而且他的人现在都已经带着样品上了飞机。

这是一个非常靠谱、非常果决的班长,白区长决定抓住这次机会,“我主要说的是两个方面,明年的城市建设和工业发展的规划……”

白凤鸣会谈城建,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是他想谈工业……在座的人齐齐一愣,我们没有听错吧,你是说——在北崇搞工业规划?

他们还真的没听错,关于城镇建设,白区长讲的不多,很多还是在建的的项目——陈区长不会为前任补窟窿,但是现有的项目该不该继续下去,这个还是要说的,合适的项目,陈区长还是打算认那些账。

至于说明年城建的规划,那可不是区政府关上门说起来算的,先得过了常委会,区里再谈都不迟——没错,今天谈的只是规划,不是具体实施。

所以,白区长谈城建不多,接下来他还真的谈起了工业,而且他在谈之前,还向在座的人每人分发了一叠材料,以示他要大谈特谈。

要说白区长这次,准备的是相当充分,他不但谈起了要建六十万吨的水泥厂,还提出要做大型板材厂、饲料加工厂和……卷烟厂,没错,大家没有看错,确实是卷烟厂。

他这些规划并不是空想,都有详尽的资料说明,在座的在北崇工作得也都不短了,哪里产些什么,谁还不清楚?

葛宝玲听完之后坐不住了,她一举手,很恭敬地发话,“班长,我有话要说。”

“嗯,”陈太忠点点头,你说。

“凤鸣同志的规划很翔实,看得出来是下了功夫的,但是……”她微微吸一口气,“我想问一句,这几千万的拨款……从哪儿来?”

兹事体大,她不能不问清楚,城建和交通一向是支出大头,拨款要是全进了工业,她的交通跟哪儿要钱去?

你们脑子里面,怎么从来想的都是拨款呢?班长大人嘴角微微**一下,漫不经心地回答,“未必要拨款,可以招商引资……只要项目好,钱不是问题。”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