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0 -3301初进市政府

官仙 3300 3301初进市政府(求月票)

3300章初进市政府(上)

“幸亏没有跟徐瑞麟暗示,不会放过周庆,”陈太忠开着一辆普桑车,轻声嘀咕着。

这普桑车号为“恒m-68002”,是北崇区区长的标配车,恒m是阳州市的序列,68是北崇的车牌序列,002就是区里二号人物,001是隋彪的座驾。

这辆车的车钥匙,是昨天李红星送过来的,说移交之前检修了一下,陈区长倒也不在意,就这么收下了。

刚才让周庆离开之后,年轻的区长就来到车库,打着车试一试,发现车况还不错,寻思一下就给李强打个电话。

那边接电话的是巨中华,陈太忠第一时间就听出了他的声音,对于这个人,他是相当地不待见,所以连招呼都没打,直接就发话,“我陈太忠,找李市长。”

“请问你有什么事?”巨中华倒是好城府,居然还用个请字。

“跟你说了,你能做主吗?”陈太忠冷冷一笑,小子你昨天居然敢跟哥们儿指手画脚,而且还敢早早地压电话,以后都不要指望我对你客气了。

“稍等,”巨中华说完这俩字的时候,脸色已经有点难看了,身为市政府第一秘,他何曾遇到过这种怠慢?尤其令他恼怒的是,陈某人问的是“你能做主吗”?

对秘书一系来说,这个问题几近于打脸,秘书能做主的话,要领导干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他实在不敢计较,说领导在忙之类的,他非常清楚,李市长从昨天就等上这个电话了,于是只能忍气吞声地将电话递给领导,“陈太忠。”

“小陈你好啊,上任之后,你的时间抓得很紧,”李强接过电话之后,慢条斯理地发话,“不过有空的时候,也该来市里走一走,埋头拉车的同时,抬头看路也很有必要……多熟悉一下市里的行局委办,回头办事也方便,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老李你真是被逼急了啊,陈太忠太明白官场里这些路数了,一个是市长,一个是区长,中间横跨若干等级,李市长这话说得实在是……太热情洋溢了。

地位相差如此悬殊的两个人,这样的热情真的连组织关怀都无法解释,两人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又不是一个阵营的,所以就是四个字——被逼无奈。

可是再想一想,李市长说“回头办事也方便”,莫非是也知道了,我没认出张近江来?陈区长禁不住要暗叹一口气,官场里真的是……没有秘密可言吖。

不过不管怎么说,李市长盛情邀请,陈太忠也只能表示,您这个指示太及时了,我们昨天正好刚开了一个区长办公会,正想去跟市里汇报一下,考虑到今天是周六,也不知道您……方便不?

过来吧,直接来市政府,李市长一点都不带犹豫的,他犹豫不起——夜长梦多啊。

陈太忠开车上了路,才开始琢磨,周庆随手点出的人,会不会影响自己放倒赵海峰的计划,心里也禁不住抱怨——这官场里的变数,也实在太多了一点吧。

赵区长跟李进山没仇恨,这大致能保证,陈区长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不过这年头的事儿,也真的说不好,比如说周庆明明是必无幸理了,但是这货硬是能厚颜无耻地找出个替死鬼来,还是一脸“我们辛苦了”的样子。

要不说这官场里,人为因素导致的变故真的是太多了,大到干部选拔,小到日常事务,要知道,陈太忠差一点向就徐瑞麟保证了:周庆肯定过不了这一关。

也就是他不好跟徐区长讲述内中缘由,才按捺下了这份卖弄的心思——他总不能说警察局肯定抓不到人不是?

不成想那一时的难以启齿,眼下看来,反倒是老成持重之举了。

所以说这年头,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开口时就越要小心,这跟架子什么的关系不大,关键是,官越大管得人也就越多,而诸般事务中,最容易生出变数的,便是人了。

一路看着地图,陈太忠来到了市政府,没错,就是看着地图找到市政府的——这尼玛真是一件荒唐事,堂堂的一区区长,上任这么些天了,才是第一次来市政府。

阳州是个穷地方,市政府的门脸也就是那么回事,不过马路对面在起一幢大楼,已经建了十二层,据说那里是市政府新的办公大楼。

庙再穷,方丈总是富的,陈区长见到这差距明显的对比,禁不住再考虑一下建设区政府新大楼的必要性,不过车已经到市政府门口,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门卫还是很负责的,见他要进门就将他拦住,悲催的是,陈区长甚至连工作证都没做好,他犹豫一下,指一指车头,“你看这牌子,我是北崇区区长,李市长叫我过来的。”

“这么年轻的区长?”那位呲一下牙,却也没做出更过分的行为,只是走上前看一下车牌,略略思索一下,“这样,你给市长打个电话,可以吧?”

“你打个电话不行吗?”年轻的区长从驾驶台上摸起一根烟,慢悠悠地点上,眯着眼看着对方,“李市长大周末的在市政府工作……你不知道?”

按说,他是不该跟这些小人物叫真的,太**份,但是他不这么想,在天南的时候,陈某人一般情况下还是愿意以德服人的,否则就有仗势欺人之嫌。

可是在北崇,就又不一样了,要知道,陈太忠是赤手空拳来打天下的,也做了不少经济方面的策划,他得传出一定的口碑,让别人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否则的话,工作难以开展不说,种下的树长起来,都难免被别人摘了果子去。

换个人来的话,可能要考虑怎么勾心斗角合纵连横,以谋取利益最大化,但是陈太忠来的第一天就说了——哥们儿是做事来的。

你还真牛气了啊,门卫也有点恼了,不过他不是门口的士兵——士兵看到通行证就放行了,犹豫一下之后,他还是转身回去打电话,年纪轻轻就是一区之长,这样的人,等闲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电话打通之后,果不其然,李市长那边让放人进去,说不得他站在门口冲车一摆手,勉力挤出一个笑容,“进吧。”

“麻烦问一句,李市长这办公室怎么走啊?”年轻人不着急离开,反倒是探出脑袋,笑嘻嘻地发问。

尼玛,门卫听得好悬一个跟头栽倒在地,我说,你打个电话,不就啥都有了……

陈太忠来到市长办公室,一眼看到的就是巨中华,巨中华没见过陈区长,但是陈经理见过巨大秘。

“陈区长是吧,你稍微等一下,”巨秘书见他进来,不动声色地点一下头,人就在那里坐着,连站都不肯站起来。

“市长有事?”陈太忠摸出手机,大喇喇地往门口的沙发上一坐,“那我给市委打个电话,一会儿还要去市委呢……我得等多长时间?”

算你狠,巨中华被撩拨得有点受不了,事实上这道关卡,不是他要为难陈太忠——两人隔着电话就叫上劲儿了,他已经知道,对方的性情,不是一般的乖张,他怎么可能在这种场合下刁难?此事处理不好,领导要被动的。

然而好笑的是,他这么做,偏偏是出于李市长的授意,李强盛情邀请陈太忠来面谈,但是陈某人上路之后,李市长就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个陈太忠,不要狮子大张嘴吧?

北崇的事情,李市长沾染的因果极多,王宁沪又在一边虎视眈眈,他也愿意跟陈太忠这个当事人兼受害者达成个共识,但这个事情是阴差阳错所致,他有解决问题的诚意,但是同时,他不想做出太多的让步。

他不想让步太多的原因有二,首先是,陈太忠太年轻,年轻人初登高位,总容易忘乎所以,而此人是以嚣张跋扈出名的——小巨都吃了他的挂落,然而人的毛病,真的不能惯,开头把握不住,以后就更难了。

其次就是,他也无法让步太多,少少让步一点,那是官场争斗的手段,但是让步太多,那就难免有心虚之嫌——事儿不是你做的,那你让那么多出来,是因为什么呢?

所以他告诉自己的秘书,陈太忠来了,你得再如此如此地试探一下,咱要分析一下他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格,眼下又是什么样的心态。

我已经招惹了他,他不会买账啊,巨中华跟着李强也有四年了,要不是李市长这次换届可能去朝田,他要跟着走人,那就考虑外放了,所以他不怕这么说。

“多试探一下就怎么了?脚踏实地地做事,不应该吗?”李市长如是表示。

所以,巨中华很无奈地接受了这个指示——做秘书的,关键时刻,就得顶上去啊。

然而遗憾的是,陈太忠真的有那么生猛,软硬不吃,居然表示说,我还要去市委——这里面的味道,真的是昭然若揭。

3301章初进市政府(下)

那我就继续顶吧,反正大不了也就是你恨我入骨,巨中华很悲哀地想着,事实上,如果有三分奈何的话,他不会选择跟这个年轻人作对。

但是他别无选择,于是他又问一句,“你去市委有事?”——多么低级的问题,可他不能不问,反正弱智的是他,不是领导。

“你觉得市委应该坐视?”年轻的区长淡淡地发问,眼神中居然有一丝怜悯……怜悯?

“我现在进去问一下市长,稍等,”巨中华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就消失在了门内,半分钟之后,李强走了出来。

“嘿,小陈来了啊,”李市长笑眯眯地伸出双手,跟陈太忠握一握,看那样子根本不像是市长见区长,简直是区长见市长,态度比王宁沪强得太多了,一边握手,他一边笑着解释,“小巨做事太死板了,你不要在意,我也是在考虑明年的规划问题。”

“来北崇这么久了,一直没来市里,我自己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陈太忠微笑着回答,“年轻气盛,光想着做事了,忘了先做人了。”

“小陈你要这么讲,我就要批评你了,**人讲的就是对事不对人,”李强脸色一绷,正色回答,心里却是嘀咕一句,少说两句怪话,会死人吗?

“总之是我做得不好,”陈太忠微微一笑,心说你净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有意思吗?还是尽快谈事吧,“我能进屋汇报吗?”

“那我能让你在这儿汇报?”李强微微一笑,也还他一句俏皮话。

进了里面之后,陈太忠就将昨天的办公会汇报一遍,这固然是幌子,但也是难得的吹风机会——这个过程中,有些事情就算你再不想听,也得听。

“这些工厂下来,得不少钱啊,”李市长一边翻看着会议记录,一边铁青着脸发话,他看到了陈区长表示“钱好解决”的记录了,但越是这样的时候,他越要表明事情不乐观。

这个节骨眼上,真的来不得半点马虎,他甚至没兴趣了解,陈太忠打算从哪里筹钱——一句话问得不合适,人家哭诉两句,没准市里就不得不出钱了。

其实李强知道,陈太忠搞经济很有一套,也认识不少有钱人,但是这终究不是丫熟悉的天南,所以对某些莫名的麻烦,他不想沾染,就是八个字,“规划不错,市里没钱”。

“这些规划,都很站得住脚啊,”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反倒生出了点调戏的心思,他微笑着发话,“市里能解决大部分的话……其他的我们就自己想办法了。”

“会议记录写明了,钱是你解决,”李强哪儿敢接这个话茬?索性是敞开了说,开什么玩笑,几千万的投资,你们一拍脑门做出决定,接着就要跟市里要钱?

“市里能表个态,做我们的坚强后盾就好,”陈太忠点点头,他也只是一时兴起调戏一下,“大家都很努力地设计和规划了,对打造一个崭新的北崇,我们很有信心。”

哥们儿我没打算指望上级领导帮忙——从小到大,从小官到大官,咱一直就没这习惯。

他是这么说的,但是李强不会这么想,想到此人不跟自己要钱,还能跟王宁沪要钱,他觉得这货的想法有点幼稚和天真了——王宁沪也不是傻瓜,你趁早打消某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所以,李市长禁不住点拨一句,“你们的工业体系有缺陷,电力你解决不了……这是瓶颈,别说你解决不了,我都解决不了,电地协调那么好说的话,要电业局干啥?”

“我们可以考虑自己发电,”陈太忠很郑重地回答——官场里相斗,讲个虚实相间,他说真话,别人未必会认为是真话。

“哦……”李市长点点头,似乎被这言辞打动了,然后他问一句,“拿什么发电呢?水电还是火电?”

“我可以从天南运煤过来,直接距离并不远,”陈太忠回答的也是实话,起码从某个角度上来说,确实是如此——油页岩不能单独发电,必须要掺杂煤粉的。

但是这么搞,你没有优势啊,电业局能同意吗?李强差一点就问出这句了,而且电厂……你以为阳州不想搞电厂?搞不起来嘛,大电厂投资不起,小电厂国家不让上。

算了,我就不提醒你了,等你碰了钉子,就知道我的建议多么宝贵了,李市长心里暗哼,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隐隐有种感觉,这个年轻人,没准真的能搞出来电厂。

反正连年轻的区长都知道要少说话了,堂堂的阳州大市长,又怎么可能不清楚这必要性?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于是他不再说话,埋头看记录,然后他又被一件新鲜事吸引了,“这个退耕还林示范区,你做过了解吗?”

“我没有了解过,是徐区长提出来的,”陈太忠对退耕还林不是很熟悉,他只知道,北崇的很多农作物,都是种在山上的,土壤并不肥沃,“不过他也解释了,说这个主要是国家指定,我们也是尽人事听天命,总要博一下的。”

“这个事情,市政府会大力支持,”李强听得心动了,他当阳州市长这么久,虽然也是下了点功夫,也努力地去招商引资,去跟省里要钱了,但是阳州就是这么个摊子,就算请别人投资,人家一句话就能堵得人哑口无言,你那儿有什么?

阳州有好政策,有勤劳淳朴的人民,其他的……没有了,所以引来的企业,不是血汗工厂,就是有缺陷的,比如说侵权的,又比如说污染重的,但是,这能怪他李某人吗?

这个退耕还林的政策,李市长也有所耳闻,可他根本就没去惦记,打个电话就知道不行——国家林业局指定的,目前就没放开申请,上面没人,那问都不用问。

可是偏偏地,新来的北崇区长敢惦记此事,那李市长想都不用想就要支持,“不过你既然要走一趟了,把咱们整个阳州都放进去考虑吧。”

“啧,”陈太忠听得登时无语,我去化缘,是凭着这张脸,你让我把整个阳州都带上,哥们儿只是北崇区长,不是阳州市长,明白不?

李市长等了一阵之后,发现他不说话,于是抬起头来看他,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五秒钟之后,市长大人轻叹口气,低声嘀咕一句,“多说几个字的事情。”

“也是……撞大运的事情,”陈区长干笑一声,不再言语。

除去这些,会议记录上就没什么更耀眼的东西了,像从移动化缘两百万,是不可能出现在记录上的——那是彻彻底底的题外话。

李市长本来想走个过场的,不成想北崇的规划还是满有吸引力的,一不小心就多说了两句,说完之后,想到这家伙不但敢琢磨退耕还林,还能从移动弄到赞助,猛地就想到,没准……他真的能协调好电力?

哎呀,想多了,下一刻,他终于想起自己找陈太忠想说点什么,不过对方不说,他也不好主动提,于是沉声发问,“昨天的枪击案……有什么进展没有?”

“周局长早上说,已经锁定了嫌疑人,”陈太忠一说起此事来,就禁不住想笑,总算是在市长当面,他强行忍了下去,“是一个叫李进山的通缉犯。”

他的笑意隐藏得极深,不过李强很敏锐地注意到了,小家伙有点怪模怪样,事实上,周庆刚才已经打电话向他汇报过了。

李市长也觉得脸有点热,他猜到了,周庆是为了保住那个位子,才在第一时间推出个嫌疑人来,至于说是不是真凶,那还很难说。

不过陈区长不知道的是,李市长已经明确表态了,小周你要是四十八小时之内抓不住李进山,那就别怪我不管你了——我能帮你兜住那个副区长儿子的事儿,你该知足了。

看到陈太忠这副样子,李强只当是此人心有不忿,于是主动点明,“这个人我听说过,穷凶极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这个我也不清楚,”陈太忠面色凝重地摇摇头,状似不满,又似极力地忍耐着什么,“对了市长,在开区长办公会的时候,常务副区长赵海峰因身体原因,缺席了……”

陈区长将这两件事串起来说,用意昭然若揭,李市长听得也是暗松一口气,他沉吟一下,点点头,“那你就先抓起来财税吧,也是老同志了,没有很好地辅佐你这个新班长……”

不愧是一市之长,看人家这话说的,绝对不会说赵区长买凶杀人,但是有人堵了区政府大门,赵海峰不出面协调,反倒在发生枪击案之后,下午还是不参加会议……你让大家怎么想?

对李强来说,牺牲一个周庆这样的小科长无所谓,不过王沪宁既然有意兴风作浪,他不介意跟陈太忠暂时联手,撵走赵海峰。

姓赵的跟隋彪走得近——事实上这两人跟王书记都有点关系,反过来说就是:跟李强没啥大关系,姓王的你不是要抓替罪羊吗?区区一个周庆,不太够啊……

(大神之光活动月底结束,还有不到三十个小时了,只要全程订阅的朋友就可以领取徽章,同时召唤月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