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4章 好项目

3304章好项目(求保底月票)

见到徐瑞麟进去了,马媛媛扯了谭区长在一边嘀嘀咕咕,白凤鸣心里有点纳闷,怎么偏偏把我放在最后面?

他自认自己是最配合陈区长的,今天这般忙碌,他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但是……希望是区长跟我谈的最多吧。

他的想法还真没错,进了办公室之后,年轻的区长冲他微微一笑,“把门关紧……”

白区长心怀兴奋地关上了门,一点都没有在意对方对自己的使唤,然后他走到沙发边,笑眯眯地坐下,“有什么好消息?”

“大好的消息,”陈太忠笑着点头,“你有没有注意到,最近有报纸讨论,关于煤炭『液』化的问题?”

“听说了,”白凤鸣茫然地点点头,然后猛地一个激灵,眼睛也登时张大了许多,旋即倒吸一口凉气,以极低的声音发问,“您是说……咱们这个油页岩,也可以搞这一套?”

不知不觉之间,他嘴里居然蹦出了“您”这个字眼,不过,面对过于强大的领导,一般的干部都会很快地找准自己的位置。

“没错,化验结果出来了,搞电厂没问题,”年轻的区长点点头,脸上是遮不住的笑意,“但是我的朋友建议了,可以申请煤炭『液』化项目支持。”

这个煤炭『液』化项目,是国内刚兴起的一个产业探讨内容,俗称“煤变油”,主要是出于石油战略安全的角度考虑。

目前国际油价高涨,而海湾地区的产油大国伊拉克,非常不受美国待见,双方剑拔弩张,说来也有意思。同样的萨达姆,以前两伊战争中,是美国的扶持对象,后来却是美国的打压目标,打过一次海湾战争不说,现在又有再打一次的趋势——真是赤『裸』『裸』地诠释了“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永恒的只是利益”这句话。

这些就扯得远了,美国现在正忙着出兵阿富汗,找911的后账,但是他们对伊拉克的态度非常明显。而这紧张的国际形势,导致了国际油价居高不下。

中国是贫油国,而这两年的发展,导致对石油需求的大增,更有不少发达国家将油价高涨的缘故推到中国身上。说中国人用的油太多了。

这个时候。石油战略安全的因素,就被国家和社会重视了起来,万一什么时候打仗,国内又没有足够的油田——怎么办?

那就必须开发新的替代能源了,于是煤炭『液』化的设想被提出,必须要指出的是。煤炭『液』化造出的合成石油,成本比现在的石油价格还要高很多。不符合市场规律。

但是话说回来,战略安全四个字太重。就像国储粮一样,关系到民生和国家运作的保障,那是赔本都得搞,这跟市场规律无关。

不过现在这个方案,还在论证中,值不值得搞,该怎么搞,这都是要整合出一个说法来——目前国家并没有明确表态,声音大部分来自于社会。

按说这煤炭『液』化,跟油页岩没啥关系,但是南宫『毛』『毛』那帮人委实太能联想,这个油页岩的化验结果出来之后,南宫『毛』『毛』马上跟他建议——反正都是合成石油,你为啥不能往石油安全上靠?正经是趁着别人没反应过来,你先申请啊。

陈区长猛地得到这么个建议,心里的狂喜简直是无法按捺,可是偏偏地,他不敢跟任何人说,只能硬撑着回到北崇,关紧门之后,再跟白区长分享这份喜悦。

白区长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震惊到了,他愣了好一阵之后,才用右拳狠狠地砸一下左手,“这个项目拿下来的话,整个北崇要大变样的!”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陈太忠点点头,“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

“这怎么可能?”白凤鸣听得就是浑身一抖,他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领导,“区长,这事儿绝对得您出马,您不出面……谁认识我啊?”

“分工不同嘛,开始的时候,我带你跑一下部委,把门路给你走通,”年轻的区长摇摇头,“到了后期,就是你负责了……这么大的北崇,我要『操』心的事儿多着呢。”

“再大的事情,能有这件事大?”白凤鸣这次是坚决不同意领导的指派,事实上,他在部分了解了油页岩之后,对这个东西有了初步印象,“这样的项目,怎么也得有十几个亿吧?我这身子骨,绝对顶不住。”

“倒还真是这么回事,”陈太忠这才想到,这个项目对他来说不算大,但是足以引起阳州甚至整个恒北震动了,这样的压力,白凤鸣一个小小的副区长,是绝对顶不住的。

事实上,连他这个大区长,怕是也够呛挡得住别人觊觎的目光——在天南的话问题不大,大不了分蒋君蓉一块,在恒北……真是不乐观。

这一闷棍,足以让他躁动的心情平静下来,于是他皱着眉头点点头,“老白你这个建议很及时,唉……要是在天南,算多大点事儿?”

白凤鸣叹口气,他心里的感触很多,但是令他最为感慨的就是:陈区长居然会考虑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自己这个分管副区长。

且不说这项目里涉及多少的利益,只说陈区长考虑带着他熟悉部委,这就是太罕见的事情了——那可是部委的关系,谁有了这种关系,还不是自己藏着掖着?

这些关系就算用不上,但总是一个储备,介绍给同事……谁吃傻『逼』了,才会这么做吧?

这才是真正做事的人啊,白区长精于算计,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钦佩一心做事的人。

他正心里感慨呢,冷不丁区长又喃喃自语一句,“看来,还得搞成……国家重点项目?”

这句话入耳,白凤鸣对陈区长的观感,直接从敬佩升华为崇拜了——尼玛,见过能干的,没见过这么能干的,您还敢惦记国家重点项目?

“算了,这个问题然后再考虑,”陈太忠琢磨半天之后,发现自己这么杞人忧天也没有意义, “大不了就是见招拆招……老白,咱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该做些什么准备。”

“准备……”白区长沉『吟』好一阵,才苦笑着摇摇头,“不敢准备啊,一旦准备就不好保密了,您打算去那个部门拿下这个项目?计划委吗?”

“科技部,”陈太忠很果断地回答,计划委他能找到人,但是科技部更直接——这是陈某人半个娘家,“立项之后,要拨款也方便。”

“科技部立项的话,咱们什么都不用准备,多带样品就行了,”白凤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咱北崇什么技术都没有,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

他是想冷静下来,但是他不可能真的冷静,起码措辞就出现了偏差,这在白区长近些年的官场生涯中,也是极其罕见的,“骗别人可以,骗科技部太难,反正这是个慢活儿……关键是先挂上号,挂不上号,准备再多也没用。”

“我当然知道先挂号,但是现在,你看我走得开吗?”陈太忠苦笑一声,无奈地一摊双手,“年底了,区里这么多事,我要是一走开……赵海峰可是常务副。”

李强已经向他暗示,要调整赵海峰了,而且他也表示收回赵区长签字的权力了,但是李市长那边还没有做出决定,他这么一走,姓赵的有隋彪支持,『乱』来的话,别人也扛不住。

“常务副怎么了?”白凤鸣不屑地哼一声,他知道这问题的症结,所以就积极地出谋划策,“您担心哪个行局不稳,就把一把手带走……比如说杨孟春。”

“这倒是个主意,”陈太忠听得点点头,杨孟春是财政局局长,跟隋彪走得很近,此人若是跟赵海峰联手的话,陈区长真的不可能放心地离开。

但是把此人也带到北京,那赵海峰再想搞什么大动作,也是不可能的了——区长是常务副区长,局长是财政局常务副局长,这样的搭子,能掀起多大的浪花?

“这种手段,赵海峰常用,”白凤鸣笑一笑,心说陈区长果然是上面下来的,不知道下面这些人做事,有时候非常肆无忌惮。

“他分管财税,指派下面行局的局长出差、开会,就是一句话的事,后来还是周庆抓到财政局一个副局长嫖娼,李市长直接捅到了市纪检委,赵海峰才老实了一点……张区长要批钱,基本上也能找到局长或者常务副了。”

短短一段话,真是有太多的基层为官技巧,也有太多的八卦,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咋舌,“原来赵海峰还真的……这么嚣张过。”

“只要把杨孟春带走,就出不了大事,”白凤鸣信心满满地回答,他为自己能给区长提出合理化建议而感到骄傲,“赵海峰要还不识趣,收拾他就有理由了。”

我已经要收拾他了,连理由都找好了,陈区长笑一笑,然后才微微一怔,接着就叹口气,“要是再加上他的话,来回的飞机票也得不少钱呢……”

(七月第一更,召唤月票,别让官仙输在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