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1 -3312区长的女友

3311 3312区长的女友(求保底月票)

3311章区长的女友(上)

北京机场进进出出的俊男美女绝对不少,但是路过那女孩儿的每个人,都要禁不住侧头看两眼,若不是女孩儿身边带着七、八个明显是跟班的主儿,铁定不止十来八个人上前搭讪。

北崇这帮人也看直了眼,虽然知道区长说,北京这边都安排好了,但是看到接待者居然是如此倾国倾城的美女,连徐瑞麟这样沉得住气的主儿,都禁不住侧头看陈区长一眼。

这不会就是陈区长女朋友吧?白区长心里念叨一句,不过这个问题,他现在不合适问,只是默默地跟了过去。

陈区长感受到了别人的惊讶,虽然知道天才美少女出场,必然会有类似的效果,他还是禁不住略带一点得意地向大家介绍,“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荆紫菱,别看她年轻,可是很能干的……自己在北京开了公司。”

至于介绍北崇这拨人,他就简单多了,“这是白区长,这是徐区长,这是阳州移动郭总,”至于杨孟春,他根本就没介绍……你丫还不配跟我家小紫菱握手呢。

小荆总跟这三位握手,白区长轻描淡写地赞了一句漂亮,徐区长没说什么,只有郭伟笑眯眯地握住她的手不放,“早就听说荆总的大名了,不知道能不能有幸……得到您一张名片?”

还有这样公然剃眼眉的吗?有那沉不住气的小秘书,悄悄地瞟一眼北崇区政冇府的老大,却发现区长大人淡然地笑着,不见丝毫恼怒的样子。

“郭总客气了,担当不起,”荆紫菱微微一笑,手一伸,旁边已经有人双手捧着名片盒递过来——砖头大的雕花檀木盒子,古香古色。

荆总这两年在京冇城也不是白呆的,不但人成熟了一些,做派也养出来了,乍看是清纯异常,但是做这些的时候,又有一份逼人的雍容。

交换完名片,她才又恢复了那份纯真,冲着大家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诸位请上考斯特吧,我要劫持你们的区长一会儿。”

对这句俏皮话,众人报之以会心的微笑,就连徐瑞麟都笑了起来——好可爱的小丫头。

荆总此来,带了三辆车,一辆是她的座驾奔驰500,一辆是她的副手们乘坐的七座克莱斯勒商务车,一辆是十七座的考斯特,用来接送客人。

“这女孩儿……真配得上咱区长,”上车之后落座,第一个出声点评的,居然是徐区长。

“什么,那男的才是个区长?”司机听得禁不住插句嘴,他这车是荆紫菱租来的,司机本人也是车主,地道的北京土著,也是特别能说的,“这美女老板可是坐S五百的主儿。”

一边说,他一边咂着嘴巴摇摇头,看样子很是为某人不值。

“二十四岁的正处区长,你见过吗?”郭伟的秘书不服气地跟他抬杠。

“二十来岁的正处,北京冇多了去啦,”司机不以为意地哼一声,听着这群人说话带有比较重的口音,他也不怕卖弄一下京冇城人的优越感,“骑自行车的厅局级,满大街都是,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啊。”

“二十四岁主政一个县区的正处,你给举个例子出来,车费我付你双倍,”白凤鸣不屑地顶他一句,然后又瞟一眼郭伟,“郭总,你跟荆老板挺熟?”

“也不熟,耳闻而已……人家做的是大买卖,”郭伟干笑一声,犹豫一下,他又点一句,“那是荆以远荆老的孙女儿,你们不知道?”

“荆老的孙女儿?”徐瑞麟讶异地重复一遍,荆大师跟黄老能共称“天南两宝。”那影响力绝不仅仅限于天南,事实上,知道荆老的人里,多数人并不知道他是天南人。

沉吟一下之后,他点点头,嘴里轻声嘟囔一句,“原来是这样啊。”

“她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赚的,跟荆老无关,”郭伟原本不想再说了,听他这么说,赶紧补充一下,心说早知道这么费劲,就不坐你们的车,直接安排北京的朋友接待了——不过他来北京是跑官的,不好四下张扬,所以才有如此选择。

反正现在他必须说清楚,只管放火不管救火的话,传到陈区长耳朵里可不得了,“她从事的就不是传统文化,搞传媒的。”

“这要演个电影,得迷倒多少人?”白凤鸣听他们说得热闹,也插句嘴,“不过她做老板的,也不好亲自上场。”

“小荆总搞的是新传媒,是网络,”郭伟不得不再细细地解释一下“千引擎……就是她的公司搞的。”

网络啊……在座的都是北崇那穷乡僻壤里出来的,又都是四十来岁的人了,接触网络不是很多,对网络公司的认识比较空泛,那玩意儿能赚钱,不过好像烧钱更厉害,而且……互联网泡沫不是刚碎了?

倒是那开车的司机手微微一抖,讶异地发问了,“哥哥你说什么?那美女老板……就是千百度的老总?”

“哇塞,千百度,”跟车的女孩儿也惊叫一声,“那不是身家好几十个亿吗?”

白凤鸣闻言,斜睥自己的秘书一眼——小家伙常玩网络的,还代自家的老妻炒股,秘书见老板看自己,微微地点头:没错,那公司就是有那么强大。

在座的登时就都不做声了,虽然他们心里,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了,却是没人敢就此评头论足——司机可以说,干部不能说,秘书不敢说,尤其这是咱区政冇府的老大,经济方面的东西,说来说去没准就犯错误了。

好半天之后,徐区长才轻喟一声,“凤鸣,看来陈区长说的钱不是问题……还真是这样。”

“要是那漂亮姐姐是千百度的老板的话,那你们老板的来头可是大了,”司机也被车里的诡异气氛吓到了,好半天没敢吱声,听到有人这么说,他才接口,“千百度的老板,能量可是大,信产部、文化部这些地方……她平趟啊。”

听到这话,大家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向了郭伟,心里就明白,刚才郭总为什么会那么热情了,郭总两眼望着车顶篷,心里也是有着几分无奈:尼玛,北京不光是的哥嘴多啊。

“郭总春风得意之后,别忘了咱区里一帮苦哈哈,可不能光帮扶教育啊,”白凤鸣笑着发话,他不怕打趣郭总——移动是条管的,跟阳州的官场不沾边,这真是凑趣的话。

“你们老板已经敲诈了我那么多了,”郭伟苦笑一声回答,“白大哥,你放我一码吧……帮着给说两句好话。”

哈,车里的人闻言就笑了起来,不过可以想像得到,每个人笑的原因不尽相同……

陈太忠坐上奔驰车的后座之后,悄悄一探手,就抓住了小紫菱的小手,柔若无骨却又细腻冰凉,这么些天没有碰过女人,他登时就有点蠢蠢欲动了。

小紫菱微微地抖了一下,就不再挣动,手腕微微转动一下,同他十指紧紧相扣,然后指尖没命地发力狠攥一下,无限的幽怨,就表达在这狠狠一攥之中了。

奈何陈某人皮糙肉hòu,根本不在乎这点小动作,反倒是体会出了她深深的孤寂,于是柔声发话,“大冷天让你来接机……辛苦了啊,冷不冷?”

“以后都是我冇接机,对吧?”天才美少女淡淡问一句,然后嘴角慢慢地开始上翘,到最后弯成一个极为美妙的弧形,“哈,我觉得,你去恒北是件好事。”

“不是好事,真的,”陈太忠摇摇头,他知道她在抱怨什么,因为在天南留情太多,所以小紫菱这正牌女友,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她虽然不说,但是心里肯定不舒服。

这次接机,他就要她来,他在北京能使唤的人很多,但是不管谁来,都不如天才美少女合适,马小雅、凯瑟琳不合适,范如霜、韦明河也不合适,何振华、阴京华依旧不合适。

更别说他“妇女之友”的名声,已经传到了恒北,及时展现一下自己漂亮的女朋友,那是非常有必要的。

天才美少女本来还不想接,说你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朋友,他们整天无所事事,我这边正事多着呢。

陈太忠知道她有点不开心,就说以后我去北京,都是你们公司接了——总得让那些副区长们,认识一下区长漂亮的女朋友吧?

小紫菱这才转怒为喜,答应来接人,不过她表明,我就是接你的,只打你的名字。

在北京机场打个什么北崇区政冇府,还不够砢碜的呢,陈太忠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而眼下听她说,她喜欢自己在恒北,心里又是微微一揪——往常胡天胡帝的时候,太忽略这正牌女友的感受了,需要的时候,才拽她出来打个幌子。

哥们儿这事儿,做得有点不地道,虽然他也知道,若是离了自己的支持,以小紫菱的财力和势力,都不足以支持易网公司走到今天这一步——她更可能被人金屋藏娇甚至始乱终弃,但是此刻,他的心里真的是揪了一下。

其实小紫菱对他的要求也不高,很多事情,她都是知情的,比如说易网的资金,很多时候就是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直接打过来的,她可能对那个曾经的问题少女不知情吗?

这些事情,真的纠缠不清楚的,此刻,看到她欣慰的笑容,他这才知道,她一直还是在意这个正牌身冇份的,只是……哥们儿一直都忽略了。

3312章区长的女友(下)

看着如花的笑靥,紧扣着冰凉的小手,陈太忠猛地发现,自己被群仙轰杀到重生,其实这个……嗯,也不能全部怪他们。

不过还是那句话,陈某人是心肠极硬的,下一刻他就解释,“去了北崇,我很循规蹈矩的,可区长的工作真的太多了,我愿意多陪你一些,但是……忙不过来啊。”

“忙不过来,总比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荆紫菱微微一笑——有些东西,她不能说得太明白,接着她眼珠一转,笑吟吟地发问,“我今天这个装扮怎么样……没有给你丢人吧?你看我的发型,前面是不是应该再分一点?”

一边说,她一边抬手掠一下自己的前额,只是她的右手被他攥着,只能用左手左右摆弄两下,“但是我担心额头会显得比较大。”

这个……我真的不懂啊,陈太忠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小紫菱以前可是信心满满的,从来不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现在怎么就这样了呢?

不过,陈某人自诩已经是情场老手了,于是微微一笑,“不管这发型怎么变,你在我心里都是最清纯最漂亮的……没有之一。”

前面的女司机本来开得正稳当,听到这话之后,禁不住望一眼后视镜,那眼神的意思太过明显了——我说这个男人……这种小儿科的甜言蜜语,也想骗过我们老总?

“我当然是最漂亮的,但是我想更漂亮,”小紫菱娇嗔着白他一眼,一如既往的骄傲和自信,更难得的是,在他面前,她依旧口无遮拦,“女为悦己者容,我只是想让别人更羡慕你一点,换个人我还不稀罕问呢……你说嘛,这个头发是不是该再往后掠一点?”

“虚荣心有点强了啊,”陈太忠有点挠头,他可是没想到,小紫菱来京冇城这几年,养出这么个毛病来,“那个啥……其实你是美貌和智慧并重的,天才美少女,天才可是在前面,光强调美貌,嗯,舍本逐末。”

“那我成为天才黄脸婆的话,就会有危机感了,”天才美少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等你五十岁的时候,你正部级了,正是男人最吸引女人的时候,而我人老珠黄,只能用智慧吸引你了,我不甘心……我一定要用美貌吸引你。”

你跟我在一起,需要考虑衰老吗?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那个啥,小家伙,你这想法太古怪了,我相信八十岁的你,都足以用美貌吸引我。”

“咳,”女司机重重地咳嗽一声,尼玛你不要太肉麻好不好?

荆紫菱一抬手,一道玻璃缓缓升起,将车前座和后座隔绝开来,“你看,我的司机都觉得你说得不合适,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说我脖子长,我今天特意扎上了丝巾,就是怕丢了你的面子……对了,你觉得这个丝巾和风衣的色泽,配不配啊?”

那个啥……咱能说点有用的吗?陈太忠满脑门子部委的事儿,现在被人揪着说丝巾和风衣的搭配,这令他痛苦得直想撞墙,“小紫菱,我的品位……真的不是很高。”

“品位不高……所以你选择了我?”天才美少女的脸,刷地就拉了下来。

你讲点道理行不行啊?陈太忠真的是无话可说,他狠一狠心,地想了一想,才提出个建议,“我觉得呢,你身上的服装,就应该以白色、鹅黄、雪青、浅棕四种颜色为基调,最多再加个浅灰,要穿就穿一身,中间点缀的,就是应该是以黑色为主。”

“这个……”天才美少女乍一听到这样的建议,还真是愣了一愣,然后她仔细地想一想,提出了她的意义,“这样的话,色泽不是太单调了?而且,没有色泽,就没有花纹了,我一直还想穿一穿豹纹裤之类的。”

“没有花纹,可以用款式来弥补嘛,天底下有太多的衣服款式了,”陈某人不愧是狠狠地想了一想,所以他也有理由解释自己的话。

“豹纹裤你永远都没必要穿,因为那不合你的气质,穿衣服,要穿出属于你自己的味道,哪怕色彩单调了一点……本来是天上谪仙,何必沾染人间的污秽?”

幸亏是摇起了窗户,要不然前面的司机听到,没准要丧心病狂地闯红灯了吧?

他这话真的是信口说出来的,但是荆紫菱听得眼睛却是一亮,她想了一想之后,缓缓点头,“太忠哥你说得太对了,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活出自己的个性就行了,何必试穿那么多衣服呢?穿出我自己的气质就好。”

“顿悟嘛,好得很,跟在别人后面,哪有自己引导潮流更有成绩感?”陈太忠点点头,“像沙县小吃,那么多人喜欢吃,可我就不喜欢,所以没兴趣去尝试,而同样级别的兰州拉面,我很喜欢……对口味嘛。”

“对了你的口味,兰州拉面……未来几年没准会涨价呢,”荆紫菱轻笑一声,“虽然那是大众食品,但是我对太忠哥你有信心。”

“我就是那么个比喻嘛,”陈太忠干笑一声。

“你说的事儿,通常都会成为现实的,”荆紫菱微微一笑,又抬手掠一掠头发,“你跟我说一下嘛,这两个发型……哪个更好一点?”

我觉得这俩,真的没啥区别啊,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终于发现自己的欲念……好像消退不少,“这个嘛,由于你系了丝巾,头发掠上去一点,也显得挺生动……”

车队在离易网公司不远的一家酒店停下,下得车来之后,有细心的人发现,陈区长的脸色有点发白,禁不住要猜测一下,车里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一家跟易网有合作协议的酒店,荆紫菱在这里安排了房间,三间标准套一间单人间——白区长、徐区长、郭总及其秘书住套间,杨孟春住单间,典型的等级森严。

不过这些人都是在官场里混的,丝毫没有觉得不妥,就连杨局长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规矩就是规矩。

“我们区长住哪儿啊?”白凤鸣打趣地问小荆总。

“晚上就是他活动的时候,”小紫菱笑着回答,然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话有点歧义,于是她的两颊,微微地泛起了一点粉色,“他能不花钱住的地方多了,我得给公司省点。”

“这个钱我出了,”郭伟大大咧咧地发话,他是阳州移动一把手,这点费用算什么?

“郭总,我本来不想说你,”白凤鸣面无表情地指一指他,“非要逼得我们区长跟咱们住一起……你有没有年轻过?”

“我现在还挺年轻呢,”郭伟白他一眼,转头笑眯眯地看向荆紫菱,“我说的是我们几个的费用,没包括陈区长,他必须不能住在这儿……你们俩都年轻。”

这帮处级干部,调戏小姑娘那是一等一的拿手,几句话说得荆紫菱就受不了啦,偏远地区来的干部,真的没规矩,而且是调戏自家老大的媳妇,没命地凑趣就好了。

“紫菱你先回公司吧,我安排点事儿,”陈太忠笑眯眯地打岔,“把那辆克莱斯勒给我留下,回头要出去办事。”

“不先休息一天?”荆紫菱红着脸发话,“这次来,打算呆多久?”

“要办的事儿太多,”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这次来北京,要办的事情还真的不少,不过第一站已经定了,就是南宫毛毛那里。

大家在宾馆简单歇一歇,陈区长带着众人就驱车直奔东四,当然,郭伟和他的秘书留下了——车只能坐七个人,而郭总的事情,不是放在这里处理的。

车到宾馆之后,陈太忠下车锁门,熟门熟路地往里走,嘴里吩咐一句,“跟着我,不让你们说的时候,都不要说话。”

白区长和徐区长交换个眼神,又打量一下院子,很平常的院子和宾馆,因为区长的一句话,就带给了大家无限的猜测——京冇城就是京冇城,这么不起眼的地方,也是神秘兮兮的。

脑子里这么想着,他们的脚步却是不慢,紧跟着区长大步走过去,在走廊里转了几个弯之后,一抬手推开了一扇门,只听到里面传出啪的一声脆响,“三条!”

这是传说中的麻将送钱?大家正猜测呢,就听到区长轻笑一声,“南宫也上场了?”

“哈,三缺一嘛,”一个黑矮的胖子站起身,抬手招过一个人来,自己就往外走,“小姜帮我打着……太忠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下飞机,就来拜见领导了,”陈区长笑眯眯地发言。

“大哥你饶我这一遭吧,”南宫毛毛笑着回答,他扫一眼陈太忠身边的人,向房间外走去,“你是我领导……”

(掉到第二十一了,这……这不科学,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