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3 -3324来头太大

第一卷 3323 3324来头太大(求月票)

3323章来头太大(上)

“十来个亿,有点少啊,”陈太忠马上叫起苦来,虽然他并不知道,老黄为啥忽然间就这么热心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现学现用。

“几年建设下来,油价没准涨到什么地步了,没准我还要扩大再生产,俄罗斯的输油管不能信,伊拉克那个萨达姆,没准要死到美国人手里……嗯,没错,他活不了几天了。”

他这是难得地又想起来一点上一世的往事,萨达姆最后还真是死在美国人手里了,不过好像死得不太寻常——似乎是在地洞里……被熏死的?

“少来了吧你,都是我嚼谷剩下的,”黄汉祥直接喊停了他,“有这点钱不错了,也就是我看着你准备充分,跑得也辛苦,才帮你搭把手,成不成的还两说呢。”

合着还是我不等不靠的积极活动,你才愿意帮忙的?陈太忠心里隐隐是有点明白了,本来嘛,这年头想求人,自己得先做到了,别人才好帮衬你——自己都不操心还指望别人操心?

不过他还想争取一下,“可是油价要是不涨的话,我们贫困的区政府,就背上了巨大的包袱,先多给一点吧?”

“合着不管涨不涨,都是你要钱的理由?”黄汉祥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不涨就更不能多给了……连这都没搞明白?”

“但是国家投资二三十个亿的话,总不能放在那里干看着吧?”陈太忠小心翼翼地在十几亿的基础上,又微微地加了一点,“建好之后……也可以不生产?”

“我……我真是懒得理你了,”黄汉祥无语地摇摇头,侧头看一眼阴京华,“小阴,你跟他说一下吧。”

“太忠只是习惯真刀实枪地做事了,”阴京华先表明一下立场,然后才微笑着对陈太忠解释,“你不能不生产,必须要生产,否则你就是真正地骗取国家拨款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了,不过刚才插了几句嘴,反倒是证明黄汉祥确实有自己的门道,那么现在,他就洗耳恭听了。

“剩下的就简单了,你肯定也想到了,”阴京华还真没什么独到的见解,“卖不到市场上,就卖给国家,他们想买得买,不想买也得买,你可以折腾,也可以叫屈。”

“等你折腾得他们怕了,事情就好办了,不给你补贴的话,你就可以停下生产了,时不时地转一下机器就行……这不是你要主动停,而是北崇的财政无法支持了,主动停工是欺骗国家,被动地停,是体谅国家的难处。”

“对啊,你要搞的是技术和产能的储备,只要能保证设备随时运转得起来,那就行了,”何保华微笑着接口,“只要保证能把钱投资到位,这个油页岩的技术,其实不难。”

“那照这么说,我这不能算骗钱吧?”陈太忠一直对某个字耿耿于怀,“成品油只是贵一点,其他什么都好。”

“做电厂燃烧用油的话,一点都不贵,”何保华正色发言,他对电厂这一套还是很熟的,“精细分馏才会体现出成本差异……凤凰有个碧涛,如果你足够关心的话,就该知道,他的沥青曾经无人问津,改良了以后才卖出去,这不是碧涛的问题,而是煤焦油的先天不足。”

陈太忠点点头,他对此事记忆犹新,那时候煤焦油价格疯涨,而碧涛能精细加工出来的产品不多,利润全压在沥青上,但是偏偏沥青的熔点过低、粘稠度不够,当时邢建中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沥青改良上,“看来页岩油也有先天不足。”

“关键是看用心程度了,有没有骗国家的拨款……是很唯心的东西,努力了不代表一定成功,而成功了也不代表有多么努力,”何保华轻喟一声,“不过能做到问心无愧的,基本上都能达到部分成功……这就足够了。”

“我肯定能做到问心无愧,”陈太忠点点头。

“光你问心无愧,没用,”黄汉祥在一边闷声闷气地发话了,“你的手下你的团队,他们不需要生活?他们不想活得更好?这么大的项目,你得看住了,不能让人钻了空子。”

“太忠,你黄二伯这辈子该吃的该玩的,都享受得差不多了,该见识的也都见识到了,就是没办点什么名垂青史的事儿出来,心里有点不甘心……这件事儿,你一定给我办好了。”

北京申奥的时候,好像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陈太忠暗暗地撇一撇嘴,老黄你这是越来越会煽情了啊。

不过这种事情,他心里明白即可,点出来就没什么意思了,“黄二伯你放心好了,办好是没问题的,小陈我说话算话……真没想到,您办这种事儿都这么轻松。”

“你这……到底是想说点啥?”黄汉祥警惕地看他一眼,小家伙好像话里有话啊。

“我啥也没想啊,”陈太忠很冤枉地一摊双手,“就是想着不是天南的事儿,不好意思跟您开口……您真的不为难吧?”

你还真当我是蒙艺了?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天南的事儿,正经我不好开口,天南之外嘛……主要是强调个合理性,真要看准的项目,那就做了嘛。”

合着这就是黄家跟蒙艺的不同,蒙书记想帮忙的话,跨了省就要找一些合适的理由,然而黄家却截然相反,他们要考虑的是——抱不平可以打,但是最好别在自家的范围内,否则就难免有各种嫌疑。

“嘿,我还真就疏忽了,出了天南,黄二伯您平趟啊,”陈太忠狠狠地一拍大腿,“总是怕您为难,所以也就是想着,不大的事儿找您最好。”

“不大的事儿,找我也未必办得好,”黄汉祥有种预感,自己又上了什么套子,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那你打算找我说点什么事儿?”

“我找您真没大事,我们做小辈的,不能难为长辈,”陈太忠微微一笑,“我答应阳州市移动的老总,引见一下井泓,他给了我两百万,就是想见一下井部长的面儿……这个事情,我肯定得跟您打个招呼。”

“想见井泓,你带他去见,跟我说个什么?”黄汉祥脸一拉,“两百万见一下他……挺值钱的了。”

“我去的北崇,根本就是一穷二白嘛,也没人帮衬我,”陈太忠听他这么说,是真的不乐意了,“去了没两天,人家直接枪打区政府了,那门口叫个人山人海,就是这个时候,郭伟丢给我两百万缓解饥荒,感激啥的不说了,他求个上进,我也不能坐视。”

“两百万就要求个上进,他倒是想得美了,当天朝的官员是什么,大白菜吗?”黄汉祥冷哼一声,这种事情他见的多了,“他能给你这个钱,绝对是阳州移动的一把手,还是说一不二的那种,但是他再上进,就是恒北副总了,你觉得……这个位子两百万够吗?”

“这只是引见一下的价钱,不行的话,当我没说好了,”陈太忠叹口气,轻声嘀咕一句,“拿了人的手短,总是要帮忙的。”

黄汉祥点点头,“嗯,光引见的话,那你跟井泓商量去吧,还要我掺乎?”

“人家是副部长哎,”陈太忠真是有点无奈,牛都送了,你还差一根绳子?“我跟他又不熟,这么找过去,太不尊重人。”

“阿尔卡特的事儿,你办得可以嘛,怎么就不能直接找了?”黄汉祥看他一眼,又哼一声端起啤酒,“算了,一会儿我打个电话吧,其实你真可以直接找。”

“还有个事儿……”陈太忠又想起一件事来。

“还有?”黄汉祥都把啤酒瓶送到嘴边了,闻言登时就停下了,“我说小陈,咱不带这样的啊,以后还能不能来喝酒了?”

“我就是打听一下,”陈太忠笑着发话,“区里想搞个退耕还林,可是国家林业局那边不接受地方申请……”

“嘿,又是骗钱的事儿,”黄汉祥插一句嘴之后,拿起酒瓶灌啤酒。

“这可不是骗钱,确实有这个需求,正经是乌法省那边才是骗钱……”陈太忠将自己才听说的事情讲一遍,“我就是想请教您一下,这种事儿,我是不是能拿来做一做文章?”

听到乌法省三字的时候,黄汉祥的手就微微顿了一下,不过等对方说完,他已经恢复了平静,摇摇头表示,“这个不合适做文章,部委哪里有不犯错的时候?知错就改就行了,要不别人就会怀疑你想整人。”

“我哪儿有能力整部委的人?”陈太忠委屈地叫一声,“我只是觉得不公平,乌法那边能坐着领补贴,我这边正经有需求……反倒是没人过问。”

“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公平的事儿?”黄汉祥不以为然地笑一笑,“这种事情,当初没争取到,现在争取是给部委制造麻烦,批了你的申请,别人的批不批?”

“我也是知道这个道理,才琢磨着剑走偏锋,”陈太忠叹口气,老黄跟邵国立说的一样,可见这是大家的共识,“主要还是太穷了。”

“这个……我有个建议,”黄汉祥琢磨一下,“还记得x办的郎主任不?”

“郎主任,记得,”陈太忠点点头,他怎么可能忘了那个人?

3324章来头太大(下)

“你找郎主任办,没准能成,这你可千万别指望我,”黄汉祥郑重地告诫年轻的区长,一边说,一边又看一眼不远处的凯瑟琳,她正跟吴言低声说着什么,“你倒是可以拽上她。”

陈太忠缓缓点头,要说老黄这建议,还真是比较靠谱,x办的人是非常牛气的,但是一号快要到点了,想必郎主任这些人也要有点别的心思。

而退耕还林这种事,说大挺大,说不大还真的不大,x办的人打个招呼,办也就办了,关键还是看郎主任肯不肯帮忙。

要是拉上凯瑟琳,这事儿成的希望就更大了,想当初她举办家庭晚会的时候,老郎可是跟黄二伯都去了的——他应该清楚肯尼迪小姐的背景。

“啧,”想到这里,他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又得求她了,真是不想欠这个人情。”

“你这都是中美亲善大使了,还有中法亲善,”黄汉祥笑了起来,为老不尊地打趣他,接着又好奇地问一句,“还求了她点什么?”

“电厂投资,苎麻布的开发和应用,”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哥们儿好像离了她就不行似的,真是伤自尊。

“你这区长事儿还真多,”黄汉祥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不过……恒北的苎麻布确实有名,还有背包什么的,这个东西,应该找你的法国朋友开发吧?”

“是啊,找法国人开发最合理了,多花点钱,在时装周上弄个苎麻服装专场,”陈太忠点点头,“问题是我那个法国的合作伙伴,根本就是个混蛋……”

说着他就说起了发生在曲阳黄上的故事,黄汉祥听得倒是津津有味,到最后他才点头表态,“这个埃布尔,还真的很有商业头脑。”

“但是这种做事方法,有点让人接受不了,”陈太忠终于有心情拿起啤酒灌两口,“而且因为他,曲阳黄的老总刘满仓都下马了。”

“他自己经受不住诱惑,怪得了谁?”黄汉祥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接着又微微一笑,“我发现你遇到好玩的事儿也挺多,年轻真好啊……”

第二天上午,北崇一行人继续无聊中,徐瑞麟是最坐得住的,他的苎麻样品已经给了美国人,下午又要见南宫毛毛引见的专家,基本上,他这趟北京之行已经算是盘满钵满了。

所以他主动发起打牌,郭伟和白凤鸣却都没什么心思,郭总甚至还给陈区长打个电话,奇怪的是,陈区长两个手机居然同时关机,五个九的手机倒是能打通,不过接电话的却是留在北崇的廖大宝。

那就打牌吧,由于心不在焉,郭总居然在两个多小时内,又输了三千多,白区长都禁不住笑了起来,“跟郭总过来,还真是来对了。”

他正说俏皮话呢,手机响了,“呀,领导的电话,别出声啊。”

接起电话之后,白区长嗯嗯两声就站了起来,“好,我马上就到……老徐,你昨天普林斯公司,是在什么地方?”

“恭喜啊,”徐瑞麟这一声恭喜,其中滋味怕是只有白区长才能懂,倒是郭伟等他俩说完,又跟着叮嘱一句,“老白,这次可不许忘了帮我问。”

看着白区长匆匆离去,郭总狐疑地扭头看徐区长一眼,“老徐,怎么同一个公司……陈区长还得让你俩分开过去?”

“我估摸着……是他太忙吧?当时他没在场,现在他应该在场,”徐瑞麟皱着眉头发话了,他也有点想不通这个道理,“不管怎么说,反正是没我的事儿。”

他这话其实又说错了,陈太忠叫白凤鸣过去,跟徐区长的事儿,也有点关系。

昨天既然见了黄汉祥,他今天就要去见一见黄老,原本他想的是,自己都已经离开天南了,找黄老的话,也没啥家乡的消息可汇报,倒是显得有点钻营味儿很浓。

可是黄汉祥说了,老人家百岁生日要到了,要是按男过虚岁的话,该是一百零一岁了,你看你去年就没来,今年就算提前去,也要去一趟——其实老爷子还经常嚼谷你呢。

所以陈区长一大早就去黄老那儿排队,手机关掉是很正常的,有意思的是,轮到他进去的时候,又是十点钟,于是,年轻的区长很荣幸地跟黄老再次共进了“午餐”。

午餐过后,又聊了一阵他才出来,手机一开,就收到了凯瑟琳的短信,要他马上回电话,他回过去之后才知道,郎主任已经答应了,中午来普林斯公司吃饭。

白凤鸣来到普林斯公司,就十一点出头了,年轻的区长已经在普林斯公司老板的办公室等着了,待他见到那美艳的女老板之后,眼睛登时就是一晕——怪不得老徐念念不忘,这女人真的是……太漂亮了。

总算是他紧记着自己的身份,也没敢多看对方,打个招呼之后坐下,心里却开始盘算——区长这“妇女之友”的外号,看起来也不是特别冤枉嘛。

“介绍一下,这是普林斯公司的老总,凯瑟琳?肯尼迪小姐,”年轻的区长发话了,“咱们的电厂,要跟她借贷资金,做为回报……一些工控产品,要优先考虑普林斯公司。”

“这是应该的,”白区长笑着点点头,见到对方没有跟自己握手的意思,他也就坐在那里不动,省得自取其辱,“我已经听徐区长说了一些。”

“这事儿就不要有第五个人知道了,”陈区长淡淡地扫一眼凯瑟琳,心里有点无奈——虽然你号称很懂中国了,但你还是没有吃透啊。

下一刻,他就将这份纠结抛在脑后,凯瑟琳之所以口无遮拦,主要还是不太在意这种小单子,那他也没必要过分强调,“白区长,这次请你来,一个是谈借款的问题,一个就是等一会儿,帮着敲一下边鼓……说明一下普林斯公司对咱们北崇的发展,非常看好。”

敲一下边鼓?白凤鸣一边缓缓点头,一边琢磨,“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能了解一下,有什么任务吗?”

“任务就是,争取拿到退耕还林的试点,”陈太忠细细跟他解释,“中午我们要请一个领导吃饭,凯瑟琳会帮着咱们说情……但是她需要有个原因,所以希望你配合。”

“明白了,”白凤鸣果断地点点头,这次他是真明白了,为什么谈退耕还林的事情,来的不是老徐而是他——因为普林斯公司要对北崇投资,所以这个美艳的女人,就有理由关心一下北崇的环境。

“投资的不是电厂,而是油页岩的综合利用,”陈太忠再次做出指示,没办法,有些事情一句话没交待清,没准就要出纰漏——像凯瑟琳就把电厂的消息泄露给了徐瑞麟。

“我知道了,”白凤鸣再次干脆地点头,他真的很明白,严格来说陈区长的叮嘱有点多余,他白某人要是连这个都注意不到,那就是越活越回去了。

事实上,他更好奇的是,中午会请什么样的领导吃饭,这个问题按理说不该问,因为区长就没有介绍的意思,但是他不问的话,心里真的有点痒痒。

这种好奇心,是真的不该有,不过区长的能耐太大了,白凤鸣都有点见怪不怪了,所以他犹豫一下,终于还是出声发问,“我还应该注意点什么……是什么样的领导?”

陈太忠和凯瑟琳交换个眼神,沉吟一下,陈区长还是做出了指示,“你不要再跟任何人说了,餐桌上也只当什么都不知道……x办的。”

“x办?”白凤鸣低声地咀嚼一下这俩字,然后猛地就是个激灵,眼睛也顿时瞪得老大,嘴巴微张,愕然地看着自己的领导。

“你就当不知道他的身份,”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点点头,没错,就是那个x办——要不是看你铁了心思跟我走,我真的不会告诉你。

“明白,”白凤鸣再次点点头,脸色却是有点发白,尼玛,区长你真的太牛了一点吧,连一号身边的人,都能约出来吃饭。

不过白区长是肚里做文章的主儿,他非常清楚,x办的人私下跟外人接触,那是什么样的性质——这性质说不严重,确实不算多严重,但是说严重也很严重,结交外藩啊。

虽然这外藩,个头奇小。

一时间,他真的有点后悔自己的好奇了,京城的水实在太深了……可是话说回来,若不是有此一问,他哪里能想到自家的老大,居然有如此的通天手段?

“所以说,自然随意就好,”陈区长看这家伙脸色变了,就知道此人明白里面的深浅了,于是心里暗暗点头,嗯,倒也不枉哥们儿冒险告诉你。

“现在咱们谈一谈……关于下一步,北崇的工业规划……”

(更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