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5 -3326不如意

官仙 3325 3326不如意(求月票)

3325章不如意(上)

中午十二点半,郎主任准时来到了普林斯公司的楼下,下车之后,他所乘坐的黑色奔驰商务车悄然离开。

不愧是一号首长办公室的人,真是有章法,白凤鸣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神秘低调,绝对不惹人注意。

郎主任下车的时候,就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四人了,心说果然如此,不过他早有心理准备,从来都是筵无好筵会无好会,这不奇怪。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走上前,冲着凯瑟琳微笑着点点头,“肯尼迪小姐亲自出来,真的太客气了,”一边说,他一边又扭头冲陈太忠说一句,“陈主任也来了。”

总之,就是这么个中规中矩的人,路边经过的人都觉不出什么异样,平常到一塌糊涂,只有明白其身份的白区长,才感觉得到那份平淡之后的雍容和……威严。

“他已经不是主任,是区长了,”凯瑟琳笑着回答,她承受这个气场是没有问题的,“走吧,进去再说吧。”

“哦,”郎主任冲陈太忠淡淡地点头,却也不说什么,跟着凯瑟琳向门里走去。

白凤鸣看得却是有点吃惊,合着并不仅仅是那个外国美女认识此人,区长也认识郎主任,这才真是……也算好事,起码杜绝了此人是骗子的嫌疑——这x办的人,简直低调到不可想象啊。

普林斯公司所在的楼下,就是两个豪华饭店,凯瑟琳早就定好了包间,进去之后,她请郎主任坐上首,郎主任略略让一让,就坐了上去,接下来的点菜,他也是客随主便,并且坚决表示不喝酒,平淡到接近于无趣的那种。

不过他也有果决的时候,点完菜之后,服务员才一出门,他就很干脆地发话了,“先说事情吧,肯尼迪小姐今天找我,不知道有何贵干?”

“陈主任现在是北崇的区长,他邀请我去他那里投资,”凯瑟琳笑着回答,然后眉头一皱,“不过糟糕的是,那个项目,污染有点大。”

“恒北的北崇?”郎主任的眼中,掠过一丝讶异,然后才看一眼陈太忠,“你不在天南文明办了?”

“前一阵交流过去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对方刚才就知道他是区长了,那么这个问题的重点,在于“天南”二字,这个问题有点扫兴,所以他只能欣慰地表示,“终于能做点务实的工作了。”

“哦,是那个大交流,”郎主任点点头,表示对那个活动知情,“那么你该是政府一把手?”

“是的,”陈区长点点头,又看一眼坐在身边的徐区长,“这是我们区分管建设和工业的副区长徐瑞麟。”

“你好,”郎主任冲徐区长点点头,也不在意是这会儿才介绍的副区长,然后又看一眼陈太忠,“嗯,恭喜。”

陈某人微微点头,对这样的恭喜直接无视,人家只不过一直都在条件反射罢了,在意不在意的,意思不大,于是他瞥一眼美艳的肯尼迪小姐。

凯瑟琳心领神会,接着说了下去,“由于污染太大,做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企业家,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说到这里,她停顿一下,如果她面对的是一个副厅以上的干部,这个停顿多半是多余的,不听她讲完全部的因果,不经过细细的思考,领导们不会轻易表态。

但是郎主任却不一样,他根本不需要细细思考,就直接发问了,“你投资的是什么项目,没有更洁净、环保的项目了?”

这才叫大气啊,白区长暗暗地感叹,人家是天子近臣,很多事情并不需要思索那么多,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爱莫能助就是爱莫能助——反正不怕你找后账。

其实他这想的也是有点左了,郎主任今天能来,就是底气上出了一些变化,要是搁在两年前接到这么个电话,他就算肯来,也不会早上接了电话,中午就急吼吼地过来。

说白了,就是黄汉祥分析的那样,一号要到点了,x办的人也要考虑各自的出路了。

若是陈太忠出声相约的话,郎主任未必会答应得这么痛快——陈某人的背景强大这不假,但正是这样的背景,容易让人生出点顾忌来。

但是凯瑟琳不一样,这女人不但有钱,而且在美国很有点影响力,郎主任很清楚,她是曾经的美国总统肯尼迪的侄女儿,目前普林斯公司,在中国也逐渐打开了市场。

他未来的路还很模糊,但是不管怎么说,弃政从商也好,是外放也罢,结识好这样的人,对他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明知道对方可能有事相求,他也不怕来见一面。

待到见到陈太忠,他也没有多稀奇,姓陈的跟这女人有点不清不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也无关大局,要时刻牢记的是——能答应的可以答应,不能答应的就推掉。

待到听说是县区级的事务,郎主任心里多少轻松了一点,帮人办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卷入什么漩涡——领导还没到点,自己先到点了,那才叫划不来。

所以他不怕出口发问,而凯瑟琳的回答也很明确,“油页岩的综合开发和利用。”

“油页岩……这个是怎么开发和利用?”郎主任的表现,一如既往的古板,不懂的问题也不怕问——事实上,他不是全面型的人才,而是专精型的。

“这个东西可以炼油,也可以发电,跟咱们现在谈的煤炭液化有点类似,”陈区长在一边解释了,他不敢提什么石油的战略储备,“发展得好了,很可能是一种很好的替代能源,我已经在跑立项了,肯尼迪小姐也愿意支持……唯一的问题就是,残渣对环境的影响很大。”

“煤炭液化?”郎主任听得眉头就是一皱,这可是到了他的专精领域的边缘,他若有所思地看一眼凯瑟琳,“这个好像是……跟能源储备有关。”

我说你不要这么敏感行不行?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巴,他知道对方已经生出疑心了,于是干咳一声,“郎主任,我抓精神文明建设很久了,请您相信我的觉悟。”

我艹,白凤鸣听得好悬没钻到桌子底下,跟x办的人说话,你还这么牛,小陈你不是区长……你是我大爷,真的。

“哦,”郎主任却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点点头——你已经声明了,不涉嫌出卖国家利益,那我就站在这个基点上说话,他又看一眼凯瑟琳,“你接着说。”

“我听陈区长说,你们国内有个维护环境的政策,叫退耕还林,”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侃侃而谈,“为了支持贵国的发展,我不得不污染这碧水蓝天,但是我们身处同一个地球,我希望在破坏环境的同时,能制造一点绿色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白凤鸣的错觉,在她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白区长居然从她身上看到了一丝圣洁的光芒,你不用这么煽情的吧……我说,你跟我们老大到底是什么关系?

合着是想要点补贴啊,郎主任听到这里,就再明白不过了,心里真是有点啼笑皆非,你好歹也是肯尼迪家的人,又是大老板,那陈太忠也是跟着黄家讨生活的主儿,这么大张旗鼓地邀我出来,就是为了这点事儿?

不过,猜想归猜想,他还是要落实的,于是点点头,“嗯,环保确实重要,你继续说。”

“但是陈区长说,这个退耕还林政策,要过林业局,”凯瑟琳下面的话,真的是顺理成章,她停了一下,发现对方没有接口的意思,就再加一句,“这个事情,想请郎主任过问一下,所以贸然邀请您出来。”

果然如此,郎主任听明白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他是专精型人才,对这里面的门道不熟,于是他侧头看一眼陈太忠,“按正常程序走……不行吗?”

“退耕还林是国家林业局自行划片,不接受地方上的申请,”陈太忠面对这样的主儿,也不怕实话实说,“而且多数试点,是在两年之前划好的,新增很难。”

没准新增就没有吧?郎主任听得明明白白,一时间就猜到了此事的因果:陈太忠被弄出了天南,去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破地方,想搞个退耕还林缓解一下局面,才发现那是两年前的车票,不赶趟了。

不过这些因果什么的,意思也不大,他确定这件事情,自己还真的能插手——没错,事情不大,用的人情大,严格来说,这种事情,最合适他这样身份的人出手。

x办的人牛不牛?真的牛,但是牛在哪里?牛在他身后的一号,天子近臣,没人敢忽视,不给x办的人面子,就是不给一号面子。

但是成也一号败也一号,x办的人出去,确实没人敢惹,可是谁也不敢仗着这个身份胡乱卖人情,天子近臣就是服务领导的命,要是打自己的小算盘,一旦事发,面对的也是大怒的天颜——谁都承受不起。

所以像眼下这种人情,利益不大,涉及的级别又足够高,这就比较符合x办的人插手,郎主任也不求从中获得什么——就算陈太忠敢给,他都不敢要。

不管怎么说,总是一个妥妥的人情,想明白这一点,郎主任难得地沉吟一下,方始发话,“哦,这是错过了啊,不过小陈,你要办成这个事儿,不一定要找我吧?”

他还是有戒备之心,这很正常,天天在一号身边呆着,再天真的人,也会培养出来戒备之心——黄老说句话,这还是个事儿吗?

尼玛,白区长的眼角又再次**一下,你好歹是x办的人呢,不带这么掉链子的,那个啥——其实我是想问一句,陈区长真的不经过您,也能把事儿办了?

3326章不如意(下)

我不经过你,当然也能办成事,但是……我现在要办的事儿,真的太多了,陈太忠心里也窝着火呢,各种人情、建设和引资,让他有风中凌乱的感觉——唉,谁让哥们儿去了北崇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找您是最合适的,”他并不做解释——所谓的解释,在明眼人面前根本没用,所以他很直接地表示,“肯尼迪小姐是这么坚持的。”

“请叫我米歇尔,我不是什么肯尼迪,”凯瑟琳冷着脸发话,这女人的演技,真的也是一等一的,“陈,郎……你们俩都是我的朋友,我用朋友之心对你们。”

郎……陈太忠直觉得一股酸气,从后心顺着脊梁直接冒到两腮的位置,腮腺和颌下腺剧烈地工作着,超负荷地分泌出了大量的**——你能叫得再肉麻一点吗?

“嗯……我珍惜各种友情,”郎主任点点头,他听得很明白,这是肯尼迪小姐个人的友情,换句话说就是……这不是公对公的,是私人交情,所以他不再犹豫,而是很干脆地摸出手机,“我了解一下情况。”

所以说,这领导身边的人办事,一旦认真了,都是很干脆的,他很痛快地拨通了一个号码,“小侯,查一下林业局办公室的电话……嗯,尽快。”

这是正经天子近臣的做派,他不需要像南宫毛毛毛一般,说林业部什么的,林业局就是林业局,但是他打电话问的,绝对不会是北京市林业局。

那边的反应也很快,郎主任随手拽出一支笔,记个号码,反手就打了过去,“林业局吗?我是x办郎斐,有地方上想申报退耕还林,找到我这儿来了……找错了,你们负责申报的地方在哪里?”

说地方上找错门,那是扯淡,他的意思是说,这地方上的人找到我这儿来了,你们看着办哈——更明显的暗示,那也不可能有了,这暗示还不够明显?

那边说了点什么,大家不得而知,总之,郎主任挂了电话之后,很随意地表示一句,“小陈你去跑一趟,把地方上的苦衷摆一摆,嗯,强调一下你们是要招商引资,环境问题,不得不解决,肯尼迪小姐的话很有道理……地球是大家的。”

这话更是扯淡到不能再扯淡了,但是郎主任的意思也很明确,不管地球到底是谁的,反正他很痛快地帮忙了——电话是当着你的面打的。

这个人情,做得是极为扎实,而且他并没有说到此为止,只是强调小陈你该有一个合适的态度,认真地去解释——不要认为x办的人打了招呼,做事就不着调了。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陈某人真的做到了这些,对方还是不肯答应,没准……没准还可以有点说法,郎主任并没有把后路堵死。

陈太忠听得明白,白凤鸣听得也明白,接下来就是大家吃饭了,酒桌上偶尔说两句,不过到最后,郎主任还是喝了半杯红酒,站起身走人,并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

他不提,并不代表他没有需求,只是这种事儿,记在心里就好了。

白区长又被区长撵回去了,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回去之后睡了半个小时,郭总招呼大家打牌——事实上,这些人轮流被区长呼来喝去,就算想出去玩都不敢了。

“有收获吧?”徐瑞麟一边摸牌,一边看一眼白区长。

“你的收获更大,”白凤鸣不动声色地回答,“知道下午区长干什么去了吗?人家去国家林业局了,我一上午都在帮你敲边鼓。”

“是吗?”徐瑞麟手微微顿一下,也没再问下去,而是继续摸牌,不过他的心里真是有点微微的奇怪:商量退耕还林的事儿,为什么出面的是你?

“喂,我说老白,给个答案啊,”徐区长沉得住气,可郭伟沉不住气,来北京三天了,没有领导的消息不说,陈区长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太忠怎么说的?”

“给个好号儿,我就告诉你,”白凤鸣笑着发话。

“那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郭伟回答得毫不含糊,“四条你随便选……只要我有。”

“这次是真帮你问了,”白区长将手里的扑克牌搓开,一边慢慢打量,一边轻描淡写地回答,“六十分……我叫了,嗯,区长说了,人已经联系上了,你等消息就行。”

“六十五分,”杨孟春跟着叫一把,这就是二百的底子了,结果徐瑞麟跟着叫一把,“七十分……郭总你叫吗?”

“八十,”郭伟财大气粗地提了十分,这就是五百的底子,一输起码一千五,“你们等一下,我问两句嘛……太忠怎么说的?”

“我哪儿敢多问,身边的领导老大个了,”白凤鸣想起郎主任的做派,还是禁不住暗暗咋舌,哪怕人家在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自报家门了,他还是不敢说出来——要不是人家知道自己是北崇分管工业的副区长,肯定不会直接说的。

但是不说的话,他心里还真的痒痒,那是传说中的一号办公室啊,白区长算是个沉得住气的,也要禁不住小小暗示一下,“区长说了,招呼已经打过了,你等着就行了。”

你真的问了?郭伟狐疑地看他一眼,伸手去抓底牌,接着就哀嚎一声,“哎呀,这底牌都是些什么嘛……”

约莫是有了点结果的缘故,郭总的牌越发地臭了,正是所谓的“官场得意,赌场失意”,光这一把他就输了七千五,一下午玩下来,更是输了差不多一万六。

“今天手气真不好,”玩到下午五点半,郭伟终于表示,“再玩两把不玩了。”

“你的手气,好像一直都不是很好,”白凤鸣笑眯眯地答他一句,才要伸手去洗牌,有人推门而入,大家扭头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陈太忠。

陈区长一进门,就看到满屋子的烟气,禁不住伸手扇一扇,“这么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放火呢……开窗户晾一晾。”

一边马上有人去开窗户,其他人也站起身来,“区长有什么指示?”

“暂时没什么事,”陈太忠走到沙发边坐下,他看一眼徐瑞麟,犹豫一下方始发话,“我下午去了林业局,谈的……还算可以。”

“哦,”徐瑞麟点点头,“那我需要做点什么?”

“糟糕的是……人家不对北崇啊,”陈区长郁闷地叹口气,沉默了好一阵,才悻悻地一撇嘴,“咱们辛苦半天,倒是市里舒服了。”

听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发牢骚,一时间所有的人都不好接口,就在那里默默地站着,好半天之后,白区长才发话,“这得跟市里说道说道,咱们领了那么大的人情……”

“人情倒不算大问题……主要是我帮林业局做过一些工作,”陈区长头也不抬地答一句。

这话真不是假的,他和凯瑟琳下午去了林业局,那边是造林司一个副司长接待的,一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也不说拒绝的话,偶尔还抱怨两句,说资金短缺什么的。

陈区长明白,人家是等着他扯出郎主任的大旗,才好决定行止,可是这牌不能随便打,他只能有板有眼地介绍北崇的落后,北崇的引资,北崇的……

扯了半个小时,也没得到什么确切的话,直到有人进来在副司长耳边嘀咕一句,那位才眼睛一亮,“陈区长,你以前是天南树葬办主任?”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这头衔有点恶心人,他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套近乎。

“嗐,那自己人还说个什么?”副司长眉毛一扬,很直接地发话了,“有领导关照,司里就差一个理由了……我还当重名呢,你早说嘛。”

哥们儿搞出全国第一个树葬公墓,确实是给林业局办了好事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微不足道的一点事儿,没好意思提……能办?”

“别人不行,你就好说,”副司长又看一眼凯瑟琳,若有所思地回答,“理由也充分……不过,指定县区不太合适,你以阳州的名义发个文,跟局里了解政策——不能是申报!”

人家这么说,陈太忠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凯瑟琳更不好说什么——她总不能说在北崇退耕还林才算是搞绿化,出了北崇就不算搞绿化了。

所以陈区长这个郁闷,也真的是爆表了,“天下事不如意者,十之**吖……”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