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7 -3328黑枪不断

官仙 3327 3328黑枪不断(求月票)

3327章黑枪不断(上)

陈太忠赶回来,可并不仅仅是发牢骚,他要集思广益,“这么大的便宜,市里可不能白占,咱们要合计一下,跟市里弄点什么。”

这话让大家又吓一大跳,心说你有这么个想法不足为奇,但是如此明目张胆地说出来,就不太好了,要知道在场的人足足有八个。

尤其是其中除了领导,还有三个秘书,而没有秘书的那位,却是跟陈区长最不搭调的、几乎是被绑架到北京的区财政局长杨孟春。

这消息……怎么可能控制得住?徐瑞麟听得眉头就是一皱,郭伟的嘴巴也扯动一下,只有白凤鸣无动于衷——区长敢这么说,八成又是准备了后手吧?

白区长非常确定,市里想截胡,绝对要按着陈区长的要求来,否则的话,别说李强,王宁沪出面都用不动郎主任——事实上,市委书记这个级别,才算相对重要的外藩。

沉默一阵之后,还是徐区长先发话了,毕竟这个退耕还林是他提出来的,“让市里来办的话,咱北崇一定就没份儿吗?”

“就算有,份额也不会很大,”陈太忠沉声回答,正是因为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才会如此愤愤不平,“来之前李市长就说了,要我来北京跑项目的时候,多考虑一下阳州全局。”

“这样啊,”徐瑞麟终于知道,区长为啥如此地暴跳如雷了,北崇是落后,但是整个阳州都落后,市长没表态还好说,但是表态之后再遇到林业局如此表示,北崇想吃独食是绝对不可能的。

事实上别说独食了,想占大头都很难,阳州市本身就是个多山的地方,北崇虽然穷,但是环境并没有多恶劣,这就是李强当时提议的原因——还有更需要退耕还林的地方。

“难啊,”白凤鸣也叹口气,都协调得差不多了,猛地遇到这么一档子事儿,放弃吧,此前的努力和人情全部付之东流不说,也太没有大局感了。

可是就这么交出去,又怎么甘心?别说年轻的区长了,白某人都不甘心。

一堆人大眼瞪小眼,瞪到最后也没个什么说法,最后还是陈区长主动发话了,“饭点儿了,吃饭吧,这个事情,大家都细细地考虑一下……最好能有个两全的办法。”

白凤鸣倒是个心思细腻的,借着大家都往门外走的时候,走上前小声问一句,“区长,您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要不要我把这个消息传回市里?”

“没必要这么刻意,”陈太忠轻声回答一句,然后脚步轻盈地走了出去,“这大冷天儿的,咱们去东来顺吃涮羊肉吧,吃完找个地方看演出……”

区长这还真牛气了,白凤鸣心里禁不住叹服,他的请示其实也是试探,看看区长需要不需要有人造势——阳州市政府听到这个消息,肯定坐不住。

到时候,市里能主动找上来,北崇这边就好提条件了,这是个谁来就谁的问题,被就的一方,肯定占有一些优势。

说白了,白区长这么提议,也是怕此事闹得不可收拾,x办的人是那么好用的吗?既然用了,就要起到效果,要不然实在划不来。

所以他才自告奋勇地要去主动泄露消息,跑这种事情下手一定要快,就算还没有竞争对手,也应该一气呵成地完成,时间一长就会生出变数——白区长担心大家都很热爱北崇,没人去透露这个口风,一拖两拖的……耽误了算谁的?

不成想他的这番热情,并没有得到区长的特别赞许,当然,区长也不可能反对,只是淡淡地表示,要注意方式——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雍容,这几天他已经看得太多了。

这种事儿你都不急?白区长虽然已经习惯了领导的算无遗策,但是这样的场面,领导还能沉得住气,他就禁不住要自问一下:我是不是表现得有点过了,领导或许……不喜欢下面人随便揣测他的心意?

这个他还真是想歪了,陈太忠是真的不在乎这个时效性,林业局那边都说得很明白了,上面领导的关照是有压力,但那只是让大家为难,正经是因为你是自己人,所以这事情好说。

这或许只是个借口,造林司想找一个台阶下,但是这既然成为了理由,那么以后也会是理由——公私应当分明,陈某人只怕程序不对,却不怕别人不认账。

至于说陈区长敢把此事冠冕堂皇的说出来,原因也很简单,他只说了结果,没有说过程,若是谁异想天开要短他的路,直接联系林业局——那乐子可大了。

陈区长又开上了那辆商务车,七座车挤了八个人进去,他本有心奔着王府井的总店去,郭伟建议了,“随便找家分店吧,总店是宰外地游客的,而且……现在是饭点儿。”

“那不如去荆总的哥哥那儿吃了,”陈太忠将车速放缓,给荆俊伟打个电话,“荆总的哥哥冬天最爱吃火锅了,而且羊肉都是东来顺冷库里买的,怎么煮都不老。”

“想吃……那你过来吧,”荆俊伟接了电话之后,笑着表示欢迎,“这两天阴得厉害,刚托人腌好两只羊腿,说明天中午烤着吃,那晚上就是涮火锅和烤羊腿了。”

一行人赶到荆总的字画店的时候,木炭火锅已经在二楼点起来了,除了一楼的两个店员,屋里还有两个女孩儿,以及一个男人,陈太忠见过此人不止一次,隐约记得,大家都管此人叫魏老师。

大荆总的这个铜火锅,比一般人家用的要大一号,据说还是有点历史的,反正他这儿平常蹭饭吃的文化人多,十四五个人围着火锅吃的时候也有。

两个女孩见来的这帮人虽然衣着普通,行为不是很大气,但言谈间有做派,就猜到这是一些小官僚,不过在这个地方混的,都是有点文化范儿的,正琢磨着该不该招呼一下,不成想来人里自然分出三人,开始招呼各种事儿。

这就是郭伟、白凤鸣和徐瑞麟的秘书了,他们伺候领导,可是比外人专业得多,陈太忠大致介绍一下自己领来的人,也不细细说明,无非就是郭总、白处、徐处和杨局——没办法,副区长啥的叫不出口,丢不起那人。

不多时,大家就坐下来吃上了,酒也不算差,52度的五粮液,有意思的是,十几个人就围着这么一个火锅,小菜就只有四样,腌萝卜、腌白菜、腌蒜和油炸花生米。

所幸的是,陈太忠带的这帮人虽然多,见识也不算广,可他是老大,有他坐镇,别人就不能拿出那些土匪作风来,所以涮一筷子羊肉,夹到碗里能吃老半天,倒也不觉得僧多粥少——生羊肉十来盘呢,大家慢慢涮嘛。

可是陈区长觉得大家有点拘束,于是看一眼自家大兄哥,“不是有烤羊腿吗?”

“临时才开始烤的,一小时以后再说吧,”荆俊伟笑着回答,“那可是见真章的功夫,腌制什么的就不说了,只说烤,没一个半小时根本出不来……而且北京很多地方不能自己烧烤,有污染,别人一投诉一个准,正在隔壁院子烤着呢。”

“可是咱们不是要看演出吗?”杨孟春没头没脑地接一句。

“那是你要看,我们都不看,”白凤鸣咽下嘴里的一口羊肉,狠狠地瞪他一眼,“演出有什么好看的……倒是这个羊肉,真的很嫩,东来顺冷库里的?”

你小子敢我在我大兄哥跟前,给我上眼药?陈太忠笑眯眯地扫一眼杨局长,此人……起码是嘴不严,这个不好。

“嗯,东来顺的,”荆俊伟笑着点点头,他觉得眼前这帮人挺有意思。

渐渐地,吃开了之后,一个火锅也不觉得不够,你来我往推杯换盏,大家吃得热闹,郭伟终于逮个空子,低声问陈太忠一句,“太忠,耗了好几天了……现在能不能给个准信儿?”

“今天井部长有会,明天周末了,就这一两天帮你搞定,”陈太忠轻声地回答他,“为了你的事儿,我都找到黄老板了……记得还差我一百万啊。”

“太忠,不能见一面就算完哈,”这人心都是没尽的,郭伟知道自己肯定能见到井部长了,心里就又不能满足了,“去哪儿吃饭,花多少钱那都好说……能吃顿饭吧?”

“别说请井部长了,想请我吃饭的,能从这儿排到前门楼子去,你信不?”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反问一句。

“那也不能一两句就算见了,太忠,我一向对得起朋友的,”郭总继续咬耳朵。

众目睽睽之下,他俩在开小会,不过别人也没办法说什么,这是在座的最大的两个领导,于是其他人也杂七杂八地私下交流。

这嘈杂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出面打破僵局,却是楼下传来的声音,“让一让,让一让,羊腿来了,小心烧着。”

眨眼间,两个汉子悬空端着两条羊腿走上楼来,每一条羊腿约莫有五六斤重的模样,由两根钢丝钎子穿着,就这么端上来——剔了骨头之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四斤了。

“这也叫羊腿?”陈太忠看得眼睛一眯,“兔子腿吧?”

3328章黑枪不断(下)

“小羊的腿才好吃,”荆俊伟笑眯眯地解释,“大了肉就老了,从来都是吃蘑菇炖小鸡,谁吃过蘑菇炖老鸡?”

“那是,荆总这家学渊源,不愧是美食家,”一边有人奉承,却是魏老师出声了。

“唉,就这羊腿,也不知道还能吃多久了,”荆俊伟轻喟一声,“马上要拆迁了,像这样的宝地,真的不好再找到了。”

“这好像是你租的房子吧?”陈太忠看着厨师一刀一刀,将羊腿上的肉割下来装到大盘中,随口问一句——又不是你的产业,拆迁的话,再租不就完了?

“东城这样的地方,真的不多了,尤其是还能烤羊肉的地方,”荆俊伟叹一口气,“高楼大厦,终究是要将这些平房碾压过去的。”

他说着话,那俩汉子就将羊腿上的肉划拉了个差不多,偌大的两只羊腿,也就是四个盘子的份量,其中一个汉子从下面端个木炭烤炉上来,将割下的肉穿在铁钎子上,继续烘烤。

这就是时用时烤了,那两条羊腿上还有不少肉,荆总手一挥,“你们拿走吧,跟下面小刘小赵分了吧,唉,明年冬天想这么吃,就未必有机会了。”

“北京类似的地方,还有不少吧?”徐瑞麟发话了,他其实是个挺有文化的人,来北京不多,对地方风俗还是很熟悉的,“这种两层的小楼不好找到了,但是找个三四层的建筑,符合荆总你这文化气息的地方,应该也不难。”

“难倒是不难,真要花血本,四合院也能找到,”荆俊伟轻喟一声,“但是那费用就高得不合理了,京城居……大不易啊,像我们玩字画的,想找个性价比合适的地方,真的难。”

“确实是这么回事,”郭总点头表示赞同,“我侄儿今年初一,在恒北育英中学上学,省重点,附近租个房子,八十平米两室一厅,一个月一千二,艹,再远两里地的房子,一个月六百……这叫什么?这叫学区房,就值这个钱。”

他在这里发牢骚,郭伟抄起一根穿着羊腿肉的铁钎子,一边嚼着一边就下楼了,不多时楼下传来声音,“哎呀,荆老写的‘扶摇直上九万里’只是十五万?这跟白给一样……包起来,我要了。”

“先森,这是仿品,不是十五万,是一万五,”一个女声怯怯地回答,“正品的话,我们要请示老板。”

“你们怎么能摆赝品呢,”郭伟拉长了声音,听起来有点急躁了,“荆老板跟我很熟,喏……我的肉,就是从你们啃的羊腿上削下来的。”

我艹,你有点素质行不行啊,陈太忠真的有点受不了啦,“老郭,你的肉……多少钱一斤呢?连你的腿我都要了。”

“我是说我啃的羊肉,”郭伟也知道自己说的错了,于是哈哈一笑,“嘿,我就是觉得,荆老的字儿,十五万真的便宜。”

“那是开价……赝品,给两千你拿走了,”荆俊伟也有点不好意思,“郭总你真要的话,我给找一幅,钱不钱的就不说了,这是高仿……我爷爷的真迹,我哪儿敢摆在店子里?”

“你给你爷爷整高仿,不怕他找你麻烦?”徐瑞麟愕然地发问。

“找麻烦……怎么可能?”荆俊伟更愕然地发问,“我是他孙子……嫡亲的。”

“那就这幅了,一万五,我要了,”郭伟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他的舌头听起来有点大,“那一幅,三十八万……不是,三万八的那幅‘蝶恋花’,我也要了。”

“我说,你要的不是‘我失骄杨君失柳’吧?”荆俊伟听到这话也急了,“那个啥,高总,不是……郭总,这个真是三十八万,缩印不值钱,您随便拿,我不坑朋友,但是真迹就是三十八万,老爷子年轻时候的作品,后期你能让他写这么多字儿,我给你三十八万。”

“三十八万就三十八万,多大点事儿?”郭伟哈地笑一声,“我对荆老的敬仰,有若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你是荆老的后人,我能让你连租房子的连都出不起吗?”

“郭总您这厚爱我领了,不过您也喝了不少,咱明天再谈,行不?”荆俊伟在京城多年,类似的情况不知道遇到有多少了,于是他很直接地表示,“明天您还要买的话,我一定卖……我给您留着,这还不行吗?”

于是,郭总不吱声了,但是白凤鸣和徐瑞麟坐不住了,郭伟可都说得明白了,人家是为陈区长的大兄哥找补助呢——荆总说了,这个地方呆不住了,要换地方。

这个问题,听起来有点像叫穷。

“下去看一看吧?”徐瑞麟率先发话,他瞥一眼白凤鸣——其实心里,有点枪挑新区长红人的意思,“这地方长久不了啦,淘换几张字画吧?”

“省省吧,”陈太忠憋不住了,合着哥们儿成了索贿了?这时候他也顾不得荆俊伟在旁边坐着了,“荆总也才几张荆老的字儿,还是给他留着当镇店的宝贝吧。”

大荆总坐在一边笑一笑,也不说话,端起手边的酒杯来,“来,喝酒。”

由于有了杨孟春那句话,陈太忠也不好再带大家出去玩了,九点钟的时候,大家各自散去,又是一宿无话。

其实说一宿无话并不正确,第二天上午十点,陈太忠接到了林桓的电话,林主席笑着发话,“陈区长,听说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啊,什么时候带到北崇来,给大家见一见?”

“什么时候可真的说不好,她忙她的事业呢,”陈区长干笑一声,心说三天前大家就见到小紫菱了,你这会儿才打电话过来,“林主席有什么指示?”

“我哪儿能指示区长?”林恒在电话那边也笑一声,“你的女朋友来了,能稳定人心嘛,你问我的问题,也就不是回事儿了。”

“这个事情……太刻意就显得做作了,”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叹口气,不能说有美女对象,就不是妇女之友了,念及此处心里不由得暗恨:这个赵海峰,真不是个东西。

又聊两句之后,林桓终于提起了正事,“区长,听说你把退耕还林跑下来了?”

“嗯?”陈太忠讶异地哼一声,他知道这件事早晚会传出去,可是这么快就传得变了样?“没有的事儿,八字没一撇呢……这谁说的?”

“区里都传遍了,”林主席笑着回答,“您也别瞒着我了,不过有人说……您打算把这个机会让给市里?”

“嘿,”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尼玛……这都是什么样操蛋的人,编排出来这样的故事?劳资在前面辛苦冲杀跑项目,你们在背后放黑枪?

这个区长没法干了!一时间,他真有摔电话的冲动,我这个爹当得也太辛苦了,不过……再不成才的子女,也是子女啊。

陈区长默默地叹口气,他当然不能辞职不干,陈某人的字典里没有失败二字,还有就是——他若是真的躺倒不干,岂不是会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主儿笑歪了嘴?

下一刻,他眼珠一转,这好像……也是个机会嘛,“这话又是谁说的?”

“这是大家猜的,”林桓笑着回答,“有人说是市里想拿走,您不愿意给,还有人说……这会不会是您放出的风声,假装不愿意给?”

“那些人都是胡乱猜呢,”陈区长淡淡地回答,“林主席你这也是老同志了,遇到乱传话的人,该批评就要批评一下。”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本来想给徐瑞麟打个电话,想一想又忍了下来,想怎么传就怎么传好了,哥们儿我以不变应万变。

不过这个泄露消息的家伙,也挺会隐藏自己的,居然知道先把消息撒向区里,然后……就不好判断是谁干的了——虽然陈区长心里,高度怀疑是杨孟春。

在半个小时之后,传说中的市领导终于冒头了,“是陈区长吧?我是江锋,我得到一个消息,想找你证实一下,国家林业局是否有意在阳州设立退耕还林的试点?”

又是逼压,陈太忠非常不喜欢这种堂堂正正的阵势,他虽然对不上张近江的相貌,但是市领导有哪些,他还是记得很清楚的——江锋,阳州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

分管市长直接发问,陈区长也避无可避,“经过我们不懈的努力,国家林业局原则上愿意考虑,把试点设在北崇。”

“你们的努力,市里会记得的,”江市长对北崇区同志们的工作,做出了充分的肯定,然后他话题一转,“但是这种事情从级别上说,市里出面协调比较合适。”

“我们非常感谢市里的支持,”陈区长干笑一声,“等我们回去之后,出好文件,会向市里汇报的。”

他这话听起来说得恭敬,江锋却是有点恼火了,“陈区长,市里不是盖章机器。”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