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9 -3330回家

3329 3330回家

3329章回家(上)

“那你们自己出文件好了,”陈太忠干笑一声,江市长恼火,他倒是心情爽快了起来,“我这也是考虑,做了这么多工作,跟林业局有些默契。”

“等你回来,来市政府一趟,”江锋哼一声,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陈太忠怎么说?”李强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沙发上的江锋,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随着年底的接近,又是换届选举在即,大家都忙得不得了。

李市长是今天早上才听说这个消息的,他正说要找江锋商量一下,江市长已经找上门了,正是要跟他商量此事——这种事情,北崇居然敢不往市里交?

退耕还林这种事儿,操作好了的话,三、四十万亩也不是不能想的,同样的,一亩地补贴两百的话,那一年就是七八千万。

这样一笔钱搁在恒北,别说副市长了,副省长照样要动心,所以江市长找到班长,表示说,北崇压根就没这么多符合要求的耕地。

李市长则表示说,这个事情我知道,在小陈去北,京之前,我就示意过他,但是那家伙有点境界不够,不愿意帮市里分忧解难,要不你现在打个电话问一问他?

所以才有了江市长这个电话,听到市长这么问,他气得哼一声,“这个年轻人也实在有点……居然要自己出文件,组织纪律性有点缺乏。”

“江市长你这脾气有点大,”李强微微一笑,“其实你刚才没必要说那么明白,等他回来之后……可以慢慢地商量。”

“提前摆出态度来,也是定下了基调,”江市长摇摇头,他分管农林水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对自家的业务是相当熟悉的,“没必要让着他们,这个业务,国家林业局不可能直接对北崇,没有这样的对应关系……最少是要对咱阳州或者林业厅。”

“可是退耕还林……是不接受申报的吧?”李市长斜睥对方一眼,不动声色地发话,“是不是最近开始放开申报了?”

“没有放开,”江市长摇摇头,他终究是负责这个口的,很多事情当下就能做出判断。

然而惟其如此,他对某人才越发地痛恨,“所以陈区长表示,市里写这个文件,写不好,要由他们北崇区来写,我就奇怪了,到底是谁领导谁……出点成绩,也没必要这么忘乎所以吧?”

所以我说你的嘴快嘛,李强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说什么盖章机器什么的,只顾图一时的痛快,这么多年的副市长了,连这点气都沉不住?

当然,他也知道,江锋直接把市政府的态度亮明,做得其实并没有错,名不正则言不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有了名头才好行事。

但是……你好歹把这个写文件的诀窍骗出来再说嘛,李强想的是,你北崇拿文件来汇报?可以啊,我阳州这边盖个章交上去——但是盖章的是文件原件还是高仿,那就是另一说了。

提前把矛盾激化,想骗出这些东西,就要多增加一些阻力了——没错,是“多”增加阻力,北崇那边肯定一开始就会防着一手,蓝盈盈的票子谁不喜欢?

“可你这么说话,他要是索性说,根本就没跑下来怎么办?”李市长换一种方式提示,事实上,现在这种主儿也不少,无利可图的话,直接破罐子破摔一拍两散。

“我来您这儿之前,打电话问北崇的分管区长了,他也在北,京,”江锋直接把徐瑞麟拽了出来,“他说陈太忠跑这个项目很辛苦,市里必须多考虑北崇一点。”

跑部真的很辛苦,是个差不多的干部就知道,但是他这话的意思是说,陈太忠是辛辛苦苦地跑下来这退耕还林的——他敢直接撂挑子吗?

该搭的人情都搭进去了,部委的领导也都指示到了,年轻干部首先要讲个稳重,你这朝游北海暮苍梧的,以后别人还怎么信你?

说句更难听的,没准利益攸关方都存在了——人家帮你打点了,相关好处却是因为一点点意气之争,活生生地被葬送了,谁受得了?

可怜的徐瑞麟,本来是想替家乡父老说句话,却是被人抓住了根源细细琢磨,由此可见,有时候真的是会好心办错事的。

“阳州最需要退耕还林的,不是北崇吧?”李强意味深长地发问。

“就算陈太忠想说是,花城和关南的人也不会同意,”江锋也不是不知道动脑筋的主儿,姓陈的你想吃独食儿?有的是人不答应,“相信他们很快会知道消息的。”

就算他们真的不知道,你也会代为传递的,李强很明白这一点,事实上,市政府里花城三县的人并不少,他轻喟一声,“还是和谐第一……”

“我以后都不跟你们北崇人玩牌了,”郭伟实在按捺不住了,昨天从陈区长那里得到个准信,今天就又输了两万多,“先欠着……回头给你们充值卡。”

“充值卡,我可以去找谭胜利换,九十七块换一百,”徐瑞麟不答应,“我都叫七十了,你非要叫七十五,这五倍是你自找的。”

“你叫七十,打赢了也才挣九百,这一下赚两千还这么多话,”郭总无语地指一指他,“老徐,我输了六千啊。”

“可是欠啥不能欠赌帐,”白凤鸣笑吟吟地接话了,“郭总你这财大气粗的,不带欺负我们这些穷人的,您坐的是奥迪,我坐的是奥迪它妹妹……奥拓。”

“我哪儿有奥迪?就是辆沙漠王子,”郭伟正色回答,阳州多山,他往省城跑的时候,还经常串一些其他郊县,越野车才是正确的选择。

“没错啊,我那奥拓,就是都市贝贝,比沙漠王子差多了,”白凤鸣说怪话,其实也很有一套,“郭总,来北,京一趟,您可能就带那么一点儿吗?我们杨局都带了十万,别砢碜我们这些老少边穷县区啊。”

“带再多,不够你们赢的,”郭总呲牙咧嘴地发话,他是带了不少,但是不敢露底儿——传出去可不好,于是信口胡说,“年前都要在北,京过,应酬太多。”

“打欠条吧,”徐瑞麟波澜不惊地发话,“给充值卡的话,一百按九十算。”

“真打啊?”郭伟撇一撇嘴巴,然后一咬牙,“好了,给你们钱,大不了接下来天天方便面了……再来,我要捞回来。”

“其实……徐区长是兰州大学数学系的尖子生,跟他打牌,我都是不输就算赢,”白凤鸣微微一笑,“郭总,看开点儿,钱少了就别总叫牌。”

这话不说还好,说了之后,郭总更不服气了,输人可以,不能输阵,所以玩到下午五点的时候,他输了差不多有三万块——这还是他谨慎叫牌了,他直疼得呲牙咧嘴,真玩不起了。

还好,这个时候,陈区长又打来了电话,“郭总,下楼……帮你引见个人。”

“这把牌铁赢的,”郭总遗憾地叹口气,把牌向桌上一扔,“便宜你们了。”

“打完再走嘛,我手里一个猫都没有,真的,”白凤鸣笑嘻嘻地挽留他。

“我手里四个猫,你怎么可能有猫?”郭伟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真是四个猫?”杨孟春伸手就去掀郭总散落在桌上的牌,徐瑞麟冷哼一声,拽出一张小王,往桌上一拍,其他牌一盖,抛洒到桌上,伸手去拿香烟,“嘿……看来今天,又得咱北崇三个人斗地主了。”

郭总下楼之后,见到的是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菲亚特,破破烂烂的,司机座上,是一个英俊得可以称之为漂亮的男人,陈区长坐在副驾驶上招手,“上后面。”

郭伟上了后座,却是坐在副驾驶之后,终是不敢坐首长座,因为他已经认出了司机的来历,“陈区长,这是……咱许老大吧?”

“郭总客气了,大家都是正处,叫我小许好了,”许纯良一边开车,一边面无表情地问一句,“太忠,去五棵松、东四还是西单?”

“五棵松吧,”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做出了决定,北,京他真的是人生地不熟,东四就是去南宫毛毛的宾馆了,他兴趣不大,西单是信产部所在地,想必井泓也要有这样那样的避讳,倒还不如去自家的别墅旁边。

许纯良是下午到的北,京,接机的都是陈太忠,他回来这么一趟,并不是刻意算计的,许主任的根儿就在京城,年末了,回来一趟太正常,顺便还能给单位采买点什么,反正凤凰科委虽然摊子大,但事务是井井有条,也无需他操太多的心。

其实说句良心话,陈太忠都不怎么想见许纯良,许春风得意,陈发配外地——朋友之间不说竞争啥的,差距太明显也不是很合适吧?

不过这个事情,是两人早就说好的,陈某人要来找井泓,顺便就可以提一下素凤手机的事儿——既然找人一次,那该办的事情就一起办了。

3330章回家(下)

许纯良对此倒是很感兴趣,事实上,他对上一次陈蒋许三人在北,京的一筹莫展记忆犹新——有人要抢沃达丰的代工,许某人、蒋某人和陈某人,三个年轻的正处坐在一起,共同商讨群策群力,如何才能抵御对手,才能不辜负天南父老乡亲的期望。

那样**澎湃的青葱岁月……不会再有了,念及于此,许主任有一点蛋蛋的伤痛,天南的归天南,恒北的归……想归天南很难,还是归恒北罢。

“你这叫蛋疼,”陈太忠对许主任蛋蛋的伤痛,做出了正确的评价,“纯粹是闲的,小资情调……咱们还是一起去拉斯维加斯钓鲑鱼吧,节令正好。”

“你说的啊,苒泠正想去呢,”许纯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她马上毕业了,难得想放松一下,我本来是不赞成的,不过你要是能陪她,我就……在家里帮苒泠说话。”

“你不用帮她说话,”陈太忠断然拒绝,“我去那儿,其实是想在白令海峡冬泳的,真的,讨好女人什么的,那成就感……比得上征服一个海峡吗?”

“太忠,我憋不住了,能说一句不?”后座上的郭伟终于忍不住了。

“兄弟唠嗑呢,你随便说,”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一句,“别扫兴就行。”

“海峡不算什么,女人要真的深起来,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郭伟正色发话,“趟得过去海沟,趟不过去乳沟,趟得过去乳沟,还得趟得过去腿沟……”

“你这是……什么个意思?”许纯良看一眼后视镜,淡淡地问一句。

不怪他有点恼怒,许主任说的是自家的妹妹,结果这厮乳沟腿沟啥的,说个没完,知道我们说的是谁吗?就乱插嘴。

“开玩笑的嘛,”郭伟微微一笑,他并不是很害怕许纯良,虽然他知道许家势大,但是他身处某个位子,多少有点底气,“欢迎素凤手机卖到我恒北。”

“嗯,感谢你的欢迎,”许纯良犹豫一下,终于是哼一声不为己甚,他的骨子里,就不是个强势的性格,别人欺到头上,那是不能忍的,但是话能说开,他也不愿意多计较——他取名纯良,真的没起错,

不多时,车就到了小区门口,三个人找家饭店,才定下包间,井泓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说晚饭有应酬了,你们吃完饭去某个咖啡屋等我吧。

于是大家索性站起身走人,直接来到那个咖啡屋,叫了几份客饭,几口划拉完之后,才慢吞吞喝起酒来,许纯良和郭总喝的是干红,陈太忠喝他的啤酒。

大约是八点左右,井泓和黄汉祥两人走了进来,落座之后,相互介绍一下,黄总对许纯良的态度倒还可以,“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跟小陈好好配合,互相帮助。”

有意思的是,井泓也是将谈话对象对准了许纯良,他指出,这个素凤手机的很高,你们还是要利用好在国际上已经闯出的渠道和口碑。

可是,国内市场也很大啊,许主任表示自己有点挠头,蛋糕已经被人分得差不多了,我们沉下心来,开发国内市场,您看……这信产部也表示了,说未来的十年,是电信高速发展的十年,尤其是要以移动通信为主。

除开中国,全世界哪里还会有这么大的市场?这个市场我们不敢放弃。

“当时就不该给你们办这个入网许可,”井部长笑着开一句玩笑,然后他才轻喟一声,“国内的这个手机市场,环境太恶劣了,很多厂家斗得血淋淋的,渠道店面之类的也挤占大量资金,你放着轻松的外国人的钱不去赚,非要趟这趟浑水……”

“国内……是立身根本啊,”许纯良轻喟一声,又一眼陈太忠,不再说话——要不是太忠走了,国外没准还能做下去。

两人坐了半个小时,愣是没人跟郭伟说一句话,郭总也不敢吱声,只能规规矩矩地坐着,直到走的时候,井泓才看一眼他,轻描淡写地说句话,“出一份你们地区的年终总结和明年规划,三天之内送过来。”

“是,”郭总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提心吊胆地将这二位送到车上,这才转身苦笑一声,“真是佩服你俩……居然能谈笑自若,我直接就这气场压住了。”

“你有所求嘛,”许纯良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然后看向陈太忠,“你那儿需要些什么支持?要投资的话,尽管开口。”

“有钱了?”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凤凰科委其实一直都不穷,不过也没怎么太富有过,最多的时候也就是四、五个亿的资金。

“京华走上正轨了,给了还款计划,”许纯良笑一笑,“我都跟博睿开始讨论还钱了,嗯……省里有意让疾风、素凤合并,再接收几个企业,然后上市。”

“这不是胡扯吗?光疾风就够资格上市了,”陈太忠眉头一皱,疾风虽然只是一个电动车厂,但目前还在开发旅游用电瓶车、运动型自行车等,产品已经外延到了很多领域,“这两家合并起来,这么大的企业,还能归科委管吗?”

“所以我就顶着,蒋君蓉也不希望合并,她希望素凤单独上市,”许纯良遗憾地撇一撇嘴,“咱房地产公司都够资格上市了,目前在操作这个……不过难度很大。”

“不希望上市的公司,人家是劝着上市,希望上市的公司,上不了市,”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投资的话,能给我多少?”

“明年打算还博睿四、五个亿,”许纯良笑着看他,“你觉得找科委结对子好,还是从博睿要钱好?”

“看看,我早就说了,结对子有点危险,”陈太忠点点头,他明白纯良的顾忌,两人关系再好,但是凤凰科委想不计成本地支持北崇,也有点说不过去。

天南省一贫如洗的地方海了去啦,省内结对子也就算了,你这对子结到省外去——别说章尧东干不干,怕是连蒋世方都不会答应。

“对子还是能结,支持你个一两千万没问题,”许纯良不以为意地哼一声,“只要你有跟高科技挂得上钩的项目,我就给你了……倒是要看谁敢跳出来。”

“一两千万……聊胜于无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回去马上就找个高科技项目,向许主任汇报。”

“汇报免了吧,我也是赌一把,”许纯良一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没准过两年,北崇发展得要比凤凰科委强得多,到时候就是我跟你化缘了。”

“到时候你早成科技厅副厅长了,我很惊讶地发现,想要还钱,都找不到地方,”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

“还要待多久?”许纯良不理会他的玩笑。

“在科技部报着一个项目,有回信儿了就走,”陈太忠叹口气,“跑部这种事儿,真的太折磨人了,亏得科技部我还认识几个人……”

他这个牢骚,发得有点早了,周日下午的时候,阴京华找到陈太忠,拿走了改动过的油页岩开发报告,这个报告预计投资高达一百二十亿——不过,是分好几期的。

交完这个报告,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部委那里要验证可行性,还要判断上哪些砍哪些——这种事情,陈太忠插不上手。

所以他周一就打算回了,不成想即将上飞机之际,安国超又打来了电话,了解了一下油页岩的情况,最后才问一句,“地方上能自筹多少资金?”

“我正积极地引进香,港的外资,如果可能的话,能有一个亿左右,但是……我那个区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陈太忠苦笑着回答。

“外资来搞油页岩?”安国超奇怪地咦了一声,沉吟一下方始发话,“这个钱不能花到别的地方去……嗯,等钱到账了,再来部里细谈。”

“吁,”陈太忠轻出一口气,挂了电话之后喃喃自语一句,“幸亏我告诉他只有一个亿,要不然,真是没钱搞发展了……”

正嘀咕呢,他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待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白区长、徐区长和杨局长骇然地看着自己,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

“区长,您刚才说……多少钱?”好半天之后,白凤鸣才轻声问一句。

“这又不是拨款,是借款,”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你们安心搞发展,找钱是我的事儿,走了,回家……”

飞机在朝田降落,就是中午十二点了,李红星已经带了一辆依维柯在机场外面等着了,大家随便吃点,连市区都没进,驱车直奔北崇。

下午五点的时候,眼瞅着就要到阳州了,陈太忠的手机响了——0001那个号,来电话的是大市长李强,“小陈回来了?快到阳州了吧?”

哥们儿我就没有一点秘密可言,年轻的区长随意地扫一眼车里的众人,心里暗暗叹口气,“嗯,还有半个小时进市区……市长您有什么指示?”

“这一趟辛苦你了,不容易啊,”李市长笑吟吟地发话,“我和江锋同志给你设了顿便宴,钟楼宾馆见。”

江锋,陈太忠暗暗咬一下牙,放下手机,面无表情地发话了,“李市长和江市长要见咱们,大家打精神来……”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