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3 -3334不玩了

3333 3334不玩了(求月票)

3333章不玩了(上)

“倒是……还没吃呢,”归晨生有一个不起眼的停顿,但是脸上的笑容从未中断过,接着他就站在李市长旁边,等着服务员搬椅子和碗筷。

陈太忠只能撇一撇嘴,侧着身子让一让了,李市长是上首,江市长坐了一边,归市长就只能坐另一边了,而他这北崇区区长,就只能往下挪一位了。

归市长坐下之后,看到李市长杯子里是白酒,眼睛有个很小幅度的一眯,然后才笑眯眯地举起酒杯,“来得晚了,自罚一杯。”

他一杯酒下肚,发现在座的人都没有反应,于是夹一筷子菜,送到嘴里嚼两口,脑子却是急速地转动着,这里的气氛为什么……如此地诡异?

他跟李强不对盘很久了,今天是听到一个消息,才着急地赶来,想了解一下情况,不成想李市长居然出言邀请他坐下吃饭。

这就是很罕见的事儿了,而且,他知道李市长等闲很少喝白酒,跟一般的副市长在一起,都是只喝干红,今天能喝白酒,证明应该是在谈相当重要的事情。

而他坐下之后,自干一杯无人例会……这一切的一切,说明今天这饭,真的很诡异。

当然,这些信息和逻辑虽然不少,在归晨生脑子里也是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就领会了,他又嚼两口,将嘴里的菜咽下,然后才笑着发问,“我是曹操……刚才说我什么呢?”

“北辰想搞个卷烟厂,”李市长淡淡地回答,“江市长说,市里的卷烟厂只剩下一套手续了,不过这不是他分管的内容。”

“哦,”归市长微笑着点点头,侧头看一眼身边的陈太忠,沉吟一下举起酒杯,笑眯眯地发话,“陈区长北京之行,收获这么多,真是年轻干部的楷模……初次见面,敬你一杯。”

“市长……”陈太忠感觉到了,李强和江锋都有点排斥归晨生,说不得就看一眼李市长,递过去一个请示的眼神。

这小子想拉我抵挡归晨生,李强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刚才姓归的不在的时候,可没见你对我这么客气过——这家伙似乎是看出了点什么。

你不是很牛吗?李市长微微点头,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既然归市长是专门敬你的,那你们俩就先喝一下嘛。”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归晨生越发地搞不懂了,他笑眯眯地干掉手里的酒,沉吟一下做出决定,“小陈,咱们出去说两句?”

陈太忠又扫一眼李强,微微点一下头,才站起身子,李市长终于不淡定了,他轻咳一声,“晨生市长,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大家谈的都是政府事务。”

若是你要谈的不是政府事务,那么就更不该把人拉走了——这是大市长的逻辑。

“对,都是些政府事务,”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又不动声色地坐下,他已经隐约猜到,此人是为何而来了,“感谢领导们对北崇的关心和支持。”

“我来找你,主要是想落实一则消息,”归晨生沉吟一下,却也没太多的顾忌……这消息没准李强已经知道了,就算眼下不知道,一两天也就传遍了,想要隐瞒是不可能的。

“宁沪书记在朝田开会,有人问他,阳州是不是有人在跑油页岩的加工,”归晨生亮明了自己的来意和出处,“他以为我分管工业,应该知道,就问我一句,我这才知道,原来北崇不声不响的,已经走在了其他县区前面。”

说这些的时候,他依旧笑容满面,给人感觉就是,这个笑容已经成为了模板,长在了他的脸上,想用的时候,肌肉略略扯动,就是一个非常标准的笑容。

但是这个笑容还不算死板,非常活泼的那种,绝对不能用“公式化”来形容,只不过,可能是由于某些惯性原因,产生了一些沉淀,不笑的时候,也隐约能看到笑容的纹路褶皱。

但是陈太忠不喜欢这个笑容,他不动声色地回答,“晨生市长说笑了,八字没一撇的事,我们只是在努力而已。”

油叶盐?李强和江锋交换个眼神,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茫然,两人心里是同一个念头——这个盐……很贵的吗?

“北崇不仅仅是自己在努力,你们身上,背负着阳州两百万父老乡亲的期望,”归晨生很认真地表态,他这一番话直说得另两位市长身上寒毛直竖——这到底是什么盐?

“阳州是阳州,北崇是北崇……我们承担不起那么重的担子,就像阳州身上,承担不起恒北的发展一样,”陈太忠并不为这个表态所动。

他不动声色地表示,别跟我玩捆绑,“我年轻不懂事,就是想着顾着自己的一摊了,我连市委委员都不是,阳州的发展,还是要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掌舵。”

“嗯,这就对了,”归晨生笑着点点头,点完头之后,有意无意地扫李强一眼,“市政府和市委的领导,是同样重要的,党指挥枪嘛。”

“嘿,”李强不顾形象地哼一声,尼玛,老子是市政府,不是市枪杆,你指挥我个毛,不过在弄明白事情原委之前,他也不会明确表态——先看一看,才是稳重之举。

“这个项目,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归晨生只当没听到这一声了,笑眯眯地指示,“你不要辜负领导们的信任。”

“但是,这个……”陈太忠拉长了声音,他沉吟一下,才略带一点迟疑地发话了,“这个项目是我们北崇的,为了我们自己,也会搞好。”

“不仅仅是你们北崇的……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第一次,归晨生脸上没有了笑容。

“就是我们北崇的,”陈太忠斩钉截铁地回答一句,看都不看他了,低头拽出一根烟,自顾自地点上——由于再次ji愤了,他依旧没有派烟。

“油页岩不止你们北崇有,敬德、云中都有,其他地方也有零散分布,”归晨生真的火大了,他还以为这个暗示比较成功呢,却不成想,人家在说了“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之后,直接变卦了,成了“就是北崇的。”尼玛,你玩我呢?

“他们有,他们去跑嘛,我又没拦着他们,”陈太忠轻吐一口烟,任由那青烟在面部弥漫开来,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一刻,他的面部表情不甚分明,“我如果跑不下来,也会祝福他们……各凭本事公平竞争。”

这就是了!李市长和江市长又交换个眼神,这才是陈区长的作风,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不过……这个油叶盐,到底是个啥盐呢?看起来不比退耕还林的规模小多少?

“一百二十个亿,你一个北崇吃得下去?”归晨生笑眯眯地发问了。

“啪嗒”一声,江锋手一抖,端着的酒杯直接掉地上了,他幅度极小地狠命摇摇头,侧头去看李强——李市长,我这空腹喝酒,有时候就难免幻听。

李强也是全身猛地一抖,不过等江市长看他的时候,他没有观察陈太忠,而是在死死地盯着白凤鸣和徐瑞麟——你们……是在吹牛吧?

然而,徐白二位区长在北京的时候,就听到过这样的规划,徐瑞麟初开始不知道,但是后来陈太忠着急改方案,安排了人打字,徐区长的秘书也被征调来用。

所以这俩区长都知道这个惊天的方案,李强看过来的时候,徐区长正端起酒杯,跟白区长碰一下,嘴里还在嘀咕,“好些天没回去了,丈母娘的摔伤不知道好点没有……”

由于别的人直接被震惊了,没有人说话,他的声音就显得大了一点。

接下来,屋子里是一阵诡异的寂静,陈太忠是嘴角翘起个弯钩,不屑解释,其他的市长真的是……说不出来什么话。

这个寂静,持续了起码有五分钟,陈区长才嘿然一笑,“多少投资,都是我北崇的事儿,归市长……市政府不愿意支持的话,请明示。”

这话里不说市委了,直说市政府,李强登时坐不住了,“归市长,真有一百二十个亿?”

“市长您问我,我给不出负责的答案,”归晨生笑眯眯地回答,下巴微微一扬,直指自己身边某人,“陈区长心里最清楚了。”

“太忠,真有这么多?”李强看着陈太忠的眼光,真的是要多柔和有多柔和了,一百二十个亿啊,足以让百炼钢成绕指柔。

“那是狮子大张嘴,好几期呢,第一期两三个亿有保障,”年轻的区长笑眯眯地回答。

“什么两三个亿?”白凤鸣不答应了,终于跳了出来,他做人虽然是谋定而后动,但是阳州人是怎么做事,他最是明白不过了,现在就不是藏拙的时候,“区长,那些资金,再加上几个部委,十个亿那是往少里说吧?”

“啪,”陈太忠狠狠一拍桌子,怒目而视自己的副区长,“啥话也敢说,你还让不让北崇发展了?没看见坐着这么一帮市领导,你没听说过吗……防火防盗防市长!”

“太忠,俏皮话适可而止,”李强笑眯眯地插话,再强大的市长,听到十亿也只能平易近人了。

虽然这十亿,跟一百二十亿相比,还有不少的差距,但这是有迹可循的十亿,就算再虚无缥缈,到账四五个亿不成问题,“你先跟我说一说,这个油页岩是个啥东西?”

3334章不玩了(下)

油页岩是个啥东西,陈太忠不着急说,他先强调一句,“市长,我北崇跑下来的,就是北崇的……市里支持过什么,我也知道回报。”

“嗯,小河有水大河满,”李市长笑眯眯地点头。

“你的成绩就是你的成绩,市里不会抢,”一边说,他一边看归晨生一眼,尼玛,一百多亿的项目你也敢抢,真的是视市政府如无物了,“我们只会支持。”

“那这个退耕还林……”陈区长沉吟一下,愁眉苦脸地发话,“我出来的时候,都吹了牛……不能让家乡父老们失望啊。”

家乡父老……你到北崇有一个月没有啊?李强笑眯眯地点点头,“那是肯定的,不能让群众失望,退耕还林这一块儿,不管谁短了你的,你找我……我补。”

“您补?”陈太忠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我这人,可是认死理儿的……您就算进步了,到时候钱不对了,我还找您。”

“啧,”李强抬手挠一挠下巴,这是他比较烦躁时的一个下意识动作,心里也禁不住嘀咕一句:你年纪轻轻的,不要这么老派吧?

李市长很可能很快换个位置,前面就说了,他的目标是朝田,要不然巨中华就外放了,可他要是一走,相关的账肯定就挂上了——想认的人就认了,不想认的就不认了。

像陈太忠这种,表示要跟着债主走,一定要追账到底的,真的就太罕见了,基本上可以算到老派作风里去。

“你还是先说一说这个油页岩的事情吧,”江锋见市长为难,主动插话了,不能所有话题都由你带着走,不管怎么说,你北崇是接受阳州领导的,“你总得先让市里先弄明白吧?”

“简单来说,油页岩就是石头里炼出油来,”陈太忠也没有过分遮掩的意思,消息一旦传开,想打听还不简单?“关系到国家石油的战略储备。”

李强等了一等,见对方不再说了,才侧头问一下江锋,“是不是说的油石?我印象中,这个东西咱这里很多。”

李市长不是本地人,但江市长是本地人,他点点头,“没错,听起来就是那个。”

“国家石油的战略储备,”李强沉吟一下,扫一眼北崇的三人,然后直接就看向了归晨生,“归市长这么着急来,是有什么计划?”

“这个消息,是省里领导过问的,”归市长的脸上,依旧是笑容满面,“据书记说,省里担心咱们拿不下这么大的项目,一百多个亿呢,宁沪书记找我先了解一下情况。”

“省里……”李强也听得有点头大,这么大的项目,省里关注是再正常不过了,直接成立个对口的厅级企业都正常。

跟王宁沪掐,李市长不怕,两人各有来路,而且有陈太忠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顶着,他考虑的更多的是:怎么才能从小陈手里多抠出点东西来。

但是现在听到省里关注,李市长真的不能淡定了,事实上,面对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一般人想淡定也淡定不起来,“陈区长你怎么看?”

刚才你不做我的挡箭牌,现在指望我来抵挡省里?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省里领导亲自过问……是好事啊。”

这句话说完,又没人说话了,陈某人的表态,虽然很符合官场的认知,但是在座的诸位没有一个人会认为,这家伙会这么心甘情愿地交出正在跑的项目。

白凤鸣和徐瑞麟尤其确定这一点,在他们的眼里,自家的区长最难顶得住的,是市里的压力,真要到了省里,那还真的不怕了,别的不说,只说郭伟跟着北崇人在京,城跑前跑后,就很能说明问题了——陈区长并不害怕高层的压力。

沉默了好半天之后,李强主动端起了酒杯,“来,喝酒。”

这就是暂时搁置这个话题的意思了,众人默不作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之后,江锋清一下嗓子,才待说什么,不成想又被归晨生抢了先,归市长笑眯眯地发话,“那陈区长,北崇尽快出个文字性的材料,一定要翔实可靠。”

他不能容忍李市长将此事推后,那样必然会发生变数,倒不如现下说得明白点。

这小子要跳脚了吧?李市长心里暗暗盘算着,不成想年轻的北崇区长微微点头,“嗯,我们尽快商量一下。”

原来是拖字诀啊,李强禁不住有点微微的失望,他却是不想,若不是刚才他不肯出头,坐视归晨生和某人打交道,陈某人现在也不会回答得如此含糊。

“跑部的资料就可以,”归市长笑容可掬地指点年轻人,“主要是油页岩的开发和应用的论证过程……大家集思广益,才好拿下这个项目。”

“跑部的时候,就是带了一张嘴去的,”陈区长面无表情地发话,“其实这些资料都很好查,随便查一下就知道。”

怎么可能?归晨生直被这话气得鼻孔冒烟,省里领导都能确定那份报告的金额,于是他难得地面容一整,“时不我待,盯着这个项目的人很多,一旦错过这个机会,我们就是恒北的罪人。”

“我只关心北崇,一个小区长,也没有对整个恒北犯罪的能力,”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冲白凤鸣努一努嘴,面无表情地发话,“你出去拿一下技术性的资料,全部转交给归市长,请他签收,以后这个项目就跟咱们无关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归晨生笑眯眯地看着他,眼中寒光一掠而过。

“我全部都移交给你了,还要我什么意思?”陈太忠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盯着归市长笑吟吟地发问,“我对整个恒北犯不起这个罪,你要,我就全给你,这还不够?”

归晨生被这剧烈的反应刺ji得一愣,笑容僵了一下之后,才干笑一声,“陈区长你的意思是说……撒手这个项目了?”

“你的话,敬德和云中都有油页岩,”陈太忠慢慢地坐下来,又看一眼主位上的李强,“就不要算我们北崇了,我来是为了做事,不是为扯皮来的,也不想对整个恒北犯罪。”

“这么大的项目,你说放弃就放弃了?”李强不动声色地发问。

“很大吗?”陈太忠不屑地一笑,“你们做你们的大项目,我做我的小项目……我说老白,不是让你拿资料去了吗?”

白凤鸣站起身,转身出去了,只剩下一屋子人鸦雀无声,陈太忠又拽出一根烟来,这次他倒是没忘记派烟,将手里的烟盒向转盘上一放,手指一拨转盘。

待转到徐瑞麟处,他手指一伸停下转盘,“徐区长,麻烦你给大家散一下烟。”

徐区长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先给李强一根,又给江锋一根,最后递到了归晨生这里,归市长才待摆手,瞟一眼香烟之后,接过来细细端详起来,也不说什么。

不多时,白凤鸣拎着一个牛皮纸卷宗袋走了进来,将纸袋向归晨生处一放,然后一支笔和一个便笺本递过去,也不说话。

“你放我这儿,是什么意思?”归市长微笑看对方一眼,眼里却是遮不住的恼怒,他怵陈太忠,但是对一个副区长,他还真不需要给什么面子。

“这是您要的资料,”白凤鸣耷拉着眼皮,很呆板地发话了,不过,他的表情虽然呆板,可那一支笔和便笺本却是在宣告——请签字。

“说撒手就撒手,你们北崇对恒北大项目的态度,我算是见识到了,”归晨生一边发话,一边就打开了手边的纸袋,这个时候,他不会连打开袋子的胆子都没有。

抽出一叠文件之后,他很快就找到了开篇概述,粗粗地看了三四分钟,基本上对油页岩的开发就比较清楚,于是将资料装入袋中,侧头看一眼李强,“市长,这个字儿……您签还是我签?”

姓李的,陈太忠是要交出材料了,我敬你是大市长,问你一句。

少尼玛拿王宁沪和省里来压人,李强心里冷哼一声,刚才归晨生看资料的时候,他却是耷拉着眼皮,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白凤鸣和徐瑞麟——所谓观察,要选对对象。

李市长看得很清楚,那二位虽然面无表情,虽然难掩一丝不满,却是绝对没有不舍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项目肯定在陈太忠的绝对掌控中。

嘿,这种项目……朝中没有大佬支持,谁敢惦记?李强缓缓摇头,“这么大的项目,我没胆子签,还是归市长替省里签了吧。”

“市长都不签,我就更没资格签了,”归晨生也顾不得李强的嘲弄了,他借坡下驴,拿起手里的纸袋摇一摇,“陈区长,这材料我复印一份……没问题吧?”

“我陈某人送出去的东西,绝对不会收回来,”陈太忠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地发话,“很贵重的资料,希望归市长妥善保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