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9 -3340王书记又来了

3339 3340王书记又来了(求月票)

3339章王书记又来了(上)

是王书记打来的电话?朱奋起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那个称呼,吓得连站起来都不敢了。

但是同时,他敏锐地发现,年轻的区长虽然语气还算恭敬,可是眉眼间的神色,跟刚才同自己谈话时一模一样,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也就是说,人家心里对市委书记,没有发自内心的敬畏,对于大多数干部来说,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区长和一个市委书记的差距,绝对大于乡长和,县委书记的差距。

接下来,更令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年轻的区长听了一阵之后,断然表态,“非常抱歉,我现在没时间去市里,乡里和,县里的选举工作,离不开人。”

王宁沪听得很有点无奈,他已经接到了归晨生的汇报,对于北崇区的反应,他并不远感到奇怪,任是谁听说自己辛苦跑下来的项目,要被别人监督甚至拿走,都不会痛快了。

但是……这个项目的消息,已经从京城传到恒北了,恒北驻京办事处更是明确表示:有人已经有意在恒北人面前说怪话了——凭你们也想拿这个项目?做梦吧。

说怪话不代表没戏,不说怪话才更可能没戏,之所以有人说怪话,这是有人感觉受到威胁了,才会如此表示,对于这一点,恒北驻京办看得很清楚,省委省政府更清楚。

然后恒北省就炸锅了,尼玛……这是一百二十亿的项目啊,而且不是纸上画大饼的事儿,是已经具备操作可能的项目。

恒北省分管工业的副省长梁千帆直接打电话给王书记,要了解情况,而当天晚些时候,他更是接到省建设厅的电话,那边直接表示,我们先挂个号,到时候有什么工程,我们也不全要,但是我们的态度这么端正,到时候没多有少地,总得匀点儿吧?

匀个毛啊,已经被办砸了,王书记只能报之以苦笑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接到了归晨生的电话,知道双方谈崩了。

谈不拢很正常,王宁沪心里有这个准备,慢慢地做工作嘛,这么大的项目——虽然是分好几期的,但也足以引起省里的惦记。

省里最正常的反应,应该是设立一个项目筹备组,组长最少得是梁省长这个级别的,总指挥也不会低于正厅。

阳州能争取的,无非就是这个总指挥,由李强或者王宁沪来出任,如此一来,这个企业最终可以降到副厅——此种可能不大,但是正厅待遇还是有可能的。

只有这样,阳州才可能代省里管辖这个企业,没错,辛苦这么多,阳州也仅仅敢惦记个代管,这个项目就有这么大。

关于这个性质,王宁沪心里清楚,归晨生也清楚,所以姓陈的你再有什么情绪,也必须要服从大局,阳州市都委屈成这样了,你北崇就服从大局吧。

但无论是归市长,还是王书记,都没想到陈太忠恼怒之下,直接表示不玩了,王书记知道这货有性格,也没想到居然是如此有性格。

今天一大早,归市长将北崇人的资料拿了过来,王宁沪真是连看的兴趣都没有,为了拿一份资料,你硬生生地将陈太忠得罪了,听说过买椟还珠的,没听说过买绳子还牛的!

待他一看资料,心里越发地恼火了,资料做得确实不错,证明陈太忠是用了心的,但是尼玛——这东西只要找对人,花个十来二十万,绝对做得比这还好看。

思路这玩意儿,戳穿了就是一层窗户纸,咱缺少的不是思路,是关系啊。

王宁沪的苦恼,随着时间而递增,上午十点,梁千帆又打电话过来问,他是真的扛不住了,王书记非常确定,梁省长是第一个打电话了解情况的,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而且随着这件事的发展,露面的领导会越来越多,副省长绝对不会是最高级别的。

所以他必须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希望对方能尽快赶来市里,就这件事情做一些比较深入的沟通,不成想对方用换届来搪塞——事实上,王书记想到了,那货未必愿意就此屈服。

当然,必须的承认是,这确实是一个足够强大的理由,王宁沪就算是市委书记,也不敢说乡镇的选举就无关大局,这涉及到了体制的基石,你可以心里认为它就是那么回事,但是绝对不能说出来。

可他还必须尽快见到陈太忠,否则他无法交差,也不能有效地对下属做工作,于是他退而求其次,“那么晚上好了,八点,我在家里等你。”

听好了,是家里等你哦,王书记的家可真不是好进的,虽然他真正意义的家在朝田,但是阳州的住宅,也从来不主动约人。

他这次主动约陈太忠到家里谈话,也不是要收编什么的——他已经放弃收编此人的想法了,但是在家谈话,总是能显示出一定的诚意,同时也要随意一些,另外……这货脾气不好,在市委发作又被人看到,就容易发展到不可收拾。

“晚上八点,警察分局要开换届选举的主题会议,”陈太忠一边回答,一边抬头看一眼朱奋起,“新来的朱局长还在我面前坐着。”

“啧,”王书记苦恼地咂一下嘴巴,“那这样,让分管工业的白凤鸣同志来一趟。”

白区长昨天发一下飚,不仅仅是李强注意到了,归晨生也注意到了——此人不但分管工业,而且是掌握了一些内幕。

“那……是您通知他,还是由我来通知?”陈太忠沉声发问。

“嗯……你通知吧,”王宁沪犹豫一下,决定还是将选择权交给对方,一个市委书记找一个副区长谈话,真的有点跌份儿,尤其是谈话双方都知道——这副区长就是个摆设,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要是让我通知,那我就直说了,”陈太忠本来想的是,你要跟白凤鸣谈,那随便谈,不但能浪费时间,还能让我借机观察一下老白的人性。

但是你要让我代为通知,那我就不能让下面人扛雷了,“我们一致认为,省里的重视是很有道理的,决定放弃这个项目,后续情况也不打算关注了……那是该省里考虑的。”

这话顶得是瓷实无比,态度表现得也是明明白白——你们爱咋地就咋地,我们就是躺倒不干了,不考虑了。

“都交给省里,那地方上一点责任都没有了?”果然,王宁沪不能接受这样的答案,不管你怎么说,恒北的项目,你不该接受省里的监督吗?

“地方上没责任,只有怨气,”陈太忠淡淡地回答,“市里省里都是领导,想怎么拿怎么拿,我们的资料都交出去了……这态度还算端正吧?”

“有不服气,你可以提出来,一起商量,”王书记谆谆诱导某人,“要相信组织。”

“我确实很相信组织,这半大不小的项目,组织一定能争取到,”陈太忠干笑一声,“我们就不让组织为难了……好歹是我们当初倡导的项目,大家别说这个事儿了,太尴尬。”

尼玛你不要太过分好不好?王宁沪对这个项目真的是太清楚了,陈太忠这一手,根本就是绑架组织嘛,你觉得自己在立项上有发言权,就很了不得吗?

不过这其间种种,是无法通过电话说清楚的,于是他表态,“既然你没时间,我去找你总可以吧?基层选举工作,我也是很重视的。”

“欢迎王书记来我区指导基层选举工作,”陈太忠笑眯眯地表态,“这个消息,我要通知隋书记……请问您什么时候方便?”

“就是今天晚上,我不找隋彪,你安排吧,”王书记很果决地挂了电话。

我都真的不想见你,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这种见面肯定没好话,我倒是希望你找隋彪沟通呢,然后他一抬头,看到了朱奋起。

“下午市领导要来,治安工作你抓好了,”陈区长吩咐一句,“嗯,还有什么事?”

“保证完成任务,”朱奋起站起身大声回答一句,转身快步离开。

他走得看起来轻快,没人知道的是,走出大楼上了车,他才轻吁一口气,新区长的强势,还是超过了他的想像,居然敢硬顶市委书记。

王宁沪和张宗旺都是外地干部——由于阳州的民风彪悍,这里执行干部回避制度,执行得非常彻底,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绝对不能是本地人。

张部长对王书记的工作,也还算支持,但是他跟王书记绝对不是一块儿的,朱局长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对晚上要来的王书记,他心里有点忐忑。

然而他没想到,王书记到得比电话中说的早很多。

十一点的时候,陈区长在谭区长和广电局局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区电视台,这里离区政府有点远,有六七公里的模样,是一个占地三十多亩的小院,里面两栋二层小楼,后面的高坡上矗立着发射塔。

电视台台长早就带着一帮工作人员等在了院外,其中确实有两个姿色尚可的二十**岁的少妇,不过陈区长淡淡地点点头,目不斜视地走了进去。

3340章王书记又来了(下)

走进电视台之后,陈太忠一边观看设备和办公环境,一边听着台长介绍,等听到北崇台的地方栏目的时候,随口吩咐一句,“方言的栏目,就停了吧。”

“推广普通话很重要,赶紧记下啊,”谭区长跟着就叮嘱一遍。

两位领导的两句话,不容辩解地就下了一个栏目,要不说权力这个东西,一旦被掌握之后,谁都会很快地沉迷其中。

接下来,大家就来到会议室,陈区长先强调了本届选举的重要性,然后就是谭区长讲话和布置工作,大约是十一点半的时候,廖大宝走出门接个电话。

他很快就走了回来,将手机递给领导,“区长,宁沪书记已经到了区里。”

“这还让不让人工作了?”陈太忠不满意地嘀咕一句,脸拉得老长接过电话,站起身走到屋外说话去了。

在座的一帮小干部登时就鸦雀无声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咱们没有听错吧,新来的区长,在抱怨……市委书记?

很快地,陈区长沉着脸走了回来,“胜利区长,你继续跟他们谈,选举工作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同志们也要充分地发挥主观能动性,我现在得回区里了。”

说完这话,他带着廖大宝走了,谭胜利见大家都有点魂不守舍,于是轻咳一声,“大家也看到了,市委对这个选举工作也很重视……”

陈太忠回到区政府的时候,王宁沪已经在他的办公室坐着了,而且是坐在他的办公椅上,白凤鸣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李红星乖乖地在墙角站着。

陈区长走进来之后,四下扫视一眼,“无关的人就出去吧,我跟宁沪书记单独汇报点工作。”

白区长是第一个做出反应的,他站起身冲王书记微微点一下头,转身快步走了出去,李红星也不敢怠慢,悄悄地溜出去。

然后,陈太忠有意无意地看一眼站在王宁沪斜后方的那位,王书记沉吟一下,方始不动声色地发话,“小洪你先出去一下。”

洪闯是他的秘书,他也有意让其出去,以免两人的交流过程被传出去,但小洪是他这个市委书记的人,当然不能任由你一个小区长呼来喝去。

洪秘书悄声出去,出门之后,还将房门带上了。

“我刚才是去电视台了,布置关于选举的事情,”陈区长淡淡地解释一句,然后才坐到沙发上,他不想对市委书记显得过于无礼,尽管对方鸠占鹊巢了。

可是在王宁沪眼里,这货已经算是无礼了,数遍阳州五区五县,任何一个政府一把手,谁敢在他面前自顾自地坐下?

对于对方的解释,他并没有在意,但是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那么淡淡地看着年轻的区长。

陈太忠见他这副架势,目光毫不含糊地迎了上去,四目相对,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对视了起来,没有任何的情绪,就是简单地对视。

对视了足有两分钟,王宁沪才打破屋里的寂静,他沉声发问,“怎么样做,北崇才愿意参与这个油页岩项目?”

“北崇可以发展的项目很多,”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省里看好的项目,我们心甘情愿地放弃。”

这话听起来是老调重弹,其实并不尽然,陈区长第一次使用了一个词——“省里”,你王宁沪只是市委书记,省里的主你做得了?

是啊,省里……王宁沪心里暗叹,他之所以连晚上都等不到,可不就是因为省里吗?

合着大省长魏天不知道从哪个渠道,也知道了这个消息,魏省长直接打电话过来,对这个油页岩项目表示关心。

接了这个电话之后,王书记直接就毛了,因为这个电话,味道不对。

副省长梁千帆可以打电话给王宁沪,因为梁省长跟王书记接触过几次,两人的孩子还是高中同学,有这么个一丝半缕的联系,相互传递一下消息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魏天就不同了,他跟省委书记马飞鸣碰过几次,到现在也形成相对的默契了,像这种事情,魏省长若是想了解情况的话,应该是先找李强——这是政府事务。

王书记心里很清楚,魏天跟李强、跟自己都没有特别的交情,只不过省政府跟市政府打交道,机会要略微多一点。

那这个电话就很诡异了,王宁沪用屁股想,都猜得出来,姓李的一定是在省长面前歪嘴了——说我这个市委书记啥啥的,归重生已经说了,当时李强在场。

反正政府和党委的一把手,相互有点摩擦很正常,前一阵王书记还打算拿北崇的枪击案做文章,恶心一下李强呢,这就叫六月债还得快。

但是姓李的你这也……太恶心人了吧?王宁沪气得肝儿都要炸了,因为我安排不当,导致下面的同志生出了抵触心理,就此躺倒不干了——而这是一个一百二十亿的项目。

艹的,我把你孩子丢井里了吗?

王书记却是没想,他跑到北崇了解枪击案,当时若不是陈太忠太有主见,李市长能被动到什么样的地步……也真不好说。

不管怎么说,魏省长在电话里,对这些因果一句都没有提,他就表示说,这个项目省里很重视,你尽快把事情报上来,需要省里怎么支持,也尽管开口。

——消息是恒北驻京办打听到的,但那只是消息,要走程序,还是得阳州市往上报,省里才能充分积极地正面关注。

其实市里绕过省里直接到北,京跑项目,已经是程序不正确了,不过这种事也不是很罕见,有的地市背后有人,又怕其他兄弟地市截胡,活动个差不多,才往省里报。

所以表面上看,魏省长不但没说因果,连这个程序都没评价,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王宁沪放下电话之后,站起身就直奔北崇来了,连通知都没有,等他的恒m的黑色奥迪出现在区政府门口,北崇区政府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在等陈太忠回来的这段时间里,王书记不但将白凤鸣拎过来了解情况,更是细细地琢磨了一下,该怎么跟姓陈的打交道。

听说“省里”二字之后,王宁沪沉吟一下,面无表情地发问,“如果我跟省里把这个项目要到市里呢?”

“那就是市里的项目,”陈太忠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丝含义不甚明朗的笑容,“对市里来说是大好事,我也衷心希望看到阳州的发展。”

王宁沪一听就明白了,就算要到市里,这货还是不会管,他犹豫一下又发话,“然后市里……交给你们北崇代管这个项目呢?”

“没必要,”陈太忠摇摇头,左右是四下无人,他不怕说得明白一点,“无功不受禄,北崇的发展不能等靠要,还是要我们自己努力。”

无功不受禄——这五个字让王书记脸上微微一热,但是他连这样的空头支票都许出来了,对方居然还是无动于衷,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怒意,“那你到底要什么?”

“我一个小小的区长,有资格跟市里提条件吗?”陈太忠眼中满是嘲讽。

区长当然没资格,但是你手里握的那些资源有资格,王宁沪心里暗叹,不过就算眼下只有两个人,这样的话他也没法说——他是市委书记,不是村支书。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市里就不答应呢?”王书记从桌后缓缓站起身来,慢慢地踱到陈区长的面前。

“我只想把区里搞好,不想陷进这些毫无意义的扯皮中,”陈太忠兀自坐在那里,头也不抬地回答,“我来北崇第一天就说了,我来……是做事的。”

“那你北崇的油页岩不想让别人动,又是怎么个意思?”王书记在他身边的沙发坐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想跟省里搞重复建设?”

“没有那个意思,油页岩我还可以找别的市场,”陈太忠摇摇头,“敬德或者云中建设好了,想从北崇买石头也行。”

“油页岩还能有什么市场?”王书记笑眯眯地看着他,刚才还冷冷地绷着脸,现在笑得让人如沐春风——每个官员都不止有一张面孔。

“暂时还没有文字材料,”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事实上,这是狠狠的一记耳光——我把信息告诉你,好让你再抢?

“嘿,”王宁沪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告诉我新的市场,我保证是北崇独家经营,而且我大力支持……需要我给你下个文件保证吗?”

咦?这可是瞌睡给了个枕头,陈太忠侧头看一看王书记,两人对视了约莫有半分钟,他才微微一笑,“宁沪书记是个负责的人,我相信这一点……您对任何人都会负责。”

你是想告诉我,我需要对自己的政治生命负责,王宁沪将此话听得明明白白,你在要挟我,不过他并不在意,只是极其细微地点一下头。

“北崇的油页岩要建电厂,”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老王,千万要自爱啊,别逼得哥们儿辣手摧花……嗯,是摧树。

“电厂?”王书记的笑容登时就僵在了脸上,接着又倒吸一口凉气,“这个……”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