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3 -3354闹心

第一卷 3353 3354闹心(求月票)

3353章闹心(上)

陈太忠从浊水乡离开之后,才说要绕经前屯镇回区里,不成想在半路上被人劫住了,劫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前屯镇的镇长唐永亮,七八个人站在路中间拦车。

陈区长曾经来前屯镇指导过选举工作,认识唐镇长,而且此次出来,他也没有故意隐瞒行踪,就是开着他的镇长二号车,反正是放假期间,大家都在家里歇着呢。

见到唐永亮拦路,他停下车笑着探出头,“唐镇长有什么指示?”

“我们不敢指示,”唐永亮笑着回答,他跟陈区长接触过,知道区长没有外面传得那么可怕,“就是欢迎区长来前屯镇考察和指导工作。”

“我纯粹……就是路过啊,”年轻的区长愕然地发话,“不带这么劫持区长的。”

“浊水乡您都去了,来我们这儿只路过,”唐永亮一边很夸张地苦笑,一边就走过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来,“我们的政府工作报告您都听了,顺便再看一看吧。”

“你们今天怎么不休息?”陈区长随口问一句,也不着急发动车。

“开会呢,您说的这个特种养殖和种植,我们很感兴趣,”唐永亮赔着笑脸回答,“正商量试点怎么开展呢,前屯啥都没有,穷得太久了。”

按理一般情况来说,镇子通常比乡要富裕,但是这个认为并不一定对,镇子通常是商业相对发达,物产则未必丰富。

前屯镇也是如此,相比浊水乡,他们也就是离区政府近一点,交通便利一点,其他的还真就没有了,听到陈区长的车出现在浊水乡,区长还亲自下去了解情况了,前屯镇就再也坐不住了——你咋就隔过我们了?

说到这里,唐永亮很认真地解释,“我们也不知道您走哪条路,您要是回区里的话,十有**要走这一条,我们这也是撞大运,没想到运气还不错……”

前屯镇这态度,实在太端正了,又有指导选举的香火情,陈区长也觉得这么负责的乡镇领导,现在太少见了,就去镇里看一看,又看一看他们今天的会议记录。

这其实是个座谈会,记录的东西很有限,不过从中还是能看出来,他们确实是在商量一些东西,养殖的话,该考虑哪几个村子,种植又该考虑哪几个村子。

了解完这些东西,就到饭点儿了,陈区长一向是不喜欢叨扰地方的,不过这前屯镇的工作做得很扎实,区长心里也有点蛋蛋的欣慰,不愧是我指导过的地方啊。

“随便吃点就行了,从简,”年轻的区长如是指示,“饭店我来指定。”

“可是……镇里都准备好了,不吃那是浪费啊,”唐永亮面带难色地回答,“而且,镇子确实不大,没几家像样的饭店,那些地方做出来的东西没法吃。”

没法吃……这三个字又勾起了陈区长惨痛的回忆,不加盐的炒鸡蛋和能咸死人的丸子汤……他叹口气,“这次就不浪费了,下次你们要再这么搞,可就是有意干扰我调查啊,都听明白了吧?”

“明白明白,”唐永亮笑着点头……

前屯镇准备的菜肴不少,不过陈区长不让上那么多,但饶是如此,他离开前屯也接近七点半了,驱车上路不多时,几点雨滴打在了车窗上,下雨了。

这个节令的北崇,没什么大雨,但是年轻的父母官的思绪,却飘回了天南,想起了凤凰上空的“吴言”二字,想起了“我们的宫殿”。

这样的雨丝,若是落在天南,会是下雨,还是下雪呢?那个黑指甲的美貌女子,这一刻知道不知道,有个人在想她?

人在江湖,真是身不由己,想到自己答应了小萱萱,过几年就要带她走遍全球,一时间他有点心灰意冷,这个鸟区长……有个什么当头?

可是再一想,连姚华这种对立面的人,他父亲都知道拿父母官三个字来恳求自己,陈某人这个决心,还真的有点下不了。

思来想去,他就觉得心里憋闷得很,说不得抬手拿起电话,拨通了荆紫菱的手机——小萱萱那里,晚上煲电话粥吧,“嗨,美女,寂寞吗?我们提供帅哥,只要五百块,还带抽奖,抽中再来一炮。”

“你真是闲得慌,”天才美少女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银铃一般的清脆,“我这边事儿还多呢……有什么事儿,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没什么,就是突然间想你了,很想很想的那一种,”陈区长柔声发话,心里却是不以为然地撇嘴:你不会比我更忙吧?

“你这……看来你在北崇很老实啊,”小紫菱不愧是天才美少女,她轻笑一声,“枕冷衾寒才能想到我的吧?”

“哪里,我现在正从乡镇赶往区里,”陈太忠干笑一声,“老实那是没问题的,没有比我更老实的了,就是天上下雨了,我想着你在北京,也要注意防寒,那儿一下就是雪……”

小荆总本来说只跟他聊一阵,结果一聊上就没完了了,陈太忠眼瞅着到了区政府门口,才笑一笑,“快没电了,不聊了啊。”

“在恒北不许给我乱来啊,”正宫娘娘终于下通牒了,“以前的事儿就算了……去了那儿要好好地工作。”

“我以前也……不怎么乱来的嘛,”陈区长小声嘀咕一句,底气却不是很足——关键是这个正宫联系得不多,他心里也有愧。

挂了电话之后,他猛地发现,自己的小院儿亮着灯呢,于是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我让小廖……六点多就回来?

不过,晚就晚了……我这区长万事缠身啊,陈区长将车停到一边,走到小院门口,自己拿钥匙开了门,走进一楼客厅一看,嗯……不止小廖一个人?

“让前屯的唐永亮在马路截上住了,”他很随意地解释一句,“你俩吃了没有?”

“没呢,”廖大宝赶紧站起身,那女孩儿也跟着站起来了,他从领导手里接过手包,“我订了饭了,随时能送过来。”

“那你俩吃吧,我喝啤酒就行,”年轻的父母官走到女孩儿面前,笑着点点头,“挺漂亮的,小廖……果然有眼光。”

他只当这是廖大宝的未婚妻呢——小廖的未婚妻不但漂亮而且有钱,区里有人嚼谷这个,大半夜敢跟小廖坐在我房间的,也只能是未婚妻了吧?

“这是……小赵乡供销社的职工王媛媛,”廖大宝听出来了,领导这是误会了,说不得怯生生地解释一句,心里却是一揪一揪的——你知道我老婆漂亮?

“神马……”陈区长的眼睛,登时就张大了许多,他狐疑地看廖大宝一眼,“我记得你爱人也是市里的吧?”

“我找她来,是教您北崇话的,”廖大宝硬着头皮解释,“您也知道,我是关南人,关南和北崇的口音,还是有点不太一样。”

这个借口,出自他的女朋友扈云娟的建议。

要说这个王媛媛,一点都不比扈云娟差,尤其这智商,可能比小扈还高一点——起码小王是上不起大学,不是考不上,她唯一差的,就是财势。

廖大宝跟小扈是好了多少年了,该做的不该做的全做了,但是两人虽然彼此认定了对方,可由于双方家长都不是很赞同,两人又都年轻,平常难免嘴角有磕绊。

没错,别说扈家不太同意这门亲事,廖家也不是很愿意,我儿子大学毕业,现在又在政府工作,娶个残疾人已经很委屈了,你姓扈的还呲牙咧嘴?

小廖小扈的感情真是好,但是小两口一旦斗嘴,说话就难免没有分寸,于是扈云娟就知道,老公有个红粉知己叫王媛媛——老公是珍惜两人的真情,才不肯出轨。

嘴快是要付出代价的,恋人的眼里,更揉不得沙子,扈云娟当场不发作,但是事后两人合好了,她难免就要慢慢地算小账了——那个王媛媛挺漂亮,比我这独眼龙强很多吧?

那个啥,没有啊,廖大宝开始承受嘴快的代价,他细细地解释一番,说那女孩儿挺有主见的,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李红星那王八蛋还想惦记她呢,要不是我不待见姓李的,没准就帮着说话了。

既然你俩没啥,我得见一见!扈云娟要申告主权,彻底打消某些人不切实际的念头。

廖大宝这是真的尝到了嘴多的苦处,其实他跟王媛媛真的没啥,只不过隐约地感觉,彼此都相互不讨厌,真的是很朦胧的那种感觉,他之所以夸口,也不过是想告诉自己的恋人——你老公不是臭狗屎没人要,美女们……排着队呢。

不管怎么说,老婆要见,他就得安排,扈云娟虽然只剩一只眼了,但是她还是看出来了,其一,王媛媛真的挺漂亮,起码比自己……差不了很多。

其二,就是王媛媛没有跟她争廖大宝的心思——或者以前还有,见过这一次面之后,真的不会有了。

3354章闹心(下)

因为那一次见面,扈云娟并没有刻意地表示出自己跟大宝的亲近,只是保持着很普通的距离,事实上,她有点小小的自卑——她的爱情不容亵渎,看错就看错了……反正也瞎了一只眼。

结果王媛媛却一个劲儿地祝福他俩,这样的表态,让她多少欣慰一点。

但是这个欣慰,也只是那么一点,恋人的眼睛真的太柔弱了,容不得半点异物,后来两人再吵嘴,她还是要时不时拿出来王媛媛说事——分就分吧,我知道,你有王媛媛呢。

这其实就是置气的性质了,两人心里也清楚,但还是忍不住要嚼谷。

可现在廖大宝给区长做了秘书,还提了办公室副主任,扈云娟就担心了,我心中的雄鹰终于开始振翅了,但是……我还会是他的归宿吗?

两人为这桩恋情,都吃了不少苦,甚至小廖买那个面包车的钱,都是小扈赞助的,而廖主任能撇下面子去跑黑车,也是为了小两口的幸福。

人这个东西,真的太容易变了,于是扈云娟下午听说那个妇女之友的区长想学北崇话,直接就把王媛媛推出来了——不信你敢睡你老板的女人。

而廖大宝还不能不答应,不答应,那就说明他跟小王有猫腻——他在辩解时说过,只要不是李红星,别的领导想见小王,他都可以介绍。

于是,他把小王从小赵乡接过来了,却没想到领导这会儿才回来。

你俩等到我八点多,饭都不吃?陈区长觉得这个事情怪异啊,其实他隐隐能想到,小廖想做什么,一时间他也有点恼火……小廖啊小廖,你觉得你这个区长,真的是传说中的色中恶魔?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小王确实不错。

王媛媛站起来招呼一声之后,就一直低头坐在那里,看起来很羞涩的样子,女孩儿身着土黄色风衣,内里是白色羊毛衫,下身就是浅棕色牛仔裤,足蹬一双黑色的笨跟浅腰小皮靴。

这服饰搭配,并不是特别搭调,也能看出来都是些便宜货,但是女孩儿确实漂亮,五官端正到可以称之为精致,只有眼睛略略大了一点。

尤其是她的皮肤,白里透粉细腻无比,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一眼看去,就让人忍不住想……摸一下。

“北崇话和关南话,区别很大吗?”陈区长走到沙发边,缓缓地坐下,他一边上下打量王媛媛,一边嘀咕一句,“怎么你们北崇,这么多叫媛媛的?”

北崇宾馆的经理,叫马媛媛,在收移动充值卡的时候,工作很认真。

“刚跟马经理叫了饭,”廖大宝笑着回答,“别说关南和北崇,咱北崇内部很多乡镇,话音都差得很远……十里不同音嘛。”

但是这大半夜的,你弄个女人进我房间,这算怎么回事儿嘛,陈区长有点恼火了,可是……其实是他晚回来了,而且他还真的不知道,关南话和北崇话有多大区别。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廖大宝过去一接,知道是李红星,请示一下领导,就按一下按钮,将人放了进来。

李主任做为区政府大管家,其实也是有钥匙的,只不过他不敢随便开门——廖大宝是区长秘书,人家能开门,他不能。

他六点多的时候,就发现房间灯亮了,过来想献个殷勤,一按门铃,发现是廖大宝在里面,心里真的是相当不舒服——你和我都是为区长服务的,什么时候你骑到我头上了呢?

争宠这种事情,有的时候讲个分寸,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相当残酷的,李主任心里有了怨气,进来转了一圈,发现王媛媛也在,于是转身离开。

王媛媛可是他惦记了很久的女孩儿,当然,现在打死他他都不敢再惦记了,可是心里对廖主任的怨气,就又多了一分。

所以他就坐在区政府的院儿里盯着,看陈区长的车什么时候能回来,后来由于下雨了,他还特意回家拿了把雨伞,然后继续蹲守,姓廖的,区长今天要不回来,我明天非捅破你俩的破事不可——居然敢在区长的房间里,乱搞男女关系?

区长还是回来了,李主任就进门了,看一看之后笑着发话,“区长回来了?小王也在啊……对了廖主任,姚华刚才还在宿舍院找你呢,想跟你道歉,听说你跟你的女朋友看了一天装修,结果死活找不到你。”

我艹尼玛的李红星,廖大宝直恨不得跳起来掐死这货,他跟扈云娟是下午才过来的,哪里看了一天的装修?

事实上,扈云娟很漂亮,小廖很在意他的女朋友,这是区政府不少人知道的——想当初,李红星见过扈云娟之后,一直都暗示:小廖你带你女朋友常来玩嘛。

所以李主任这话听起来没啥,其实真的是恶毒无比——区长的口碑不管是真是假,有不少人知道,而知道廖主任的妻子有财有貌的,也不少。

你怎么就知道我跟区长撒谎,说我下午在关南呢?廖大宝很不解这一点,不过陈区长也很不了解,于是问一句,“小廖你下午,不是说在家吗?”

“我是在这个……北崇的家,政府宿舍,”廖大宝笑着回答,心说幸亏我下午说话含糊了一点,不过同时,他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发狠:李红星,今天以后,有你没我!

说话间,北崇宾馆就把饭送过来了,陈太忠示意廖大宝和王媛媛吃饭,事实上,他已经听出了这个对话的不对劲,“李红星……你有什么要紧事儿吗?”

“要紧事倒是没有,只不过有些……”李红星想跟领导汇报工作,那有的是事情。

“没要紧事就回吧,这大雨天的,”陈区长很随意地摆一摆手,“以后别在我门口蹲着了,你是办公室主任,又不是保安,不要让我觉得你别有用心。”

这话就太重了,李主任说不得站起身落荒而逃。

他走了,陈区长拿起一瓶啤酒,随手掰开瓶盖,抬手灌一口之后,才缓缓地发话,“小廖,你女朋友真有那么漂亮?”

“没有,她还瞎了一只眼,”廖大宝摇摇头,马上表示领导您想歪了,一边说,他一边还看一眼王媛媛,“我是跟她感情深。”

“啧,”陈太忠轻声咂一下嘴巴,又连着灌几口啤酒,站起身上楼去了。

“他上去了,”王媛媛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她的目光有点茫然。

“吃饭吧,”廖大宝用筷子指一指面前的饭菜,端起碗来埋头就是一阵猛吃——他不知道领导略带无奈的一声轻叹,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也不想去想。

王媛媛也端起饭碗,不过她心里有事,也吃不到心上,吃了几口放下碗来,又轻声说一句,“我感觉陈区长的眼神……非常正。”

“嗯,”廖大宝头也不抬继续吃饭,只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淡淡的哼声,他此刻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他今天是当着扈云娟的面,给王媛媛打电话的,小王一听,区长想跟人学北崇话,廖主任有意推荐自己,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廖主任是对她有一丝的好感,不过他真没胆子去吃那个飞醋——其实也没必要,但是她答应时的那种欢欣,让他在得意之余,也有点感叹:权之一字,真的能令人迷恋若斯。

往常他跟她偶尔提一句李红星,小王的嘴角能撇到后腮去,现在说个教区长学北崇话,就能兴奋成这样。

但是当着扈云娟,他还要掩饰情绪,将小王接到这里之后,两人在等待的时候,也聊了聊区长,廖科长没有说自己推荐她的目的,她也没有问——很多话没法说出来。

事实上,他还说了几句传说中区长的女友,不过王媛媛更在意的是,我要是教区长方言的话,供销社那边没问题吧?

“他把你调过来,都没任何问题,”廖主任是这么说的。

但是现在区长的表现很古怪,搞不清楚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看着小王惴惴不安的心掩饰下的兴高采烈,想着云娟在他出去接人的时候,似乎有点自责……他的心真的很乱。

他的心乱,王媛媛也好不到哪儿去,自打她牺牲学业,供弟弟上学之后,她就横下一条心,今生一定要走出北崇这个小地方,一定要找个足够强大的男人——我的子女,不能再受我这样的苦了。

李红星的相貌,真的令她恶心,倒是新区长,她在电视上见过,年轻高大长得非常阳光,而且乡里也都在说,新来的区长非常地能干。

她的心乱,是因为她不知道如何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廖主任说不一定有把握,而刚才区长看她的眼神,虽然有点说不清的东西,但是绝对没有什么觊觎之色……她判断这种眼神,还是很有经验的。

要说刚进来这间屋子的时候,她还有一些信心的话,现在这个信心真的是荡然无存了,她看着面无表情的廖大宝,轻叹一声,“大宝哥,我发现你升官之后,也变得死板了……离我越来越远了。”

“人总是要变的,这是成熟了,”廖大宝微微一笑,放下碗来,指一指她面前的饭菜,“快点吃吧,吃完还要说事。”

“嗯,”王媛媛端起饭碗,也是猛拨几口,然后放下碗来,“就这么多了,不想吃了。”

“跟我上楼吧,”廖主任站起身,面无表情地发话,“那些碗筷你不着急收拾,一会儿再说好了……”

(六千二百字,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