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5 -3356处女之友

3355 3356处女之友(求月票)

3355章处女之友(上)

廖大宝和王媛媛觉得自己闹心,殊不知最闹心的不在楼下,而是在楼上。

陈太忠心里真的恼火,年轻的父母官在休息的日子,都要下乡镇去调查,结果回来,却是遇到别人送女人上门,这真的也有点……,太恶心人了。

这个王媛媛的来意,陈区长用屁股想都猜得到一有些事就是那么简单,不要说什么自由心证,肯定就是那样。

但是他还能理解,理解小廖心里的不安,可同时,他又痛恨小廖的不安,合着我这个区长,在你心中就是这么个形象?

原本陈太忠以为,自己的正宫亮相之后,区里这种不安的因素要减弱一些,不成想连自己身边的通讯员,带未婚妻看房,都不敢让自己知道。

伤心吖,失落吖,楼下二位不知道的是,陈区长刚才差一点就要暴走,一定要见见小廖的女朋友,然后再狠狠地羞辱她一番……,嗯,大家别误会,他想的是从相貌上做出极端评论,不是身体上的羞辱。

不过到最后,他还是忍住了,悻悻地拎了啤酒上楼喝,一边喝他一边叹气

先是马媛媛,然后廖大宝,大家轮着往他怀里塞女人。

尤其令他恼怒的是,李红星居然挑明小廖的行程,想用这种恶心手段来打击异己和争宠,陈区长看得明明白白的一要我祸害廖大宝的老婆,李红星你老婆洗白白了吗?

真的太恶心人了,陈太忠坐在楼上打开电脑,又打开电视,东看一眼西看一眼,一边又拿着啤酒心不在焉地喝着,到最后他索性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任由那带着潮气的寒意,肆无忌惮地涌入屋里。

他在楼上坐了差不多七八分钟,廖大宝带着王媛媛上来了,走到他侧前方不远处,廖主任轻声发问,“领导,她的北崇话,真的讲得比我好。”

陈太忠放下手里的啤酒,侧头盯着王媛媛,一字一句地发问了,“你告诉我,关南和北崇话,差别真的很大吗?”

王媛媛吃这么一问,登时就有点晕了,不过她也知道,这个问题对自己来说,异常地关键,所以她微微一愣,就果断地回答,“差别不是很大,但是关南话更接近花城的口音。“

这是陈太忠第一次听她说话,清亮的声音里,偏偏地带一点糯糯昧道

需要指出的是,她的普通话也非常标准,虽然比马小雅和田甜要差一点,但是发音的标准程度,已经超过了北崇区电视台的女主播。

“同样的话,你拿北崇话说一遍。”陈区长有点怀疑,她会不会说北崇话,这里的方言跟松峰市有点类似,再漂亮的女孩儿、再柔美的声音,说起松峰话都像是在直着脖子吼。

“xx牺缆,甥。”果然,王媛媛会北崇话。

这是个眼光很高的女孩儿!只冲这一点,陈太忠就做出了半断。

北崇会普通话的人也不少,但大多都是带浓重口音的北崇普通话,一个方言说得很标准的乡镇上的美女,只要眼光不是太差,随波逐流也可以活得不错,但是偏偏地,她的普通话说得比电视台主播还标准一其心气不问可知。

于是他点点头,看一眼廖大宝之后,又随口问个问题,“耍过男朋友吗?“

神马?廖主任和王媛媛听得齐齐就是一愣,然后两人……,情不自禁地交换个眼神,没错,真的是下意识的。

最后,还是王媛媛发话了,“区长您是说,…男朋友?“

“耍朋友”是我们凤凰方言,就是处朋友,总不能只是北崇有方言吧?”陈区长拿起啤酒来又灌了好几口,才将酒瓶向桌上一放,“不方便回答?”

“没有处过……耍过男朋友。”王媛媛这才反应过来,于是很快地回答,“我跟廖大哥……,也是工作中认识的,他很照顾我。”

“从来没有?”陈区长一边发问,一边拿起遥控器换台,看起来很漫不经心的样子。

“从来没有。”王媛媛回答的声音,略略地大了一点,她知道对方在问自己是不是黄花闺女,所以她很自豪地回答,“我才二十二岁,年纪还小。”

做为无依无靠的女子,又是如此的美貌,平日里受到的各种骚扰实在太多了,那些不尽的心酸,在此刻化为无穷的骄傲。

“那行,你教我北崇话吧。”陈区长很随意地点点头,眼睛还是看着电视,“小廖,明天给小赵乡打个招呼,小王的关系,借调到区里了。”

“好的。”廖大宝点点头,刚才的话他也听得明明白白,原来区长不是妇女之友,而是处女之友

有处女情结的。

我的老婆没危险了,小王这是彻底地被…,那啥了,不管怎么说,总是她的运气,廖主任按下心内的五昧杂陈,“那小王你待着吧,我送我对象回市里。”

“这么晚了,你明天能按时上班吧?”陈区长并没有在意小王待在这里合适不合适,而是指出小廖同学要送人,需要考虑一些因素,“现在外面雨下得不小,走夜路要小心。”

“我知道了。”廖大宝点点头,低着头就下了楼,甚至不回头看一眼,他怕一回头,看到自己内心的卑劣一一小王,我这也算是送你的一场造化,你愿意不愿意,在于你的把握,路是人自己选的,怪不得我。

廖大宝的下楼声逐渐远去,隐约的,屋里两人还听到了关闭院门的声音,不过,两人都没有说话的兴趣,气氛有点怪异。

陈区长端起酒瓶咕咚咕咚地灌两口,又点,起一根烟来,才淡淡地发话,“在屋里还穿什么风衣?小王你……,脱了吧。”

我……,脱了吧?王媛媛听到领导的指示,脸上登时就是一热,虽然区长让她脱的是风衣,但是这个……,真的仅仅是风衣吗?

她想一想,还是仅仅脱了身上的风衣,看一眼大开的窗户,她低声回答,“天气挺冷的。

“唐大宝安排了你住宿了吗?”陈区长又自顾自地问一句,这一刻,他有点明白,章尧东为秤尝那么爱瞬移了不是领导爱卖弄,哭耀是领导的恩维,一般人跟不上。

“没有……门口宾馆很多的,”王媛媛摇摇头,略带一点警惕地看他一眼,当然,有人若是认为这是挑逗的眼神,那也,…就是自由心证了。

在陈太忠看来,这一眼还是有点提防心的不过他既然把王媛媛留下来,那些合适不合适说的东西,也就都无所谓了“那你就住我这儿吧。”

“这个……,不太方便吧?”王媛媛面露苦色,对这个年轻的区政府一把手,她没有多少抵触的心理但是这样睡在区长的房间里,她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你能了解我一些之后,再做出这个决定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睡楼下我睡楼上,”陈太忠不以为然地一挥手,目前就俩人他也不怕说得难听一点,“你那飞机场的身材,没必要担心。”

“你说我飞机场?”王媛媛登时就恼了,这真的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哪怕你是区长,也不能胡说八道吧?“如果我不是呢?”

“看起来是”陈太忠才不接那样的话,他不耐烦地摆一下手,“你别胡恩乱想,不管你是不是飞机场,我的飞机,降落不到你的跑道,…算了,不跟你说了,来,把这几张报纸,用北崇话给我读一遍。”

北崇话是方言,没有字典,陈区长也就只能挨个字的记忆了,他想着这报纸上常见的文字,你念一遍,我就记个**不离十了。

那就念吧,王媛媛也不害怕,在这里能出什么事情?真要出事也未必有多糟糕,于是她拿起报纸念了起来,一边念,她的手一边在报纸上一点点地划过,示意她念到了什么地方。

她的手型真的很美,手指***细长,但是大抵是粗活干得多了的缘故,指甲很短,前端有一些毛糙,大约是有点磨出茧子的意恩。

她在念,陈区长就细细地听,一边听一边记,然后某个时刻,他卷着舌头出声了,“这个‘了,字,是应该念‘缆。,吧?”

“这个字,在陈述句里应该是念‘甥。”但是在这里,是疑问句式,应该念‘丫翘”语调和发音都不同,”王媛媛解释这个语音,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像这个‘顺利召开了”和‘深入了解”这两个‘了”普通话发音不同,但这里却相同。”

知道我在语言上的造诣的吧?一边说,她一边不无得意地扭一下头,却冷不丁地发现,陈区长的脑袋,居然就在自己的鬓角边,一时间她有点惊恐,“你怎么…,“凑到这里了?”

“离得远我看得见吗?你念的是《众日报》,我这儿就一份儿,”陈太忠都不希的理她,而且,读报纸学方言的话,不跟着对方走,谁能知道念到哪里了?

但是……,你离我有点太近了,王媛媛心里暗暗地嘀咕一句。

3356章处女之友(下)

当天晚上,王媛媛还真就住在陈区长家了,第二天早上,北崇宾馆冒雨送来了早饭,开门迎接的就是王媛媛,送饭的副总猛地发现区长屋里多出一个美貌少女,真是吓得差点说都不会话了。

但是小王同学很坦然地面对各种异样的目光,她衣着整齐,将饭菜接回房间,“区长昨晚辛苦了,还在休息,你们回去吧。”

区长昨天晚上很辛苦?这个话太容易引起别人的歧义了,送饭的这二位惊讶地交换个眼神,然后耷拉着眼皮,不动声色地转身。

不成想转身出门之后,一辆面包车由远至近驶来,车停稳之后,廖大宝双眼通红地下车了“今天怎么这么早?”

“稍微早了一点,”这二位认识区长身边的人,胡乱回答一句之后,匆匆走了。

廖大宝不动声色地打开门,走上二楼之后,才惊见小餐厅里有人影晃动,心里禁不住一沉:这个人的个头比区长低多了。

走过去一看,他的心越发地沉了,不过同时,他心里又有一丝莫名其妙的轻松,于是若无其事地走上前,笑着打一声招呼“来得早啊。”

“晚上就在这里住的,”王媛媛笑着回答,脸上升起一丝红晕,她犹豫一下,又低声说一句,“区长“…真的很好。”

“嚼谷什么呢?”陈太忠也醒了,穿着一身棉制睡衣,打着哈欠走向卫生间,不多时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铿锵有力。

“区长上厕所,动静特别大”廖大宝干笑一声,用眼角的余光瞥一眼她。

“讨厌,”王媛媛红着脸白他一眼又低声说一句,“区长昨天说了,等你结婚以后,你那个单身宿舍给我住……目前先住他这儿。”

“哦,”廖大宝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放下手包,跟她一起张罗饭桌,不多时,陈太忠盥洗完毕大喇喇地走到餐桌前坐下,“以后早餐得送三人份的了。”

陈区长真的不怕那些物议?廖主任从小王的嘴里听出,昨天晚上两人大概没发生什么事情,而且小王在走动间,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一一如果她真是黄花闺女的话,多少该有点不适的吧?

带着这些疑问,三人冒雨走进了区政府,虽然雨丝细密,但有那明眼人已经看到,区长和廖主任身边,多了一个美女‘而这美女不是扈云娟。

还没到上班时间,这消息就悄然地传开了,而才一上班,廖大宝就带着王媛媛来到了政府办公室,“李主任,区长说了,以后王媛媛就借调到办公室了,您给安排一下。”

看着面无表情的廖主任,李红星也知道,自己昨天把这货得罪惨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不时不时地给你说句小话,以后这办公室里还真不知道谁做主了。

但是对上王媛媛,他就很热情,露出两个大滟牙来,笑得异常谄媚,“嘿,我就知道,金子在哪里都埋没不了,对吧,小王?”

“嗯,”王媛媛冷冷地点点头,她对这人没有好印象,以前还是不得不敷衍,现在她跟上了陈区长,就没必要太忌惮对方了。‘马上给你安排,”李主任却是不在意对方的冷淡,笑得越发地热情,不过这张笑脸在看向廖大宝的时候,就沉了下来,“我知道了,你去吧。”

廖主任面无表情地离开,心里却是暗哼,不信你能骗得小王倒向你的阵营。

一个美女被调进了区政府办公室,她的任务是帮陈区长打扫房间,闲暇时教区长学北崇话,必要时做一做翻译一一这工作怎么听怎么暖昧。

她把这些工作做了,那区长的秘书廖大宝,手里还剩下多少活儿?

更别说,她一大早就出现在陈区长的房间内,这个消息也被北崇宾馆那些嘴快的家伙捅了出来,没有用一个上午,不光整个区政府传遍了,连区党委、区政协都知道了。

“管不住裤裆,这是要出事的,”党书记赵根正听到这个传言,禁不住冷哼一声,他知道“妇女之友”那个传闻,是赵海峰传出去的,明明都没什么事儿了,你非要整出这么一出来,真是不知自爱。

白凤鸣也在琢磨这事儿”心说区长管不住裤裆倒不是大事,但是以区长的办事手段,推倒哪个女人之后,应该有更合理的解决方案,搞成这样满城风雨的,应该不是区长的风教……此事定然有别的说道。

“这家伙,”区政协副主席林桓听说之后,打听了一下王媛媛的背景,知道她父母双亡之后,暗暗点头,想起小陈还找自己来请示过这个问题,终于猜到了这个用心,“身边有个小姑娘,别人就没必要提心吊胆了……,这个人选得不错。”

陈太忠要是能听到这话,也要引林主席为知己,没错,年轻的区长百般无奈之下也只能选择这种自污的手段了。

男人好色一点,真的不算什么,没有人想借此做文章的话,就起不了多大的风浪,打个比方说,章尧东对吴言的看重,人所共知但是章书记受到了什么影响?没有,无非就是下面有人嚼一嚼舌头。

现在区党委的书记隋彪愿意配合区政府工作,赵海峰离任也是早晚的事儿,更别说市党委市政府都愿意支持北崇的工作,这个时候,陈区长好色一点算多大的事儿?

但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陈太忠想到自己的通讯员因为这个传言,居然不敢让自己见到他的女朋友,就知道在未来的工作中,他要遇到很多类似的顾忌一而偏偏地,这份忌惮,没有哪个下属敢说得出口。

这就必然要影响到工作,陈区长一向认为,矛盾引发出来比埋藏着要好,你们既然说我好色,那我就好色一个美女算了就像章尧东对待吴言一般我就是看重她,不解释。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问她有没有耍过男朋友得知对方是黄花闺女,他就做出决定了,行了,选人不如撞人,就是你了。

当然他的心意并没有跟王媛媛说,没必要说那么清楚,而且他还不知道她是什么脾气什么性子,不合适的话大不了再换个黄花闺女嘛一你们就当我喜新厌旧好了。

区里这些传言,是真没传到他耳朵里没人敢传,唯一敢说的是林桓,但是林主席猜到了他的目的

虽然有点误差,但是推倒没有川,…真的很重要吗?

倒是下午的时候,徐瑞麟来区长办公室,商谈迎接北京专家一行人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点了一下,“政府办新来个小姑娘,才高中毕业……她该参加个自考什么的。”

“回头我跟她说一声,”陈区长若无其事地回答一句,就说起了正事,“这个事情我走不开,过两天还有朋友过来,视察北崇。”

在北崇区人大选举落幕之后,反应最快的,就是南宫毛毛找的专家们,听说陈太忠如愿当选,立刻就定了机票,他们来并不需要什么手续,带点资料、种子和培养液之类的,就足够了。

飞机明天抵达朝田,今天北崇就要安排人接机了,陈区长去不了那就是徐区长去,两人就细节讨论了一阵之后,年轻的父母官又叮嘱一句,“去了阳州以后,不要租依维柯,要租豪华大巴。”

“他们带的箱子不多,”徐瑞麟需要确认一下,区长是不是想在人前摆阔,“一辆依维柯加上一辆桑塔纳足够了,豪华大巳租金有点贵。”

“我也不想铺张,但是知识面前不能省,”陈太忠很认真地解释,“来的这些都是知识分子,是咱们的老师,他们心情好了,才肯全面地、无私地教授,他们稍微藏一点私,咱们再找他们后账都晚了川,…我给你拨十万,就一个要求,让这帮人吃好喝好心情好。”

“移动充值卡?”徐区长撇一撇嘴。

“不用充值卡,怕是别人要歪嘴……你去写拨款申请吧,”陈区长笑着摆一下手,心里却是暗自庆幸,亏得哥们儿没把充值卡当成福利发下去。

徐瑞麟才走,谭胜利又来了,他跟教委的领导商量了一下,那边已经拿出优秀教师评选的方案了,他拿过来方案,要领导过目。

陈区长拿过来看一看,觉得个别地方有点不尽人意,有点唯业绩论了,他本来不想太过干涉科教文卫口,但是有些话还不能不说,于是指示一下,“师德奖才总共三个人,有点少了,加一点。”

“那加成五人?”谭胜利请示一下领导,他其实也知道师德奖有点少了,不过这是做副手的章程得给领导留下做指示的机会,事情才更好办。

“六个吧,分一二三等,”陈区长果然指示了。

“嗯,那明天上午教委开会,我代表大家邀请您过去,”谭区长笑着点点头。

“上午有事儿…“,明天下午吧,”陈太忠沉吟一下发话,这偏远县区,有个不好的毛病,大家开会一般都是在上午,下午就放羊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谭区长再次点头。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