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7 -3358章万事俱备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3357章万事俱备(上)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来到了农业局,视察这里的准备工作。

此次来的北京专家一行人,除了农业口还有林业、畜牧业的,不过带了种子来的,仅仅是农业口儿的人,具体就是高级食用菌和反季节蔬菜的培养。

以徐瑞麟的意思,就是说在附近搞个农业示范园,不过陈太忠考虑费用太大,暂时先搁置了——现在的北崇百事待兴,钱都要用在刀刃上。

所以就只能把试点放在农业局了,所幸的是农业局的院子足够大,办公楼后面还有二十亩的试验田。

陈区长到达的时候,农业局胡局长已经带着一干局领导在门外等着了,他并没有跟着徐区长去接机,而是在这里做前期准备工作。

看到区长车里下来的两男一女,胡局长自动无视了那个美貌女孩儿,径自走到陈太忠面前,“欢迎区长来我局视察指导工作。”

他无视了王媛媛,但是这年头,大家最喜欢围观的,就是绯闻女主角了,远处农业局的职工,目光却是在美女身上打转。

陈太忠也不在意那么多,他背着双手打量一下门口,“怎么回事,条幅还没挂起来?”

“昨天就做好了,徐区长给否了,”胡局长无奈地笑一笑,“我们欢迎的是北京专家,徐区长说这专家不但是北京的,还是全国的,要换成国内知名专家。”

“哈,老徐也会抠字眼啊,”年轻的区长笑着点点头,“好了,带我看一下你们的准备工作吧。”

农业局的准备工作,就是清理出了一大片空地,差不多有十亩大小,北面已经建起了几个大棚,南面却是在砌墙。

“大多数食用菌是厌光的,所以我们优先搭好了遮光大棚,”胡局长一边走,一边侃侃而谈,“但是喜光植物的环境该怎么规划,还是要等专家来了,现场指导。”

他说的是实话也是废话,陈太忠也知道这些,胡局长更是清楚陈区长也知道,不过领导来视察,总得说点啥不是?“时间紧任务重,但是在区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我局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行了,知道大家很辛苦,没外人在,没必要说得这么ji昂,”陈区长笑着摆一摆手,打断了他的发言,“相关项目的责任人都落实到位了吧?”

“落实到位了,每个项目一个负责人,两个专工,”胡局长也知道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责任人是承上启下的关键一环,就是俗话说的专业人士,想干好项目,这一点必须重视。

北京的飞机抵达朝田,是中午十一点,徐瑞麟将人接上之后,简单地吃一点,然后就上车继续赶路,不过阳州离省城真的太远了,豪华大巴一路疾驰,到达阳州也六点了。

这个时候,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由于阳州的外环尚未建设好,到北崇的、通往海角和地北的高速,要先下高速,走一截之后再上高速。

然而车才下了高速的引道,麻烦找上门了,前面有交警示意:这辆大巴……靠边儿。

“尼玛,我真的没违规啊,”司机抱怨一声,将车停到路边,上前交涉去了,说了没两句话,他就冲车里招一招手,招手的对象正是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徐瑞麟的秘书。

徐区长已经看出不对了,交警旁边还停了一辆市政府牌照的本田车,于是他也跟着走下车,果不其然,他才一下车,本田车里钻出个瘦高个儿,不是别人,正是阳州市大市长李强的秘书巨中华。

“原来巨主任光临,”徐区长对李市长有成见,所以这招呼就打得不冷不热的,“这是区里的公务接待,市里有什么指示?”

“指示倒没有,我也就是个跑腿的,”巨中华笑嘻嘻地发话,“听说北崇从北京请来专家了……我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我还当抓逃犯呢,居然交警帮着拦车,”徐区长语中带刺,“我还奇怪呢,阳州什么时候,治安变得这么好了。”

要是搁给别的副区长,敢这么刺大市长秘书,后果肯定很严重,但是徐瑞麟有资格这么说,巨中华也知道,李市长见了这个副区长都不想多计较。

“我是市政府委派来的,想了解一下北崇要引进的农林技术,”巨秘书也不扯那些有用的没用的,还不够自家被动的呢,“徐区长能给大致介绍一下吗?”

“就是农林水方面的副业,不值得一提,”徐瑞麟并不是很小气的人,但是来的这位不是他喜欢的路数,那他也不会很客气,“巨主任很有兴趣?”

“不是我有兴趣,我是受市里委托而来,”巨中华不会中这种显而易见的圈套,他再次强调一遍,“我只是受市政府委托。”

“那要来也该是江市长的秘书吧?”徐瑞麟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抬头看看天,“这又要下雨了,来的都是全国知名的专家,这大黑天的雨中赶路……巨主任你是让我一定汇报清楚,才能走,是吧?”

尼玛,我就是躺枪一族啊……巨中华面对这样的质询,只能适度地解释一下,“江市长正搞退耕还林的测算呢,没时间来。”

这就是上次聚餐的因果了,江锋想轻轻松松地拿走退耕还林的项目,结果被陈太忠k得满头包,当时差点就要翻脸了,幸亏是又撞进来一个更生的生瓜蛋子归晨生,帮江市长吸引了火力。

但是油页岩的项目一揭开,江市长就觉得,自己摘这个桃子,是有点冒失了,那么大的项目,陈太忠都硬顶着不给,宁可丢掉都不屈服,两者比较一下,这个退耕还林的项目……真的不值一提了。

总之就是……江锋知道,陈太忠从北京又找来了一些专家,为地方上农林水的行业会诊,并且会提出针对性的意见和建议,但是两人前期的接触不是很愉快,而这专家团又是针对北崇而来的,他这个时候出面,只能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但是同时,阳州不能放弃这一次机会,北崇缺的东西,基本上阳州也都缺,你们请了专家来规划指导,这可不仅仅是北崇的事儿。

当然,江锋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真的不便出头,陈太忠那货,真的不是个好打交道的——市里真要出面,又有截北崇胡的嫌疑了。

还有一个变通的法子,就是等专家从北崇出来之后,市里拦住,要求再重复介绍一遍北崇的事情——不就是一点钱吗?北崇出得起,阳州更出得起了。

但是这个法子,也有颇多的不妥之处,首先一点,阳州确实穷——北崇能出钱,阳州何必重复出钱呢?

其次就是说,这个专家团是陈太忠请来的,是陈太忠的人情,市里就算想出钱搭顺风车,但是谁敢保证,人家一定会教你真实东西?

正经是眼下这个局面,最方便坑人了,两个假建议,就足以害得相关人等倾家荡产——北崇请来的专家,不需要为其他县区负责,你们要上杆子上当,怪得了谁?

所以现在大家要琢磨的是,怎么能搭上这个顺风车,把北崇张罗的事情学到手,而同时还要……尽量地减少费用。

但是这个事情,江锋不合适出面,江市长要出面,陈太忠就有太多的发作理由了。

也就只有李强出面,才更合适,分管副市长都不便出头,那就只能指望大市长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这种事儿大人物不宜随便冒头,要不然连转寰余地都没有了,大家必须要留个缓冲的空间。

所以李强也不好直接出面,他交待给了巨中华,要他一定把此事办妥。

但是巨中华见到徐瑞麟之后,就知道这个事情自己办不妥了——徐瑞麟会买任何人的账,但是绝对不会买李强的账。

我这又是替老板冲锋陷阵了啊,巨大秘心里哀叹一声,身不由己……真的。

不过徐瑞麟就只当眼前的事儿没发生了,他淡淡地表示,“市里这么关注,我们非常荣幸,可是现在天很晚了,要不我给陈区长打个电话,你跟他说?”

你没必要这样吧?巨中华听得心里大恨,要说他最不想见到和打交道的县区干部,非陈太忠莫属,哪怕他不是市长的秘书,也不想跟那个人打交道——那货素质太低。

“不用了,”巨主任果断地阻止了对方,他并不掩饰自己不想跟某人打交道的态度,“我跟市长汇报一下吧。”

他走到一旁拨个电话,低声说几句之后,挂了电话冲那交警点点头,头也不回地钻进汽车走了,徐瑞麟沉着脸转头上车,嘴里低声嘀咕一句,“看这点素质……”

3358章万事俱备(下)

教委的会开完,就是六点整了,谭胜利要安排区长跟大家共进晚餐,陈太忠摆一摆手,指一指隔壁的楼,“吃饭有的是机会……那边还有人等着呢。”

这不是推脱,刚才的时候,他就接到了郭伟的短信,说已经来到区政府了,待陈区长走到办公室,果不其然,郭总正在外间跟廖大宝聊天。

陈太忠笑眯眯地招呼他进去,“送钱来了?”

“你能不能不这么俗气呢?”郭总无可奈何地叹口气,“以咱俩的交情,还怕我赖账?”

我好像跟你就没什么交情吧?陈区长谨慎地不接这个话题,而是微微地叹口气,“唉,区里还是太穷了,一回来就是到处要钱的。”

“我这儿也快揭不开锅了,”郭总微微一笑,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年轻的区长,“不过你想从我这儿弄钱,手段很多的。”

“没手段了,”陈太忠笑着摇头,心说果不其然,老郭还想从我这儿弄人情,但是这个事情,他没办法再沾染了,一个是不便再在井部长面前插手,一个就是他目前活动的项目挺多,京城里不好再欠人情了,“而且,你也不容易。把欠的钱给了就行了。”

“那不用你催,我今天来就是送钱来的,”郭伟笑着回答,“欠谁的也不敢欠你的。”

“还是的嘛,你就是还钱来的,还说我俗?”陈区长笑眯眯地回一句废话。

郭伟心里清楚,这废话不是废话,人家是不想提移动那些事儿,但是他既然来了,还不能不说,当然,这个时候他没办法再求对方帮忙了,“有个选择……太忠你给帮着分析一下。”

“说吧,”陈区长点点头,“尽量帮你分析。”

“现在已经入世了,电信就要拆分了,这个你听说了吧?”郭伟缓缓发话。

合着他在京城的收获还不小,井部长对他写的报告还算满意,告诉他你有两条路子可以考虑,一个是等电信拆分之际,中国移动这边肯定要有省级公司副总的位子空出来,到时候再安排你,动静就要小很多。

再有就是,现在提郭伟到某省的一个邮电管理局去任副职,这也是为电信拆分做准备,电信一旦拆分,需要大量的专职基层人员,高层需要的就要少很多,但终究还是有位子。

但是井泓绝对不保证,说电信拆分之后,能给你一个省级公司的老总——到时候一切就要看情况了。

这还用得着我教你?陈太忠听得颇有点哭笑不得,“井部长起码还能干十几年,要我说的话,信产部干一任部长是没问题的。”

“我也表示了,领导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郭伟悻悻地回答,“但是他要我选……唉,人家能给我指出路来,就是很给面子了。”

“那你就选嘛,”陈太忠又是一句废话。

我自己选,那就是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了,郭伟非常明白这个意思,井部长看在某些人的面子上,给他找个副厅的职位,这桩交易就告一段落了。

但是人心总是没尽的,不认识井部长的时候,他只是想着攀上副总这位子,可是认识了之后,他就想靠着井泓的线儿一直走下去了。

“你多少给个建议嘛,”郭总嬉皮笑脸地发话,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市移动的一把手,“就当是售后服务了嘛。”

“老郭,你这……心乱了,”陈区长终于提出自己的看法,他正色建议,“走一步说一步,贪多嚼不烂,我这一干就是五年的区长,再加上前面一年半,我六年半的正处,将来再过度一下区委书记,我正处提副厅得八年,你看我着急了?”

“谁敢跟你比?”郭伟笑了起来,接着又点点头,“不过你说得有道理,我确实心态不对了……好了,饭点儿了,一起吃饭了。”

你是心态不对吗?陈太忠微微一笑,站起了身子,“郭总送钱来了,肯定我请客嘛……就是北崇宾馆了。”

陈区长很明白郭总在忌惮什么,按照赶早不赶晚的逻辑,先就任个副局长是不错的,但是外省的邮电管理局副职,未必有什么钱途,很可能还不如阳州移动的老总实惠。

而且……那是外省,脱离了郭总自己的圈子,一旦井部长将人丢过去不管,那一辈子没准就是这样了,所以老郭期盼一句定心话。

升外省移动的副总的话,钱途上估计不会太差——郭总是本行业的,不过什么时候能扶正,那就要看机缘了。

陈区长明白他的种种顾忌,但是他不会再过问此事了,什么样的价钱办什么样的事儿,本来就是一个交换,引见了就够了——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两人有说有笑地来到宾馆,正好是谭胜利他们会餐也在这里,在大厅门口撞上了,大家打个招呼,郭总笑眯眯地一指那个“充值卡兑换”的引导牌,叹一口气,“陈区长,你搞这么个点儿,不知道有多少卡贩子在背后骂你。”

“感谢区长的人更多,”谭区长笑眯眯地接话,他知道郭总是奉承领导呢,自然也要跟进。

两拨人分两个包间坐了,陈区长才坐下来把菜点好,手机就响了,小廖一看来电号码,就将电话递过去,“李市长的电话。”

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啥意思啊?陈太忠接过电话,才说要走开,想到屋子里就是郭总这么一个外人,还是条管单位的,也就懒得回避了,直接接起电话,“市长您好,我小陈。”

李强打电话,为的也是北京的专家团一事,“你那儿请来的专家,其他的兄弟单位也很眼热,想跟他们学习一下。”

“怎么一个个的,拿我的成绩,都拿得特别顺手?”陈区长听得真是无奈了,直接就出口抱怨,“他们想学习,可以……他们自己跟专家们联系嘛。”

“小陈,小康社会不是一家富就够了,你是区长我是市长,”李强也有点明白这货的脾气了,所以直来直去地发话,“既然你都把人请来了,兄弟县区的过去学习一下,不行吗?”

“那我们得收费,总不能北崇出钱,全市沾光吧?”陈太忠听市长说得直接,所以也很直接的表态,“而且相同的产品生产出来,会跟我北崇的产品形成竞争。”

“多一双耳朵的问题,收费……你也好意思说?”李强才不会支持这个要求,“北崇有你陈太忠在一天,哪个县区竞争得过你们?”

市长您这马屁,太**了吧?陈区长叹口气,以掩饰自己内心的舒爽,“那……接待的费用我们不管,这是底线,专家团的接待费用已经很高了,我们承受不起。”

“真是死要钱,大钱要,小钱也不放过,好了,答应你了,”李强挂了电话。

“李市长?”郭总讶然地发问,跟堂堂的阳州大市长这么说话,陈太忠你还真是大能。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