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1 -3362吓人的玩笑

第一卷 3361 3362吓人的玩笑(求月票)

谭胜利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也不敢怠慢,他知道新区长在凤凰科委干过,也知道那个地方很有钱,但是他还真不知道,那个地方的人怎么会来北崇考察。

陈太忠倒不是有意隐瞒,实在是他的事儿太多了,心说等纯良过来就行了,却是没想到,许主任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如此一来,北崇不隆重迎接都不行。

但是谭区长不知道这些,猛地接到领导这个命令,他一边联系电视台和警察局,一边就找到了白凤鸣,“凤鸣区长,区长说他接上了凤凰科委的视察团,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新区长来了没几天,但是大家已经知道,李红星和廖大宝可能是陈区长的贴心人儿,不过真要说起来,白区长才是新区长的铁杆支持者。

“我好像听区长提过一句,想让北崇跟凤凰科委结对子,”白凤鸣知道这个事儿,但是他不会摆明了说,民主党派的副区长,也照样会有嫉妒心,他何必去拉那个仇恨?

所以他略带一点讶异地反问,“你是说…川,区长已经把人请到了?”

“是啊,下午两点,要我去省界接人呢,还要警车开道和摄像,”谭胜利不虞有他,很幸福地苦恼着,“警察局那边倒是好说,但是电视台总共就两台机器,一台正在农业局,一台故障特别高我是想着北崇宾馆的机器合用不。”

农业局的那台机子,是徐瑞麟专门要过去的,不但拍新闻,也拍专家们教授的过程,这几天肯定是要霸住使用,农牧局倒是有买dv的计划,但是买这东西得去朝田一时半会儿也买不回来。

北崇宾馆也有摄像机,不过这台机器就有年头了,是县电视台淘汰下来的,电视台本来是想卖钱的,但是收机器的那位只肯出一千块钱,县里恼怒之下一、当时还是北崇县就拨给了北崇宾馆,说你们这儿经常有活动,还常有领导视察,给你们吧。

不过这台接像机不归广电管,谭区长想要借,多少要费点曲折一他在北崇宾馆签个单啥的没问题,借东西,那就是两说了。

“我认为不合适,”白区长摇摇头认真地建议,“区长来了之后,很少做什么兴师动众的事情,川…他现在这么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不怕说一句,北崇宾馆那二把刀摄像未必承担得起这重任。”

摄像我可以从北崇台找嘛,谭胜利心里不以为然地想,不过他也知道,北崇台要说会摄像的,只有一个其他的摄影人员,只是知道怎么操作摄像机而已。

就是那个会摄像的,水平也很一般,市里来北崇搞什么活动的时候根本不用北崇的摄像师

这就是差距,城市和下面县区的差距是全方面的。

“从市里找摄像师又得花钱了,”谭区长幽幽地叹口气,

我说,北崇再穷也不差这几个钱,白区长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知道,谭区长想要询问的,是态度问题,他沉吟一下,终于出声建议,“不想花钱的话,你给市台打电话,区长既然要你认真对待,肯定就值得认真对待。”

果然是这样,谭胜利听到这个回答,就知道有大好事降临了,心旌摇曳之下,他禁不住又问一句,“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我要是猜对了,落到你身上的好处,分我一半儿?”白凤鸣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

“那你的业务也分我一半儿,”谭胜利翻个白眼,悻悻地转身,“凤鸣你这叫为富不仁,就见不得穷人过个年。”

说是这么说,他心里却是在窃喜,看来还真是好事上头,白凤鸣这货平时很沉得住气,现在居然想分我一半儿走,可见是一件很令人眼红的事情。

但是同时,这也是个提醒,告诉他这件事不能乱嚷嚷,谭胜利心里暗暗地提高了警惕,于是他给阳州电视台的朋友拨个电话,“老李,我这儿有个急活儿,要熟手,川…吃住行都包了,一天七百,一千的票,能行现在就从阳州往区里赶。”

一天七百,搁在阳州,这行情就不错了,一台好一点的jvc机子也就七八万,天天有这样的活儿,半年就把本儿赚回来了一台机子怎么还不用个七八年?

而且,票是一千的票,也就是说老李自己能得将近三百的好处,这个价码,在阳州这样的小地方,绝对是数得上的了。

谭胜利其实能开出更高的价码,但是他不敢再开了,超出常情的开价,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你到底是遇到了啥事儿了呢?

“哎呀,你不早说,台里四台机子,全部下去拍三会了,”老李叹一口气,“这个时候,你让我到哪儿找机子?”

三会就是指的党代会、人大和政协,北崇这边是结柬了,但是别的县区还在陆续地开,谭胜利也知道这些,于是他退而求其次,“那这样,机子我找,你派个熟手过来。”

拍会议不需要多高的技巧,架在那里拍就行了起码下面地市的会议是这样,摄影师要有点政治觉悟,多拍主席台少拍观众席啥的,还有就是角度选取,主席台上该多拍谁,谁的特写多一点,就是这些东西。

“台里总共三个会玩机子的,”老李苦笑,四台机子只有三个人会玩,这不科学,事实上这个会玩,指的是能把机子玩到一定境界,都是搞这工作的,不需要多解释,“三个人出去俩,现在台里就小杜一个人,那是高台长的御用。”

“我这儿马踩车着呢耽误不起,”谭胜利一听是这话,也是有点恼火,“老李你去问一下老高,想派人就派,不想派人就算。”

老李很快就将消息打探回来了,“高台长说了这个事儿得让陈文选出来商量啊,老谭,你这政府的……那是要差一点,我们这是市台,优先抓市里的新闻。”

陈文选是北崇区党委的宣教部长,其实跟谭胜利也还能谈得来但是谭区长眼睁睁地看着时间过去,就有点恼火了,“陈部来……我真的请不动,我接的是区政府的指示,那算了,这个电话当我没打。”

市电视台求助受阻,但是谭区长还是找到了机子,市文体局那里有个舞台音响服务公司,挂在市歌舞团名下机子和摄像师都不错。

这一切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不过饶是如此,大家赶到省界的时候也是下午两点整了,总算去……没有迟到吧。

等到两点半,还不见人来谭区长按捺不住了,终于给陈区长打个电话,“区长,我们已经到了一会儿,没见着您的车,”…没有错过去吧?”

“唉别提了,路上爆胎了,大家中午又在服务区吃了点饭,这个时间是我没算对”陈区长大包大揽地承认错误,“老谭你跟大家做一做工作体谅一下,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这个错误确实是陈某人自己的原因,他估算到了午餐时间,但是他忽略了路程的复杂性,尤其是一场雨过后,路况要发生变化,不好开得太快更直接一点说,别的车都能开得快,包括大金龙,但是普桑开不快:没有abo防抱死。

说白了,大家开得这么慢,跟凤凰人无关,关键是北崇区区长的座驾一啧,真的有点不上台面”…换胎的就是这辆普桑,连着换了两次。

不管怎么说,下午两点五十的时候,大家看到了来自海角的车队,打头的就是恒m-68002区长的桑塔纳,但是、这个车队里最差的就是这辆车。

谭胜利也想到了,凤凰科委名头在外,来的会有几辆好车,却是没想到,来的车是一色的大众系列,帕萨特打头,后面是三辆桑塔纳时代超人,再后面是一辆金龙大巴。

这些车都是不算什么好车,拽出一辆奔驰五百直接就秒杀了,但是难得的是…人家个顶个都是这样的车,很不张扬,但是谁要觉得这单位差劲儿,那才是笑话。

真正的底蕴,不在表面,而是在骨子里。

谭胜利引着车队前行,走了一阵之后,下了引道,这才发现白凤鸣带了几辆车,在引道口儿候着呢,还有人打个横幅,“欢迎凤凰科委领导莅临北崇”。

谭胜利坐在车里冲他指一指……老白你这么搞,有点不厚道啊。

白凤鸣哪里还顾得上考虑他的反应?他走到陈区长的车前,“区长,北崇宾馆我把后面小院包了,还有您那一排”…我也协调了两套,您看着安排。”

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探头出去说一句,“凤鸣…,”你真的太聪明了。”

这话并不是单纯的表扬,其中也夹杂了些许的不满,你把你这份聪明,用到工作中去多好,堂堂的副区长跑来做办公室主任该做的工作,有点不务正业了。

白凤鸣是心里做事儿的人,哪里听不出区长的意恩?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因为他非常确定,区长是个很爱面子的人,那么,他对凤凰科委的人越客气,就越是给区长涨脸。

不过他的安排,也确实不无道理,最近北崇的接待宾馆真的住了不少人,干部培训中心住的是北京来的专家,北崇宾馆住的是其他县区来取经的人,凤凰科委这次也来了十几个人,不提前安排一下,还真有要分开住的可能。

3362章吓人的玩笑(下)

陈区长单人独车出去,回来的时候却是大张旗鼓,不但谭区长带着摄像机去了,紧接着白区长也跟了去,区政府的人禁不住要猜测一番:区长又整出什么动静了?

这动静还真不小,接近四点的时候,一列车队出现在了北崇区的大街上相较北崇三位区长破破烂烂的普桑和夏利之类的小车,四辆黑色大众车显得是那么扎眼,更别说后面还跟了一辆大金龙。

接下来就是安排住宿了,车队到达宾馆的时候,那边还在紧张地做条幅,不过许纯良就当看不到了,安顿好住的地方之后大家来到宾馆的小会议室,搞一个小小的座谈。

直到这个时候,区政府的其他人才知道,合着凤凰科委是跟北崇结对子来了,要说这种跨省的处级单位结对子,怎么也得两个省之间才能协调所以大家一直没往这个方面想。

不过,凤凰科委的人看起来虽然牛气,但是区政府的人发现,凤凰人对上区长,那真不是一般的热情,根本看不出陈区长已经离开了天南,来到了恒北。

也不知道区长在凤凰科委的时候,会风光到什么地步

不止一个人这么想。

说是座谈,其实主要就是许纯良和陈太忠的交谈大抵就是介绍一下在座的诸位,增强一下彼此的了解,顺便再谈一谈凤凰科委目前的发展。

然后就是许主任表态了,考虑到北崇现在发展的步伐有些慢,凤凰科委愿意提供一定的帮助不过我们只针对一些高科技项目技术含量不够的就免谈了。

这些要求是必须提的,北崇人听得也明白,技术含量高不高,那是在陈区长和许主任商量了,大家只听出了一点:凤凰人要在北崇布施了。

这简直是太好的消息了至于说凤凰人愿意投资或者赞助多少,人家不说,大家也没办法问,不过

既然科委来了一正三副四个领导手笔怎么都不会太小吧?

会开到五点半的时候,葛宝玲的电话打了进来她请示区长,我能不能也参加一下?

这就是葛区长坐不住了,眼瞅着谭区长和徐区长的好处都开始落袋了,白区长虽然目前还没看出有啥好处,但是下一步北崇的工业要发展了,这是必然的一反正以白凤鸣的性子,不会无端端地上杆子巴结某人。

想来想去,就是自己被排斥在区长的圈子外了,葛宝玲心里真的是太不甘心了,她认为自己的水平一点不比那三人差,执行能力更是应该强于这三人。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再炸刺了,赵海峰被市纪检委从会场带走一事,留给了区政府大多数人太深刻的印象。

事实上,在新区长展示出具备有财神爷的潜力时,葛区长就已经不想跟他作对了,但是她想靠近组织,又发现没什么理由,只能眼瞅着自己被别的副区长越甩越远。

面对这种困局,她就只能主动出击了,今天凤凰科委来区里结对子,这就是个很好的机会,虽然她明白,自己分管的交通、民政等口子,基本上是跟科委无关,但是她想要表示的,仅仅是一个态度。

那就来吧,陈太忠也不想区别对待,同时他还要葛宝玲通知徐瑞麟,要徐区长也跟着过来,大家把手里的高科技项目汇总一下。

等这俩区长先后赶到的时候,基本上就接近六点了,陈区长琢磨一下,还是决定给隋彪打个电话,说凤凰科委来人跟咱区结对子了,班长能不能参加一下接风宴?

隋书记是真想参加这个接风,就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他已经收到了消息,凤凰人带着支票本来北崇了一‘那可是凤凰科委,富得流油的地方。

但是他还真的不便参加,别的不说,只冲凤凰科委四个字,他就不能冒头,那是陈区长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他就再是班长,这个业绩也是抢不走的。

反倒是他做为区党委书记,在这种场合露面,无形中就成为了区长的陪衬,成就的是区政府的影响

他吃撑着了,来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所以他不能去,但是想到科委可能带来的资金,他又有点舍不得放手,犹豫一下之后,他表示,“等你们正式结对子的时候,我出席一下……科委能带来多少钱?”

这话一问,陈太忠就明白了,隋彪也惦记上这块肥肉了,并且还较为明显地暗示了出来,于是他待理不待理地发话,“能有多少钱,就看政府能找出多少高科技项目了。”

政府吗?隋彪也听得明白,他干笑一声,“党委也能推荐一些高科技项目吧?”

“那是肯定的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党委对政府,本来就有指导职能。”

许纯良答允的两干万,他并不介意花在哪个项目上,政府找到的和党委找到的……有区别吗?只要是北崇的项目,能带动北崇的发展,他真的不介意。

刚才他强调一下政府,听起来是要把党委排斥出去,实则不然,他的根本目的在于,强调这钱是用来搞发展的,党委想要拿这个钱填窟窿或者搞三公消费,那是不要想。

他回答得干脆,同时似乎是示弱,但隋彪可不这么认为,党委本来就有推荐高科技项目,他刚才那么一问,其实是有无事生非的嫌疑。

但是对方若无其事地接下了,还强调了党委的指导职能

以陈太忠做事的嚣张,哪里会这么软弱?那厮顶了李强之后,接着又顶王宁沪,真会把他这个区党委书记放在眼里?

搁给隋书记以前的脾气,直接就假装不知道了,到时候就是硬要上某些项目,但是对上新来的这位,他还真是不敢不讲理人家的一切,做得都是循规蹈矩的,对他这个班长也是尊敬有加,起码表面功夫都做到了。

他要是贸然启衅,导致不可测的后果发生,那就是殊为不智了,说句实话,他还更想着借陈太忠带来的业绩往上走呢。

所以,他也还一个友善的信号回去,“指导要强调,配合也要强调,有争议的项目,可以坐下来商量嘛。”

“班长你放心,没争议的项目,我是会大力支持的,”果不其然,陈区长回了这么一句。

就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隋彪挂了电话之后,心里也是暗叹,最后一句,陈太忠才把锋利的牙齿微微露了一下有争议的项目,我都未必会坐下来跟你谈。

隋书记担心的就是这个,凤凰科委终究是跟陈太忠穿一条裤子的,他要提出什么有争议的项目,陈太忠都不用自己出面,直接打着凤凰人的旗号,就回绝了。

所以说这个虎口夺食,也真的难,可是这么大一笔钱,党委要是不闻不问,不但显得弱势,也真的有点可惜一隋书记自己都没意识到,一开始他是有补贴党委费用的潜意识的。

接下来,他又考虑另一个问题:这笔钱,真的没有上限?

“许主任打算援助咱们两干万,”接风宴上,陈区长在小包间里发话了,一个十人的桌上,凤凰科委一正三副占了四席,北崇区政府一正四副占了五席,剩下的那位子是李红星占了,不过显然,他只有端茶倒水的份儿。

在这样小范围的人群中,陈区长不怕说出金额

事实上,这个东西瞒都瞒不住,但是当众宣布和在领导层中宣布,昧道和作用绝对不一样。

要是没有那么大的区别,以陈某人好虚荣的性子,更愿意当着区里所有人宣布,我给大家要来了两千万……咳咳,好吧,跟同志们的支持也不无关系。

现在却是谈正经事的时候,陈区长表示,“这个钱,我本来打算全部用于支持徐区长搞的特色养殖和种植的,但是经过许主任提醒,这么宝贵的支持,不能发展单一化产业,所以几位区长都划拉划拉,看看手里有什么高科技项目。”

说到这里,他笑着看一眼许纯良,“许主任指示了,说只要项目够好,钱不够的话还可以再说,不过那就不是支援了,而是贷款或者合资,对吧……纯良?”

“项目要足够好的话,确实不成问题,”许纯良点点头,他知道太忠说的“提醒”什么的,是在为自己分担压力~这两千万本来是都有定数的,不过临时改变一些用途罢了。

但是他也是有担当的,于是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这两干万是年底了,突击花钱呢,其他的钱,我们可就得精打细算了。”

你牛,你大牛!北崇的四个加一个主任,听到这话齐齐一笑,心里的惊讶真是按捺不住:这种玩笑,你也敢开?

领导爱开玩笑不算什么,但是突击花钱这种事儿,已经很敏感了,而且突击花的是两千万,这数额这玩起…“,被人抓住把柄,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仅仅是一句不是玩笑的玩笑,就将这年轻而英俊的主任的强势,展现得淋漓尽致。

看到科委的三个副职都是笑而不语,在座的北崇人脑中齐齐冒出个念头:真的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也只有区长这么强势的领导,才能认识这么强势的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