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8 -3369邵总暴走

官仙 3368 3369邵总暴走 天天书吧

3368章邵总暴走(上)

这个消息先开始还是在官场里传播,但是没过多久,就散布向了民间,一时间,整个北崇都大哗了。

卷烟厂……谁不知道卷烟厂是好东西?北崇虽然偏僻,可这里是烟叶产地,这烟草的暴利,不少人都知道,甚至有人算过,以十元钱的红塔山为例,也就一块多的生产成本——那味道,也未必赶得上咱自己配制的烟丝。

所以在大多数北崇人眼里看来,一个卷烟厂,足以让半个北崇脱贫致富,当然,算计这些的人,大多是野路子,卷烟的流通成本、北崇烟叶的产量,基本上都没考虑,这计算的不过是理想值。

可就算不是理想值,卷烟的利润也是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听说新来的区长找到了投资,市里却是要卡,不少人通过各种渠道,向新来的区长反应:市里欺人太甚,您如果要坚持的话,我们绝对支持。

别说政协的林桓,临云乡的王鸿,就连王媛媛都接到了小赵乡打来的电话,说陈区长想要建卷烟厂的话,咱乡里绝对支持——这是民意,民意不可违!

遗憾的是,当事人却不认为民意不可违,邵国立算是个目无余子的主儿,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笑话陈太忠搞不定地方,但是那半吊子专家将他拽到一边,轻声嘀咕几句之后,他的态度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艹,这个卷烟厂还真的搞不成了。”

邵总介入这个行业时间也不长,而且他搞的是代理,赚几个小钱花,投资的是涂阳卷烟厂,但只算是贷款,他真的没意识到,涂阳卷烟厂的那个执照,有多么重要。

听了自己带来的智囊的建议之后,他有点埋怨陈太忠的不稳重,“我说太忠,你怎么不告我一声,说你连许可证都没有?”

“我这不是想着你能办吗?”陈太忠开始装糊涂,“咱考察好了之后,你帮我们区里办一下不就完了?”

“少扯吧你,”邵国立得了提示,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此次的投资非常不靠谱,“这根本办不下来,办下来也不是北崇的产业,是烟草专卖局的……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政策是政策,真是有变通的手段,你没在基层干过,老话说得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就叹口气,“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

“要是慢一点呢?”邵国立一听这话,就又来了点兴趣,当然,他只是想了解一下自己不知道的知识,“传得不这么快,你能怎么操作?”

“跟市里协商,双方夹击烟草公司,”陈太忠不欲细说,因为很多东西仅仅是他的设想,“阳州卷烟厂本来就是阳州市出资建的,直到现在,所有权都还在阳州手上。”

“没用的,太忠……真的,”邵国立摇摇头,此刻他的脸上,不再有目无余子的傲气,有的只是无奈,“你根本想不到上面对烟草控制的决心。”

“控制什么的决心……戒烟吗?”陈太忠笑着摇头,“扯淡,你数一数全国十强企业,烟草企业占了半壁江山。”

“你这不是废话?林则徐重生也戒不了卷烟,”邵国立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我是说这里面的利润太大,上面决定收回去,下面谁也扛不住。”

“你说的没错,”陈区长笑眯眯地点头,刚才的话不过是玩笑,他要用这样的玩笑证明,自己的话是认真的,“但是北崇跟其他地方不一样,这里的人敢于斗争,他们已经穷怕了……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们会积极争取的。”

“我可不陪你玩这个,”邵国立摇摇头,他已经接受了陈太忠的说法,但是对这样的风险,他绝对是敬谢不敏,“涉及到烟草总局……嘿,那浑水我趟不起。”

“我记得你以前不这样的啊,”陈太忠的眉头微微皱一皱,“邵总……就是一个小小的地级市的卷烟厂,你忌惮成这样?”

“这个东西……你别激我,激我也没用,”邵国立已经捋清了头绪,他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你都说了,十强里占据了半壁江山,没用的。”

强势的邵总突然萎了,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今天他才知道,卷烟厂和烟草公司根本就是一回事,而烟草公司跟烟草专卖局只不过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

拿涂阳卷烟厂来说吧,卷烟厂的卢总,就是涂阳烟草公司的副总,也是涂阳烟草专卖局的副局长。

卢总起家就是在涂阳,一直在卷烟厂里干,干到了厂长,都还是涂阳的市管干部,但是某一天,他突然被划进了省里,成了省烟草公司的干部。

但是涂阳卷烟厂,还是牢牢地掌握涂阳市政府手里,涂阳卷烟厂和阳州卷烟厂有着惊人的相似,两者都是地方政府搞起来的,都是历史悠久,都是要被省公司收上去的企业。

可是涂阳没顶住压力,就被收上去了,不过这个收主要是人事上的收,天南这边水太浑,一般人也不敢乱趟,就说省里只想表示出直管的意愿,暂时不考虑经济方面的事儿。

这话真的是太扯淡了,上面直管下面某些企业,主要针对的,就是利益方面,直管个亏损企业——换你来,你肯管吗?

只是天南省那边,真是有自己的底蕴,人事权交上去了,可财权还在地方上抓着,涂阳卷烟厂是归烟草局管了,也是归省烟草局了,但是得利的,主要还是涂阳地方。

这是涂阳的情况,搁在阳州又不一样,邵国立可以肯定,强势介入这个项目,有点不值得,但是同时,他又有点不甘心,所以他婉转地提醒一句,有证和没证是不一样的——太忠,你要能搞下这个证来,那就好说了。

“照你这么说,是搞不成了?”果不其然,陈区长闷闷地发问了。

“咱兄弟一起,还能有搞不成的事情?但是……你得考虑成本,”邵国立是受不得激的,他的骄傲不允许,可是困难也是客观存在的。

所以他避重就轻,“我觉得吧,北崇这个苎麻产业就不错,只要你给我独家代理,我放五吨进来,不够再说……太忠,我这也是赌一把了。”

“五吨不够,”陈太忠微微一笑,“而且我找你谈的是卷烟,你跟我谈什么的苎麻……国立,五吨赌一把,你就这点担当吗?”

“我玩不起嘛,”邵国立可从来都不是正人君子,他傲气归傲气,牛逼归牛逼,但是某些要害事情上,他并不介意做小人。

但是同时,他也有自己的情绪,于是他苦笑着发话,“你光看见我光鲜了,不知道我每天应酬有多大,百八十个是常有的,一不小心一两吨就出去了……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北崇要啥没啥,值得争取的事情真不多,”陈太忠轻喟一声……

白凤鸣放下手里的电话,苦恼地揉一揉太阳穴,心说你们有本事找区长说去嘛,跟我一个副区长叫什么真——其实这项目,估计都要老徐负责呢。

不过,老徐估计比我还惨吧?下一刻,白区长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他没有就此事跟徐瑞麟沟通,因为没有必要,官场里该推的事情要推,该扛的时候就得扛着——很多时候,说“不知道”三个字,都是需要勇气的。

就在这时,白凤鸣的手机响了,他先是微微皱一下眉,待看到来电之后,才放松了下来,伸手拿起电话,“嗯,张科你好。”

“白区长,陈区长来了,”电话那边传来极低的声音,这张科长是市农牧局的科长,正在区农牧局听专家现场讲解双孢菇的种植技巧。

陈太忠请来的这帮专家,不但要给大家讲课,还要亲自动手,在大棚里面搞样板种植,很多东西光看书是不够的,必须现场操作,这样一来,大家的印象才深刻。

而且操作过程中,也有很多注意事项和小技巧,是书上没有讲到的——这并不是说技术手册不对路,而是必须经过实践才能体会到,怎么样的先期安排,才能让后期的管理更方便。

这还不算完,年轻的专家们干过之后,一旁学习的人,也要动手学着,然后由年轻人来指点,这就是传言中的手把手的教授了——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

这是徐区长再三强调过的,等专家们都走了,这个推广任务,就要交到你们这些专工身上了,摄像机要拍,业务也要过手。

北崇农牧局的人这么一搞,旁观的其他县区的人一开始还不以为然,但是看着看着就感觉出来差异了,于是就开始有人跟胡局长协商——我们能不能也上一上手?

有人开头,就有人有样学样,到最后北崇农牧局的大棚,都不够大家试手了,只能这个搭好捆扎好之后,拆除了再来。

市农牧局对这些也有兴趣,也一直有人在这里驻扎着学习。

3369章邵总暴走(下)

农牧局的张科长,跟白凤鸣有些关系,白区长就拜托他,如果你见了陈区长,赶紧告我一声——顺便了解一下,区长对卷烟厂是什么态度。

“你问了陈区长,那卷烟厂怎么处置没有?”白凤鸣发问了,他直接给区长打电话,但是他不想这么做——先前他已经向区长汇报了,继续打电话,那就显得太没有担当了。

“他说了,当着徐区长和大家的面儿说的,”张科长的声音,听起来挺兴奋,“那种话,敢当着大家说,那真不是一般的牛气……你们陈区长真的厉害。”

“他到底说什么了?”白凤鸣听得心痒痒的,“你说重点啊。”

“他说了,市里喊停的话,他可以跟别的卷烟厂联营……他说跟涂阳卷烟厂的关系很好,”张科长这才想起来,对面等消息呢,“还说实在不行,就让涂阳人来设分厂,红彤彤香烟现在卖得不错。”

“咝,”白凤鸣听得倒吸一口凉气,心说区长这话怎么能当着大家……慢着,这估计区长还有后手,算了,我就不操心了,“谢谢张科了啊。”

再有人问的话,我就可以直说了……区长未必一定要用阳州卷烟厂的执照,白区长如释重负地叹口气:总算是不用再发愁那些电话了……

陈太忠说这话,倒是没想着又设什么埋伏,而是想堂堂正正地这么做,他和邵国立都咽不下这口气,商量一阵之后,邵总终于想起来,咱们能不能跟涂阳联营呢?

年轻的区长一开始没想到这一点,是因为思路上有个误区,总觉得涂阳虽好,但却是外省的,北崇的钱就该北崇人挣。

但是邵总跟涂阳那边有联系,而且他是全国各地都要赚钱,倒不觉得跨省联合有什么不好,“天南不是你老家吗?涂阳人对你也很尊重的嘛。”

“那好吧,”陈太忠承认,自己被邵国立说服了,“但是,你最好先跟涂阳卷烟厂联系一下,看人家方便不方便。”

邵国立也憋着一肚子气儿呢,极力推动此事,结果涂阳那边很快地做出了答复,邵总你愿意先出钱,又是在陈太忠的辖区搞联营,只要陈区长支持,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所以这就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接下来陈区长去农业局,了解一下大家的学习进度,正好碰上徐瑞麟。

徐区长也被人骚扰得不得了,见了区长之后,就扯着他要到一边说话,结果陈区长感觉老徐做事认真,看得正高兴,猛地被人拽一下,就奇怪地问一句,很重要的事儿吗?

接下来,就是大家都听说了,北崇打算跟天南的涂阳卷烟厂联营了。

这个消息,简直比上午的消息还要惊人,王宁沪甚至都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小陈,这是咱阳州的资源,能本地消化还是最好的。”

“我也这么想啊,”陈区长表态的时候很强硬,但是他的心里,也是有点闹心,“可这市烟草局的态度,真的太糟糕了,连人都不来,而且我朋友也说了,感觉跟市里合作,未来会有很多麻烦,他不喜欢麻烦。”

接下来,陈太忠就跟徐瑞麟回到了区政府,又特意叫上了白凤鸣,三个人设计一下,这个卷烟厂该建在什么地方——原本陈区长想着,如果能跟王宁沪私下达成共识,估计能得到王书记应承的土地,不成想事情却发展到了这一步。

除了这些,大家还商议一下这个程序该怎么办,最后大致商量好,先由白凤鸣和邵国立去一趟涂阳,把涂阳卷烟厂的卢总请过来,当然邵公子就没必要跟着过来了。

“正好去素波看一看,京华搞得怎么样了,”北崇宾馆的包间里,邵总表示,自己在北崇呆得度日如年,“给我整点土特产,明天就走人……你这儿真是要啥没啥。”

“你去跟马经理说一声,弄点土特产,最好是干货,”陈太忠交待小廖一句,眼下的包间里,除了三个区长、邵公子一行四人,也就只有廖大宝了。

廖主任站起身才一拉开门,正好有人迎面走过来,“就是这儿了。”

紧接着,几个人呼啦啦地走了进来,大家扭头一看,来的是区党委书记隋彪,他旁边还站了三四个人,其中一个是三个区长都认识的——副市长归晨生。

“稀客啊,”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身来,“班长不在培训中心,来宾馆了。”

他对归市长视而不见,但是隋彪不能这么做,他勉力笑一笑,“归市长前来,是传达市里的精神来了,市里希望,咱阳州的投资,还是落在阳州的好。”

“我们已经跟外地的卷烟厂达成了意向,”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然后又把椅子往旁边挪一挪,“班长有兴趣听一听的话,那请坐主位,咱们慢慢聊。”

“陈区长,市委市政府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归市长笑眯眯地发话,他今天是真不想来,但是王宁沪问他一句,你是让我这堂堂的市党委书记一趟又一趟地下北崇?

“归市长你不是跑油页岩去了吗?”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问了,“资料你说拿走就拿走,我对市委市政府……支持得还不够?”

“这是市烟草公司的总经理庄逸民,”归重生很见不惯这个年轻的区长,但是此人最近在北崇折腾得风生水起,连王书记都很关注。

归市长是靠着王书记支持的,那也只能忍着满腔的不满,笑着解释,“庄总专程赶过来,给大家解释一下相关的烟草政策……省烟草公司也很关注咱阳州的发展。”

“你们先吃饭去吧,”陈太忠笑着一摊双手,直接送客了,“这个包间太小,也放不下这么多人,那个那谁,庄总你可以留下。”

“太忠,你这是跟市领导说话呢,”隋彪叹一口气,不过他看一看桌上,站起来的是三个区长,还有四个人坐在那里,根本纹丝不动,想也能想到,这就是来自京城的投资商了,这些人还真是牛气冲天,来到地方上,见到副市长都不肯站起身。

“市领导也要吃饭嘛,”陈太忠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明显了,“这儿就这么多位子。”

“那加两个好了,”隋彪冲陈太忠使个眼色——场面上的事儿,陈区长你也别太过了,“咱先听听庄总什么意思。”

说话间,就有服务员端来了椅子,邵国立一看不乐意了,他站起了身子,“算了,你们吃吧……这么闹哄我吃不下去。”

“这就是北京来的老板吧?”庄逸民笑着迎上去,“您且稍等一下,我把市里的政策和思路,给您解释一下。”

“嘿,”邵国立一见此人居然敢拦住自己,也有点乐了,不过他已经大致明白烟草公司的职能了,也懒得招惹此人,于是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那你解释吧。”

“您的投资意向,省公司已经知道了,他们也非常重视,”庄逸民觉得这里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地方,也乱得很,他站在那里扫视一眼,“要不换个房间,我跟您细细解释?”

“就这儿吧,你直说好了,”邵国立微微地摇头,“快点说,我还等着吃饭呢。”

“真是扫兴,”陈太忠转身走出房间,“徐区长、白区长,咱们换房间……吃顿饭都不安生。”

俩区长对视一眼,跟着区政府一把手走了,走出来之后,三人在隔壁又开个房间,白凤鸣悻悻地哼一声,“我恨不得一拳头砸到归晨生脸上……看他那笑眯眯的样子就难受。”

归市长跟白区长结的仇可不小,上次是亲自从他的手上拿走了资料,因此导致油页岩项目生出极大的变动。

他们在这里说话不提,隔壁的包间里,庄逸民在给邵国立做工作,用意无非是说,省里都很重视,你在我们市卷烟厂投资了,将来的回报是有保障的——甚至我们可以让你个人拥有卷烟厂的股份。

话里话外,他又表示,咱国家烟草是专卖的,烟叶收购也有指定渠道,否则……咳咳,就可能是非法的,这个……你懂的。

至于说你要跟涂阳卷烟厂合作,这倒不是一定不行,但是这纠纷就要上升到两个省的烟草公司了,总也是麻烦。

“左也是麻烦,右也是麻烦,那我不投资了,总可以吧?”邵国立似笑非笑地发问,“我在京城的朋友圈子里,帮太忠宣传一下,去哪儿投资都不要来北崇。”

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又冲着庄逸民点点头,“你刚才的那些威胁话,我也记住了。”

“邵总,咱们有话好商量,别这么冲动嘛,”归晨生笑眯眯地走过来,区政府那几个人走了,他觉得自己就能发挥一下。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邵国立冷哼一声,无往不利的邵某人在这个小地方受阻了,他心里早就憋上气了,一边说,他一边拿起酒桌上一杯酒,抬手就泼到了对方脸上,“一个小破副市长,敢说我冲动?”

“陈区长……”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门口的两人正正地看到这一幕,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隋彪刚要上前附和,猛地见到发生如此地变故,再然后又扫到了门口的人,“李市长……”

(三更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