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0 -3371还就要投资

官仙 3370 3371还就要投资 天天书吧

3370-3371还就要投资(求保底月票)

3370章还就要投资(上)

这一刻,归晨生恨不得地上地上出现一条缝,好让他钻进去,因为门口出现的,正是大市长李强和副市长江锋。

老子跟你拼了,羞愧难当之下,归市长的脑中,居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不过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他就见到两个人站到了邵总前面,精壮彪悍,动作异常矫捷。

“这是……怎么回事?”李市长皱着眉头发话了,不过细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李市长的眼角,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笑意,“隋彪你说。”

李强和归晨生非常不对付,这是市政府人尽皆知的,若不是归市长及时倒向了王宁沪,没准就被收拾了。

所以见到如此精彩解气的一幕,李市长好悬没把肚子笑破,可是他还偏偏要绷个严肃的面孔,憋得……真的好难受。

隋彪还没来得及解说,邵国立已经转身向门外走去,他并不知道这位是阳州的大市长,不过在阳州,他还不至于怵什么人,于是他眉头一皱,“两位,麻烦让一下。”

一听他嘴里的京腔,李强和江锋就猜到此人是谁了——京城来的投资商,想在北崇搞卷烟厂,这个消息在市政府不是秘密。

那就让一下吧,这两人心里想得一模一样,于是身子一侧,任由邵国立四人走了出去,邵总走出去之后,还拽住服务员问,“陈区长去了哪个包间……”

面对李市长的问题,隋书记无奈地看归晨生一眼,心里也在为其悲哀,陈太忠的墙角,是那么好撬的吗?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感慨归感慨,他还得回答市长的问题,“嗯,这是来区里考察的投资商,刚才沟通得不是很通畅,造成了一点误会……”

隋书记这话说得含含糊糊的,没有任何的偏向性,不过这也没办法,虽然他和归晨生都是王书记阵营的人,但这并不是说,两人关系就有多好——他能领着归市长来见陈区长,就算是尽心了。

正经是隋书记早就打定主意,尽量不跟陈太忠对着干了,坐享其成不比啥好?

哪怕不说这个,只说京城来的投资商,敢一杯酒泼到副市长脸上,嘴里叫嚣什么“小破副市长”,有这样底气的主儿,绝对不是他这个更小更破的区党委书记,能招惹、敢招惹的——归市长下颌兀自下滴的水珠,无声地提醒着他。

“投资商就是上帝,你们到现在,连这个都搞不懂?”李强冷冷地哼一声,“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先检讨一下自己的责任吧,丢人败兴的。”

说完这话,李市长拂袖离开,虽然他很想多看几眼某人的丑态,但是真要接着看下去,就有点不成体统了。

李市长和江市长离开了,归市长却是气得浑身发抖,往常笑嘻嘻的脸上,一片铁青之色,好半天才冷哼一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庄总,你是跟归市长走,还是跟我到区党委接待宾馆去?”隋彪不动声色地发话,“我是要走了。”

“这个……我跟你走吧,”庄逸民完全搞不清楚,事情怎么在转瞬间就急转直下,归市长可以回市区,但是他却必须给省公司一个交待……

“我一杯酒就泼到丫挺的脸上了,”隔壁包间里,邵国立轻描淡写地讲述着,他心里觉得很痛快,但是这个痛快真要表示出来,就有点跌份儿了,欺负一个副市长,真的不算好汉,“我看你对那个书记还算客气,就没带理他。”

“这可是大快人心,邵总不愧是敢作敢当,”白凤鸣鼓掌叫好,搁给别人这么做,是正常的巴结,但是白区长这种心机深沉之辈,这动作就很夸张了。

下一刻,他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邵总,那货可阴着呢,要整还是直接整趴下,要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冒个坏水。”

他这几句话说得也煞是费劲,这些京城的衙内真的不好应付,遇上那些无脑的倒还好说,但是无脑的衙内,貌似也不多——就算他们无脑,身边也少不了篾片帮闲出主意。

所以他不能随便撺掇,那有借刀杀人的嫌疑,也不能随便褒贬什么,否则就涉嫌激将,又有小看对方智商或者情商的嫌疑……反正上面人的忌讳,实在是太多了。

那他就直接明确地表示,你直接把姓归的干躺下吧,这样做,对你对我们北崇,都是最负责的态度。

“他能起多大作用?”邵国立不屑地一哼,才待继续发话,却是听得门一响,刚才隔壁那两位走了进来。

“这有完没完了?”邵总是真的火了,手一伸又摸起一杯酒,皱着眉头发话了,“你们进来之前,不知道敲个门?”

“邵总你听我说一句,”李强一见这架势,忙不迭地发话了,他已经通过一些渠道知道,来投资的人姓邵——事实上邵总的根基都被他挖出不少,官场里讲究个知己知彼。

而且,这一杯酒要是再泼过来,他这个大市长可就要闹出天大的笑话了,“我们找陈区长,是工作上的事儿,跟你无关……投资商做出的任何选择,我们都只会支持。”

“国立,这是我们市政府老大,”陈太忠及时地出声相劝,“悠着点儿,李市长都支持你的任何选择了……咱们该珍惜。”

“大市长啊……”邵国立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行,太忠你这么说了,我就珍惜……李市长请上座。”

“有个位子就行了,我没那么多毛病,”李市长笑着摇摇头,随手一拽椅子,就坐到了靠门口的的位子上,要不说这官越大,就越没有架子,这话真不是白说的。

“太忠请你上座,你就上座,父母官嘛,我一个外地人也该尊重,”邵国立随便一摆手,他那俩跟班就齐齐站起身,让出了座位,方便大家调整。

李强和江锋对此的感觉不深,但是白区长和徐区长看在眼里,心中又是齐齐地一揪,刚才隋彪和归晨生说得天花乱坠,这几位连身子都不带起的,现在区长略略暗示一下,邵总手一摆,那两位居然……就把座位让出来了?

果然啊,有些章法,不是普通老百姓玩得起的。

事实证明,李强的章法,真的比归晨生强很多,这倒不是说他比归晨生智商高,关键是市长和副市长之间,眼界的差别,就是巨大的。

所以李市长不帮忙着就坐,而是笑眯眯地发话,“太忠,你跟市里提的建议,我和江市长讨论过了,你要的十万亩是合理的。”

“李市长,您上座啊,”陈太忠一听,自己开出的十万亩退耕还林的要求被认可了,登时就变得热情了起来,他还招呼江锋,“江市长,您也上座……国立,这是我们大市长李强,副市长江锋,对我的工作一直都很支持的。”

“我发现你就钻进钱眼儿了,”邵国立见他前后这么大的变化,禁不住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太忠,你比以前,真的是……成熟不少。”

尼玛,陈太忠这也算成熟,那大家都不要活了!李市长和江市长心里齐齐暗骂。

说话间,上首的位置就变了,李市长坐正首位,江市长和邵总分了两侧,陈区长只是坐在邵总这边,位置极大地降低。

不过这只是个形式,也没谁会真的在意,就像刚才,陈区长霸着上首,根本不给归市长机会一样,座位怎么坐,其实并不重要,还是说实力吧。

“太忠,我打算近期去趟北京,”李市长才坐下,就表明了来意,“退耕还林的事儿,顺便就办一办,反正徐区长和白区长也不是外人,我现在答应你了……不管北崇分到多少面积,市里每年给你十万亩的补贴,按国家标准。”

“那得是还林不还草,”陈太忠淡淡地发话,还草的期限,比还林短得多,而且有些地方,还草的费用比还林少。

“没问题,”李强点点头,这些利害他也都知道,但是不服不行,他也通过关系,辗转地联系上国家林业局,可那边对阳州一点印象都没有,直到搬出来陈太忠三个字,那边才发话,“哦,是他啊……不过这阳州,好像不是天南的吧?”

所以李市长非常确定,这个事情,市里必须要向北崇妥协,尤其是北崇最近来了京城投资商,那大家就更有必要见一见了。

至于说北崇要建的卷烟厂,合乎不合乎程序,李强没兴趣关心,那也不是他要操心的范围,他今天来,目的就是拿下退耕还林。

按说这种事儿,江市长出马就可以了,但是江锋在跟陈太忠的接触中,沟通一直不是很顺畅,为了防止某人炸刺,李市长决定亲自来一趟。

结果这一趟还真没白来,两人眼睁睁地目睹,跟江锋同一级别的归晨生,被京城的投资商泼了一脸的酒。

3371章还就要投资(下)

“那市政府先跟北崇定个退耕还林的计划吧,”陈太忠听到李强说没问题,禁不住微微一笑,“有文字性的东西,我心里就踏实了。”

你能再欺负人一点吗?李强听得心里一揪,国家林业局的退耕还林还没批下来,你就先让市里对你北崇退耕还林?

李市长能理解陈太忠的担忧,怕从国家林业局要下项目来之后,市里一旦不认这个十万亩的账,那就有点抓瞎了,而且必须指出的是,有传言说,这次换届,李市长很可能要动。

但是你对我这个市长,信心也太不足了吧?李强真的有点想暴走了,只是眼角扫过身边的邵国立,这一丝冲动就被他硬生生地压了下去,他可不想用脸喝酒。

所以李市长无奈地苦笑一声,“小陈,如果市政府先跟北崇签了,国家林业局那边跑不下来……市里就要被动了。”

这是大实话,退耕还林是纯粹的拨款,如果能从国家林业局那边要到钱,那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然而李强问的是——市里跟你有了协议,但是上面的钱跑不下来怎么办?

这种略带示弱的发问,连邵国立没办法指责,是啊,万一部委下不来钱,阳州还要给北崇钱,这就太那啥了。

“能跑下来,”陈太忠笑一笑,也不解释那么多,上次的事儿都说成那样了,要是国家林业局敢出尔反尔,那某些人就要遭遇很大麻烦了。

“确实能跑下来,”难得地,白凤鸣插一句嘴,他可是亲眼看到了郎主任,亲耳听到了人家自承“x办”。

我想要的,不是这个答案啊,李强看一眼江锋——你告诉他吧。

“先签也可以,但若是活动不下来这个项目,市里就不认可给北崇的退耕还林补助了,你要交回文件,”江市长只能出头,为市长冲锋陷阵了,“既然陈区长你是做事的,那咱们就把话都说到明处。”

“这个没问题,”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地奇怪,市里也不用这么忌惮我吧,我像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吗?

事实上,他要先争取计划,只不过是怕项目活动下来之后,市里又跟北崇扯皮,那就没意思了——他要想反制也容易,跟国家林业局活动一下,不拨款不就行了?

要钱难要,请求别给钱——那还不是简单的?

可真要发展到那一步,就又是白忙一场了,而且因为市里扯皮,反制到北崇的补贴也没了,这么搞的话,不但其他县区要骂娘,北崇人也要歪嘴。

所以还是先小人后君子,也会少了很多可能的扯皮,陈区长淡淡地表示,“我做事,一向是无功不受禄,但是,我就没有想过……这个项目拿不下来该怎么办,必须成功。”

“好,小陈你这个工作态度,我很欣赏,”李强轻拍一下桌子,顺手端起了酒杯,“预祝这个必须成功的项目,一定成功。”

大家齐齐举杯,在转盘上顿一下,一饮而尽,然后就说起了其他的事情,其间李市长还问一问邵总,这卷烟厂的项目,是怎么没谈拢。

有些因果,李强是清楚的,但是有些东西他并不清楚,当他听说,庄逸民表示可以考虑给邵总部分股份的时候,禁不住冷哼一声,“这是糊弄谁呢?烟草企业国家垄断的,怎么可能给你私人股份?”

“所以说,这些人说话不靠谱,那姓归的市长,居然要我别冲动,”邵国立听到这么说,不屑地哼一声,“亏得这是在阳州,他要是去北,京,你看我怎么玩儿他。”

“人家好歹也是个副市长,你泼他酒的时候,多少背着点人嘛,”陈太忠笑了起来,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他不对,你也有点冲动,”李强笑眯眯地说一句,待见到对方的嘴角微微上翘,他赶紧解释一句,“阳州这儿民风彪悍,有的人很不讲理,万一吃个什么眼前亏的,多划不来?”

“呵呵,”邵国立真的是不想听这些乡下小地方人的斥责,但听到是这个理由,禁不住笑了起来,“再民风彪悍,有我太忠兄弟在,撑个三五秒钟就行……到时候,就不知道谁吃眼前亏了,是吧,太忠?”

撑个三五秒钟,说的是他的帮闲,邵公子当然也没以为身边这两个人,能包打整个阳州,关键是他在陈太忠旁边,还会害怕什么意外?

“都是北崇的老百姓,我可是父母官,不跟你胡闹,”陈太忠笑着摇摇头。

“呵呵,”李强听得笑一笑,笑容里颇有点异样,很显然,他也是想到了某个传言——有那么一个小区长,要当全区老百姓的老爹。

不过这大抵是一点小插曲,李市长更在意的是,“那邵总你还投资卷烟厂吗?”

“投资啊,为什么不投资?”邵国立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我这么甩手走了的话,知道的说我不喜欢麻烦,不知道的……还当我怕了呢。”

“那还是要小心点,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李强不动声色地告诫对方,其实也不无挑拨之意,“有些人恼羞成怒,难免一时糊涂。”

“有我关照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就怎么了?扯淡,在我的一亩三分地儿上,别说归重生了,王宁沪的面子,我说不卖也就不卖了。

北崇的老百姓很彪悍,我这父母官也不能比子女差了。

“大不了就是打了水漂,几千万我扔得起,”邵国立不屑地哼一声,要说昨天他还是可投资可不投资的话,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还真要投资了——咱丢不起这人。

事实上,京城这帮公子哥虽然要面子,在地方上铩羽而归也是常事,如果传不到京城,也是无所谓的事儿,几千万说多不多,真要挥霍了,他还确实有点疼,然而——这是陈太忠的地盘,一个区长顶个副市长,不算太难吧?

正是因为如此,邵国立才一杯酒泼到了归重生脸上,索性就把矛盾公开化了,如此一来,归市长将来想要为难卷烟厂,首先要考虑他邵公子脾气不好,其次也要考虑物议。

所以说谁要认为京城的公子哥都是不学无术的,那才是大错特错,邵总是很暴戾跋扈,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算计。

起码他就没找庄逸民的麻烦,只是威胁了两句——放着市局局长的麻烦不找,去难为分管副市长,为什么?因为那个烟草公司是对口主管部门,想找麻烦太顺手,县官不如现管。

“哦,”李市长点点头,他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心说来自京城的主儿,也该有这个魄力,不过这个家伙一旦跟陈太忠联手,卷烟厂的项目,市里还真的最好不要过问了,要不然这两者的影响叠加起来,破坏力真的太大。

这顿饭也没吃多久,就是半个小时,两个市长赶过来,主要是说事的,虽然很给面子地喝了一点酒,却也没有酗酒。

临到结束的时候,江市长才又提起了正题,他看一眼徐瑞麟,“徐区长,把北崇要报的退耕还林地区,你整理一下,明天送到市政府吧,两天之内给你下文件。”

“知道了,”徐区长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在这半个多小时里,他基本不说话——没办法,谁都知道他对李市长有怨气。

“太忠,准备好你的报告,”江市长转头看陈区长一眼,语气也很和蔼,没办法,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他就算看不惯陈太忠,也必须屈服,更别说这货身边还有一个跋扈的公子哥儿。

而且凭良心说,两人的争执没有对错,一个是想往小家里多划拉点,一个是想要往大家里多划拉点,着眼点不同而已。

“市里直接出吧,”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这话一出口,那两位市长又是微微一怔,正琢磨又有什么变动呢,只听得年轻的区长解释一下,“关键是不能申报,只是表明咱们有哪些地方合适搞退耕还林,搞这个的话,该优先考虑哪些地方,就是请局里指导政策。”

“就这么简单?”李强愕然发问,他已经想到了,自己和江锋联袂前来,给了陈区长面子,所以人家就说出了窍门——说一句颠倒级别的话,就是他俩态度端正。

但是……就这么简单吗?

“就这么简单,他们要是问起来,就说是我跟市里汇报的,”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林业系统第一个树葬陵园,是我搞出来的。”

“哦,原来这样,第一个树葬陵园,”江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竖起一个大拇指,“陈区长,你真的厉害。”

这个称赞并不是发自内心的,但是江市长终于搞明白了一点,为什么国家林业局要买一个小区长的账了,而且光市里出面,没有这厮的配合,真的没用。

“你要建的电厂,打算以哪家单位为主体?”冷不丁地,李强冒出来这么一句。

陈太忠侧头看他,愣了好一阵之后,才微微一笑,“区政府的三产,那是区政府家属院自备电厂……”

(更新到,第二天就掉到第十九名了,这才是起跑线啊,疯狂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