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0 -3381会场明星

官仙 3380 3381会场明星(求月票)

3380章会场明星(上)

电力缺口……有比这更可笑的借口吗?张舸听得心里暗哼。

两千年初,电力缺口已经在不少省份出现,成为了影响经济发展的瓶颈,而且由于五年前大批在建电厂项目下马,可以预见,全国性的电荒即将到来。

搁给别人或者不清楚这个,但是张处长就职于广北电解铝厂这种用电大户,哪里会不知道这些?所以他就觉得,陈区长这个回答非常没有诚意。

全国都缺电,也没见地电就邀请了别的缺电地区,可偏偏邀请了你这个区长,要说里面没有点原因,谁信啊?

不过张处长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有点交浅言深了,而那年轻人的气场,也有点过于强大,说不得笑着岔开了话题。

陈区长也有心从张处长嘴里了解点情况,两人又聊了一阵之后,陈太忠这才知道,由于眼下电力严重供不应求,国家允许地方上自己投资电厂,但是电厂的投资太大,地方上不愿意搞这个——我搞起来你收走了怎么办?

就算不收走也是麻烦,我发了电总得卖出去吧?没电网我卖到哪儿去?

没错,可以卖到国家电网,但是这时候厂网分离尚未执行,电业局要买电,肯定优先考虑自家的企业,目前电力紧缺,购买地方的电没问题,但是将来电力供应富裕了,那麻烦就又来了。

所以恒北地方电力公司组建,不但接收了几家效益不太好的电厂,也接收了部分电网——做为交换,他们还从电业局接收了部分冗员。

现在的地电,还是个相对弱小的单位,但是省里是高度重视,像地电的老总康晓安,原是省政府办公厅办公室副主任,外放到这里——行政的副厅外放到企业的正厅,这企业得多么地牛逼?

但是康总非常摆得正身份,他表示说地电是省属企业,自己就是帮省政府把关的,行政上的事儿,要听魏省长和于省长的安排,业务上的事儿,要多请教电业局老大哥。

不过康总也不是尸位素餐啥事儿都不干,他对地方电力公司,也有一番设计。

就是说地电在大力建设电厂和电网的同时,也要注意新能源发电的研发,比如说太阳能发电、风能发电啥的——国电是老大哥,是国家支柱企业,咱地电能做的,就是为老大哥拾遗补缺,通过能源的多样化,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更完善。

“新能源发电,”陈太忠听到这里,微微地点点头,心里却是酸涩无比:尼玛,哥们儿的油页岩发电厂,终于还是被人盯上了啊——这肯定是新能源嘛。

不过令他最郁闷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消息,是从谁那里走漏的,知道陈某人要搞电厂的有一些人,但是知道这个电厂是用油页岩发电的,还真没几个人。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抱着这样的心态,陈区长沉沉睡去。

第二天,陈太忠起个大早,他实在不太习惯跟别的陌生男人共处一室,在院子里溜达两圈之后,眼瞅着六点半了,就来到了食堂。

花海宾馆的早餐相当丰富,虽然是自助的,却有七八十种菜式,光粥就有五种,这还不包括牛奶、果汁之类的饮品。

“这么多菜……吃得完吗?”陈区长一边舀菜,一边轻声嘀咕一句。

“今天地电有会,”旁边有人回答一句,他扭头看去,却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那厮很娴熟地挑拣着饭菜,夹到盘子里的全是牛筋、鸡胗之类的肉食,这种东西真不值几个钱,但是大家要搞清楚……这是早餐。

一边挑拣,年轻人一边发话,“开会嘛,只能剩下不能不够,地电的钱老多了……哥们儿你说对不对?”

“地电……也没有多少钱吧?”陈区长眉头微微一皱,他有心多打探一点,“听说就是样子货,省里没多少钱支援他们。”

“不要背后造谣好不好?”身后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两人扭头一看,却是一个身高一米八的黑脸壮汉,那壮汉怒视着他俩,“过了年,省政府给地电投资一百个亿,这还叫没钱……什么叫有钱?”

“刘总你好,”年轻人嘴角**一下,端着饭盘就溜了,陈太忠见状,也跟着这厮溜了,走到远处才发问,“这是谁啊?”

“地电的总工刘抗美,”年轻人恨恨地哼一声,转头跟他分道扬镳,“看你这嘴巴大得,算,我惹不起你,反正咱俩也不认识。”

“这居然会是总工?”陈太忠扭头看一眼那高大黑壮的男子,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这做派不管怎么看,也是保卫科长的架势。”

这就是早餐的插曲,早上九点整,座谈会在花海宾馆的多功能会议室准时举行,与会的近三百人,分为三个等级。

下等的就是在台下坐着旁听的,大约有接近两百人,座谈中遇到问题,他们可以举手提问,张舸就属于其中之一,他的脖子里挂了出入证。

陈太忠是第二等,他的座位上有名字标卡,胸前也别了胸卡,胸卡的档次,比出入证高,他可以围坐在会议桌之后的周遭。

最核心的,自然是会议桌上的二十个人,这些人里除了分管省长于进喜,还有省人大副主任、省政府秘书长、宣教部副部长、省电业局副局长以及几个发电企业的老总,还有就是工商联主席之类的,总之,这二十个人,真是个顶个的不含糊。

省科技厅的穆厅长,也是其中一员,由此可见,这个地电公司对高科技电厂的渴求。

于省长照例是先致辞的,表示省里很重视啥啥的,电力这个瓶颈,不但影响了工业的发展,还影响了商业的发展,更是影响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这个……真的很重要……

接下来,整整一上午,除了表示全国的电力都紧张,就是强调新能源的应用了,科技厅穆厅长表示,科技厅会拿出五百万来支持新能源的研发工作。

然后……就是午饭了,依旧很丰盛,甚至有比利时土豆条羊排和法国奶油焗蜗牛,虽然今天与会的外国人,只有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新加坡人。

不过陈太忠的心里,有一点点沉重,新能源发电,尼玛,副省长光膀子上阵,要抢哥们儿的新能源电厂?

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谁敢来摘这个桃子,哥们儿都直接打出去,事实上在这一刻,某人有点后悔参与这个座谈会了。

下午的时候,座谈会照开,不过于省长事情太多,离开了,紧接着电业局副局长也走了——大家上午来是为了捧场,到了这个时候,心思就算尽到了。

他们走了,会还是要开的,事实上,对与会者来说,下面才是正经事,地电宣布考虑斥资八十亿,在朝田旁边的海洲市建一个一百八十万千瓦的电厂。

当然,这只是计划,成不成的是另说了,但是地电有这个魄力,就证明省政府真的是很想支持这个公司。

那大家自然是要说好啊好啊,陈太忠听了一阵之后,也听明白了,这是两台三十万两台六十万的机组,这个投资真的不算小,但是麻烦问一句——这是火电吧?

这当然是火电,而且到目前为止,恒北还没有六十万千瓦的火电机组,那也就是说,地电想上的机组,在省内算是超大的。

这个味道……不好形容,但是陈区长感觉,好像这跟新能源没太大的关系,火电可是主流项目,地电想上这个,怕是早晚要跟省电业局碰一下的。

但是这跟哥们儿无关,陈太忠乐见这种现象,你们碰得越狠,留给北崇的机会就越多,明天的会,我还是会参加,但是……闷声发大财就行了。

接下来说的,就偏重于输送和电网方面了,地电也不是傻瓜,发得了电不算好汉,卖得出去才行,而同时地电重点拓展的某些项目,自己的电力供不上去,还得跟国电协商买一些电——没错,地电有网没电,那就得跟国电买电过来,这才是两者需要重点协商的。

有网没电真的是个别现象,现在全中国都缺电,有电就不愁卖出去,但是……有电卖不出去的例子,并不少见……

说白了,这个会主要还是展现两家合作,把事情办好,地电甘当小弟和衬托,就是为国电拾遗补缺了。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下午四点半的时候,进入了自由讨论时间,大家都可以各抒己见——座谈会嘛,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陈太忠不打算讨论什么,哥们儿闷声发财就行了,他真的不知道这场讨论意味着什么——中午的功夫茶冲得太差,晚上得换一家。

但是他越想躲,还就越是躲不过,眼瞅着临到六点了,主持会议的地电老总康晓安发话了,“其实在地方电力开发上,有很多地方上的同志们,走到我们前面了……大家掌声鼓励,有请阳州市北崇区的陈大忠……陈太忠区长,他做到了我们不能做的。”

“啊?”陈太忠听到这话,登时就是一脸的惊讶,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四下看一看,然后才茫然地发问,“康总您这……不是搞错了?”

3381章会场明星(下)

看到旁听席上站起一个年轻人,又看到他茫然的样子,大家也都觉得有点怪异,会不会真的是搞错了什么?

更有人暗自嘀咕,“这家伙才多大,就已经是区长了?就算副区长……那也是副处啊。”

“呵呵,”就在此时,有人轻笑一声,大家一看正是康晓安,康总似乎已经料定此人会如此说,他一抬手,微笑着示意,“请陈区长坐上来说吧。”

会议桌有空着的位子,前面还有麦克风,就是供人发言的,陈太忠本不想坐上来,但是转念一想,这康晓安虽然是地电的老总,却是从省政府办公厅出来的。

既然不是那种从企业里成长起来的干部,那么康总说的话必然有其原因,眼见对方波澜不惊的样子,年轻的区长略略犹豫一下,就走到会议桌边坐下。

“阳州的电荒已经持续了多年,”康晓安看着他坐下,微笑着发话,“陈区长打算自己建电厂的计划,地方电力公司愿意支持。”

陈区长很不忿这货居然叫错自己的名字,又不忿被人逼上了会议桌,更不忿对方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态度。

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表示支持了,他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于是干咳一声,“我们只是打算建个小电厂,区委区政府家属院自备电厂……停电停得太厉害。”

听到这里,康晓安的嘴角禁不住**一下,“那现在请陈区长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电厂的规划和规模,资金情况和人员配置等。”

“电厂不大,两台五万千瓦的机组……其实一台就够用,另一台是备用,”陈区长开始介绍北崇的规划,“经过周密的计算……”

“请稍等,”长得像保卫科长的总工程师举手,在获得康总点头之后,他发问,“请问陈区长,北崇筹建的应该是火电吧?”

“是火电,我知道机组规模不够,”陈区长点点头,他知道刘总工程师问的是什么,“但我这是自备电厂,自己筹资自己建设……应该没问题吧?”

刘抗美还待发言,感觉到康总淡淡地看自己一眼,终于只是轻声嘀咕一句,“五万的机组……北崇整个区都够用了吧?”

我说,哥们儿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地电可能没钱,你没必要这么针对我吧?陈太忠真是有点恼火了,“我们区政府服务公司还打算自办几个工厂,刘总,你身为总工程师,要学会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这话的火药味儿,就太浓了一点,不过别人也能理解,人家辛辛苦苦自己上电厂,你嘴巴一张,说这不对那不对的,这是对待合作伙伴的态度吗?

“请继续,”康总好涵养,微笑着点点头。

“也没啥说的了,职工慢慢地培养,投资也会一步一步地到位,”陈太忠没兴趣多说了,但是有个问题他还是要说,“只是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里,我们阳州的电荒依旧会存在,很可能更甚,在这一点上,希望能得到地方电力公司的支持。”

“可能更甚”这四个字,真是道尽了太多的无奈。

“嗯,我们会大力支持,”康晓安点点头,他又看一看在座的诸位,“这就六点了……谁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问一个问题,”省工商联的主席发问了,“请问陈区长,这两台五万的机组,一共需要投资多少钱?”

“七、八个亿吧,”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在座的是一帮子专业人士,这话说出来,他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

然而,也许是他刚才的反击太狠了,居然没有人对这个数额发出质疑,工商联主席点点头,“那我知道了,谢谢。”

今天的会议结束,北崇区区长一跃成为了当日的明星,现在的恒北,市里敢惦记上电厂的都数不出来几个,更别说人家一个小小的县区,就敢惦记这么大的活儿。

而且这个投资的性质,也很有意思,区委区政府家属院自备电厂——那是扯淡的话,但是从这句话里可以推断出来,电厂的所有权是归区里的。

这就太让人惊讶了,要知道,某些地市敢惦记上电厂,也是要跟省里要钱要政策,到最后那电厂所有权绝对不会是市里的,最多不过是合资,市里主要享受的是建设和发展的联动效应——他们倒是想享受盈利呢,但是投资可不好找。

这北崇的区长倒是厉害,不但敢惦记这活儿,还能找到投资,大家都猜到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年轻的区长在一开始,并不想承认什么。

可是既然在会上说开了,就由不得他了,从会场离开之后,就有人凑过来东问西问,他们主要关心的是两点,一个是钱从哪儿来,另一个就是电厂设计和建设的渠道。

钱从哪儿来?融资呗,至于说电厂设计和建设的渠道,电科院和电建公司那么多,你们可以随便找啊。

陈太忠这回答,真的是没有多少诚意,不过别人也不着恼,继续笑嘻嘻地搭讪,想学习经验,脸皮太薄可不行——至不济也要先给对方留个良好的印象。

出会场的时候,他身边就已经跟了两人,待来到餐厅领取餐具,打上饭菜之后,就有四五个人围坐了过来。

这还怎么吃饭?陈太忠觉得自己有点扎眼了,然后他的手机响起,他干笑一声站起身来,“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这个时候,地电的赵主任一路问着找了过来,发现陈区长的座位之后,得知此人接电话去了,于是就站在那里等着,不成想等了足有十多分钟,也不见人影,禁不住悻悻地一跺脚,“哎呀,领导还要跟他一起坐一坐呢……看这事儿闹的。”

接下来他打陈区长的手机,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了,于是只能悻悻地回转。

陈太忠是嫌这些人太麻烦,人家缠着想知道诀窍,而他还不能太过无礼,这种场合无礼的话,会给很多人留下坏印象,索性找个借口开溜了。

等他再回来,就是夜里十点半了,手上还拎着一件啤酒,张舸见他回来了,就笑着打招呼,“好多人找你……你这是故意躲出去了吧?”

张处长倒不是很在意自备电厂的事儿,因为广北电解铝厂,就有自己的自备电厂,不过对陈区长这种猛人,他还是乐意交好的。

“哪儿啊,真的有事,”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摸出一罐啤酒来递给对方,自己也摸一罐出来,拽开拉环刚要灌,门铃就响起来了。

张舸主动跳起来去开门,结果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地电的老总康晓安,他一进来就笑着发话,“哎呀陈区长,你可算回来了,给你打了一晚上电话。”

“有省里领导招呼,不去不行啊,”陈区长略带一点赧然地回答,还不忘假巴意思地叹口气,“手机也不敢开,真是不好意思啊。”

“省里领导?”康晓安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发现他没有回答的意思,就微微一笑,“太忠区长,想找你协商点儿事,幸好你还没有休息。”

才回来你就进来,我可能睡得着吗?陈太忠心里无奈地叹口气,不过人家好歹是老总亲自上门相请,态度也很端正了,说不得他微笑着站起身,又拎起那一箱啤酒,“不敢当……去哪儿?领导请指示。”

“酒放下吧,不好看,”康总笑眯眯地一扬下巴,“我那儿有德国黑啤呢。”

两人去的是三楼的一个豪华套房,陈太忠进门之后才发现,除了赵主任和那高个女人,还有保卫科长刘总。

“太忠坐,”康晓安笑眯眯地把他让到一个单人沙发上,自己则隔着茶几坐到另一个单人沙发上,这就是很尊贵的待遇了——象征着两者身份基本对等。

接着他又招呼那女人将黑啤拿过来打开,两人举起酒瓶碰一下,康总只灌了一口,陈区长则是咕咚咕咚地灌了三分之一下肚,然后才长长地打个酒嗝,“嗯……不错。”

“喜欢喝还不好说?回头给你装几件,”康晓安笑眯眯地表态,然后才轻咳一声,“太忠区长,你这个建电厂的资金……到了多少?”

“一点儿都没到呢,不过想要的话,很快,”陈太忠笑着回答,心说你倒是不客气,不过既然指望将来的地方电力公司保电,他也不能什么都不说,“拿将来的电费做抵押,属于贷款性质的。”

“这样啊,”康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这七、八个亿,资金完全不是问题?”

“应该说问题不会很大,”陈太忠也不说死,他没办法说死,所以只能笑着表示,“如果康总能再给拨点款的话,那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拨款?”康晓安瞥他一眼,又主动拿起黑啤来灌两口,这才长叹一声,“我地电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你这大富翁跟我要拨款?”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