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2 -3383谈合作

3382 3383谈合作(求月票)

3382章谈合作(上)

“你这是怎么说的?”陈太忠一听这话,登时就不干了一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你堂堂的地方电力公司,也看上我这点小钱了?还让不让穷人过年了?

不过对上地电,他倒不是太担心,两家没有统属关系,只能合作,就算康晓安想动用省政冇府的关系,也得考虑另一个问题

够得着够不着?

所以陈区长冲着斜对面的刘总一努嘴,毫不客气地发话打脸,“今天早餐的时候。刘总还说我信口雌黄,说年后省政冇府要下拨一百亿给地电公司。”

“那不是老刘不认识你吗?”康总干笑一声,“对外,我们肯定不能说没钱……而且新公司组建,要花钱的地方太多,别说没有一百个亿,就算真有一百个亿,也不够花。”

“花和花是不一样的,”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回答,他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地电公司就是个空壳子,除了电业局划拨过来的一些东西,恐怕是要啥没啥,最多就是不缺工作人员一电业局那边划拨过来不少冗员。

看明白了这一点,他不怕明确表示,自己要把口袋捂得紧点,“我们去市里办事,一车人都是在车上休息,连房间都不舍得订。”

“你手里有钱,那当然要省着花,我没钱,所以才大手大脚,”康晓安理直气壮地回答,“而且我有执照能建电厂能卖电,不愁找不到人合作。”

“康总说得对,”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这时候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康晓安真的是赤手空拳打天下来的的资金什么的,纯粹是骗人的。

不但资金雄hòu是骗人的这个新能源十有也是骗人的,目的是降低电业局的戒备心,等到默默发展一阵之后,才猛地露出牙齿一一这时候就要吃人了。

这种做事方法,倒是符合康晓安出身之处的风格,省政冇府的人多半都讲谋定而后动。

“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动你电厂的钱,我康晓安就讲合作,讲双赢,”康总听出了他的意恩,于是很坦率地发话一这省政冇府这么多年,他已经不太习惯这样说话了,不过他心里更清楚的是,对陈太忠这种关系、这种性格的人就必须这么说话。

陈区长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丝一一动我的钱,有种你动一下试试?

这个表情的动作幅度很小,但是康总还是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到了不过,他就只当没看到了,“我只是希望太忠区长你方便的时候,帮我引荐些大资金。”

“这个……我尽力而为,”陈太忠点点头,这是标准的废话,进可攻退可守。

“只要你电厂一动工北崇的用电就交给我了,”康晓安知道,自己必须做出一些表态了,“就算恒北给不了你电我找地北找海角协调。”

那俩省我也不比你陌生,陈太忠很想这么冇说一句不过这个时候不好这么说,所以他点点头,“我找的很多都是外资,这个……能源安全的问题,你要考虑一下。”

“能源安命……”康总沉着脸缓缓点头,一副煞是震撼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却冷哼一声,要是出不了成绩,我位子都坐不稳,还说什么的能源安全?

康晓安的真冇实想法是,不管是不是外资,我先接洽了再说,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当然是会多为国家考虑,条件比较苛刻的,那我就上报领导。

届时能源安全的问题,就是领导要考虑的了,领导说签我就签,领导若是不同意,那我也算尽力去联系了一起码工作态度很端正。

康总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不能这么说,要不然就显得自己太没水平了,尤其是,陈太忠在引资的时候,还要强调国家安全,那也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牛逼。

这是经济挂帅的年代,有人愿意投资个三五亿进来,别说区长了,就是市长也得弓着腰赔着笑脸,国家安全,那算什么东西?

但是偏偏地,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指出来了,而且还是很随意地指出来,说明人家不是有意刁难,是心里就有这么个意识。

更令人郁闷的是,这个强调能源安全的家伙,虽然感觉有点恩维僵化,但事实上人家在经济上的业绩,只比别人强不比任何人差。

这些方方面面想清楚了之后,就算康晓安再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姓陈的能闯下偌大名头,能有如此的冲天傲气,那是真的有两把刷子,有足够的底气。

不过他找陈太忠来谈事,是要捋清一些东西,并没有绝对要完成的既定目标,化不到缘、一时引荐不到资金,那并不会影响到他的心态。

“这个能源安全的提示,很及时啊,”康总笑着点点头,“类似意见和建议,太忠你要经常提醒我……毕竟我是坐机关的,不如你的基层工作经验丰富。”

“我就是这么一说,”陈太忠千笑一声,见对方从善如流很给面子,他心里也确实高兴,就多说一句,“其实我本来没这么敏感,只是在海外工作的时候,在外国人面前吃过这样的亏,你跟他谈国家利益,他跟你谈资本无国界你跟他谈互利互惠,他跟你谈国家安全。”

“陈区长还在海外工作过?”康晓安讶然地发问,看起来非常吃惊的样子。

你不可能不知道吧?陈太忠对这个表情无动于衷,不过既然人家这么给面子,他就简单地答一句,“当时凤凰市搞了一个驻欧洲办事处,我是办事处负责人。”

“陈区长的任职经历很丰富令人羡慕,”康晓安笑眯眯地点点头,“那就托你费心了,我今天主要想问的如…这个电厂我们能注资吗?”

“注资…川,”陈太忠沉吟了起来,他非常明白注资这个关键词的所指,本来他最期待的关键词是“拨款。”好吧拨款是有点异想天开了,但是“借贷”这个关键,并不过分吧?

可是注资,就不是他愿意接受的了,他一边沉吟着,一边扫一眼其他三人。

“都是地电的骨干”康晓安别的可能不怎么样,可是省政冇府出来的,观察能力不用怀疑,于是他直接表示,“咱们谈的都是公事,大家听一听,也能集恩广益拾遗补缺。”

“那私事就只能回头谈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回一句,看起来是开玩笑的意恩却又似乎不尽然,“这个注资,我们原则上欢迎但是我们要控股,这是底线……其实我有一点不明白,咱地电不是没钱吗?”

“地电再没钱几个亿的投资还是扔得起的,”康晓安傲然回答。

尼玛你这虚虚实实的,谈起来很费劲儿啊,陈太忠这算领教了跟大国企谈半的艰难之处,有钱没钱的由着对方说呢就算他知道些许内情都不顶用,省政冇府可以临时拨款。

不过还好,目前是地电有求于北崇,他掌握主动于是他微微一笑,并不答话。

“事实上我们希望控股,”康总见他笑得踪跷,就正式表态。

“那也可以,你们独资都没有问题,”陈太忠点点头,对他而言,电厂虽然能产生足够的利益,但是他更需要的是电厂发出的电,那是工业和民生的基础。

而且,他并不相信,对方能筹措出这么冇一笔钱来,五万的机组怎么看都是落后的选择,有这一笔投资,不如再添一点,上个更大的机组了。

“我是说……地电的前期投资,可能不会很多,”康晓安被jī得有点受不了,然而困境就在那里摆着,受不了也得受,他先干咳一声,然后才讪讪地发问,“这个”…北崇能帮着先垫付一下吗?地电付利息。”

陈太忠听到这话,盯着他看半天,才叹口气摇摇头,“康总,你这么搞不合适,北崇本来就有能力自己控股的,我答应你倒好说,但去…,…别人在背后会怎么说我?”

“地电会保障北崇的用电,这个理由也可以吧?”康晓安沉吟一阵,终于沉声发话,“你的投资我给你利息嘛,高一点都可以,我这人从不食言。”

“其实我一点都不怕你食言,”陈区长微微一笑,电厂在北崇的地盘上,尼玛,我倒是欢迎你食言了,“但是你要没钱,电厂建设不能交到你手里。”

康晓安也听出对方的有恃无恐了,不过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电厂这种类似于空投的企业,在建设之初就必然要考虑地方上的反应一一电厂用的电可以自己发,吃水可以自己打井,但是你总要出行吧?总要采购生活用品吧?孩子总要上学吧,跟家人朋友总要保持语音或者信件方面的沟通吧?

但是说起电厂建设,有些不宜说的话,他就不得不说出口了,“我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电厂建设还是交给我们来做比较好一点,我们做熟了的川,…可以减免部分费用。”

“这个不可能,你控股都不可能,”陈太忠断然摇头拒绝,“我借款的渠道,就是发电及配套设备供应商,相关设备要采购他们的。

“但是就算采购,也没这个价钱,”康晓安不是个喜欢表露情绪的人,有些话他也不合适说,但是这一刻,他真的按捺不住了,“两台五万千瓦的机组要七、八个亿,陈区长,走遍中冇国也没有这个价得…川,请你相信我,一旦有人要审计,这个价钱就太糟糕了。”

“审计啊,这个一会儿再说,”陈太忠点点头,他能感觉到,对方似乎是真的想为自己好,但是这话也有威胁的昧道,他有点不喜欢,“直接说吧,康总你找我谈话的目的何在?”

“七八个亿,是你找到的投资,我只有佩服的份儿”话说到这个时候,也该图穷匕见了,康晓安也掀开了自己的底牌,“我地电再给你投资一个亿,股份的话……,按出资比例算,但是这电厂的建设,要听我们的。”

“凭啥呢?”陈太忠冷哼一声听到这里,他自以为已经想明白了对方的恩路,按这个逻辑,电厂建好之后,以地电的股份,不会有太多的盈利但是关键在于,人家要承建这个电厂,这里面的利润也少不了。

都说金桥银路草建筑,但是相较而言,建电厂那里面的利润也是极高,而且由于技术含量高,草台班子就不敢打这个主意,七、八个亿的电厂,有多少盈利空间那真的没法说。

所以陈区长断断不会让出这一块哥们儿找钱容易,可也不是这么糟蹋的。

“就凭我给你加一个亿,能把你的两台机组都换成十万的,”康晓安微微一笑,那是一切尽在掌握的雍容“可能还差一两个亿,回头慢慢补。”

“翻一倍啊,这确实是好事儿,”陈太忠缓缓点头,嘴角却是泛起一丝冷笑来他拿起啤酒猛猛地灌两口,接着又打一个长长的酒嗝。

其他四个人目睹这情况,都觉得年轻的区长理屈词穷了,所以要借喝酒做为缓冲寻恩对策或者借此下台阶,却是没想到年轻人放下酒瓶之后,醉醺醺地问一句,“你就觉得我五万的机组很落后,你知道我是什么机组吗?”

尼妈”…你能是核电站不成?康晓安也抬手慢慢地灌啤酒,脑子里却是不停地转悠,他能是什么机的……火电的,能是什么机组?

灌了半天啤酒,他还是想不出对方能是什么值得骄傲的机组,于是放下啤酒,很谦逊地发问,“这我还真不清…陈区长你打算上的,是什么机组?”

“煤歼石,五万的煤歼石机组,”陈太忠傲然回答,“燃冇烧值、灰分什么的,我都不说了,每年我能给阳州处理多少吨污水?”

“是歼石电厂?”这一刻,康晓安登时打个jī灵,他虽然是省政冇府的人,但是既然接了这一摊,对这一摊确实细细了解过,煤歼石电厂他也略知一二,虽然那也是火电,但是在火电里,属于……用个比较时髦的话来说,那是非主流电厂。

这种非主流电厂,讲求的是综合效益,一个是新能源,还有一个就是,发电成本可以适当忽略一一煤歼石堆积,对环境有影响,而城市的污水,确实能通过这个来处理。

说白了,这种发电厂,基本上可以不计成本一他们的发电成本,比普通的火电都可以高出不少,因为有个环保效应在里面,这个东西,衡量起来有难度。

所以说这种电厂,是国家大力支持的,赔钱都在所不惜,这里面有个综合考量的问题当然,真要赔钱的话,省去几个环保环节,也就不赔钱了。

这些因果想罢,康晓安就要面对另一个现状了:这个发电设备“…是要定制的。

没错,普通的电厂上火电,设备买来直接就用了,燃冇烧值灰分什么的,差不了多少,电厂烧的都是动力煤,讲求个燃冇烧值的。

但是煤歼石电厂,求的可不是这些,康晓安现在脑子里想的是:是不是流化床锅炉啊?

“没错,是新能源,”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别人魂不守舍的样子了,“翻倍,那就是两台十万的煤歼石机纵,…康总,你确定能拿得下来?”

“十万的煤歼石,咱国家的技术还不是很成熟,”康晓安是真下了功夫的,闻言登时就摇头,不过他也不会自承其短,“上是没问题,但是时间需要考虑。”

“那肯定嘛,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接着就又发问了,“可是你既然不确定时间和技术,为啥一定要阻碍我呢?”

“因为就算歼石机组,你这个造价也有点偏高,”既然话说到这个地步,康晓安也就不再遮着掩着,“哪怕两台十万的歼石机组,也就是十个亿出头……我把很多冗余都算上了,要不,咱们细细地算一下?”

“你也不用算了七、八个亿是我卖电厂的费用,”当陈太忠发现,这省政冇府出来的人,也不得不直截了当地说话的时候,他就不藏着掖着了,“要是审计的话,我还有电网建设。”

“电网……”康晓安古怪地看他一眼眼中是按捺不住的惊讶,“没想到这一块你也要上,你要是这么说的话,费用倒是正常。”

接着,他就陷入了沉恩里,康总是前两天才听说北崇有自己建电厂的计划,而且折腾此事的区长能量很大,于是他想也不想,就授权赵主任邀请对方参加会议。

地电草创伊始,需要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也需要各种各样的成绩,在康晓安看来,这北崇的电厂是个很好的选择,如果地电能参股等发电之后,用所收电费收购电厂的所有权,那么公司就相当于借鸡生蛋干脆利落地起了一个电厂。

至于说北崇不愿意被收购,那就涉及到别的问题了你北崇区没有发电和经营电网的权力,惹得火了我直接让省政冇府出面,给你少少的补偿,把资产划拨过来。

这种电厂跟小水电并不相同,小水电往往是村里或者乡里自己搞的,更有私人承包的他们辐射的区域很小,位置一般也相对险峻,对电力大网来说不无补充,所以一般情况下电业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发展到建福公司那个程度,电业局才会强力关注。

但是北崇区区里建电厂那是政冇府资产,扣你一顶没手续的帽子,说拿就拿过来了一一所以康晓安一度认为,自己这个借鸡生蛋的计划,对北崇也算客气,大不了到时候利息算得高一点,跟我们地电合作,我不让你吃亏。

然而,在会议上他听说,北崇要建的是区委区政冇府自备电厂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借鸡生蛋的计划不太可行了一人家都已经算到了,名义是区里的自备电厂,并且为区里的几个工厂发电,省政冇府市政冇府想划走,也得考虑下面同志们的情绪。

不过,不能借鸡生蛋,不代表不能合作,事实上,因为“自备电厂”四个字,他对陈区长能力的评价,又调高了一点人家不但胆子大,敢搞电厂,而且还心细,提前预料到了麻烦,所以这张牌看起来虽然不伦不类,但真正地实用。

一个升得极快的年轻干部,胆大妄为倒不算稀罕,但是莽撞之余,人家还没有得意忘形,知道预防危险,这就太难得了。

正是因为能力值调高了,康总对陈区长的期望值也调高了,这大晚上十点半,听到陈太忠回来之后,他马上上门相邀。

不过现在,听说对方连电网建设都想到了,康晓安简直都无语了一一合作伙伴太能干,真不是特别值得庆幸的事儿。

他沉吟了好一阵,才心一横,“那这样吧,这个电网建设,能交给我们干吗?”

“这个没有问题,”陈太忠点点头,然后又笑着补充一句,“不过这个电网,将来是要卖给你们的,想怎么开口,你随便。”

“电网肯定是要卖给我们的,你区政冇府没有经营权力,”康晓安笑着回答,这就是在表示“这项合作不成问题”的同时,暗暗地点对方一下

你有些操作是违规的。

对这个昧道,陈太忠才不会在乎,他要想规避风险,有太多手段了,所以没必要计较,事实上他是真想把电网卖出去。

电网的所有权留在区里,是有一定的好处,起码地电公司收购和卖出的差价,这一部分利润,是留在区里了。

但是如此一来,区里想要明白划分区属企业的产权、成本和收益,就不太容易了,各种往来清理不顺畅的话,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一团糟的烂帐北崇又不想独立,搞那么小而全干什么?

而且电网运营这一块,也不好管理,人员配得多了不合适,少了又怕有意外出现,倒不如直接甩给地电,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去做吧。

这也是对合作伙伴的回报,地电帮着协调这两年的电,又有电网运营的执照扛着,北崇面临的风险也会小很多。

(停电,更得晚了,抱歉,同时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