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4 -3385权力魔力

3384 3385权力魔力(求月票)

3384章权力魔力(上)

见陈太忠脸上没有明显的反应,康晓安就知道自己这一点,怕是没有起到效果,不过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一陈某人敢惦记电网,那就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既然这话没用,他也就不再说了,转而谈起了电厂,“电网达成共识了,下面咱们谈一谈你的自备电厂吧,你本来的预算是多少钱?”

“征地什么的都算上,应该是四点一个亿左右,”陈太忠这时候实话实说了,“考虑到工程中会有意外影响,决算可能超出预算,但是我会控制在百分之十内”…这是红线。”

“那就是四点五个亿,先按四点一个亿算吧,”康晓安点点头,这个预算符合他的认知,“我们公司打算注资一个亿,等发电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按成本价把厂子收购了?”

“这个绝对不可能,”陈太忠断然摇头,“如果我八点二个亿卖给你,那就是成本翻翻,你的一个亿的注资,可以折算为两个亿。

接着,他就自顾自地说下去,“然后你花六点二个亿购买电厂,我收回成本三点一个亿,剩下三点一个亿,按你占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算……其实你都不到百分之二十五,你可以得利七干五百万,那就是说,其实你花五亿四千五百万,就可以得到这个现成的电厂。”

“我这个计算方式对你还是很公平的,”陈区长强调一遍,“现金支付我可以打八折,电费支付的话,按贷款利息计算。”

“就算全部现金,那我也是相当于前后花了五个多亿建这个电厂,你花三个亿转手就赚一个多亿,”康晓安不能承受这种计算方式,“借用你一句话,“”知道的是咱们合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跟公司职员交待?”

“我三个亿捂两年去哪儿还再赚不了一个亿?”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而且你要想一想,这本来能解决我本地的一些就业。”

“太亏了,我们不可能接受,”康晓安摇摇头,“而且陈区长,这个电厂你坚持要亲自筹建,中间也能,川…解决一些就业。”

解决就业那是其次,关键是中间还会有利润产生不过康总说话讲究,点到为止你自己建电厂,不让我们插手最后高价卖给我们,合适不?

“那这样,还是我们控股好了”陈太忠脑子里面的点子真的不少,随口又是一个建议,“等电厂建成,按成本价购买,你可以增持到百分之四十儿…,“我这是很有诚意的。”

事实上他也不是很舍得把电厂卖出去,电厂那是摇钱树,北崇落后成这样,谁还会嫌钱多?只不过让地电盯上了为了获得电力保障,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现在这个建议才是他真正想提议的,北崇控股又引入地电的股份,将来电厂细水长流,也有收冇入不是?

“这个嘛……”康晓安沉吟了起来,这个建议确实是对双方最有利的,他一前一后花两个亿出头,电厂的一半到手了,北崇虽然垫资了,但是名正言顺了。

他要是再提要求,没准陈区长又琢磨着一切自行搞定了,康总算计了好一阵,才叹口气,“既然是百分之四十九,那电厂建设过程中,我们要派员监督。”

“你们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陈太忠回答得才叫快,他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不过你放心,合理的建议,我是会采纳的。”

“陈区长,你这谈半水平,还真叫个高,”康晓安苦笑一声,当然,这可能只是他做出来的样子,“好东西净往你那儿划拉。”

你也不是一无所获吧?陈太忠听得有点无奈,要不是为了这两三年的电力保障,你以为我会让那么一大部分利出去?

不过现在说这话,也没什么意恩,于是他干笑一声,“将来你们地电还会在北崇建网的,有这份合作关系,也便于协调。”

这个倒是,康晓安认可这个道理,想建电网,必须要得到地方上的大力支持,否则很容易被动,于是他不再考虑这个话题,而是问起了另一个问题,“电厂的煤歼石、煤炭……如何组织货源,考虑过吗?”

这个问题也很重要,北崇不产重油也就算了,全国产油的地方没几家,但是没有稳定、便捷的生产原料,也是大冇麻烦。

陈太忠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拿起啤酒来轻啜,喝一口,看一看对面的三人,又喝一口,再看一看那三人,正经是身边的康总,被他忽视了。

康晓安明白这个意恩,心里也是有点腻歪,我都说了,这三个人都是信得过的,你现在又来这一套,有意恩没有?

他又等一等,发现对方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恩,这才下巴微微一扬,那三位早就被看得不自在了,见领导示意,马上站起身离开。

直到赵主任将门关上,年轻的区长才沉声发话,“煤歼石,北崇就有,多到用不完。”

“神马?”康晓安听得眼睛瞪得老大,他发誓,就算陈太忠告诉自己,北崇新发现一座大型煤矿,也不会比这个消息更令他吃惊了一合着北崇没有煤,却盛产各种煤歼石?

“北崇的叫油页岩,含油量应该比普通的煤歼石还高,”陈区长能理解对方的吃惊,所以他很认真地解释。

“含油量?”康晓安咀嚼一下这个词,没办法,底蕴差就差在这里了,他虽然已经是很努力地在了解电力系统这一套了,但去……还真的不够。

他不明白陈太忠就只能略略地解释一下,康总一边听一边点头,连一句话都不插,直到最后,陈区长不再解释,他等了好半天之后,嘴里才轻声嘀咕一句“照你这么说,这个油页岩……,恐怕不止北崇有吧?”

“嗯,不止北崇有,”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伸手去拿啤酒,嘴里不紧不慢地说着“你想找别家合作也行,咱们又没签合同,无所谓毁约不毁约的。

唐晓安消化了这个消息之后,就隐约猜到了,陈太忠为什么一定要把那三个人撵出去,十有啊,这个石头不是北崇独家有,所以他下意识地问一句,一是证实自己的猜测二来,自然也不无讨价还价的意恩。

但是他真没想到,姓陈的不但不在乎反倒是摆明态度,不怕你跟别家合作陈区长真不在乎?不在乎才怪,他的三个同事可是都被撵出去了。

然而话又说回来,陈区长有权力不在乎,人家自筹资金,建区里的自备电厂,从原料到供电这些环节都想到了,地电就算换一家合作伙伴,能得到更好的条件,但他们阻挡不了北崇电厂的建设一姓陈的如此小心只是不喜欢不必要的麻烦,康总很明白这个心态。

而且别家就算条件更好,但起…,…他们有钱吗?指望地电出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一地电还不知道想打劫谁呢,哪里有这种支出?

这些念头说起来话长,其实就是短短的一瞬,康晓安就反应过来自己该做什么样的取舍,他干笑一声,“我就这么一问,合作肯定还是咱两家,跟别家合作,我还是得为北崇的电力保驾护鬼……一件事情办成两件,我这不是犯傻吗冇?”

要不说这厅级干部里,鲜有脑瓜不够用的,康总一开始对陈区长的重视不够,出现了一些错误认识,但是只冲某人在会场的表现,再加上晚上这一席话,他很快就做出了半断。

以陈太忠的性子,肯这样跟我合作,未必是怕了我,十有是担心这两年的电力供应一这个半断无限接近于真相。

“是啊,”陈区长笑眯眯地点头,并不怕确认自己的担心,“觉得我这儿条件不好,地电可以换合作伙伴,我真不会在意,因为我提供不出更好的条件了……但是电力供应,康总你可是做了保证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康总抬手笑着指一指他,对话里若有若无的威胁直接无视,“其实说良心话,我觉得没有哪里比北崇更值得做我们地电的合作伙伴了。”

这奉承话,陈太忠也没太当真,省政冇府里出来的人,哄死人不偿命,他只是干笑一声,“那下下一周川,…把这个意向签一下?”

“下周就可以,”康晓安急于出成绩的心恩,一点都不比陈太忠差,而且他并不介意表示出来,“今天周五,开完会之后,下周大家多接触一下,基本就可以签定意向了。”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不但官是新的,连衙门都是新组建的,而他是省政冇府中枢出来的人,不需要考虑新衙门里的反对声。

他需要放的三把火,除了业绩还是业绩,眼下的地电公司,基本上就是一张白纸,他最紧要的任务,就是在白纸上描绘出美妙的蓝图。3385章权力魔力(下)

“下周我的投资商还过不来呢,”陈太忠干笑一声,“还是下下周吧。”

这家伙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吧?这一刻,轮到康晓安患得患失了,这是部分电网和半个电厂的买卖啊,他微微一笑,“这不要紧吧?你的朋友那么多,就算这个投资黄了,再找点投资,对你来说轻而易来……反正这个电厂你是一定要干的。”

“黄不黄的倒不要紧,关键是我融资要先签协议,”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先跟他们签了,再跟地电签,这算程序正确,咱俩先签,有空手套白狼的嫌疑,是拿着批文骗钱的感觉,容易被人歪嘴。”

“这个话说得一点都没错,是我忽略了,”康晓安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不过这次感觉不像是装的,因为他马上提起了另一个问题“电厂的设计方案,应该出来了吧……”

他俩谈得兴起,走廊里坐着的那三位不淡定了,尤其是赵主任,时不时就要探头看一下房门,尤其要命的是,他们坐着的地方正对着电梯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有些领导干部们的夜生活,还是比较丰富的,而来参会的人,对赵主任和高挑美女张主任,都不陌生。

所以大家就要凑上来打招呼、聊天什么的,然后多半要奇怪地问一句,“这么晚了,几位还不休息啊?”

终于,在接近十一点半的时候,陈太忠走了出来旁边是康晓安陪着。

康总陪陈区长,大家虽然意外却也不吃惊,刚才康老板就是亲自登门拜访的,但是两人一直手拉着手这让大家觉得不可恩议一一老板待人,啥时候这么热情了?

这还不算完,陈太忠表示自己懒得等电梯,直接上楼算了,反正三楼到六楼只有三层康晓安居然笑眯眯地表示,“那我送你上去。”

“康总你这么客气,我真的承受不起,”陈区长真不习惯被一个厅级干部这么热情地招待,尤其是康总的手比较凉不但湿漉漉的还带点黏性,感觉很不好。

要是在巴黎,你也这么握着我的手,那估计川,川,要收获不少鄙薄的目光了这一刻,他甚至想到了天涯省某个市长被人以反对同性恋的名义撵出了酒店。

那个市长的名字,他已经记不得了,只是隐约记得那人该姓张,而那段回忆,似乎也久远到不可考了,官场里这种上上下下和频繁换地图,真的能带给人太多沧海桑田的感觉。

不过,他对康晓安的握手,也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因为两个人今天谈得委实不错,是的,这是新的沧海桑田~他真的没想到,做为政冇府一把手,行事可以如此地便利。

陈区长做副职,做得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偶尔有一两个正职,也是那种野狐禅的单位,入不得人眼。

他在北崇区政冇府做了一把手,初开始,他依旧觉得是摘桃子的人太多,感觉跟做副职也差不了多少,但是今天跟地电的交涉,他才真正地体会到了一把手的滋昧。

没错,今天他又适当地让出了一部分,但是有些东西是不得不让的,需要强调的是,在退让的过程中,康晓安非常在意他的反应,这在往常的时候,是不可恩议的。

诚然,这个态度跟陈区长的强势不无关系,但是大家要看到,地电公司是正厅级单位,而康总更是曾经的省政冇府办公室副主任。

这样的公司、这样的人,能充分地尊重他的反应,而且陈区长也无需考虑太多因果,直接作出决定,这是为什么?因为他是区政冇府一把手。

区委能领导区政冇府,但那就是宏观指导,而市一级的领导想要过问此事,也不是很方便,这是差了一个大级别,能直接出面的,除了李强就是王宁沪,其他人,…真的不够看。

什么叫执政一方?这就是执政一方,北崇这一亩三分地儿,陈区长能扛得住隋书冇记,李强和王宁沪不吱声的话,他不怕任何作梗。

至于说区政冇府其他人的反应,他更不需要考虑,我是一把手,只要问心无愧地做事,你们的意见……,就保留吧。

所以今天晚上的谈半,虽然是给地电让出了一些利润,但是他不需要征得任何人同意,从大局上半断对己方有利,就直接拍板,这种感觉

真的让人飘飘欲仙。

人生……,真的不可一月无权。

陈某人拼死拼活,童子了七百多年这一世才**,勉强争个最强悍的罗天上仙的名头,遇事还要亲力亲为,但是学会借用体制的威力之后,他的三观大变。

眼下就是个明显的例子,升任一把手之后,遇到事情他都不用动手,嘴巳吧嗒两下就完事,哪怕事不谐,也根本不用他出面一能顶缸的选手一抓一大片。

回到房间之后,他发现张册还没睡,不过已经是哈欠连天了,陈太忠也无意跟这种小人物有太深的来往,洗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是周六但是地电的会还要开,张册起床之后,发现陈区长已经洗漱完毕,于是随口问一声,“你每天都起这么早?”

“吃了早饭我就走了,”陈太忠答他一句,“还要回区里办事呢年底了,比较忙。”

“今天的会你不参加了?”张柯听到这个回答,真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

“今天的会没啥内容,我就不耽误工夫了,”陈区长淡淡地回答,他这话不是虚言而是跟康晓安了解过的,康总倒是希望他能留下,帮着撑一撑场面。

但是同时,康总也表示,接下来确实没什么内容了,陈区长你要是真有事,那就忙你的去吧一咱们商量好的事情,要尽快展开。

吃过早饭之后,陈太忠驱车直奔北崇路上又接了几个电话,其中就得知,白凤鸣被涂阳人盛情留客了尤其是白区长去的时候,开的是陈主任往日在天南的奥迪车只冲着这辆车,那也不能过于怠慢。

等回到北崇就是下午三点了,陈区长此次办事极为顺利,想到建电厂的事情在地电的会议上都说了,很快就会传出去,于是给几个副区长打电话要他们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来区里开个碰头会。

不成想他放下电话没多久,谭胜利就出现了,合着谭区长就在区政冇府里办公呢接着就是葛宝玲,三人先就目前的工作交流了一下。

令陈太忠哭笑不得的是胳膊肘果然从来都是向里拐的,谭区长手握一干八百万的科技资金,先考虑在全区范围的中学内,上多媒体教室。

葛宝玲当即表示反对,异端虽然以敢说话闻名,但是别人批评异端也没有压力,葛区长认为,多媒体教室这一块,省里和市里迟早是要搞的大不了等两年,把这么宝贵的资金用在这个上面,不合适。

但是孩子的教育不能等不是?谭胜利据理力争,他表示说这钱也不多,只需要两百万就够了,太多乡镇中学的学生,还没摸过电脑呢。

你要是能跟上面协调下来一百万,那这个钱里,你可以用一百万,年轻的区长处理这些事情,真的快刀斩乱麻一一他不能让自己的副手们养成等靠要的习惯,得让他们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副区长就不能去市里要钱了吗?

正经是陈区长的决定,符合政冇府里办事的逻辑,一般来说政冇府想拨款扶持什么项目,总是要地方自筹一部分资金,你地方上重视了,我上面才可能重视。

各县区在同等情况下,地方上筹集的资金越多,市里也就越容易放行这个项目,所以他这么要求并没有错:想花钱,你自己得努力。

“这个我可以去努力,”谭区长点点头,“不过需要区长出面的时候,您得支持我。”

“该支持我肯定支持,但是我希望你能独立完成,”陈太忠话说到一半,徐瑞麟推门进来了,“咦,你俩来得这么早,我还以为我是最早来的。”

“徐区长你这光,…有什么喜事儿?”谭区长敏锐地发现了点什么。

“也没什么喜事儿,老婆昨天抱回来一对双胞胎,”徐区长眼角眉梢满是笑意,“花了一万块,挺漂亮的两个女娃娃。”

“确实是好事儿,”其他三个区长齐齐恭喜,不管跟徐瑞麟对付不对付,徐区长中年丧子的伤痛,别人都能理解,不过葛区长做为一个女性,还是关心了一下,“来路没问题吧?”

“没问题,超生的,还超生了一对,他们见过孩子父母亲,头一胎的大女儿也挺漂亮,”徐瑞麟心情高兴,而且,葛区长的问题虽然有点冒昧,他却正好能解释一下来历,也省得别人乱猜,“给他们点钱,也是怀胎的辛苦费,这不是买卖婴儿。”

也就是你老徐了,别人家中年丧子,根本不可能马上就能抱养到孩子,陈太忠心里居然又有感慨,而且这一抱就是俩,再有点什么意外也不怕……,

算了,这么想不hòu道,下一刻,陈区长轻咳一声,“今天请大家来,是要谈一下咱们自建电厂的问题,我去朝田开会,已经跟地方电力公司初步达成了共识…川,”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