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6 -3387招兵旗

第一卷 3386 3387招兵旗(求月票)

3386章招兵旗(上)

陈区长和白区长在琢磨建电厂,这件事在北崇都没多少人知道,虽然李强和王宁沪都知道了,地电的人也清楚,但是这个消息只是垂直地传递。

像谭胜利、葛宝玲这些人,也只是隐约听到有这么个传言,至于细节,真的没多少人知晓,眼下猛地听到区长如此宣布,这二位登时就呆在了那里。

徐瑞麟倒是知道得多点,而且他很清楚地电的底细,所以疑惑地问一句,“这个电厂……要跟地电合作了?”

“嗯,咱们需要地电顶在前面吸引火力,”陈区长点点头,“他们也需要咱地方上的配合,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他大致将双方的合作内容说一遍,并且表示说,这个电厂是未来两年建设的重中之重,希望大家能集思广益,抓好这个工作。

“这是必须的,”葛宝玲第一个表态,而且她的想法跟一般北崇人没有什么不同,“电厂可是摇钱树,哪怕别的都停下,也要优先上这个。”

“所以我打算设立一个电厂建设指挥部,下设筹建处,”陈太忠终于点明主题,“我任总指挥,你们三个和白凤鸣均为副总指挥,筹建处主任由白区长兼任……你们有更好的建议吗?”

老大都做出决定了,别人就算有更好的建议,也不敢再提了,而且在座的都是在官场里摸爬滚打了多年,自然听得出这个建议的味道。

以陈区长往常的习惯,他是舍得放权的,该谁分管的就直接扔给谁,哪怕凤凰科委赞助的两千万,他也是交给谭胜利去拿主意,虽然最后拍板权在他,但是他并不过问其中细节,也没有推荐很多项目——这对分管副区长来说,就是很尊重了。

那么按道理来说,这个电厂的建设,就应该白凤鸣一手抓起来,当然,大事上还是大区长一手拍板,这个毫无疑问。

可这个电厂,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陈区长跟其他副区长,一并组成个建设指挥部,白区长也仅仅是个副总指挥,而体现他主管此事的职务,仅仅是筹建处主任。

这个结构是很有点味道的,指挥部这一级,看起来设得有点多余,其实一点都不多余,四个副总指挥就是其中真谛,若没有这一级的话,白凤鸣是基建处主任,其他三个副区长只能是副主任——别开玩笑了,大家都是副区长,这里怎么好分正副?

而同时,白凤鸣并不是常务副总指挥,那就确定了四个副总指挥地位相同。

总之,陈区长提出这个结构,也是用心良苦,强调白区长分管的同时,也鼓励其他副区长的参与——至于白凤鸣理解不理解他的苦心,这一点并不重要,日久见人心嘛。

当然,若是白某人等不了那么久,那也无所谓了。

这个会开的时间不长,结束的时候也才五点来钟,陈区长也没有请大家吃晚饭的意思,“开了半天的车,我回去休息一会儿……周末了,大家也都休息吧。”

话是这么说,别人哪里静得下心来休息?北崇要建电厂了,这可是天大的消息,在老百姓心里,这个消息可能无关紧要,但是官场里的话,这个消息就太过震动了——这可是电厂啊,意味着超高的回报和翻天覆地的变化。

七点多钟的时候,陈太忠正在屋里看新闻播报,有人按门铃,他拿起对讲门铃一听,知道是政协副主席林桓,直接就打开了门,“我在二楼,就不下去迎接您了。”

林主席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一个人来,却是闪金镇的镇党委书记杜汉,走上楼来之后,看到桌面上摆着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林主席奇怪地咦一声,“小廖和小王……去哪儿了?”

“小廖的外甥过十二,他去市里了,”陈区长对廖大宝的请假,并不在意,事实上廖主任在请假的时候,都表示说我去不去无所谓,我那个姐夫挺市侩的,仗着他哥是花城市交通局副局长,时不时地就贬低一下我家。

也就是廖大宝当了区长秘书,他姐夫才跟他套起了近乎,其实对花城市交通局副局长的弟弟来说,区长的秘书真的也就是那么回事——大不了混个乡镇的党委书记。

但是……这个区长若是年轻到只有二十四岁还没过二十五岁的生日,那就太可怕了,所以小廖的姐夫盛情邀请他参加。

那你就去呗,陈区长自己就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主儿,自然也希望跟着自己的人风光,于是他表态说:替我也上一份礼,记得强调啊,是上给娘家人的。

小廖兴高采烈地去了,但是陈区长为手下撑腰之后,发现自己身边的使唤人少了,去朝田没人伺候也就算了,回北崇来……身边还是没人。

最悲催的,就是王媛媛下午也请假了,她的弟弟放寒假,明天就到家,她要回家收拾一下,虽然父母亡故了,但是家……要有个家的样子。

此刻林主席哪壶不开提哪壶,陈区长有点恼火,但是他还不能抱怨——身边要是再配个通讯员的话,那区政府还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冗员来,“王媛媛回家了。”

“那这就没人为您服务了,”杜书记冒昧地插一句嘴,又很不满意地看一眼四周,“区长,我得跟您提个意见……您个人的生活质量,太糟糕了,这是对北崇人民不负责任。”

“你少跟我扯那些,”陈太忠差一点被他逗乐了,“杜汉你有话就说,没话就坐着,我跟林主席说话,你啥插科打诨的。”

“闪金能给您安排服侍的人儿啊,”果不其然,这乡镇的干部,素质不是一般地低,杜书记大大咧咧地表示,“费用我们镇上出了。”

“闪金很有钱吗?”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

“我们没钱啊,这不是……跟您争取建电厂来了吗?”杜书记干笑一声,也是直来直去的风格,“听说这个电厂的选址……还没定下来?”

“你听谁说的?”陈区长慢慢地就沉下来了,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

“咳咳……就是传言,”杜汉干咳两声,陪着笑脸回答,这个底儿他哪里敢泄?

不过他这么急火火地赶来,确实是有原因的,区里要建油页岩电厂了,厂址还没选,他就认为闪金镇有资格赌一把。

闪金基本不出产油页岩,但是整个北崇,油页岩蕴藏量最丰富的就是临云乡,而从临云乡到区里,最便捷的的路线就是穿行闪金镇。

油页岩电厂建在临云乡的话,有点不太现实,不但道路不好走,离市区太远,关键是临云那里没水——没水你搞个毛的火电?

而闪金承接这个厂址,就没有什么压力了,离区里近不说,水也不缺,而且临云的石头运下来,不需要走多远,直接运到闪金镇就可以——这能省多少运费?

“咱**人,不信谣不传谣,”陈太忠沉声发话,“厂址定到哪里,那是组织决定的,杜书记你没必要考虑不相干的问题。”

“我只是觉得,电厂建在闪金比较合适,就贸然过来争取一下,”杜汉坦坦荡荡地笑一下,“多少加深一下领导的印象。”

“我以为你是带着林主席压我呢,”陈区长微微一笑,跟乡干部说话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得直来直去,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你要真这么想的话,下一步苎麻的开发,我可以考虑放到城关镇来……他们离区里更近。”

杜汉嘴角**一下,又干笑一声,却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开什么玩笑,苎麻就是闪金的,我要是连这一块都丢了,回去之后,老少乡亲还不得把我骂死?

“陈区长……我哪儿敢压你?”这个时候,林桓也发话了,“我这二线的老头子了,杜书记的话,我都不敢不听,哪还敢找区长的麻烦?”

“我还就最尊重老同志的建议,”陈区长干笑一声,“老同志的经验,是宝贵的财富啊……迟早有一天,我也要老去的。”

“你退出这个舞台,起码还要四十年,”林桓还真是倚老卖老,大喇喇地指点江山了,不过他对陈太忠的评价,还是相当高的,陈区长现年二十五岁,四十年之后退出舞台,那就是正省部级退休,“我今天和杜书记一起过来,但是我俩说的内容不一样。”

“林主席您讲,”陈太忠点点头,错非不得已,他不愿意得罪林桓这种口碑较好的老人,这也是他跟其他干部的本质区别,换个人来的话,通常不考虑这种口碑——你都二线了,就安安生生地养老吧,人亡政息四个字,不知道怎么写吗?

“我有个厂长的人选,希望区里能考虑一下,”林桓说话,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居然是要给区里推荐电厂厂长——还不是副的,“是明信电力分局副局长颜牧童,他曾经是河汇火电厂的副总工,专门负责运行的。”

3387章招兵旗(下)

恒北的电厂不多,河汇市一共两个电厂,这就算不少的了,不过河汇水电站很扯淡,就是四台六千千瓦的机组,河汇火电倒是不弱,总装机容量达到了四十万千瓦,虽然最近要拆掉两台十万机组,但是同时,要上两台三十万的,也就是八十万的电厂。

这些就扯得远了,反正河汇这样电厂的厂长,再往上走,最少也是河汇市电业局局长,甚至朝田电业局局长也不是不能想。

那么河汇电厂的总工,任个市电业局副局长,还是很轻松的,那么再顺着推下去——副总工任个县区的电业分局局长很正常。

当然,这都是推理,而这世道,很多时候是不讲道理的,河汇电厂的副总工去做个电业分局副局长,也不是很罕见,不过凭良心说——确实有些亏了。

陈太忠在意的,不是亏不亏什么的,他只是觉得这个推荐有点匪夷所思,“厂长……你居然跟我推荐个电厂副总工,上过运行就很了不起吗?”

其实陈区长是非常清楚电厂这一套的,负责运行的人,那真的是很厉害,但是然而可是,这个人可靠不可靠呢?“你说的这个人,应该是犯过错误吧?”

“是犯过点错误,要不然他一个电业分局副局长,咱北崇这一个自备电厂,也不好挖过来,”林桓笑着点点头,“不过他的错误不算严重,仅仅是男女作风问题。”

“管不住裤裆的……这个不好吧?”陈太忠沉吟一下,男人好点色不算什么,但是电厂是企业,企业的一把手可是比党委或者政府的一把手牛得多,容易出问题。

想到这里,陈区长侧头看一眼林桓,“他跟你什么关系?”

“只是同学,他比我小两岁,”林主席很直接地回答。

原来这个颜牧童在六年前,就有升总工的机会,不成想被人捅出跟电厂里某女有私情,颜总的妻子去厂里闹了好几回,要厂里给做主。

可是这个颜牧童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铁下心思要跟老婆离婚,结果他儿子拎着棍子到厂里找自家老爸的麻烦,总之折腾得是沸沸扬扬。

然后电厂出面协调,将颜总从河汇发配到阳州来,做个分局副局长,这是惩罚性质的,也是要将这一对私情男女分开。

颜局长还指望那女人能跟过来呢,结果人家嫌阳州艰苦,又没脸在厂里呆,就调到别处去了,而颜局长的家庭到现在也不和睦。

而且因为这档子事儿,他上进的路也阻了,眼下还有四年,他就该退休了,这日子……反正就是这么过吧。

林桓如此推荐自己的同学,不但是看着他可怜,同时也是在为北崇着想,“他对电厂技术很在行的,十万的机组也很熟,这种人不好找到。”

这就是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啊,陈太忠知道,接下来关于电厂的建设,要有各种业务找上门了,他点点头,“在职的挖起来挺难的,离退的……招一个总工来还是不难吧?”

“人才多,缺人才的地方更多,”林桓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咱北崇这条件,就算能高薪招到离退的,人家也不可能全职……颜牧童要是过来,自己有关系,也能帮厂里带出一部分技术人员,划得来的。”

这个理由,陈太忠还是认可的,他点点头,“这个事情,我还得跟白区长碰一下,你先跟你同学碰一下,就算咱想让他来……他还未必愿意来呢。”

“我打电话问他了,提前办个病退就完了,其实我这么撮合,也是发挥自己的余热,”林主席笑着回答,心说明信和北崇同时撤县改区,贫困程度也是半斤八两,来当个电厂一把手,不比一个闲置的副局长强?

倒是陈区长表示,要跟白凤鸣碰一下,这个表态让政协副主席有点吃惊,心说新区长这时候还能顾念分管区长的想法,倒也真的难得。

杜汉听得也有点吃惊,所以两人在离开的时候,他低声问一句,“区长,那这个电厂选址的事情,我是不是也得找白区长汇报一下?”

“这个恐怕意思不大,”陈太忠摇摇头,电厂的选址直接影响到了驻地的发展,这种事情,区政府一定要充分考虑,你光做好白凤鸣的工作没用。

事实上,别说区政府了,区党委都在关心这个电厂要建到哪里,第二天是周日,陈区长去徐区长家看望了那对小双胞胎,留下了两桶奶粉之后,才说要去三轮镇转一转,就接到了隋彪的电话。

“太忠区长,中午有安排没有,”隋书记在电话里很热情,“要是不忙的话,一起坐一坐吧?”

“班长有命令,忙也得不忙,”陈太忠干笑一声,“不一定非要坐一坐,您电话里直接指示,也没问题。”

“还是见面聊吧,中午干部培训中心,我等你,”隋书记定下了地方。

“那地方的菜我吃不惯,来北崇宾馆吧,”陈区长淡淡地回答——我嘴上叫你一声班长,你也别自我感觉太好了。

“嗯……那来我家吃好了,你想吃什么,我让嫂子给你做什么,”隋彪当然也不愿意去北崇宾馆,堂堂的区党委书记,总是去就区长,那成什么了?

隋书记家,这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主场了,陈太忠也乐得应承下来,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进了隋书记家之后,还是看到了党委的其他人——纪检委书记陈铁人也在。

陈书记见到陈区长,也总是一副冷着脸的样子,那态度跟徐瑞麟见了李强差不多,但是陈区长并不介意,你懒得理我?我还懒得理你呢。

然而事实证明,陈铁人出现在这里,也是有原因的,就在隋彪吩咐开始做饭,屋里只剩下他们三个的时候,隋书记沉声发话,“市纪检委那边……赵海峰有些问题。”

年轻的区长嘿然不语,好半天才轻喟一声,“有问题……那就查呗。”

隋彪听他这么说,也不发话,只是看一眼陈铁人,陈书记迟疑一下,方始硬邦邦地发话,“市里的意思是,北崇目前的局面来之不易。”

那就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好了,陈太忠本来是这么个心思,但是看到陈铁人这个不情不愿的样子,他就有点恼了,“铁人书记,这是市里谁的意思?”

“我是纪检系统的,”陈书记待理不待理地答一句,听起来好像是说,这是市纪检委的意思,但似乎又不尽然。

“太忠区长,”隋彪见状,方始出声调解,“区里今年要大干一场了,保持稳定的局面,还是很有必要的……你说呢?”

陈太忠刚才沉吟,就是在琢磨这个事儿,他其实没兴趣追赵海峰的老账,但是他还不能明确地表示出来,所以才含糊地答一句。

眼下隋彪都这么说了,那他也就懒得再叫真了,只是淡淡地扫一眼陈铁人,方始微微一笑,“班长都这么说了,那我服从组织决定。”

眼下这个局面,陈区长真的不喜欢,这也是他不想去干部培训中心的原因之一,到了对方的地盘上,他要面对的,很可能不仅仅是隋彪一个人。

要是打架的话,他多面对十个人也不怕,但是说话谈事的时候,一个人要是面对两个以上的对手,就很容易顾此失彼。

尤其是这对手还有分工,有试探的,有敲边鼓的,有装傻充愣的,有挑刺的,更有冷眼旁观等着机会的,这样的谈话给人感觉特别不好。

说了没几句话,就开始上凉菜了,三盘凉菜上毕,就是热菜了,隋书记主动端酒,敬年轻的区长,“今天周日,中午可以随便喝点。”

跟你们这种人喝,真的没劲儿,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多说,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隋书记借着一点可有可无的酒意发问了,“太忠区长,区里要建的电厂,是否选好了厂址?”

“开始是圈了四处,”陈太忠并不怕告诉他这些,“分别是武水乡、小赵乡、三轮镇和浊水乡,至于到底是哪里,等凤鸣回来,一两天就能定下来。”

“还有武水乡?”隋彪讶然发话,这怪不得他吃惊,武水乡离区委区政府太远了。

“我是不同意建在那里的,”陈太忠点点头,“所以说目前就是三处地方。”

这话说得就是霸气十足了,区长一言就否决一处,不过隋彪也没在意,偏远县区里一把手做事,有时候真的不能太软,他问一句,“能不能考虑一下东岔子镇?”

“东岔子……”陈太忠沉吟一下,很不给面子地摇摇头,“不太好,那里没水。”

“没水……可以引吧?”隋彪还没说话,陈铁人耷拉着眼皮发话了。

陈太忠看都不带看他的,只是看着隋彪,隋书记迟疑一下,方始苦笑着回答,“东岔子离区里近啊,而且从高速下来,路过东岔子,这对北崇的形象,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

没见过像你这么搞形象工程的,陈区长心里不屑地哼一下,嘴上不紧不慢地回答,“从拉动经济的角度上讲,小赵乡比东岔子更合适。”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