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0 -3391跑区

官仙 3390 3391跑区

3390章跑区

王媛媛不是才回来的,她晚饭的时候就来了,原本她还想着,陪弟弟吃了晚饭之后,明天一大早,搭上乡里往区里送菜的农用车,来区里上班。

但是小赵乡的党委书记郑大龙亲自登门了,说据可靠消息,咱乡是区里建电厂重点考虑对象之一,这个小王啊……乡里培养你这么多年,父老乡亲都指着这个项目呢。

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啊,王媛媛对官场这一套,其实不是特别懂,但是跟了陈区长之后,廖大宝点拨过她很多,她当然知道,掺乎这种事是大忌。

她这么说,郑书记可是着急了,他没办法不着急,要是小赵乡不是三个候选的地方之一,也就算了,可眼下小赵乡已经超越了其他十三个乡镇,成功地成为了十六分之三,那大家一定要奔着十六分之一去了——否则就是不能原谅的。

所以郑大龙明白地告诉她,我不是要坑你,实在是我给陈区长打n个电话,人家根本不听我的,你好歹帮我引见一下区长,我都不说别的,见了他我就只请示一下,小赵乡能做些什么。

王媛媛还是不答应,她很清楚自己被人看重,是因为自己站在一个微妙的位置,如果惹恼了陈区长,一夜之间她就会被打回原形。

是的,她的位置非常不稳固,别人都当她是陈区长的女人,她自己心里却是清楚,她不正是因为不是,她才越珍惜这个位置。

郑大龙见她还摇头,直接又丢出一句,只要你肯带我去见陈区长,不管事情成不成,明天你就是小赵乡党政办副主任。

这一下,王媛媛多少有点动心,因为她的编制还没解决呢,目前只是合同工,要是能成为党政办副主任,就可以惦记事业编了。

其实她连事业编、行政编这些,也都不是很清楚,但是廖大宝天天跟她念叨,说你有机会的时候,记得跟区长说一声,解决了你的编制。

这个机会是什么,廖主任没说,王媛媛也没问。

所以听到郑书记这么说,她犹豫一下表示,党政办副主任什么的,她不稀罕,等我见了区长,可以帮你通报一声,见不见你,那是区长决定的。

以前多淳朴的女娃娃啊,去了区里没几天,就学会这一套了,郑大龙心里也是暗叹:你说是不稀罕,但是既然这个时候松口,你不稀罕我也得上杆子送了。

郑书记对这女娃娃真有印象,乡政府里像她这么漂亮的,是独一无二,很多人都打过她的主意,不过后来大家说,政府办李红星看上她了。

李主任背后是张区长,张区长背后是李市长,而区政府的小廖又跟小王交好,这才没人去骚扰她,等新区长来了,一个电话将她借调到了区政府,大家禁不住要感慨一下王这是苦尽甘来了啊。

当然,也有人不屑地表示,一个黄花大姑娘做出这种事儿,也不知道将来怎么嫁人。

不管心里感慨再多,眼见她答应,郑书记马上就抓住机会,说那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吧,赶到区里,没准还能请区长吃晚饭。

王媛媛不想走,弟弟才回来,正跟她说大学里的奇闻逸事,比如说,一万多人的大学,去图书馆的自习室,扔一本书在那里,就相当于占了座位——不怕书被人偷走吗?

姐弟俩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她总要保证弟弟上学的费用,所以工作还是第一位的。

等赶到区里,她先给廖大宝打个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她告诉郑大龙,“郑书记,谭区长和葛区长都在区长家,而且他们要一起吃晚饭。”

“他们要吃,那咱们也吃,”郑书记笑眯眯地发话,这时候他也无暇计较初衷,请不到陈区长,能请王媛媛吃一顿也是好的——人家能报出区长的动态,就足以值得他投资了。

这里要说明一下,官场等级不同,对保密的要求程度也不同,总理级、省部级的那不必说,地市级的话,对保密性的要求就不是很高了,而到了县区一级,那就更低了。

比如说陈太忠这个区长,他要是接待市里甚至省里来的贵客,谁都不敢随便泄露,但是他跟某个副区长吃饭,这并不是多秘密的事儿,也正是因为如此,县区的官场消息和八卦,传起来也比较肆无忌惮。

王媛媛对这一点,掌握得还是比较好——事实上不合适说的东西,廖大宝都不会传出来,没错,廖主任是第一个把关的。

但是对郑大龙来说,这样的消息渠道也很值得珍惜,哪怕王媛媛什么都做不了,能及时提供一些关于区长的动态,就足够了——据说新区长不但来势汹汹,手里项目也无数,随便漏一点,也足够小赵乡发展了。

然后几人找个隐秘的小酒店,随便吃了点——必须隐秘,要是传出去被陈区长知道,那可就麻烦了。

郑书记还再三跟王媛媛解释,说这次来的匆忙,不合适隆重招待你,但是乡里是你的娘家,下次一定好好地跟你喝两杯。

我从来不喝酒,王媛媛淡淡地表示。

郑大龙对这个回答报之以微笑,他说你现在可以不喝,但是不管男人女人,一旦步入官场,酒量是必须要锻炼的,无非是早晚的问题。

总而言之,王媛媛早晚是要沾酒的,但是今天她身负父老乡亲的嘱托,一滴酒也不能沾,六点半的时候,她用钥匙打开了陈区长的小院。

她回去了,但明显是很多人在喝酒,她不能随意地去打扰,所以就老老实实地在一楼坐着,蒋书记等啊等的,见七点半了还没反应,这就有点着急了,前叩门——不是按门铃,是叩门,只有细细听才能注意到。

王媛媛听到了,走到门口打开小窗口,只见郑书记在门外低声发话,“东岔子镇和三轮镇的人都来了,我把他们挡在后面了,小王,咱小赵将来的发展,可就全在你手上了。”

“我尽力吧,”这个时候,她也别无选择了,乡党委书记把话说成这样了,而且,她确实是小赵乡的女孩儿。

关上门之后,她又在楼下待了十来分钟,发现上面的喧闹一直没有停止,终于咬咬牙走了上去——事实上,她回来的时候,就应该来找陈区长报到的。

楼上一帮人闻言之后,登时就止住了交谈,陈区长下打量她两眼,王媛媛心里正七上八下地打鼓,猛地听到区长发话,“郑大龙既然来了,那你就让他上来吧。”

区长的院门缓缓打开,一个美貌女子探出头来,要小赵乡的郑书记进来,郑书记是进去了,但是门外的另两拨人见状,心里就不平衡了……

郑大龙走上二楼,猛地发现楼上坐了四个区长,心里也是微微地一抽,这白凤鸣啥时候也回来了……我只来区长这里,没去白区长家,是不是有点怠慢了?

他心里正忐忑呢,却听到陈区长发话了,“郑书记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

还能有啥事?郑大龙心里暗暗嘀咕一句,脸上却是不敢冒出半分的不敬来——这个时候他要是一句话说错,小赵乡绝对万劫不复,“各位区长,听说区里要建电厂,我们很珍惜这次机会,想过来请示一下,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让这个电厂,落户我们小赵乡?”

四个区长登时无语,陈太忠都不想说什么,顿得一顿之后,谭胜利才干笑一声,他这个异端真的不怕说话,尤其是陈区长对他,并没有打压的意思,他就越发地敢说话了,“十六个乡镇都想争取电厂落户,拿出你们的诚意来。”

劳资已经分之三了,哪里有十六个乡镇那么多?郑大龙心里暗哼一声,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谭区长,不过显然,这个时候他要表示的是尊敬,所以他微微一笑,也不做回答,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区政府一把手,“区长您指示一下?”

郑书记直接就无视了谭区长,要是换了白凤鸣,他不敢这么做——那是分管副区长,但是谭胜利……尼玛,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谭区长说得不错,你们拿出你们的诚意来,”陈区长笑着点点头,“电厂……区里是一定要搞的,但是具体落户哪里,要看乡镇政府的诚意了,小赵还不错,目前区里看好的四个点,你们占一个,要好好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不是三个点吗?”郑大龙愕然。

“谁跟你说三个点?还十六个点呢,你别信谣传谣,”白凤鸣冷着脸发话了,他这个副区长,比谭胜利的气场强出不止一点半点,“区里是让大家公平竞争,谁都有机会,小赵能占四分之一的机会……你得把握住了。”

郑大龙登时就无语了——这跟陈区长不想去区党委类似,谈事儿的话,一个人对上好几个人,还各自有分工,饶你全身是嘴,又说几句?

更别说说话的这些人,个顶个都是他的领导。

3391章跑区(下)

陈太忠却是不想让郑大龙太难堪,于是侧头看李红星一眼,“红星,我不是让你通知他们的吗?你跟郑书记好好解释一下……对了,你吃好了没有?”

我一直就没怎么吃,但是现在……我不敢吃了,李主任站起身来,冲郑大龙点点头,“郑书记你跟我来,我跟你说一下。”

李红星跟郑大龙在楼下没谈多少时间,接着他就走上楼来,“区长,东岔子镇的镇长李耀明,想见您一下。”

“要是电厂的事儿,你去处理,把原则解释清楚,”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好不容易区政府领导吃一顿饭,怎么就吃不了个安生呢?”

李主任下去了,楼上四个区长相视苦笑,最绝的是白凤鸣,他无奈地表示,“今天看来真得晚点回去了,区长,我怎么感觉他们……有点像咱们去北京跑部呢?”

东岔子镇的镇长和三轮镇的镇长待遇相差无几,都是在楼下被李主任轻描淡写地打发了,他俩想上楼来着,李主任说几个区长在谈事,你们现在上去不合适。

他只是将区长的意思传达一下,说你们拿出自己觉得足够的诚意吧,明晚下班之前,将方案交到区政府,后天区里会做出决定。

诚意是什么,东岔子镇心里清楚,因为这原本就是李镇长跟隋书记表示的,但三轮镇并不清楚,说不得李主任又解释一下。

当天晚上,白凤鸣十一点半才离开陈区长的小院,回家就听老婆抱怨,说好几个人来家找你,你也真是的,出差几天回来之后,连家都不回。

第二天是周一,上午一上班,区政府就传开两件事,一件是白区长从天南带回了好消息,这个卷烟厂的项目已定,另一个消息则区里要自己建电厂了。

这时候知道消息的,就都是那些比较基层的小干部了,但是这些人传递起消息来,那就是越发地肆无忌惮了,不多时,大家甚至都知道,这次电厂选址,要从某四个乡镇里挑。

浊水乡的乡长赵印盒,是在今天早上知道的消息,赵乡长一时间恼怒无比,周末这两天,他回市里去了,不成想就错过了如此的大事。

按说此事现在知道也不算晚,还来得及做方案,但是赵印盒一了解,知道陈区长是周四去的朝田,参加地电的会议,周六下午回来,就找了几个局长开会,当天晚上,区里小范围地流传着要建电厂的消息。

这一条条的消息证明,他知道得已经太晚了,抢项目这种事儿,真的有手慢无,就这么短短的几天,足够好几拨人去疯狂地找关系,跟区里沟通了。

对于赵乡长来说,这是不折不扣的噩耗,一步迟步步迟,想到浊水乡居然是区里预选的四个地址之一,赵印盒恨不得以头抢地:我是猪啊,这种机会都能错过去。

但是与此同时,他还有点微微的不解,那就是为什么浊水乡的党委书记蒋双梁,也不知道这个消息,蒋书记跟隋彪走得很近,这么大的事儿,不应该啊。

他正痛苦到咬牙切齿之际,接到了区政府办的电话,李红星机械地通知他一遍,浊水是区电厂建设候选位置之一,请你乡于今天晚上下班之前,出具相关文件……

赵印盒放下电话就找蒋双梁去了,这个时候,得考虑从区党委找支持了,结果蒋书记面无表情地告诉赵乡长,“我昨天就去找隋书记了,书记不建议咱们争取这个项目。”

尼玛,那你不能通知我一声吗?赵乡长心里这个气,简直就没办法说了,隋书记不支持你争取,我可以去找陈区长争取嘛。

当然,党委和政府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合作无间,蒋书记担心赵乡长抢风头的心思,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这是电厂啊,是好几个亿的项目啊。

这个时候,赵印盒连骂人的心思都省了,他就淡淡地问一句,“我现在要赶制方案,要去区里活动,免费提供建厂土地,还有一百万的本地投资……你支持吗?”

“只要你能活动下来,这些都好说,”蒋书记也知道,赵乡长估计是气惨了,心说一百万在咱浊水是天文数字了,不过我还是同意你折腾,可你再折腾,比得过东岔子镇有钱?

隋书记跟蒋双梁说了,区党委支持的是东岔子镇,我们同时支持两个乡镇,就有点不给区政府面子了,你还是自己努力吧。

不能说蒋书记一点都不希望乡里发展,但是浊水乡怎么看,都比不上东岔子镇,位置偏远也没东岔子有钱——关键是隋彪表态了,区党委有了明确的支持目标。

这种情况下,他要是再跟赵印盒通气,争不下来也是争了,算是不给区党委面子,一旦争下来的话,赵区长的声望起来了,而他没准还要被隋书记抱怨。

赵乡长听他这么表态,带了人和章就往区里赶,现在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一百万的本地资金,浊水乡真的要吐血了,而且这还是三年内到位,要是当场拍一百万出来,赵乡长不如花一块钱买根草绳,直接上吊算了。

他赶到区里的时候,就是十点半了,不过区长办公室外面,等的人足有十来个,有乡镇的也有行局的。

赵印盒见状,抽身就向白凤鸣的办公室走去,不成想到了那里,发现人也不少,他犹豫一下,终于又走回区长办公室,走到廖大宝旁边报名,然后低声解释一下来意,“我是想跟区长请示一下……乡里怎么才能更好地配合区里。”

等下一位出来,廖主任就进去汇报一下,赵乡长看到出来的人是卢旺,心里也是微微地一揪:不会吧,西王庄乡也惦记这个项目?

下一刻,廖大宝出来,点了前屯镇的人进去,面无表情地坐到了办公桌后面,赵乡长心里不踏实,走上前问一句,“廖主任,区长指示了什么没有?”

“区长说按先后顺序来,还说你们尽快做好方案,”廖主任面无表情地发话,谁也看不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事实上,陈区长还轻叹了一声,这个表情,廖同学不敢胡乱说。

陈太忠没办法不叹气,他心里最倾向的就是浊水乡,结果其他不相干的乡镇都纷纷插手,浊水乡却是纹丝不动——昨天晚上,其他三个乡镇的人都登门了,偏你浊水乡坐得住。

这时候,陈区长就越发地能理解,部委里审批项目那些人的心情了——跑部难也就难在这里了,你要上杆子天天去部委晃悠,有扰人清净之嫌,但是你不去跑的话,部委的人又会觉得,你目中无人。

总之,他对浊水乡的态度,真的有点纠结,就算我有那么一点点的倾向,但是你自己要是不知道珍惜这个机会,不好好地努力,那我也没办法一直支持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赵乡长正琢磨着,我这也不知道得排到几点,就见前屯镇的镇长唐亮走了出来,唐,镇长先是冲廖大宝点点头,往门外走的时候,却又一眼看到了赵印盒,走过来低声笑着发话,“印盒乡长,你这厉害啊。”

“我什么厉害?”赵乡长很愕然地看着对方,接着眼珠一转,低声反问,“老唐你指示一下成不?”

“电厂啊,区长可是去你们乡亲自考察过,”唐亮笑着回答,“回来路上,在我们前屯吃的饭……我看你们希望不”

蒋双梁,我艹你大爷!赵印盒猛地听到这么个说法,也顾不得自己是在区长办公室门口了,气得双唇紧闭牙关紧咬,右拳狠狠一砸左陈太忠都去乡里考察过,尼玛……姓蒋的,这件事不算完。

“呃,当我没说,”唐亮见势不妙,又见众人纷纷扭头来看,他转头就走,能把赵印盒气成这样,那肯定是有说法——我只是想凑个趣儿。

不成想他走出去没几步,赵乡长又追了上来——按先后顺序接见,他还早呢,“老唐……请你留步,我跟你打听个事儿,今天你来区里,是跑什么来了?”

“我……肯定是跑我的业务嘛,”唐亮笑眯眯地看他一眼,目光中有隐隐的警惕,“反正我又不跑电厂……你放你的心。”

“区长可是能跑来很多项目,”赵印盒说这话的时候,目光闪烁不定,“这个……他跑部,咱们得经常跑区啊。”

“是啊,以后要常跑区了,”唐镇长感触颇深地点点头,又不动声色,“印盒乡长,有什么指示?”

“联合,”赵印盒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他这次的亏吃得太大了,尤其是消息不便利,导致事态几近于无法挽回,“区里的项目,互通有无。”

但是咱俩的地盘是挨着的啊,比其他乡镇更具有竞争关系,唐亮听得有点无语,不过他也能理解对方的恼怒,再想一想此前建电厂的风声封锁得如此之紧,于是沉吟一下发话,“要是涉及到咱俩的话……”

“先一致对外,”赵印盒面无表情地回答。

(感谢大家的支持,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