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0 -3401各种泄密

3400 3401各种泄密(求月票)

3400章各种泄密(上)

“王媛媛你这什么意思?”陈太忠登时就不瞌睡了,屋里虽然光线极暗,但是远处的区政府还是有几盏路灯的,不用天眼也看得出此人是谁。、

“我……”王媛媛听到这话,登时就哆嗦了起来,事实上,她已经站在床边有一阵了,真是下不了决心,眼见陈区长的眼皮微动,她终于是心一横,钻进了被子里。

不过,原本想好的说辞,听到区长威严的声音,她一下就慌了,不但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哆嗦,连话也说不利索了,“我……我有点冷。”

“冷的话,明天买个电褥子,”陈区长不耐烦地哼一声,“现在你给我出去,大姑娘家的……自重一点行不行?”

“我……”对可能遭遇的情形,王媛媛做过无数的设想,却是没想到区长直截了当地说她不自重,又羞又气之际,不尽的辛酸和委屈涌上心头,下一刻她的泪水就涌了出来,“我也没有那么……呜呜~”

说了没两个字,她就委屈得哽咽了起来,同时她脸上的泪珠,那是滚滚而下,径流起码是每秒几十个立方毫米,到得最后,她索性放声大哭了起来。

“我说,你就算哭,也多少准备块毛巾行不行?”陈太忠恼怒地一掀被子下了床,“把我被子弄湿了,我怎么睡啊?”

一边说,他一边穿着三角裤走进了卫生间,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块毛巾,直接丢到她身上,“擦一擦,有事说事……别胡搅蛮缠。”

王媛媛拿起毛巾来擦眼泪,却是兀自抽噎不停。

远处的街灯穿过纱帘,光线已经变得极其地朦胧。柔和的光芒照在她**的臂膀和脖颈上,隐约地生出一层光膜,随着纱帘微微的飘动,以及她身体的颤抖,那微黄的光膜变得鲜活了过来,似乎是在她的身上流淌着一般。真是一幅静中有动、美妙到了极致的画卷。

不过,陈某人从来都是焚琴煮鹤的翘楚,花间喝道的班头,他直接无视了这一幅美图,“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止住哭声,那么我可以……”

王媛媛哭得正伤心,哪里顾得上理他?她抓起毛巾擦眼泪之际。另一只手一抖,只觉得握住了一个粗粗的棍状物体,再捏一捏,很坚硬。

但是……为什么没有肉质感呢?她又捏一下,心里有点疑惑,放下手里的毛巾看去,这才赫然发现,自己手里握着的。竟然是……一把菜刀。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陈区长刚才说了什么。“那么我可以不追究你试图谋杀领导的企图……你以为我睡熟了是吧?”

王媛媛双手没命一张,直接把那把菜刀扔到了地上,然后没命地摆手。“没有没有……这这这菜刀,不是我拿的。”

他什么时候去了厨房?

“但是……有指纹,”陈区长穿着三角裤站在那里,腹肌、胸肌、肱二头肌、尿道括约肌——好吧,这是笔误,总之是各种的肌肉发达了,肌肉男冷冷地看着**那幅会动的深夜美人图,“而且,你还用力攥了几攥。”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王媛媛只是有点害怕,人又不傻,她当然知道这是区长塞到自己手里的,她愣得一愣之后,嘴巴一撇,像是又要哭了。

“那我只好找手机报警了,”肌肉男扭转身子,假巴意思地去找手机。

“区长你听我说,”王媛媛情急之下,终于能比较正常地说话了,“我就是喜欢您……真的,想着您今天喝了不少,平常又没个女伴,就想来为领导服务,正好我又有点冷。”

“酒后乱性四个字,跟我不沾边的,”陈太忠冷哼一声,心说哥们儿从来都是借酒助兴,酒后乱不乱的,得看哥们儿对你有没有兴趣。

不过他这一番做派,主要还是想止住对方的哭泣,陈某人是最见不得人哭的,搁给上一世,要是有女人哭,他直接上去就是两脚,要是男人敢当着他的面儿哭,他会直接表示,留下你未了的心愿,我帮你完成——下一刻你就灰飞烟灭了。

眼下王媛媛吃这么个惊吓,是再也没有哭泣的心思,他的目标也就算达到了,于是他干笑一声,“别跟我扯那些,说出谁指使你的,如果不让我满意……明天你回小赵乡吧。”

“真的没人指使我,”王媛媛在**瑟瑟发抖,她虽然年轻,但还是抓住了关键词。

“穿上衣服说话,”陈区长半个多月没近女人了,见到此情此景,只觉得胯间突突突乱动,不过他是有原则的,也是心性坚毅之辈。

这点诱惑都扛不住的话,也枉为史上最强悍罗天上仙了,当然,为了避免对方发现这个尴尬,他还是轻吸一口气,将心里的邪火按下,并且随手施个障目术出来。

王媛媛再怎么心思重重,终究是大姑娘家,要是说躺在**一张被子盖着,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她多少还能扛得住,但是眼下陈区长站在床边展露肌肉,而她身上穿着的衣物,也仅仅是能遮住三个要害部位,她就实在有点挂不住了。

一只白生生如嫩藕一般的胳膊伸出,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到了衣物,接着被子下面又是一阵乱动,三分钟后,王媛媛掀开被子,穿着秋衣秋裤站了了起来。

看把你小心的,哥们儿我是个随便乱看的人吗?陈太忠心里不屑地暗哼一声,我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倒是粉红的,但是你的毛毛,远没有小宁浓密。

眼见她穿上衣服站了起来,陈太忠却是又躺到了**,钻进了被子里,**鼻子闻一下,似乎有点香水的味道,他想也不想,一探手就从床头柜拿起一根烟点上,以驱出心里那点绮念,吐一个烟圈之后。他发问了,“别说冷不冷的……你说,今天是怎么回事?”

王媛媛规矩了这么久,今年猛地来这么一出,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那些“我冷”啊、“喜欢区长”啊之类的理由。也就没必要说了,直接说实质吧。

“我听说电厂的选址,可能变更?”王媛媛果然直接点出了实质,她直勾勾地看着躺在**的区长,眼下再让她脱了衣服钻进去。她是没这个勇气了。

嘿,我就知道,必然有缘故。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嘴上却是回答,“你不要信谣传谣,选择小赵有选择的道理,放弃它也有放弃它的道理。”

“那么,再加上我吧,”王媛媛幽幽地叹口气,“我知道我的份量很轻。但是我要为小赵的父老乡亲做点什么……总是小赵乡把我养大的。”

“很不错的角色扮演,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入戏太深,”陈太忠抬起双手轻拍两下。结实的肱二头肌在昏暗的街灯下也能看得分明,但是他的话语,如街灯一般的清冷。“直说吧,郑大龙许了你一些什么东西,又要你做到什么。”

“他不想失去这个项目,”王媛媛轻叹一声,“他是为了乡里好,我不能拒绝。”

“你可以不能拒绝,但这并不是你爬上我的床的理由,”陈太忠能理解小赵乡的心情,行百里者半九十,好不容易拿到了区里的项目,一旦在手上丢失,那真的无法面对父老乡亲——没有得到也就算了,得而复失……那不容原谅的错误的。

“他可能会给我点钱,数额他没说,”王媛媛傻呆呆地回答,“不过我在意的是,我能为父老乡亲做点事,而且……区长,我真的很崇拜你。”

你不要撩拨我了,行不行啊?年轻的区长知道,自己不能跟这个女人发生任何超友谊的关系,但是对方这么说话,也太膨胀他的虚荣心了,知慕少艾,哥们儿被少艾仰慕,这也是一种境界吧?

“你先说一说,郑大龙是怎么跟你许的,”陈区长终于不再计较这些破事,事实上他拿王媛媛也无可奈何,就算他把王媛媛退回小赵乡,总还会有李媛媛张媛媛的站出来。

没成家的领导干部,总要面对这样的局面——严格来说,成家的也要面对这种桃色陷阱,但是没成家的干部,身后没有理直气壮的河东狮吼。

所以用生不如用熟,反正名声已经是这样了,他在意的是,郑大龙用什么手段拉王媛媛下水的,“他给的条件太低的话,那不仅仅是小看你,也是不给我面子。”

“他真没跟我许什么,”王媛媛的脸上,有点微微的涨红,“就是说项目可能出问题,希望我能帮乡里一把,也许钱不会少……区长,我真的是喜欢你,这种感觉,别人不能强迫我。”

“这话我爱听……虽然你的喜欢,注定没有结果,”陈太忠点点头,“我现在想问的是,这个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这才是陈太忠最纠结的,区里想搞个电厂,相关消息封锁了很久,但是信息一旦放开,各种牛鬼蛇神都来了,而现在电厂选址被质疑,也很快地传了出去……是偶然现象吗?

“你要了我,我就全部告诉你,”王媛媛挺一挺胸膛,脸上泛出了一丝红晕,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地妖艳。

“我看你需要的是这把菜刀,”陈太忠冲床下的菜刀努一努嘴,又叼着烟吸一口,淡淡的烟雾在昏暗的灯光下不住变幻着形状,“你确定不说?”

3401章各种泄密(下)

“是白区长跟郑书记说的,”王媛媛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老老实实地交待。

“白凤鸣?”陈太忠沉吟了起来,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廖大宝偷偷地把消息传出去的,毕竟小廖和小王关系不错,私下传递一下消息,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这一点也是他最不能忍受的,廖大宝算是陈某人身边的近臣,而王媛媛虽然没什么名义,却也是区长的身边人,这俩人要是联合起来,很容易让区长在某些方面被蒙蔽。

陈太忠在意的是这个,至于说消息是白凤鸣传出去的,那就不要紧了,想来白区长对地电的质疑也是有些不满,所以才要郑大龙珍惜机会。

不过这个消息传给小赵乡。怕是白区长也能得一些好处——会不会成为新的索贿手段?陈太忠的思路,不知不觉地就歪了……

下一刻,他收回思绪,心里也不觉暗笑,白凤鸣只要把工作都做好,收取点贿赂算什么?贪一点不可怕。不作为的贪官才可怕——丫不收取好处的话,没准小赵乡还要人心浮动。

那么照此推论,哥们儿不推倒王媛媛的话,没准别人也要……咳咳,这是想啥呢?

总之这地址是会上定了的。地电的人提出这样的置疑,有不给北崇区政府面子之嫌,可是绝对不听地电的吧。又有不尊重合作伙伴之嫌……

所以说这做事的时候,也得做人啊,陈区长沉吟好半天,手上猛地一疼,却是发现烟灰掉落在了手背上,一支烟已经燃完了。

侧头一看,他却发现王媛媛还站在一边,犹豫一下。他淡淡地发话,“把菜刀放回厨房去,你回去休息。”

他这个犹豫。本来是想说那只是个形式,地址就是小赵了,你别瞎琢磨——为了维护区政府的威信。他也不得不如此坚持。

但是想到这话一旦跟小王说了,小王再把这个表态传出去,指不定别人又要联想到什么——王媛媛你怎么就这么了解区长呢?那他索性就不说了。

反正当领导干部的,有时候这话真的不能乱说,陈太忠很无奈地想着,就在这时,王媛媛从门外走进来,到一边的椅子上抱起她的外套,轻声发问,“区长,那我下去了?”

“再有这种事,别怪我不客气,”陈区长冷哼一声,看她穿着月白色的紧身秋衣消失在门口,他暗叹一声,弄得哥们儿如此地肿胀,我好心把你调到我身边,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那我们小赵乡?”王媛媛走出去之后,又从门边探进头来。

“会上定了的事儿,你们瞎琢磨什么呢?去去去,”陈区长不耐烦地一摆手。

小王这就安心地下去了,可是他反倒睡不着了,有心打个坐吧,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索性站起身来到客厅,一边拎出啤酒,一边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廖大宝又赶来区长的小院,轻叩两下门,发现没有声音,他犹豫一下又加大一点声音,约莫过了三分钟,王媛媛才走出来打开门。

她的衣着倒还得体,但是廖主任总觉得她身上哪里有什么不对,细看一眼,才发现她眼中满是血丝,脸色也有点憔悴。

这是……发生了什么呢?廖大宝心里微微一叹,也不说什么,不多久北崇宾馆送早餐过来,两人往二楼端的时候,他听到她捂着嘴,轻声地打个喷嚏。

“感冒了?”廖主任不动声色地问一声,昨天晚上似乎……区长喝了不少酒。

“有点着凉,应该不是感冒,”王媛媛也简单地回答一句,不过这个回答,让廖主任彻底地冷静了下来,下意识地,他甚至稍微离她远了一点。

这个误会还在继续,接近中午的时候,郑书记打电话给王媛媛,小王一边打着喷嚏,一边自以为很有水平地回答,“我也没敢多问,陈区长只是说……阿嚏,会上定了的事儿,没必要瞎琢磨。”

小王这是功夫下到了,郑大龙心里明镜一般,这种定心丸,一般人哪里拿得到手?唉,晚上辛苦了啊……你看都感冒了。

他们在怎么乱猜,陈太忠并不知道,现在他忙的是安排接待普林斯公司的考察团,对于这件事情,他下午开个碰头会,讲述一下,说后天中午我要去朝田接机,这次来的美国考察团实力很雄厚,大家一定要认真对待。

对于这个普林斯公司,大家也都耳熟能详了,知道该公司实力雄厚,老板是个美貌异常的美国人,不过真正接触过的凯瑟琳的,也只有徐瑞麟和白凤鸣。

葛宝玲对接待工作很感兴趣,自告奋勇地要跟陈区长去朝田,当然,她的心思大家也都清楚,反正区里就那么多钱,别的地方找到的钱越多,开春之后资金越充裕,交通口上的投资。也就能多惦记点——关于这一点,区长办公会上就说过的。

事实上,现在也就她事情不多,白区长忙到一塌糊涂,抽不出时间去朝田,而徐瑞麟和谭胜利也各有事情。葛区长不但没事,还要打发各路债主,倒不如去省城转一圈。

商量一下接待工作,各自安排了分工之后,徐区长提个建议。“这个签约仪式,要不要市里出面主持一下?要不对客人们……好像不够尊敬。”

“这个……接回来人再说吧,”陈太忠愿意看到别人尊敬凯瑟琳。但是市里一旦出面……尼玛,啧,这又是麻烦——他一点都不想给市里插手的机会。

他想的是接到人以后,要签约的前一天,给王宁沪打个电话,市党委书记来得及过来就过来,来不及的话,那也就没办法了。

陈区长想得不错。但是事情发展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虽然李强没表示出关注,但是当天晚上。王宁沪就打过来了电话,“小陈,听说明天你要去朝田。我正好也去办事……一起走吧?”

这个政府工作的保密,真的是个大问题啊,陈区长很有点无奈,不过他融资一事,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而且这次接待工作的规格也很高,不好保密。

“那就一起走吧,不过我们走,估计要到中午了,上午还有会,”陈太忠知道王书记在意的不是一起走,而是一起回来,“您那边方便吗?”

“那我先去,阳州办事处就给你订房间了啊,”王宁沪去朝田也有事情办,等到中午走还真是麻烦,尤其是阳州到省会,路上就要走五个多小时,早上走方便,中午走的话,那就什么都耽误了。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吃过饭之后,陈区长带着葛宝玲、廖大宝和其他几个工作人员,还有摄影师和欢迎条幅,登上了科委送的豪华大巴,一路驶向朝田。

大金龙开得既快又稳,车到朝田才七点刚过,本来陈太忠不想去阳州办事处,不过既然王宁沪买单,那为什么不去?

到了办事处,一群人闹哄哄地下车,拎着大包小包地往进走,廖主任才在前台登记,一个年轻人就从拐角处走了过来,“陈区长,王书记一直等你呢。”

大家扭头一看,正是王宁沪的秘书,陈太忠隐约记得他姓洪,于是笑着点点头,“洪处你稍等,马上就好。”

市党委书记在包间请客,陈区长就不能带闲杂人过去了,一个人去又不好,所以扫一眼葛宝玲,“宝玲区长也来吧。”

对葛区长来说,这就是非常荣幸的事儿了,她情不自禁地暗叹,积极地配合区长工作,果然是有不少好处啊——能跟高高在上的王书记共进晚餐。

陈太忠只当王宁沪身边也有配合呢,市党委书记该有这个派头,不成想进了包间一看,却发现只有王书记一人,“就您一个?”

“嗯,”王宁沪笑着点点头,“来办点个人的事,你两个人无所谓……这是小葛吧?”

“宁沪书记您好,”葛宝玲在下面的作风很泼辣,但是见到王书记,登时就拘束了许多,她小声打一个招呼,不敢多说一个字。

“不要拘束,坐吧,”王书记很随意地一摆手,“我点了几个菜,你们看还要点些什么?”

“王书记点什么,我们就吃什么,紧跟着市党委走,坚决不动摇,”陈太忠笑眯眯地坐下,随口就是几句套话丢出来。

“太忠的觉悟很高嘛,”王宁沪笑着看他一眼,“那我就不客气了,咱这个阳州办事处,要不要挂个欢迎的条幅?再晚的话……就来不及做了。”

“不在朝田逗留,直接回北崇,”陈太忠轻声回答,但是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你把考察团的日程安排,跟我简单介绍一下,”王书记很随意地指示一句……

(更得晚了点,抱歉,不过还是要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