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2 -3403剑拔弩张

3402 3403剑拔弩张(求月票)

3402章剑拔弩张(上)

“具体的安排,是下面同志负责的,我记得不是很清楚,”陈太忠不好意思地笑一笑,这些日程都是会议上做过安排的,他才不信王宁沪会不清楚。

所以对方想听细节,他还专不说细节,以免被人鸡蛋里挑骨头,做出一些什么别的指示,他只是很笼统地表示,“就是带他们参观北崇、座谈、签约……”

“不去阳州转一转?”王宁沪轻描淡写地问一句,正好这个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王书记端起酒杯来,“来,先喝一下,随便聊,大家别拘束。”

那接下来就是随便聊了,喝了好一阵之后,王书记才旧话重提,“不带美国客人去市里转转?市党委保证接待好。”

“想转,但是怕麻烦,”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老王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王宁沪点点头也不说话,大家接着喝酒,过一阵之后,他又问一句,“他们能投资多少?”

“五到八个亿,视情况而定,”陈太忠淡淡地回答,这个数据不少人都知道,老王你是找我落实这个数据的吧?

“还真有这么多啊,”王书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确实是来落实数据的,消息已经传遍北崇了,他不可能不知道,然后他又问一句,“那这个签约,也是要在北崇了?”

“不会在市政府,”陈太忠回答得很明白,“我代表北崇区政府,郑重邀请市党委主要领导,前来北崇主持这个签约仪式。”

“我看一下有没有时间,尽量去,”王书记不但不计较他前面的冒失,还摆明态度支持他,“你还没来上任,就张罗上这件事了,这么负责的工作态度,我一定会支持你。”

在徐瑞麟儿子被枪杀的那一晚,陈区长所化名的陈斌,就是打着普林斯公司的旗号来调研的,巨中华当时还出面解释了误会,后来又有其他县区的人关注这美国公司,终是不得其所。

这个事情其实也不算多大,放在当时固然很令人关注,但是一旦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再大的企业,不来本地投资,那也没什么可在意的。

但是王宁沪身为市党委书记,话里能带出这一层因果,也是大不简单的,要知道当时出面的可是市政府的人,党委现在能及时点出来,真是下了功夫的。

不过陈太忠在意的不是这个,他想的是,老王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儿啊,不理会哥们儿的炸刺,反倒是支持我将签约仪式放到北崇,这估计是有说法的。

不管怎么说,这么大的项目,不让市政府出面,而是让市党委主持,陈区长这也是相当给王书记面子了——五个亿以上的投资,是阳州改革开放以来,引进的最大的资金了。

于是这顿酒,喝得就很开心了,只是陈太忠在回了房间之后,还要禁不住想一下:王宁沪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第二天的事实证明,王书记对北崇的支持,还超过了大家的想像。

次日早上,北崇一干人吃过早饭之后,三三两两地活动一阵,九点半就集合上车,直奔朝田飞机场,航班是十一点到,但是大家不能走得太晚,市里到机场,顺利的话也就五十分钟,但是万一遇个堵车之类的意外,就难免怠慢了客人。

路上没遇到堵车,但是也有小小的意外,市政工程施工,拦了一条街,大家绕了一下,到机场的时候不算晚,也就是十点半。

接下来大家就撑起横幅,站到门口,摄影师也从皮箱内取出器材,扛到肩头,只等着那历史的一瞬间了——最少五个亿的投资,绝对是北崇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刻。

但是悲催的是,等到十点四十的时候,接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飞机要晚点二十分左右,大家闻听之后,抱怨之余禁不住就要松懈一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王宁沪赶到了,这一次他可不是仅仅带着洪闯一个人来的,市党委秘书长张近江到了,分管副市长归晨生也来了。

陈太忠对归晨生,是不爽到了极致,他禁不住冷冷地发话,“归市长你来接你的客人,别跟我们凑一堆行不行?”

“陈太忠你差不多一点,”归晨生嘴角**一下,就算再是心里做文章的主儿,遇到这样的挑衅,也是无法承受的,他恼羞成怒地回答,“我来,是阳州党委的意思,你一个区长,还真的以为能撵我走?”

“我就算不撵你走,能打你走……你信不信?”陈太忠眼睛一瞪,横着就走过去了,那样子看起来,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我北崇的卷烟厂,差点被你搅黄了,尼玛……你再瞪我一眼试一试?”

“好了,陈区长,大家相互理解一下……”洪闯试图上来解围,陈区长冷冷地看他一眼,“洪处,我就问一句,你以什么身份劝我?”

“太忠,理解万岁,”王宁沪不得不上前相劝,洪闯是他的秘书不假,但是这种真刀真枪相对的场合,领导秘书真的不算什么,他笑着解释,“晨生分管工业的嘛,他要是不来,那是他态度不端正……是个形式。”

“形式……那就算了,”陈太忠哼一声,冷冷地扫归晨生一眼,“我劝你还是主动把分管的工业交出来,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

这就是摆明车马的好处了,邵国立已经强硬地暗示了,北崇的工业跟阳州分管副市长不对盘——他甚至一杯酒泼到了对方脸上。

那就是公家事务转为私人恩怨了,私人恩怨的话,再过分的举动也能理解,不一定要套进体制里。

眼下陈太忠的行为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他不怕跟归晨生不讲理,哪怕他仅仅是区长,而对方是副市长。

不过就在五分钟之后,又一拨人出现了,带头的那位冲王宁沪点点头,“王书记也来了啊,普林斯公司的实力,看来真的很强大。”

尼玛你又算那棵葱啊?陈太忠看得是真有点着恼,不过关键时候,葛宝玲发话了,“区长,这是咱阳州的常务副张卫国,花城人。”

常务副,一般说的就是政府常务副,党委里很少这么叫,陈太忠听得明白,但是他心里很不明白,“他来搞什么名堂?”

这我怎么知道?葛宝玲只有苦笑了,“这个时候他来,恐怕是有点想法了。”

“这就是陈区长了吧?”张市长跟王书记打过招呼之后,才顾得上搭理北崇这帮人,他冲陈太忠微微点头,“果然是年少有为。”

“只是接个客人,跟年少有为无关,”陈太忠淡淡地回一句,转身往旁边走两步。

“小伙子气性挺大,”张卫国微微一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过眼中多少也带一点恼怒,“年轻不是问题……可也不是理由。”

“嗯?”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他虽然避让了,却是没有躲多远,而对方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听到这话之后,他禁不住扭头看一眼,眼中满是挑衅之色。

“年轻……真好啊”张市长冲他微微一笑,不做任何正面的回应。

换个时间和地方,看我怎么整你!陈太忠就见不得这装逼样儿,不过他已经跟一个副市长呲牙了,现在不宜再有什么动作。

张卫国的人也带了横幅,见到北崇人举着的横幅,一时有点犹豫,北崇的横幅一米五宽十五米长,上写“热烈欢迎普林斯公司来恒北考察”。

陈区长本来想写成“来北崇考察”,不过大家都建议说,既然是在朝田的机场接人,别直接摆出北崇的旗号,一个是……北崇区有点小,不好看,二来也是防着被别人惦记上。

面对这个带了“恒北”旗号的横幅,阳州市政府这边有点犹豫,不过张市长下巴一扬,“横幅带了,肯定要打开。”

于是下一刻,第二面横幅也被打开了,跟北崇人打出的标语,只有两个字不同,就是将恒北换成了阳州——没错,阳州大明大方地打出了地级市的旗号。

迎接同一拨客人,居然打出了两条横幅,在机场也是少见的,旁边的人纷纷侧目,心说这也不是唱哪一出,如果是极其重要的客人,多打几条横幅也正常,不过那得进机场接吧?

“丢人败兴,”王宁沪气得轻声嘀咕一句,幸亏这事是发生在机场,不但横幅多,朝田人也不太熟悉阳州市官场,要不然被人看到,还指不定怎么笑话呢。

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王书记并未上前制止这一行为,要不说这阳州的怪事多呢?

没过多久,飞机降落了,普林斯公司这次来的人不多,四男四女八个人,不过其中五个是白种人,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走在前面,几乎吸引了所有在场人的眼光,这不但是外国人,还是外国女人,更是美艳无比的外国女人——她们来恒北做什么呢?

有意思的,在他们侧面,还跟了三男两女,不住地说着什么,当他们走出机场,看到两面横幅,齐齐就是一愣。

3403章剑拔弩张(下)

两条横幅离得不远,几乎就是挨着的,不过却是泾渭分明地分作了两个阵营——要是有人知道,这其实是三个阵营,怕是要笑掉大牙。

出来的一个男子扫一眼,手一指打着“阳州”旗号的人群,“就是那里了。”

凯瑟琳也纳闷了一下,顿得一顿之后,她很自然地向陈太忠所在的阵营走去,伊丽莎白紧随其后,她俩身后的随员们才要往阳州那边走,见到老板居然走向另一边,忙不迭地跟上。

众目睽睽之下,美艳的外国女人对高大的中国男人,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外国美女的嘴里,说着娴熟的汉语,“订婚仪式上……你为什么逃跑了?让我无比地伤心。”

“这个……我不喜欢结婚蛋糕上,草莓味的奶油,”陈太忠干咳一声,他其实并不欣赏这种美国式的胡说八道,“我喜欢榛子味的,我说……你可以收起这些表演吗?”

“那么好吧,其实我是为了赚钱来的,”凯瑟琳登时收起了她无限的柔情,不过这个表情转化得有点快,旁人看到眼里,禁不住要微微琢磨一下——尼玛,有内幕吧?

“我也希望你能赚钱,”陈太忠淡淡地一笑,然后转头看一眼身边的王宁沪,“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阳州的市党委书记王宁沪,是我的顶头上司……王书记,这是普林斯公司的董事长凯瑟琳?米歇尔小姐。”

“凯瑟琳?肯尼迪,”凯瑟琳纠正他的错误,笑眯眯地伸出手去,“王书记你好。”

王宁沪两手双垂,正琢磨着是要抱一下呢,还是不抱,眼见对方居然将手伸过来,他顺势伸出双手,同对方紧紧握一下,又开一句玩笑,“欢迎前来考察,请相信我,肯尼迪小姐,这里有你赚不完的钱。”

你说的比凯瑟琳还夸张……陈区长的嘴角**一下,阳州的钱普林斯赚不完?别逗了好不好,要不是有我的面子,人家眼角都扫不上那里。

不过遗憾的是,不看重陈某人面子的人有的是,下一刻,张卫国就走了过来,主动伸出手,并且自我介绍,“肯尼迪小姐你好,我是阳州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张卫国,欢迎来到恒北。”

“常务副市长?”凯瑟琳伸手同对方轻握一下,才说要缩回手,不成想张市长双手攥着她的手,一顿猛摇,好半天她才将手抽回去,讶异地发问,“这是什么级别的领导?”

陈太忠见这老家伙如此皮厚,心里暗暗地又记一笔小账——哥们儿不在外国人面前闹内讧,不过听到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如此地装模作样,他又有点想笑,她在京城待了那么久,怎么可能连常务副是什么都不知道?

“常务副市长就是市长不在的时候,全面主持市政府工作,”指路的那男子不明就里,在一边解释,“也就是说,第一副市长。”

“哦,比较特殊的副市长,”凯瑟琳淡淡地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不过这话说得张卫国有点挂不住,陈太忠这边有人甚至有点憋不住笑意——说来说去,你姓张的还是个副市长。

接下来就是要接人上车了,张市长做得也够绝的,居然也带了一辆大巴来,而且还是沃尔沃,比北崇的金龙大巴强出不少。

凯瑟琳看起来有点为难,她呜哩哇啦地跟公司的人嘀咕好一阵,才走出来一个中国人,冲张市长歉然地一笑,“我们董事长,跟北崇区长是老朋友了……真是抱歉啊,张市长。”

“无所谓,北崇也是阳州嘛,”张卫国看似大度地笑着摆一下手,然后才冷冷地扫一眼陈太忠。

凯瑟琳一行上了北崇的车,那三男两女也想跟着上车,陈区长下巴一扬,廖大宝就上前拦住了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阳州驻京办的,”指路的那位发话了,“省里领导指示,要全方位配合,接待好尊敬的美国投资商。”

廖主任一听是这样的来路,禁不住扭头看一眼自家区长,陈太忠见状冷哼一声,“我的朋友我不会招呼吗?你们的心操得太多了!”

他这话说得是相当不客气,但是,在这帮人打算把人引到张卫国那边的时候,就已经触怒了他——这么明目张胆地挖墙脚,指望哥们儿对你和气?

“我们是受省里委托,”那位兀自不服气地辩解。

“上来的话,别后悔啊,”陈太忠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什么。

他的笑容里,夹杂着说不出的味道,那位愣得一愣之后,想一想毕竟是有省领导的意思在里面,终于带着一男一女上来了,另有一男一女,则是上了阳州的车。

总之,今天的怪事实在多了点,陈区长也有点看不懂,不过在下一刻,他又收获一个意外,凯瑟琳坐上车之后,笑眯眯地发话,“在高速路口等一下,我还给你们带了点见面礼。”

王宁沪也弃了他的车,坐上了大巴,闻言笑着发话,“这是只给北崇的呢,还是我们阳州也有份?”

“阳州……下次吧,”凯瑟琳笑眯眯地回答,她现在说这种套话,完全没有压力。

陈太忠坐在座位上,抬手招呼过来廖大宝,轻声吩咐一句,“让司机开得快一点,第一站不是北崇宾馆,是小赵乡……争取天黑之前抵达。”

“小赵乡?”廖主任还真的吃了一惊,这接了人之后,怎么也先得安排住宿吧,领导您这吩咐——真有点不靠谱。

“没看见那三个跟屁虫吗?”陈区长冷冷一哼,“他们试图把小赵的电厂截留到市里……知道该怎么做吧?”

“知道了,”廖大宝点点头,犹豫一下,他又请示一句,“小赵人民估计是不会答应的。”

去吧,陈区长微微扬一下下巴,这就是肯定的回答了。

驻京办的那三位上车之后,就异常地警觉,他们不但是不速之客,更是隐隐受到了威胁,眼见那陈姓区长和人嘀嘀咕咕,嘀咕的那位又有意无意地扫了他们一眼,心里登时就是一揪——这是安排什么呢?

待看到那小伙子又到司机跟前嘀咕,这三位就更坐不住了,车行一段时间后,其中的女人走到车前,借着从饮水机里打水的工夫,就凑到司机跟前低声问一句,“司机师傅,到阳州的高速路口,能停一下车吗?”

“反正时间紧,”司机知道这位是市里的,也知道陈区长不待见这些人,所以就含含糊糊地回答,“你跟区长请示一下吧。”

“时间紧……”女人皱着眉头回去了,跟那两位嘀咕一阵,正在此时,车停了下来,合着已经到了高速路口,那里有一辆小面包车在等着,见到金龙大巴就招手。

陈太忠带头下车,普林斯公司一方也有一个中年人跟了下来,他递给司机一张单据,司机看一眼之后,打开了面包车后盖,“一共十二件,你点一下。”

这就是凯瑟琳带来的礼物了,陈太忠扫一眼才发现,全是飞利浦电动剃须刀,这个东西不值多少钱,便宜的一百多,贵的也就是五六百,不过放在北崇,那也算是奢侈品。

大巴司机下车,打开行李箱,又下来几个人帮着搬运,这个时候,驻京办的男人走到司机跟前,递一根中华烟过去,“兄弟,这车赶时间?”

司机轻喟一声,他也挺为难的,虽然这驻京办的人很讨厌,但人家究竟是市里的干部,而廖主任的指示意味着什么,他也猜到了一二。

犹豫一下,他终于还是点一句,“天黑之前要赶到小赵乡……别说是我说的啊。”

这不是他眼馋一根烟,而是从大局上讲,他认为吓跑这三个人,更符合北崇的利益——到时候真要动起手来,区长怕是也要为难。

我艹……驻京办的那位,脸登时就黑了,北崇要建电厂的事儿,知道的人不少,但是要建在哪里,除了北崇人还真没几个人在乎,然而——他心里清楚。

这个车是不能搭了,他赶紧使个眼色,那两位在车里见到,也忙不迭地下车,待那俩下车之后,他果断地发话,“咱们不坐了。”

“为什么?”女人低声发问。

“他们要直接去小赵乡,那是建电厂的乡镇,”这位不动声色地发话,“去了哪儿,万一有不明真相的村民怎么办?”

“你们三个,上车了,赶时间呢,”这时候,车门口有人招呼,总共就十二件货物,飞机上不好带,但是现在这么多人,随便搬两下就结束了。

“我们不上了,”这边貌似带头的男人正色回答,“临时接了个通知,要回市里。”

他们不上车,北崇人自然不会求着他们上,车门一关,金龙车疾驰而去,这时候那女人才轻叹一声,“有王书记在呢,陈太忠真敢这么搞?”

“只要不动到王宁沪,谁会在意咱们?”男人沉着脸回答,下一刻他冷冷一笑,“王书记会很乐意看到咱们被围攻。”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