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6 -3407太有钱了

第一卷 3406-3407太有钱了(求月票)

.?

3406章太有钱了(上)?

虽然知道肯尼迪小姐有晚上泡吧的习惯,但是北崇一干人还是很识趣地在九点离开了,客人们确实辛苦了,需要睡个好觉?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两人上楼洗澡,还再三叮嘱自己的随员和服务员,不经允许不许上楼。?

那俩女随员心里明白,自家的老板跟那个高大年轻的区长关系暧昧,类似这样的事情,她俩在京城听说得多了,并不是很以为然,倒是那服务员懵懵懂懂的,心说我服务不好贵客的话,会不会被领导责备??

于是小服务员就竖着耳朵听着,不过直到十二点,她也没听到楼上有任何异样的响动。?

事实上,楼上的响动还不小,只不过被某人用术法遮掩了,三人都是禁欲很久了,这通盘肠大战直到十二点半,屋里的响动才停止了下来。?

“我叫那么大声,楼下真的听不到?”良久之后,凯瑟琳的声音在卧室响起,一男两女**裸地交叠在一起,甚至空气都散发着**的味道,那是男女欢好之后的气息。?

“我比你更在意这个,相信我,”陈太忠摸起一根香烟点上,他越来越喜欢点烟了,不抽,只点着,看着它在手上慢慢地燃尽。?

“我俩为了这一天,可是专门吃了药,推迟那个不方便的日子,”伊丽莎白开始邀功,其实她本来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三个小时我就来了三次,还不带间断的,这态度也算端正吧?”陈太忠笑着回答,不过想到这俩为了见自己,居然吃药推迟经期,心里也有点感动。?

不过感动归感动,想到白天凯瑟琳没有怒斥张卫国,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开心,“凯瑟琳……你是不是还想在阳州做别的买卖?”?

“哈,我还真没有在阳州再做项目的想法,”凯瑟琳闻言就笑了起来,任由胸前那雪白的两团丰满一颤一颤,“只不过我还想接点别的项目,不想得罪恒北省里……”?

原来,恒北最早找到普林斯公司的,是恒北驻京办的人,他们表示说,恒北现在急需资金,而且省里在跑几个大项目,只要普林斯公司对恒北有诚意,那些大项目的工控设备,都是可以跟你谈的。?

凯瑟琳不会相信这种空中楼阁一般的许愿,虽然来的人不但有打副省长梁千帆旗号的,也有直接报大省长魏天字号的,但是这些东西……真的太虚了。?

而且以她对中国的了解,各省份自己搞的项目,资金短缺是常见现象,比起央企的项目,那是大大的不如,而既然资金短缺,买设备就要考虑个经济实惠——肯尼迪小姐做的业务,可全都是全球知名的大品牌。?

不过话又说回来,地方上的项目,虽然资金往往不宽裕,但是遇上胆大的主儿,还真是敢专门买各种大品牌,贵几倍都不在乎——没有足够高的价格,哪里来的回扣空间??

而且这种大品牌背后的跨国公司,本身也可以为官员提供一定的保护,好的一定是贵的,大公司的名誉也不容随便诋毁。?

这些就扯得远了,总之就是一句话,恒北人有这个表示,凯瑟琳就算心里不当回事,表面文章也得应付过去,于是她表示自己会考虑的。?

结果她这表态话音未落,阳州办事处就找上门了,说是省里介绍我们来的,知道您有兴趣投资恒北,我们来跟您介绍一些项目。?

在这个资金匮乏的年代,不客气地说,普林斯公司见过太多这样的客户,来公司找钱的人车载斗量,所以对于阳州方面的合作意向,大家也就是不紧不慢地抻着。?

但是抻着抻着……问题出现了,普林斯公司有人发现,恒北省在官方招呼打过之后,来公司谈事的只有阳州一个地级市,要知道,恒北可是有十二个地级市。?

那么这个因果,也就无须解释了,恒北省出面,主要是阳州的势力鼓动的,但是偏偏还打着省里的旗号,凯瑟琳虚与委蛇一下,倒也是很正常的。?

“阳州人找你,主要想的还是油页岩开发吧?”陈太忠干笑一声,他已经摸清阳州人的操作途径了,那么,其目的是显而易见的,他狐疑地看她一眼,“这个你可能答应?”?

“油页岩他们倒是没说,说了些别的项目,还说欢迎我去阳州看一看,”凯瑟琳狡黠地笑一笑,“既然他们不说,我又何必主动提?”?

“真是骗死人不偿命,”陈太忠听得也笑了起来,心说这小家伙也够促狭的,怪不得张卫国明知道抢不过自己,还要去机场接人,这诚意体现出来了,回头再邀请,自然就容易许多了,但是姓张的怕是也想不到,她只是虚与委蛇吧??

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张卫国也未必认为,一定请不到人吧??

就在他思索之际,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一翻身,就骑到了他身上,掏摸着将实物塞进自己的空虚,紧接着,她的脚后跟狠狠地一磕他的大腿,“你倒是给我动啊,姐们儿我忍这么久……容易吗我?”?

“你这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京城土著了,”陈区长干笑一声,腰部发力一个翻身,就将她按倒在**……?

第二天六点半,陈区长精神抖擞地起床,吃过早餐之后,来到区政府的大院里散步,这个院子的景致真的很好,比得上城市里的公园了,难得的是,它还有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

想到这里谭胜利曾经说起,区政府可以考虑修建新的办公楼,陈太忠觉得这样的园子拆了,委实可惜,还是在后面征一块地比较好一点。?

不过,我不拆,谁又能保证后任不拆?陈区长背着手,信步走在这如画的风景中,很难得地信马由缰地发散着思维……?

不知道走了过久,身后有人嘀咕,却是李红星的声音,“区长,普林斯公司的人来了。”?

陈太忠看一下时间,才七点半,侧头一看,却发现凯瑟琳、伊丽莎白和一个女随员走了过来,肯尼迪小姐笑吟吟地发话,“你们这里的办公环境,倒是不错。”?

“这是中国式的古典园林,没想到你能欣赏了这个,”陈区长笑眯眯地答一句,又看一眼李红星,只觉得这货站在此地,将整个风景都污染了,“你忙你的去。”?

“颐和园、北,海什么的,我也常去,”凯瑟琳微微一笑,她今天穿的是淡粉色短大衣,衣领处有白色毛领,腿上是浅棕色紧身牛仔裤,足蹬浅棕色中腰小皮靴,端庄中不失时尚,两条长腿也显得越发地长了,非常地吸引眼球。?

见到李红星走了,而廖大宝跟那女随员有意离得远一点,她就低声笑着发话,“你倒是精神头十足,把我俩折腾惨了。”?

“是你要的吧?”陈太忠笑着回答,他不介意忙里偷闲地跟她调一下情。?

“没有多惨吧?”伊莎在一边接口了,她身穿双排扣的米黄色宽摆风衣,水磨蓝牛仔裤,足蹬蓝白相间的旅游鞋,也是风姿动人,她笑着用法语说一句,“好像跟你在一起,第二天早上起来,总是精神十足,很奇怪的感觉,但是……很棒。”?

看到他们三个喜笑宴宴地站在那里聊天,周围的人很自觉地不去凑那个热闹,不过,还不到八点,八卦甚至传到了区党委——陈区长跟普林斯公司的美女老板和美女助理,关系看起来不是一般的亲密。?

于是,关于区长的作风问题再度被热议,总算还好,由于这俩美女都是外国人,许多人说起来,居然认为区长是为国争光了——北崇人的思想,确实是落后。?

当然,谣言止于智者,也有人说外国女人本来就开放,再说了,区长跟她们关系不好的话,能把人请到北崇投资吗??

这就是些题外话了,八点的时候,陈区长、徐区长和白区长等人就要陪着普林斯的人实地考察了,不过,考虑到乡镇的饭菜实在难吃,金龙车上又临时搬上了液化气罐和燃气灶,再加上碗柜、半成品的蔬菜之类的,折腾了半个小时,大家才动身。?

“这个车,回头得改造一下,”坐在金龙车上,陈区长吩咐一句,“搞个多用插座,回头冰箱啦、电饭煲之类的,都要弄一弄,这样同志们在出行的时候,饭菜就很方便了。”?

“是啊,”白凤鸣点头附和,他笑着发话,“咱区里就这么一辆像样的大巴,很多乡镇又都太偏远……要不要再隔出来个淋浴室?”?

“这个……花销有点大了,也太娇气了,”陈区长摇摇头,“我想的是,同志们在不及不就的时候,能吃口热乎的。”?

“那回头我安排吧,”白区长点点头,接下了这份差事,没办法,李红星被陈区长丢在区政府了,徐瑞麟搞这个又不擅长。?

今天的第一站就是闪金镇,凯瑟琳对苎麻的兴趣,不是一般的大。?

3407章太有钱了(下)?

闪金镇的党委书记杜汉和镇长郝耀亮带着全套班子,在镇子边界迎接区领导和美国投资商,不过镇子上也真的挺贫穷,也就是两辆小面包和一辆不知道开了多久的夏利车。?

杜书记直接就登上了区里的大巴,然后陈区长指示,“找一家苎麻布纺织企业,让美国客人看一看。”?

要看自然就是镇属的苎麻布纺织厂了,这个厂子不大,设备也老旧得很,基本上开不了张,不过这里能生产较高支纱的苎麻布——也就是衣服面料。?

普林斯人参观了工厂之后,又提出要看一看苎麻加工过程,这一看问题就来了,苎麻脱胶的过程,也就是麻纤维从麻杆里剥离出来的时候,会产生大量的污染。?

“这个是没有办法的,”面对美国客人的置疑,杜汉很无奈地解释,“这是传统工艺,以我们镇里的实力,上不起那些环保设备。”?

“上一套环保设备,得多少钱?”凯瑟琳发问了。?

“这个……”杜书记犹豫了,他只知道镇里想上苎麻脱脂项目的时候,因为环保一块不过关,批不下来,至于这个环保设备到底多少钱,他还真不清楚——市里说了,你们上不起。?

所以现在北崇的苎麻脱脂厂全是小厂,而这苎麻产品卖得也不好,仅仅是聊胜于无。?

不过杜汉也还算有经验,答不上来他可以胡说,于是他表示,“这个环保设备,主要是看日处理污水能力,还有就是……要处理到什么样的程度。”?

这个回答,跟没回答一样,不过凯瑟琳并不介意,她来之前,对苎麻的产业做过了解,“事实上,污水处理到能直接排放,并不需要多少钱。”?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是啊,你是美国大老板嘛,有钱人自然不会把这点小钱放在眼里,但是北崇出不起这钱啊。?

“除了你们的传统工艺,好像也可以用微生物脱胶?”凯瑟琳又发问了,不过这话有点专业,她是用英语说的。?

杜汉听完翻译之后,狠狠地点头,“没错,微生物脱胶的工艺,好像还没有大规模应用的例子……镇里也非常希望,能搞这么个试点。”?

少扯淡吧,陈太忠对杜书记有点无语了,为了吸引投资,你小子真是不择手段了,这微生物脱胶工艺,一听就是处于实验室制造的阶段,骗投资不是这么个骗法。?

陈区长不能容忍这样的投资方向,这会造成凯瑟琳的损失是其一,更关键的是,他引来投资是为了脱贫,不是说骗一笔投资落地就完了——这个试点搞不好的话,苎麻产业又是半死不活了,这图了什么??

他不是拒绝高科技应用到产业上,事实上他比大多数人更注重高科技的应用,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要优先考虑有效地利用投资,不太靠谱的高科技应用,就要推后了?

“我不赞成微生物脱胶工艺,”陈区长当即表态,“微生物也会带来环境污染,而且这个污染很可能一开始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在有成熟的运用例子之前,我反对。”?

听到区长明确反对这个,其他人的脸上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杜书记和郝镇长,那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

倒是凯瑟琳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然后又微微一笑,“我最欣赏你的……就是这一点。”?

这句话又带有一定的歧义,不过在场的任何人都不会误会,因为陈区长反对的理由,听起来似乎有点虚无缥缈,但是大家都能确定,区长要反对的,到底是什么。?

白凤鸣沉吟良久之后,才出声发话,“小赵乡的那个电厂,污水处理能力……应该可以运用上一部分。”?

“所以闪金要发展,还是要依托小赵乡,”陈太忠侧头看一眼杜汉,“要搞苎麻脱胶项目,选址很关键,闪金做不了的话,可以让小赵去做。”?

“这个我们可以打包票,”杜书记哪里肯把这个项目让出去?他立刻拍胸脯保证,“而且这个项目一旦上马,我会取缔其他污染小厂。”?

“这个项目,我不想控股了,”凯瑟琳扭头看一眼陈太忠,她这是间接地表示出对杜汉的不满,“你们区里控股吧。”?

“那也只能这样了,”陈太忠叹口气点点头,他倒没有跟杜汉多计较的想法,人穷志短嘛,而且他心里也不想让凯瑟琳控股。?

那样搞的话,一来是北崇赚得少了,二来就是……一旦该项目成为外资控股企业,万一人家不好好治理污染,市里和区里也不便采取太极端的措施,一等洋人二等官嘛。?

像这个污水处理,可不仅仅是上套设备就能解决的,处理过程中要投料,滤网什么的也要有损耗,所以很多地方上得起污水处理设备,却是不能坚持运行,运行成本太高。?

以他对凯瑟琳的了解,知道她肯定会上这个设备,但是能不能坚持运行,那就是另一说了,他从来没觉得她是个环保主义分子,而商人又是最重利益的,到时候真的要出点什么幺蛾子,就太伤感情了。?

“打算上个多大的项目?”凯瑟琳看他一眼。?

“两个亿左右吧,”陈太忠苦笑一声,接着又一摊手,“本来想上个六七千万就够了,既然你有兴趣投资,那就上得大一点好了。”?

“我先借你五千万,到最后算股份还是还钱,那由你了,”凯瑟琳点点头,“要照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是高支纱,一个就是特色产品。”?

“才五千万?”陈区长不满意地撇一撇嘴,“你也太小气抠门了吧?”?

“五千万也是设备,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凯瑟琳真的是越来越中国化了,这样的玩笑都开得出来,“反正你在香港那边筹集的资金,马上要到了吧?”?

“我说……”陈太忠扫视一眼四周,发现同志们的眼中个个是火辣辣的,他清一清嗓子,“咳咳,这话你怎么能随便说呢?”?

“给你的手下们一点信心嘛,”凯瑟琳笑了起来,她挑逗似的四下扫一眼,“不过才几个亿,有什么不能说的?”?

几个亿……围观众人眼中的炙热,是越发地明显了,也只有白凤鸣略略好一点。?

“玩笑不是这么开的……专给我制造麻烦,”陈区长漫不经心地答一句,冲四周的人笑一笑,“肯尼迪小姐喜欢开玩笑,大家习惯就好了。”?

凯瑟琳闻言笑一笑,也不再解释,而是说起了另一档子事儿,“不过我可以承诺一点,产品如果足够好的话,我可以包销。”?

这话一出口,登时又是一阵轰动,这可是包销啊,闪金镇……事实上不止闪金,整个北崇甚至包括阳州相当一部分,从来都不缺苎麻和苎麻产品,缺的只是销售渠道。?

“你这又是忽悠吧?”陈太忠知道她对苎麻布感兴趣,不过包销这话,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习惯了赚大钱的主儿,这种小钱也挣?”?

“不可以吗?”凯瑟琳淡淡地看他一眼,接着微微一笑,“如果硬要说理由的话,赚钱只是顺便,我希望每年有足够的特等品,专门提供给我。”?

牛掰大了……围观的众人想说什么,都没办法说了,合着这位小姐,只是想给自己的衣服原料弄块出产地,见过有钱的,还真没见过这么有钱的。?

什么叫贵族范儿?这就是贵族范儿,人家要的不止是特供,还要包圆的产地。?

只有陈太忠心里清楚,凯瑟琳这么搞,虽然有她主观上的意愿,但其实还是为了帮他一把,凯瑟琳奢侈吗?那肯定是很奢侈的,但也没奢侈到要这么花钱的地步。?

“腐朽的资本主义啊,”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又貌似感触颇深地叹口气,然后才表态,“那行,这个生产质量,我是一定要抓的。”?

参观完工厂,又看一看苎麻的产地,还有人现场挖出苎麻根来,赠给了尊贵的美国客人,说这是中药材,可以有效地安胎。?

“这个礼物……我很喜欢,”肯尼迪小姐笑眯眯地点点头,也不嫌其粗鄙,就令人包装起来,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某人只觉得脖颈处有些发凉。?

说着话就到了中午,大家才说要现场做饭,杜汉和郝耀亮不干了,“这怎么行呢?饭都准备好了,来镇里还要你们自己做饭,那成啥了?”?

而且他俩信誓旦旦地保证,口味绝对没有问题,财政所所长是厨师世家出身,今天郭所长亲自下厨掌勺。?

那么说,这些菜就白带了?倒也未必,闪金镇这一站过后,要去的是临云乡,普林斯公司虽然是财大气粗,但是既然已经来了北崇,就不介意去看一看临云乡的油页岩——毕竟这是电厂的燃料之一。?

然而,吃过饭简单休息一下之后,大家不得不改变计划,涂阳卷烟厂的卢总将在下午四到五点抵达北崇,而白区长和徐区长,目前都在大巴车上,其他人接待,怕是不太合适。?

所以金龙大巴先去小赵,看了一下电厂的选址,这次不但小赵乡的乡长和书记齐齐出面迎接,连闪金镇的杜书记,都赖着坐到金龙大巴上跟着去——他还真怕这个苎麻脱胶厂被小赵乡拿走,毕竟区长身边,可是有个小赵乡的女人。?

.[(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