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8 -3409夜不平静

3408 3409夜不平静

3408章夜不平静(上)

大巴车回到北崇区政府,就是下午五点半了,涂阳卷烟厂的老总卢浩然,已经在半个小、时前抵达了北崇。

这次还是葛宝玲出面接待,李红星作陪,不过遗憾的是,对于卢总这种贵客,别说小独院没有了,连北崇宾馆的豪华套都没有了。

葛区长不会说,我们有好房间却腾不出来,她只是非常抱歉地表示说,北崇的居住条件不是很好,怠慢贵客了啊。

没事没事,卢总哪儿敢跟她计较?别说陈太忠了,只是一个邵国立,就足以压得他不敢动弹一红彤彤香烟,现在有四分之一的销量,是邵总的人在运作。

四分之一不算多,但是这四分之一全部在省外市场,邵总的人一旦停下不动,那就是绝对的损失,这世界谁还嫌钱多不成?

这边刚安顿下住宿,大金龙就驶进了北崇宾馆,卢浩然想都不想就主动迎了出来,“陈主任,很久不见……,想死我了。”

卢总正跟陈区长握手,猛地看到旁边的凯瑟琳,登时就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众人心里正说,你这么看人,实在有点太不礼貌了,不成想下一刻,卢总嘴里直接蹦出一句来,“原来凯总也来了啊?”

面对这位美貌的美国投资商,卢浩然真的是半点底气皆无,比钱差得很远,比身份差得更远比人脉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响应陈区长的号召,投资来了,”凯瑟琳微笑着回答,其实她对他真没什么印象,只不过今天改变行程是因为此人,她心里多少就有了点数。

等听到对方称呼自己为“凯总”她禁不住就笑一笑,“卢总别跟陈区长学得那么坏,有事没事,拆开我的名字念。”

“凯总本来要跟我进山的,听说卢总来了,我们才改变了行程”陈区长笑着发话,随着他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地出现,他是越来越觉得,北崇也逐渐地在向他的主场转变,这种感觉让人心情舒畅,“回来得晚了,卢总你见谅啊。”

“陈主任,你再这么说,我可真是无地自容了”卢浩然满面笑容地回答,他比其他人更知道陈太忠有多么难招惹,人家尊敬他那是给他面子,他要真的敢认为,在北崇设个分厂是给陈某人面子的话那他的里子都要掉完。

事实上,陈区长在天南的时候,去涂阳卷烟厂都很少跟他打交道,人家对的是涂阳市长刘东来之流,所以他恭恭敬敬地回答“实在是年底了,事情太多,所以没有及时赶来,这是我的错请您一定谅解。”

“能来就是对我的工作最大的支持了,”陈区长笑着回答然后又看一眼白凤鸣,“凤鸣区长说了,他去了涂阳之后,你接待得很不错,很感谢啊。”

一通没营养的话说完,大家进北崇宾馆的小会议室继续聊天,同时吩咐宾馆安排接风宴,直到这个时候,葛宝玲才代表大家发问,“卢总也认识肯尼迪小姐?”

“凯总在涂阳也有投资,”卢浩然笑着回答,他有意用“凯总”这个称呼,也是为了拉近跟陈太忠的距离,“我们市领导和省领导,都跟她惯得很,…像我就属于小人物了,凯总不一定记得。”

“凯总在涂阳,投资了些什么项目?”这样的话,只可能是葛宝玲发问,不过她居然知道顺着卢总的话,也将称呼转变了,倒也显得亲热了几分。

“山里搞了一个旅游区,”凯瑟琳轻描淡写地回答,“现在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以后大家想避暑,可以去那里。”

你这也太有钱了吧?在场的人脑子里情不自禁地冒出一个念头:为了自己的衣服面料,肯尼迪小姐可以包销了北崇的芒麻布,而为了避暑,她开发了一个旅游区……,

想必这旅游区的收益,也是顺便的吧?意识到这一点,大家连羡慕的心恩都省下了,人和人天生就是不能比的……货比货得扔啊。

这么随意聊着,很快就到了饭点儿,不过时下的北崇,贵客实在太多了一点,接待起来都不是很方便,陈区长终于做出决定:各人接待各人口子上的,包间不够的话……,那就大厅吧。

陈区长、葛区长以及凯瑟琳和卢总一桌,白区长接待普林斯公司去了,徐瑞麟虽然很想好好地谈一谈芒麻产业,但是涂阳卷烟厂的来宾,他也得招呼不是?

陈太忠正跟凯瑟琳等人说得开心,猛地听到有人敲门,只当是有人进来敬酒,不成想进来的竟然是谭胜利。

“是谭区长啊,”陈区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心里有些奇怪,但是这个时候不能表现出来,“还没吃吧?那就一起吃点吧。”

谭区长虽然是异端,但也不能坐下就说事情,大家嘻嘻哈哈云山雾罩地聊着,也不说什么具体事情,这就不是说具体事情的时候。

又坐一阵,谭胜利悻悻地走了,连说正事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他也不算白来,起码有人注意到了,此人好几次欲言又止,是想说点事情的。

接下来的时间,陈太忠依旧不谈正经事情一一这种餐饮时间,跟你姓卢的谈正事,那是坏我的招牌……,陈某人虽然贬到北崇做区长了,但是对上天南人,绝对不会怯场。

有人说人走茶凉之类的,那纯粹是扯淡,陈某人不在天南,天南官场依旧有他的传说。

甚至卢浩然还有兴趣,跟他说一些天南官场的轶闻和八卦,反正陈区长都已经是外省的官儿了,嚼谷几句天南的情况又算多大点事儿?

所以这顿晚饭吃得还算舒坦,吃完之后,卢总也没着急去休息,而是领着陈太忠等人来到了自己的车前。

涂阳卷烟厂这次来,开的是一辆20座的考斯特,有钱单位的车子档次差不了,有意恩的是卢浩然这次也带了礼物来一没错,不是别的,就是最高档的红彤彤香烟,市面上售价二十八一盒,卢总带了十件来,也就是五百条。

要按销售价算下来这是价值十四万的礼物,当然,卷烟厂的成本未必有多少,但是账不能这么算,收礼的你得领情

你要从市面上买,总得是这价钱。

除了这些,还有五十盒两筒装的特制礼品烟,每筒是五十支,用卢总的话来说就是这烟是非卖品,一定要买的话,一盒绝对下不了一千块。

收这个礼的时候陈太忠肯定是要把李红星叫来的,李主任敏锐地感觉到了,领导最近似乎有点不待见自己所以搬运礼物的时候,他倒没怎么谢卢总,而是猛拍领导的马屁,“区长您这可是大手笔,再多几个朋友来看咱区里年底就不用买福利了。”

你再丢人败兴的,我真的换了你,陈区长沉着脸,就当没听到这话了不过卢浩然倒是不介意,他笑眯眯地点头“你说得没错,陈区长以诚待人,我们涂阳人自然会记得,想必其他的朋友也是这样。”

“这礼品烟真的不错,口味也好,”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却是白凤鸣跟来了,他笑眯眯地发话,“将来咱们分厂搞起来了,也弄些这样的礼品烟。”

卢浩然笑一笑不说话,陈太忠却是摇接头,“凤鸣,我觉得咱们差礼品烟的话,可以从涂阳那边内部价调拨,但是咱们自己最好不要生产,要不然特供领导也是个负担,…卢总,我考虑的有没有道理?”

“这个怎么说呢?负担肯定是负担,”卢总干笑一声,心说你不在意领导,我可得在意,“不过有点特供严品的话,办点小事也比较方便。”

他是婉转说明有特供品的好处,陈太忠却是点点头,“那么,这个口子还是不能开。”

您这是怎么听的话?白凤鸣心里苦笑一声,不过再想一想,他觉得区长的顾虑也有些道理,被吃垮拿垮的企业,他见过也不止一家了,像涂阳卷烟厂是市属的,头上的婆婆还不算太多,北崇区搞这么一个分厂,婆婆就太多了。

要说陈区长强势,能不买很多人的帐,但是强势不能用在这个地方,几盒烟的事情,也要陈区长出面顶着?而这口子一开,再收就难了。

卷烟厂的利润丰hou,估计不会被一点特供品压垮,但是能省的…”为什么不省呢?

大家说着话,猛地觉得脸上有几丝清凉,抬头一看,却是下起了雨,陈区长招呼众人几句,然后就此散去。

陈太忠也往他的住所走去,结果白凤鸣兜屁股追了上来,“区长,我有点工作上的事,要跟您请示一下。”

陈区长点点头,“你说。”

“也没什么,就是……卷烟厂的选址,我有点困惑,”白凤鸣心里真的担心这个,涂阳卷烟厂的人都来了,他还没把地址选好,“我目前看好的,是前屯和双渠两地……也许不太成熟,区长你帮指示一下吧?”

“还没选好?”陈区长听得讶异地嘀咕一句,然后才想到,白凤鸣确实没有就此事向自己反应过,也是自己最近的事情太忙,居然就疏漏了此事。

想到这里,他哂笑一声,“倒也是,忘了问你……,你也不知道主动汇报一下。”

3409章夜不平静(下)

我主动汇报,也得有时间呢,白凤鸣承认,自己最近忙这个电厂有点昏头了,可是他也真没想到,卢浩然居然不声不响地就来了北崇。

不过还好,他也有解释的说辞,“我本来想的是,带卢总看一看这两个地方,听一听他专业的意见,可是再一想,选址这种事情,没必要让外人掺乎吧?所以就来请示您一下。”

白区长的话刚说完,就见陈区长一扭身,走进了区政府的院内一时间他有点傻眼,然后就跟着走了进去。

“我门口有人,”陈太忠叹口气,他也是挺愁别人的黏糊劲儿,看到院门口人影绰绰,索性就躲到区政府里来一这一扇小门是下午下班后才开,十点钟准时锁门没人值守,也不需要值守。

也真是敬业啊,陈区长在区政府里随意地走着,想到白凤鸣的回答,他指示一句,“是没必要让卢浩然掺乎,你看好什么地方?”

“我更看好前屯一点,”白凤鸣将选的两个地址说出来,他本以为区长对双渠乡不熟,不成想他说了没几句,陈区长就点点头,表示这个地方他知道。

前屯有废弃厂址,双渠那里是一片什么都不长的地方……,陈太忠沉吟一下,点头做出决定“放在前屯,建设速度会快很多,嗯我支持你,卢浩然要是很不满意的话,双渠那个做为备选。”

“那我提前通知前屯一声?”白区长又请示一句。

“没必要提前通知”陈区长摇摇头,又淡淡地看他一眼,你这提前的通知,也要值点、钱的吧?不过他也不在意白凤鸣得点什么好处一紧跟领导的,只要尺度把握住了得一点好处并不为过,要不然大家干着也寒心不是?

不过他不想提前通知,也是有他的理由,“万一卢浩然真的看不上那里你倒是提前通知了……,这些人又该去我门口堵着了。”

“这个…”倒也是,”白凤鸣苦笑一声点、点头而且他并不怕表明一些东西,“这两天苏卫红总上我家找我,我也头大。”

恒北冬天的雨,通常都大不到哪里,但是也不会很小,两人在区政府里走了一阵之后,外套就有些湿了,白凤鸣虽然身材跟陈太忠相差仿佛,但终究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一阵小风吹过来,他禁不住打个寒战。

“你先回吧,关键时刻别生了病,”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他倒不在意这点小、雨,“我再转一会儿。

他又散了十来分钟步,雨水都开始顺着下颌往下滴了,他才走出小门,向自家的小院走去。

路过凯瑟琳住的地方的时候,他发现地电的沙漠王子停在门口,打开天眼扫一眼,却是刘抗美和一个女人,正坐在一楼,跟凯瑟琳说着什么。

个顶个的会抓紧时间啊,陈区长才感慨一声,就见前面有人撑着雨伞快步走了过来,却是一个他没见过的女孩儿,“区长,我给您送伞来了。”

“你谁啊?”陈区长一脸威严地发问了,这个女孩儿年纪不大,倒是很漂亮。

“区长,这是我临时找的司机,”前面面包车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前屯镇的镇长唐亮,他讪讪地回答,“我的司机家里有事。”

“你不会开车吗?”陈太忠冷哼一声,前屯、美女……,他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我这是,…晚上喝酒了,”唐镇长干笑一声,“醉驾的话,不太好。”

你就扯淡吧,陈太忠可知道这些乡镇的干部,不但基本上人人都是自己开车,醉驾也是常见,真没有更扯的理由了,“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儿?”

“您这……怎么能淋成这样呢?小廖和李主任是怎么回事?”唐镇长并不急着回答,他先表示对领导的关心,“先进屋换了衣服吧。”

“他们俩招待别的客人呢,就在这儿说吧,说完我再进屋,”陈区长摇摇头,然后又冲远处的一辆面包车一努嘴,“那不是?还有人等着呢。”

“您先去换了衣服,我在门口等着好了,”唐亮的态度还真端正,“区政府多少大事儿等着您拍板呢,可不能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没事儿,你直说好了,”陈太忠再度摇头,用的是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我就是想问一下,白区长去我们镇上的预制板厂看了,”唐亮从女孩儿手里接过雨伞,亲自为区长打上伞,“区里是想搞个什么项目?”

白凤鸣的嘴还真严,陈太忠一时也有点感慨,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一一或者,也可能是有意演的双簧?

不能再这么疑神疑鬼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再这么胡乱分析,精神都难免要分裂,既然哥们儿是做事的人,计较那些做什么?正经是这个消息可以说了,他没觉得有必要遮掩,“区里在考虑上卷烟厂,那个地方是选择之一。”

“那我们怎么做,才能成为唯一呢?”唐镇长笑眯眯地发问了,一边问,他一边有意无意地扫一眼那女孩儿。

听说涂阳卷烟厂的人来了,唐亮就琢磨着,这个厂子预制板厂很好啊,首先没什么污染,其次离区里很近,交通便捷,再想一想那美国投资商手里有的是钱,他就横下一条心,来堵陈区长了,事实上他跟年轻的区长打过两次交道了,知道此人还是比较好沟通的。

“乡镇,要服从区里的统一安排和部署,”陈区长正色发话,“你们这样跑来跑去是要不得的,耽误了自己的工作,也影响了我的生活。”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唐亮嬉皮笑脸地回答,只看那表情,就知道是下一次也是下不为例,“区长就指示一下嘛。”

陈太忠拿他也没什么办法,陈某人还往部委里跑呢,下面乡镇往区里跑,实在再正常不过了,跑得多了肯定不好,但是一点都不跑,区里的威信何在?

“能不能争取到项目,要看你们的诚意…,”当然,你们也不用出钱,展现出你们积极配合的意愿就可以了,”陈太忠将卷烟厂和电厂区别对待了,因为卷烟厂肯定是要涂阳烟草局控股,这个时候,北崇的乡镇没有必要上杆子贴钱。

“还有其他的选择,都是些谁家?”唐亮面对这种套话,很是有点不甘心。

“做好你自己就行了,不要乱打听,”陈区长脸色一沉,沉吟一下,他方始发话,“就算这次不入选,你那块地,办其他工厂也可以……,像这种工业上的事情,多跟白区长接触一下。”

“可白区长什么也不说啊,”唐镇长叫起苦来。

就在这时,院门上的小窗口打开了,原来是王媛媛听到门口有响动,就探头看一看,下一刻,她就打开了门,“区长您进屋吧。”

“不用,”陈太忠摇摇头,哥们儿这一进屋,那个女孩儿肯定要跟进去,接下来哪怕啥事儿都不发生,也会对我的名声造成影响。

于是他对唐镇长点点头,“你可以走了,”然后又冲另一辆车招一下手,“下来!”

唐亮就算再不甘心,见到区长招呼别人了,他也只能一走了之,看到区长并不进门,他索性将雨伞递给了王媛媛,“帮区长打上伞。”

陈太忠还真的不能进门,既然在外面谈事了,那就一视同仁,再说了,谁知道那边准备了什么女孩儿没有?

那边车里下来的,却是白天说过不少话的闪金镇的杜汉,杜书记撑着一把雨伞走下车来,其他人却是没下车,陈区长好奇地瞥一眼,尼妈,…果然,司机座上是个女人一这两个混蛋,怎么连手法都一样?

看着杜汉扭扭捏捏地过来,陈区长很恼火地哼一声,“这大晚上的堵在我门口”…你是不是觉得,芒麻的项目,一定会落到闪金镇?”

“我就怕项目飞了,才来找您的,”杜书记苦笑着回答,这么说着,他还不着痕迹地扫一眼王媛媛,“经我们镇里协商,毗邻小赵的地区,我们选了两块做芒麻脱脂项目……,这是找您汇报来了。”

“汇报的话,回头去办公室,”陈区长这才反应过来,上午的时候,自己随口说了一个小赵乡,带给杜书记多少压力,他冷哼一声,“小赵要建那么大的电厂,吃撑着了跟你抢芒麻项目?你闪金镇自己把工作抓好,别整天胡恩乱想。”

“那我知道了,”杜书记点头笑一笑,其实他心里有这个分析,小赵拿了最大的一个项目,再伸手其他项目的话,惹得别的乡镇看不过眼,要遭到众怒的。

不过,这些事情都是在于区里统一规划,区长真要把芒麻给了小赵,闪金镇也只有嚎啕大哭的份儿,所以他才这么着急上火的。

看到区长和那个女孩儿走进院子关上大门,杜书记才又轻声嘀咕一句,“小赵这女娃娃,也没多好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