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2 -3413冲突

3412 3413冲突(求月票)

3412章冲突(上)

“你给我起来,”陈太忠原本还笑眯眯的,眼见对方要下跪,面皮登时翻转,一只手就抓住了对方没受伤的肩头,用力一提,直接将此人拎得悬空了半秒钟。

然后他才慢慢松手,“北崇人没有软骨头,谁要再下跪的话,这件事我撒手不管。”

说完之后,他也不看这位,而是转头看向朱奋起,这时候朱局长这一桌也齐齐站了起来,陈区长问一句,“那个被刀捅了的,怎么样了?”

“没有生命危险,我跟以前的同事借了五千块钱,先让他动手术,”朱局长挺直胸脯汇报,“其他轻伤的,就是他们自己出钱了。”

“那两万块保证金,是不给咱们了,对吧?”陈区长微笑着发问,他对这一套门儿清。

朱局长嘴角**一下,也不做回答,反正就是那个意思:您知道就好了。

陈太忠也不计较这个,又扭头看一眼被打得落花流水的两桌人,沉声发问,“我再问一遍……到底是谁欺负谁?老实回答,要不然后果自负。”

一个脑袋上缠着绷带的汉子站起来发话了,他的个头不是很高,一米七左右,但是长得非常壮实,“花城人要强买强卖,动手也是他们先……我是城关牌坊的毛老六,如有半分不实,随陈区长您发落。”

“嗯,”陈太忠满意地点点头,北崇的汉子就得是这样,敢作敢当敢报字号,接着又叹口气,“怎么也十几个人呢,被人打成这样,那边有受伤的没有?”

“有一个头上开瓢了”,“还有一个……警察说鼻梁塌了”,众人纷纷回答,语气中的自豪,那是挡也挡不住。

“这就对了,北崇人应该勇于正当防卫,”陈区长点点头,一句话就把性质定了下来,“不过才打了俩……伤者有家属赶来吗?”

“赶到了,正在监护伤者,”朱奋起沉声回答。

陈太忠操心的问题,也就这么多,知道自家人占理,又知道对方也有人受伤,这种情况下,警察只让花城人交钱,多少还算不太偏颇。

那么接下来,他就要面对的就是正事了,“那个叫大勇的人,现在在哪里?”

“应该是在紫罗兰酒店吃饭,”吊着膀子的那位发话了,“他帮了花城的地不平,地不平肯定要摆酒请客的。”

合着这个农贸市场,虽然是抱团的花城人为主,但这一股势力想要安生地发展,跟阳州本地的混混也要有关联。

这股势力的老大就是地不平,此人天生长了一对长短腿,年轻时也是敢打敢杀,这个农贸市场起来之后,他就带人来收保护费,不过也有本地小混混收这个保护费,双方干了几仗之后,地不平联系上了老乡的菜贩子,彻底把其他人赶了出去。

而这个大勇,是阳州本地的混混头,黑白两道通吃——关键是他在白道上认识的人不少,地不平也要买他的账,这次打架,地不平没出手,调解的时候他也不合适出面,就找上了大勇,这个人情他一定要认。

“能确定是在那个酒店吗?”陈太忠不想跑冤枉路。

“我们马上了解,”毛老六摸出了手机,一边也有人拿出手机,北崇是相对落后的地方,能来阳州占场子的主儿,都不是经济特别困难的。

没点实力的想在那里占摊子,那是想都别想,大部分人是把菜拉过来,卖给摊主就完了,随后摊主可以批发给本地,也可以卖给外地来的批菜的贩子——没错,这里的菜甚至可以销到省外,所以才会争斗得如此激烈。

有当地人办事,真的是利索,事实上,打架的两帮人相互都认识,很快地,消息就落实了,他们甚至打听出来,大勇和地不平在“墨竹厅”包间吃饭。

“跟我走,抓人,”陈区长吩咐朱奋起一句,转身向门外走去,门帘掀动之际,又传来一句,“捎上五个卤鸡腿,我还没吃饭。”

这小店不大,不过有一口大锅在那里放着,里面是卤制的鸡腿、猪耳朵、猪蹄什么的,直接可以现点的,并不耽误时间。

这就去抓人?朱奋起暗暗地咂巴一下舌头,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敢拖延,吩咐手下一句之后,就追了出去。

他上了陈区长开的沙漠王,汽车开动之际,鼻青脸肿的北崇人们才钻出了小店,看到那沾满了泥浆的银灰色越野车,吊着膀子的那位愕然地张大嘴巴,“陈区长这是……从哪儿赶过来的?”

“他还没吃饭,”毛老六沉声接话,眼睛也有点红了,菜贩子们虽然处于社会底层,但是见识并不差,换个县区,这样级别的纠纷,惊动得了区长这样的人物出面?“尼玛……咱们北崇人积了大德,能碰上这么个区长。”

“上车上车,”这时候,结了账的警察们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手里还抱着一个大的油纸包,北崇分局此来,主要是接人的,所以除了一辆警车,他们还征调了一辆破破烂烂的中巴车,车上挤二三十人不成问题。

陈太忠要鸡腿,倒不是专门为了感化自己人,实在是他从临云赶到市区,这速度太快了一点,所以他一定要强调,自己还没吃饭。

紫罗兰酒店离这小饭店不远,事实上,阳州市区本来也就没多大,十分钟之后,越野车就驶进了酒店门口的停车场。

酒店的门童眼疾手快地来开门,这车虽然脏了点,但这是沙漠王啊,几十万呢。

就在这时,后面跟着的警车和中巴也驶进了铁栅栏围着的院子,大家纷纷下车,几个保安看到车里噼里啪啦地下人,除了几个精壮汉子之外,还有众多鼻青脸肿、血流满面之辈,登时就傻眼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有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保安反应快一点,他上前一伸手,不怒而威地发话了,“我们这里……”

“警察,”一个便衣警察摸出证件亮一下,“我们正在执行公务,请你立刻让开。”

其实北崇警察的素质,远远没有这么高,但这是进了市区,一边又有区长盯着,所以大家就要展现出文明执法的一面。

这保安听到对方连“请”字都说出来了,眨巴一下眼睛,身子往旁边挪两步,看到一群人闹哄哄地往大厅里走,愣得一愣之后,他转身跑向门口。

地不平真名叫邓大山,别人叫他“峰哥”,恨他的人背后叫他地不平,此刻他正跟大勇坐在墨竹厅里,推杯换盏地喝着。

“大山哪,你那个竹竿儿,今天下手太狠了,”大勇才不会叫他峰哥,“肚子上三刀,差一点就是人命,市局领导都过问了……勇哥我压力不小。”

屁的压力,你无非是想多榨取一点而已,邓大山心里有数,他微微一笑举起酒杯,“那是,多谢勇哥仗义,以后您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要是皱一皱眉头,那就不算带把儿的。”

“我知道,”大勇点点头,心说这么大的事情,你小子该再出点血才行,“这件事情还没定性,我劝你还是再给办事儿的人塞点……”

就在这个时候,门猛地被推开,在座的九个人登时就是一愣,这一桌除了一个女人是大勇的姘头,其他六个人全是跟着这二位混的,喝了点酒之后,反应虽然有点慢,但是下一刻,还是站起来四五个,“干啥……找事儿?”

“警察,”那位警察又亮一下证件,然后扫视一眼四周,“谁是楼健勇?”

“警察啊,”一个大喇喇地坐在那里的汉子出声了,而且看起来,他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我怎么没见过你呢,哪个分局的?”

“这就是大勇,”毛老六从后面挤了进来,遇上这么有担当的区长,他也就不怕这些混混了,北崇人里没孬种,“他旁边的这个,就是地不平。”

“我艹尼玛毛老六,有胆子你再说一遍?”邓大山闻言大怒,想也不想抓起个杯子,一甩手就狠狠地砸了过去。

然而非常遗憾,这个杯子并没有砸到毛老六,而是非常诡异地直奔亮证的那个警察而去,接着啪地一声脆响,那杯子正正地在警察额头炸开。

“我日,”邓大山登时就傻眼了,毛老六离警察起码有三米远,总共七八米的距离,能偏差了这么多……我没喝多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只觉得额头猛地一阵,登时满眼的金星乱转,下一刻他就软绵绵地栽倒在地,在倒地之前,他隐约听到一声怒吼,“我艹你大爷地不平,敢当着我的面袭警……”

楼健勇虽然看起来很有底气,但是他心里也在揣摩,这闯进来的人,到底是个什么路数,北崇那小破地方,能求到什么样的大神?

而且进来的人也挺古怪,除了警察、北崇的当事人,居然还有人拿着一只鸡腿在啃……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儿,你要摆造型,嘴里叼根牙签岂不是更好?

然而更令他想不到的是,下一刻,那人手里的鸡腿就不见了去向,然后就是一声闷响,侧头一看他才发现,那只鸡腿正在从地不平额头上缓缓滑下,与此同时,邓大山的身子,也缓缓地向地上滑去。

一只鸡腿,居然直接砸晕一个人,这一幕将所有人都惊到了,一时间,满屋子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姓楼的,滚过来,”鸡腿砸人的年轻人勾一勾手指,语气是平淡到不能再平淡了,但是偏偏给人一种无法抵抗的感觉。

说完这句话,他又从身边的人手上的油纸包里取出一只鸡腿,慢条斯理地啃起来。

3413章冲突(下)

楼健勇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猛地听到有人叫了起来,“哎呀,袭警……”

喊这一嗓子的,就是那个警察了,他还真没想到自己会挨这么一下,在他的感觉里,那杯子明显地就是冲着毛老六去的,却是死活没想到眼一花,杯子就冲着自己来了,这时候他已经无暇反应太多,只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杯子在他的头上炸裂,而他则是本能地向地上一蹲,伸手就捂自己的额头,待他反应过来之后,睁开眼睛看一下手掌,已经满眼是血了,恼怒之下,他大叫一声。

“小王,要紧吗?”有人问一句,而于此同时,朱奋起厉喝一声,“谁都不许动,动一动,后果自负。”

在地不平倒地之后,经过短暂的平静之后,在座的那几个试图有所动作,不过,在先后两个人说了“袭警”之后,大家终于意识到了现状——且不说门口黑压压的一片人,打得过打不过,只说袭警这俩字,一般人也承担不起。

依据《警察法》,袭警可以视为违法行为,但是直接使用暴力手段袭警的,在《刑法》上也找得到依据,没错,那就是犯罪了。

所以一桌人或坐或站,都在那里不动了,只有楼健勇愣了一愣之后,慢悠悠地站起身,走到陈太忠面前,笑眯眯地拱一下手,态度虽然和气,语气却还是四平八稳,“这位兄弟,小弟不才,还想请问一句……”

“啪”地一声脆响,陈太忠抬手就狠狠地扇他一记耳光,接着一口唾沫就吐了过去,唾沫里还夹杂着些许的肉末,“什么垃圾玩意儿,想做我兄弟……你家祖坟上烧得起这柱香?”

阳州的混混,好勇斗狠那是没话的,但是相对而言,他们的层面也比较低,大多数人还是处于视面子如生命那种境界。

当着诸多小弟,一记耳光,那就是天大的仇恨了,再加上一口唾沫直接吐到脸上,那更是不死不休,更别说辱及先人了。

辱及先人了啊!在阳州这里,辱及先人那会是世代血仇,宗族观念强——什么叫宗族观念强?你辱我无妨,辱及列祖列宗,那就是纵是毁家,也要雪耻。

楼健勇也是个见多识广的,虽然混了黑道,但是跟白道打交道多了,倒也不差婉转圆润,不过听到这话,他心里的火气实在忍无可忍,“敢辱我先人……艹尼玛,老子跟你拼了。”

“去尼玛的,”陈太忠想也不想,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扇了下去,这一记的力道就又大了不少,直扇得这货踉跄几步,“毛老六,来两个人按着他跪下。”

楼健勇被这一记扇得直接就不辨了东西,他心里想着反抗,但是朦胧之中,却被人擒住了双臂,想要挣动一下,却没想到擒着他双臂的人也是力大无比,死活是挣不脱——敢在这个口儿上讨生活的,有哪个是简单的?

紧接着,他就觉得后腿弯上被人连踹两脚,身不由己地跪了下来,毛老六他们又不是警察,下手根本不在乎分寸——有区长支持,往死里搞都不怕。

“敢艹我妈,你这能耐大了,”陈太忠笑眯眯地看他一眼,抬头又招呼一句,“其他人都铐起来,那个吊膀子的……别看,就说你呢,我要那个暖水瓶。”

吊着膀子的这位愣得一愣之后,忙不迭地抱着那个八磅的暖水瓶过来了,众目睽睽之下,陈区长笑眯眯地掀开壶口的木塞,一瓶热水咚咚咚地就浇到了大勇的头上,“这大冷天的,热乎一下吧。”

“嗷”地一声,楼健勇没命地挣扎,但是他的身子骨真的不行,而控制他的这两位,两条膀子上的力气都没得说,而且一人踩了他一条腿,他真的是想挣挣不动。

“来个人,把他裤带解开,再给我拿一壶水……我把他烫熟了,看他怎么艹我妈,”陈区长却是无动于衷,什么玩意儿嘛,敢这么骂人?

陈区长玩得兴高采烈,别人却是看得目瞪口呆,见过不讲究的,真没见过这么不讲究的,咱凌虐可以,但是……不要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吧?

于是,朱奋起走上前劝解,“老板,现在这个不太有必要,这毕竟在市里,咱们带回去慢慢问嘛……分局二十四小时有热水,滚烫的。”

“凭什么呢?他们袭警,”陈太忠看他一看,“老朱我这就要说你了,要爱兵如子,下面人受委屈了,做领导的就要出面……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正说着呢,外面又走进来两男两女,打头的那个男子身材瘦高,四十岁左右,戴一副金丝边眼镜,他进来之后不说话,先是四下扫视一眼,才威严地发话,“怎么回事?”

“滚一边去,没你的事儿,”那被酒杯砸了的小王,此时暴走一下,他怒视着对方,满脸的鲜血,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狰狞,“警察办案……你小子也想跟着走?”

“紫罗兰是高尚场所……都是乡亲,直说了吧,我们老板是卓总,不管你们知道不知道,”中年男子抬手顶一顶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地发话,“可以带人走,把大勇留下。”

“给你半分钟,把你们老板叫过来,”关键时刻,还是陈区长出马了,事实上他对阳州的情况,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不过几个勺子,对他来说也是无足轻重,“我带人走,是执行公务,他想阻碍……需要给我一个交待。”

“老板不在,去香港了,”中年男子淡淡地回答,对北崇人来说,这话既是解释也是卖弄,我老板是去香港了——去的可是香港,你们掂量一下。

但是对陈太忠来说,这个卖弄的威力,几近于无,你老板去旅游了,那你牛逼个什么呢?于是他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那你……打算阻止我们了?”

“我们只是觉得,有话好好商量,没打算阻止什么,”紫罗兰这边越发地谨慎了。

陈太忠根本没兴趣多跟他说一个字,只是扭头淡淡地看一眼朱奋起,“朱局长,警察执行公务过程中,有人妨碍该怎么处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朱局长冷冷地看着中年男人,“马上让开。”

男人眼珠一转,身子微微侧一下,让开了道路,又笑吟吟地问一声,“那麻烦问您一声,您这是哪个局的?我也好跟老板汇报。”

朱奋起心里明白得很,这紫罗兰的卓老板不好打交道,所以只有区长顶在前面,他才敢来直接带人,不过饶是如此,他也要给主家最后一个机会,现在听到人发问,他先是略略一怔,才沉稳地回答,“北崇,朱奋起。”

中年人不再说话,转头快步离去,没有人发现,他转身之际,眼中露出一丝不屑。

此时,邓大山已经幽幽醒转,陈太忠见动静越整越大,一时也不折腾楼健勇了,“这些人,除了这个女人,统统带走。”

北崇的警察们这次来,还是带了不少铐子,因为朱局长想着,没准要铐对方的人,还有就是……说不定北崇还有不听劝的,少不得也要变通一下,弄回来慢慢地做工作。

这八个人里,有七个都是规规矩矩的,连那大勇都不敢多说一个字,血气之勇不足恃,刚才若不是有人来,现在就该开水浇到他裤裆里了——他是混混不是亡命,忍一时之气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只有邓大山挺不含糊,跳着脚大骂,毛老六等人得了区长的支持,毫不含糊地拳打脚踢,警察们也视而不见,不多时这货就被打成了猪头。

铐人上车折腾了一会儿,然后又有服务员进来要结账,陈太忠拣出一个看起来还上档次的包包,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有不少钱,点出钱来结账——这种可能违反相关纪律的事儿,他这个区长亲自出手。

为了恶心这紫罗兰酒店,他还吩咐一句,“要发票。”

结果这么一阵耽搁,等他走出酒店的时候,却发现事情起了变化,两个交警挡在了院子门口,正在跟朱局长说着什么,而四周围聚了七、八个保安,还有四五十号闲人,一看就是混混那种。

这阳州不务正业的人也太多了吧?陈太忠看得有点咋舌,不过他也没在意,既然要出头,事情大一点又何妨?

“怎么个意思?”他走过去沉声发问。

(友情推荐新人新书:《穷小子与富千金》,书号2442099,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