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4 -3415掩耳盗铃

3414 3415掩耳盗铃(求月票)

3414章掩耳盗铃(上)

朱奋起也有点挠头,这两位交警拦住车,一定要查各种手续,糟糕的是……这辆中巴没手续,这车原本就是有人买来的二手车,在北崇区里跑公交,线路牌什么的有一个,但还真是没手续,不过车主人在警察局有关系,也没必要在乎手续。

朱局长是表明了身份的,按说对方可以通融一下,不过那俩交警也为难,说您稍微等一等,我们也不扣车,等个十来八分钟,有做主的人来,我们就走了。

朱奋起是市局里出来的,认识的警察不少,这俩交警头上的大队长跟他都喝过酒,这个事儿闹得就有点……总是不好放下面皮。

不过陈太忠来了,那就好办了,于是他扭头介绍,“他俩说了,文峰分局的警察,马上就要到了……希望咱们能等一等。”

“不用等了,”陈区长走上前,一只手拎着鸡腿在啃,另一只手就抬手去推交警,“让开,别找揍啊。”

“喂喂,你别袭警啊,我们看朱局长面子,不跟你一般计较,”一个交警怒视着他,“你差不多点啊。”

“还有多的铐子没有?”陈太忠看一眼朱奋起,“先把他们铐柱子上去,咱们走了再放。”

“对不住了啊,两位,”朱局长也早有这个心思,只不过还是区长发令比较好一点,“你看我们领导发话了,你们也别反抗,铐住了,你们也算是跟上面有交待了。”

这俩交警对视一眼,只能老老实实地走到旁边,对过来铐人的低声嘀咕一句,“那个啥,我俩一个铐子就行了,哥们儿口袋里有钥匙呢。等你们走了我自己开。”

“不行,铐子还得带回去,穷怕了,”这位低声回答一句。

“你们那领导到底是谁啊?”另一个交警又低声问一句,年纪轻轻的,能让朱局长看眼色行事。很不简单嘛。

“我们新来的区长,”这位倒不打算保密,“花城人把我们北崇人打了,其中一个肚子上被扎了三刀,凶手还给放了……我们区长怒了。”

这俩被铐到一边。一边的混混们却是不肯罢休,有人伪作围观被铐着的警察,也有那莽撞的。拦住中巴直接发话,“放开大勇哥……弟兄们,一起上啊。”

“找虐?”陈太忠上前二话不说,直接飞腿踢人,眨眼之间就被他踢飞十来个,然后手一抖,啃得只剩下骨头的鸡腿飞出,啪地一下。正打在一个背着手的家伙的肩头。

那位只觉得一股大力猛地撞了一下肩头,手里拿着的东西啪嗒一声掉在了身后,朱奋起眼睛一眯。“把那个抓起来!”

掉落在地上的,是一个卷成筒状的报纸,都是当警察的。这玩意儿一露面,大家太知道里面是什么了——不是砍刀就是土枪。

其他警察的反应也不慢,扑上前去就将此人按倒在地,一个警察上前捡起报纸,不需要打开,手一捏就知道内容了,“有枪!”

这一下,北崇分局的人顿时紧张了起来,有两名警察直接拔出了配枪,其中一个就是满脸开花的那位,不过还好,他只是被碎玻璃片割出很多小伤口,虽然目前血流满面,但战斗力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掉出枪来,这事情就简单多了,只要不是想跟警察枪战,混混们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于是三辆车鱼贯而出,解开那俩交警的手铐之后,很快就消失了。

两分钟后,又一辆警车赶到,上面下来一男子,找到那俩交警一问,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带头的那个男人,真的是北崇区长?”

“看年纪不像,”一个交警回答,“但是看气势……像。”

“这还真是麻烦,”这位的眉头一皱,区长亲自介入,这个问题还就不好搞了。

陈太忠一行人在路上略略停车,给那警察简单地消毒包扎一下,就继续上路了,原本说有两个小伤口要缝针,结果那叫做王永亮的警察说不用,咱区医院有个大夫,缝针缝得特别好。

那就赶路吧,陈区长心里对这个小警察有了点印象,此刻留在市区,容易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那个文峰分局想插手,就是因为他们是一开始处置打架事件的分局,北崇分局半路劫了这个案子,这里面就能生出些口水来。

不成想,小警察对区长印象更深,借着受伤的缘故,王永亮坐到了沙漠王上,翻来覆去地赞叹陈区长的身手,就只差明着说一句,想拜区长为师了。

车到北崇,基本上就是下午三点半了,陈区长跟着一大帮子人来到了警察分局,然后抽调了大量的警力来审这个案子——由于目前分局在保护外地来的贵客,离分局近的乡镇派出所,都被抽调了不少警力来。

至于说北崇分局接手这个案子是什么理由,很简单,毛老六等菜贩子受到了黑恶势力的袭击,对文峰分局的处罚不满,所以就告到了北崇分局,然后此事“很不幸地”被区政府知道了,新来的区长陈太忠表示严重关注。

陈区长确实严重关注,他甚至跟分局的刑警大队共同审讯楼健勇。

楼健勇吃那热水一烫,现在满头满脸都是红的,亏得是那一暖瓶水被他们喝了一半,温度也不是很高,目前没什么地方起泡,不过可以想像,起码要褪一层皮。

陈区长往桌子后面大马金刀地一坐,“先去烧壶热水。”

“陈区长,我错了,”楼健勇双腿一屈就跪到了地上,他在车上已经听到了大家的议论,知道自己骂的是北崇区区长,而这区长不但天不怕地不怕,更是有一身的好功夫。

面对这样的强者,服个软不算啥,关键是他不想自己的裤裆也被热水泼了——只要是个男人,都不想遭受这样的刑罚。

欺软怕硬之辈!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冷哼一声,“你骂我的时候,很气粗的嘛。”

“我真的错了。”楼健勇双手戴着手铐,他的胳膊向前一伸,就在地上咚咚地磕起了头,“我不该骂您,我罪该万死……您饶我这一遭吧。”

“能屈能伸……哈,挺有意思嘛。”陈区长冷哼一声,然后看一眼身边的警察,“好好审一审,他做过什么坏事,黑后台是谁!”

说完他站起身走了。事实上,他并不在意这个楼健勇,关键是混混头出面。就能在警察局保人,这个风气他是绝对不支持的——调解民间矛盾也就算了,居然插手执法机关?

既然是打算为北崇人出头了,他就要把这个楼健勇当作样板来打,好死不死的是,这货居然还牛皮哄哄的,他肯定是要当面打脸。

然后他又去看了邓大山,这个嚣张的地不平早就被人打成猪头了。没错,他今天是没动手打群架,但是冲着这厮敢当着警察的面儿甩茶杯。就可见此人是怎么行事的了。

事实上,他也收北崇菜贩的保护费,所以在花城人占上风的时候。他也不太方便出面,而没有他的私下纵容,花城的菜贩也不会如此地嚣张。

见到区长进来,大家纷纷地站起身,陈区长摆一下手,“让他把今天所有参与打架的花城人,全部交待出来,那个捅人的竹竿,更是要交待出来。”

“请区长放心,”警察们齐齐回答,一边做为苦主儿的北崇人也此起彼伏地回答,“区长您放心,我们积极配合”,“区长,很多人我们就知道他们家!”

看完这两边,第三个重点他就不想去了,那个持枪的家伙,怎么也能审出来点东西,那就是分局自己的事了,不需要他关心。

就在他正要开门上车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陈区长,您稍等一下。”

说话的正是头上缠绷带的毛老六,他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走近悄声嘀咕一句,“您要防着花城人来堵门,他们不讲理习惯了……法不责众嘛。”

“我知道,”陈太忠点点头,他能考虑到这一点,现在抓这几个人倒还未必有多大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再抓上十来八个花城人的话,一定是天下大乱的局面,他眼珠转一下,“你们能不能发动一下北崇人?”

花城人再多,也不可能一个市的人都过来,在北崇的地盘上,只要北崇人齐心,还真没什么可怕的。

“我就是这么想的,”毛老六轻轻地点点头,“知道您不喜欢**,所以来请示您一句……只要花城人敢来,咱们能发动的北崇人,绝对更多。”

“这个章法……不对,”陈太忠摇摇头,对方能想到这一点,也确实是为区里、为他着想了,但是花样不是这么玩的。

“啊?”果不其然,毛老六讶然地张大了嘴巴,然后才问一句,“那您说,怎么就对了?”

“现在就开始发动,”陈太忠瞥他一眼,细细地指点,“要求咱们分局严惩肇事凶手,不过我事先强调啊……你要是控制不了事态,就不要去做。”

“这个您放心,”毛老六一拍胸脯,“我就算控制不了事态,还有您呢,您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一定给您宣传出去……这样的干部,咱北崇的老少爷们儿都服气。”

“大家心里明白就行了,不要搞个人崇拜,”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发话,“记住,这是你自己要做的,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3415章掩耳盗铃(下)

陈太忠走出好远之后,心里还在暗叹:人民群众的眼睛,终究是雪亮的。

对于接下来的事态发展,他有所安排,但是很多事情无法提前预测,所以他也是打着见招拆招的心思,却是没想到淳朴的北崇人民,给他献上了这么一份大礼。

没错,这礼真的太大了,只要北崇人闹起来,他今天的冲动就变得顺理成章了,有些人想歪嘴,也要掂量一下了,而花城人想要借机生事,就要提防挑起北崇人更大的怒火。

如此一来,陈某人就没必要在此事上花太多的精力。而与此同时,他这个亲民的形象,也能很快地不胫而走,将来的工作,也更容易得到群众的认可和支持。

事实上,他早就想过这一招。只不过不容易操作,他好歹也是政府一把手,暗暗撺掇下面的群众闹事的话,传出去也不好听——北崇这里,几乎是没有什么秘密能守得住的。

所以他的打算就是。实在不行就弄几个分身,藏在围观的北崇群众中呐喊几句,以煽动大家的情绪——到时候围观的人肯定少不了。

这个手段奏效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相较群众的自发组织,那就不值一提了,那不但是可控的,也是支持区政府的,更是陈区长刷声望的大好时机。

北崇的民心……可用啊,陈太忠猛地发现,都说北崇民风彪悍宗族势力强,其实用好了的话。也会成为绝对正面的助力。

而用好民心……真的很难吗?他并不这么认为,只看今天的事情就知道,北崇的老百姓。要的其实并不多,在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能及时站出来。这就是合格的干部。

但就是这样小小的要求,很多时候都得不到满足,还是拿今天的事来做比喻,陈太忠相信,换了任何一个干部来做区长,也不会像他这样果断,哪怕是以亲民出名的段卫华,最多也是会表示关注,绝对不会像他一样,身先士卒冲杀到第一线去。

可是官场里,真是讲究个领导带头,还是拿今天做比喻,陈区长看得很明白,朱奋起除了在报“北崇朱奋起”的时候男人了一把,其他时候都有意无意地藏在他这个区长身后——没错,朱局长今天很配合,但是陈区长若是不在,估计也做不出来什么事儿。

领导干部的带头作用很重要,但是偏偏地,领导干部们在需要带头的时候,不会去出这个头——花城市自成势力,花城人心狠手辣,花城的关系网,利益错综复杂。

为了几个小老百姓,招惹这样的怪胎,还有被打黑枪的危险,值得吗?

这么想着,陈太忠就开着车进了北崇宾馆,把钥匙留在前台的时候,心里还在琢磨:原本还想去党委跟隋彪商量一下,看要不要调基干民兵呢,现在这一步,就可以省了。

不过饶是这样,他也没有放松警惕,来到区政府之后,他安排李红星注意相关方面的动态,要不说做了领导,身边什么人都得有,他再见不惯李红星,也不得不承认,这货是区里狗腿跑得最勤快的,没有之一。

果不其然,李主任马上就表示说,我帮区长您盯着花城,那边有点啥风吹草动的,我第一时间就汇报给您。

这还不算完,陈太忠又给隋彪打个电话,说我今天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隋书记已经听说这件事了,北崇不是什么大地方,而且陈区长整出的动静也不算小,自然有耳聪嘴快的人汇报给党委书记。

隋彪心里正琢磨,说你这个区长态度还算端正,遇到这种大事知道跟我通气,不成想对面直接发话了,说是想让区武警中队集结待命,隋书记这就有点不高兴了,“咱们区的武警中队,满打满算就四五十个人,而且人家是支队直属的,不好动啊。”

这个问题其实还有历史原因,本来北崇跟武警中队的关系,以前还算可以,但是北崇穷啊,尤其是撤县改区之后更穷了,而且这里还是穷横穷横的,武警吃不上区里的孝敬,麻烦又多,关系自然也就很扯淡了。

“嗯,那就算了,”陈太忠讨了个没趣,就不想再说什么了,心说我大不了到时候多打几个人——不过这么搞,威风是威风了,但是有点不成体统啊。

隋书记也听出他的不满了,本来心里还有点高兴,一转念,却是又有点不放心了,“太忠区长,你最近要注意一点安全,那些花城人,有的时候,真的挺能冲动的。”

他还指着陈太忠的业绩呢,可不想对方出事。

“嗯,感谢班长的提醒,”陈区长机械地回答一句,然后就挂了电话,心说花城人你要敢胡来……我捏不死你们这群小样儿,也就枉称五毒书记了。

有意思的是,他才挂掉这个这个电话,李红星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区长……刚才政府办接到了恐吓电话,是针对您的。”

原来李主任接到了区长的指示之后,正抱着电话一通联系,结果王媛媛走过来汇报,她负责的是政府办对外公开电话——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通常是临时工干的。

小王说她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一个阴森森的男人,姓陈的不给花城人面子,那就要做好接受报复的准备——这个事情,她可以晚上回去跟区长说,白天不行。多少人看着呢。

王媛媛也是在意区长的安危,接了电话之后,马上过来汇报李主任。李主任这立马就跳了起来,找区长报警,“……咱们应该去电信局,火速追查一下这个电话来源,区长,时不我待啊。”

“切~”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查话单的事情,他做得多了。但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就吓得一惊一乍的,还怎么主政北崇?“这个事情。我会跟朱局长说的,他们的目标是我……看把你激动的。”

“但是这个……不得不防啊,”李红星有点激动。看起来不是伪装的。

“我会怕这个?”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抬手摆一下,“行了出去吧,你把心思用在群体方面……我个人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如果我死,不知道多少人陪葬呢。”

“可是……花城人做事,有时候真的不讲道理,”李红星却是冒死直谏,“比如说吧,白天大家说这事儿,花城人可能只是气一气,但是晚上喝了酒之后说,热血上头,那后果就不好控制,再有人挤兑一下,真的很危险。”

“话赶话,没好话,”李主任叹一口气,也是情真意切,“区长您这身娇肉贵,一定要防着有人热血上头……哪怕您一个换他们一百个,也不值啊。”

“多少干部的胆子,就是被你这样的人吓回去的,”陈太忠抬手指一指他,哭笑不得地发话,“你就没有想到,为什么只是这么一个电话?”

“为什么?”李红星闻到的八卦的味儿,登时打蛇随棍上了。

“去吧,”陈太忠随手一摆,看也不看他一眼,“你要是能想明白,现在起码也是个副区长了……不懂就是不懂。”

陈区长这话可不是诋毁李红星,而是这样的关窍,不到一定境界的人,真的看不明白,简而言之一句话,陈某人收拾的是混混,而且是摆明车马的。

那些利益攸关者在冲上来之前,先要考虑风险,就像北崇换个区长来处理此事,之前也要考虑风险一样——谨慎是必须的。

两人正说着话,徐瑞麟和白凤鸣联袂进来了,卢总看了看了前屯的厂址之后,表示满意,还说这马上年根儿了,咱们明天是不是可以把协议草签一下?

协议精神,陈太忠已经知道了,北崇出资两千万,这钱是借邵国立的,涂阳却是自己出资两千万——涂阳卷烟厂财大气粗,连跟邵总接待的兴趣都没有。

涂阳有牌照,所以占这个分厂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卷烟厂的建设过程中,以北崇为主力,涂阳派技术人员指导和监督,投产之日,管理权移交给涂阳一方,北崇可以派出副总和财务监督人员。

再加上工人尽量雇佣本地人原则,北崇真的逮大便宜了,类似的情况,涂阳完全可以将这一笔资金,用于本厂的扩大再生产,也就是北崇烟叶较为便宜,又有邵国立和陈太忠的面子,换个人真的未必有兴趣这么搞。

至于说管理方是涂阳人,那根本不是问题,不管怎么说,这厂子建在北崇的地盘上,涂阳人要是太过损害本地利益,区里也握着谈判的筹码。

“要不明天把那个普林斯的协议也签一下?”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既然王宁沪有兴趣来,索性两家都签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