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9 -3420升温

第一卷 3419 3420升温(求月票)

3418章升温(上)

邵局长恼了,陈区长也恼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居然被电话吵醒了——对陈太忠来说,这种经历还真的不是很多,他通常六点钟就醒了。

电话是五点半打过来的,这个时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前去花城抓捕打架闹事者的警察,遇到了麻烦。

对这次跨县区的抓捕,北崇分局准备得还算充分,一共出动了十一个人分三个抓捕小组,三辆借来的依维柯,凌晨三点钟潜入花城埋伏。

下面县区想往市里送菜,一般都要赶个大早,像花城离市里,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哪怕是冬天,菜贩们也得四点来钟就起床——要不说什么钱都不是好挣的。

警察们埋伏在三个菜贩家门口,守株待兔地抓了三拨一共十个人,其中没有捅人的家伙——那个叫竹竿的已经跑出阳州避风头去了。

抓了这十个人之后,他们也不敢再呆着,一路就跑出了花城,可是想一想三辆车才抓了十个人,大家又有点不甘心,就说再去关南守两家吧?

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在关南才守了一家三个人,结果另一家得了消息,召集起了二十来个亲朋好友——这还是在大早晨五点出头,要是大白天,真不知道能招呼多少人来。

北崇警方一看智取不行了,索性就改成了强攻,不过可以想像的是,强攻必然不成功,老弱妇孺把大门一堵,嘴里纷纷地嚷着,“北崇人来关南欺负人了,关南的老少爷们儿呢,都软了?”

一听是这话,北崇分局的就知道,不撤不行了,不成想车子要启动了,外面又有两个人挡住了去路,就成了瓮中捉鳖的架势。

“警察,”警察们怒吼一声,结果对面死活不让,众警察一拥而上,将这两人也擒到了车上,关南人一看动手了,拎着铁锹钉耙之类的就冲了过来。

警察们见势不妙,上车疯狂逃窜,饶是如此,两个警察也被飞来的砖块砸得头破血流,还有一个警察被一个年轻人拽着胳膊,足足拽了一里地。

警察在车上有帮手,最终没被拖下车,但是那年轻人就惨了,跟不上车速之后,他想松手,警察不干了,看到同事被打得头破血流,车窗户也被砸烂两扇,一时间大怒,“尼玛,这得多少钱才能修好?”

所以他反倒是攥住对方的手不放,拖着人在马路上跑,等对方厚厚的衣裤都磨破之后,这才松手,然后拖此人上车。

然而非常遗憾,他的火候没掌握好,对方的脚和膝盖之处,都已经磨得鲜血淋漓了,一时间警察们就有点头疼,这个人——该不该带回去呢?

搁给平时,这种妨碍警方执法的毛小子,带就带回去了,顺便还可以打一顿出出气,但是现在折腾成这样,带回去好像是警察故意在路上拖成这个结果了——虽然事实就是这样。

可是不带回去……又不利于捂盖子,车开了一阵之后,分局的人也没什么好主见,于是就给直接给区长打电话,朱局长说了,遇到重大事情可以直接联系区长。

“带回来干什么?还浪费北崇的医药费,丢下去,”陈太忠迷迷糊糊地听明白了原因,打着哈欠指示,“记住这个人的名字,等他养好伤再抓过来。”

区长你真不是一般的牛掰……打电话的警察心里也是佩服得不得了,“但是他们可能借此造谣生事,鼓动群众,事情没准要变大。”

“大就大呗,咱们站在理上怕什么?”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哼一声,“他们要是打算不讲理,这世界……总有更不讲理的人。”

这件事情,他原本就不怕搞大的,不过现在听说,自己区里的警察,出去之后被人乱砖砸了回来,有两个人头上居然开了口子,心里自然是恼怒无比。

这个电话一接,他就睡不着了,将枕头靠在床头,自己斜躺上去,闷闷地在那里琢磨了起来,主政一方……也不是很简单的啊。

他在官场的时间虽然短,但是任职经历真的太丰富了,从村长助理到街道办政法委书记,从招商办又到了行局,最后直升到了文明办,其间乱七八糟的兼职更是一大堆。

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些地方的性质虽然各子不同,但是无非是讲个控制好下面,团结好同事,尊重好上面,万变不离其宗——基本上没有什么相同水平竞争对手。

可是主政一方就不一样了,他想做好工作,不但要给下属信心,要跟隋彪达成默契,要给市领导适度的尊敬,更重要的是,他还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竞争——同级平行的政府。

以阳州为例,下属的有五区五县一市,北崇不过是其中的一区而已,它想做成什么事,要面临其他四区五县一市的竞争——这个里面没有职能分工,谁抢到就是谁的,有本事的话,重复建设也是可以的。

所以说,陈区长面临了一个新的挑战:在竞争对手面前,该怎么出牌?对他来说,这个挑战前所未有——大家都是归阳州管的,但是同时,这十个兄弟单位具备相同的职能。

这绝对是很令人头疼的,他甚至能明白,官场里那些被寄予厚望的新星,为什么要强调一下基层任职经历,还要强调是一把手,因为这个兄弟县区、兄弟城市之间的竞争,不但考验大家的竞争能力,也要考验协调能力。

想到这里,陈太忠非常庆幸,区里的对手已经被他分化瓦解得差不多了,上面的市领导对他这个刺头也很头疼,所以他要面对的,仅仅是同级单位的竞争。

虽然这个领域并不是他熟悉的,但是既然其他领域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干涉,他也很有兴趣试一下水——不就是县区的碰撞吗?县级市就很牛逼?

别说,县级市还真就很牛逼,早晨七点四十的时候,陈太忠正陪着凯瑟琳在区政府里散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里面的女声很沉稳,“陈区长,我是花城政法委书记朱月华,你区的部分工作人员,今天凌晨在我地展开工作……没有事先通报。”

“这个我不清楚,哪一方面的事儿?”陈太忠索性一推六二五,看她怎么说。

我政法委书记给你打电话,能是哪一方面?朱书记恨得直咬牙,不过她做事还算靠谱,所以就很直接地点明,“就是昨天阳州菜市场的事情。”

“哦,这个事情我知道,但是那个不通报……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索性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展开什么工作了?”

“你北崇在凌晨,从花城抓走了十个人,”朱月华冷冷地发话,“我打电话问朱奋起了,他说这些事情是你安排的?”

“我北崇警察局在哪儿抓什么人,一定要你同意吗?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吧?”陈太忠啪地一声压了电话,你以为你是谁?

这个时候,他真的有点遗憾,此事不是发生在凤凰,要不然他直接整出那女人的尿来……我们倒是想跟你打招呼呢,可能吗?

电话是压了,但是事情依旧在继续,尤其是李红星已经打听清楚了,楼健勇以及文峰分局局长的来历有点复杂,“文峰的唐局长,是关南人,楼大勇跟港澳的黑势力有联系。”

“知道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一句,“接着了解吧。”

区政府热闹,北崇分局也热闹,条幅挂了整整一夜,据说夜里两三点的时候,门口还有十几个人——这些就是菜贩的亲戚朋友了,寒冬腊月里守护着条幅。

当七点多,出去抓捕的警察抓了人回来之后,这里变得越发地热闹了,北崇的早晨一直是慵懒的,闲汉们超级多,这下直接有了消遣的地方。

到了八点多的时候,围在分局门口的人都快破千了,还有越聚越多的趋势,分局昨天抓了九个人,今天又抓了十三个人,还要分头审讯,警力和房间都不敷使用了。

所以有些花城人,就是在院子里铐着,这下可好,时不时地就像有人冲进去打人——这些欺负乡亲的外地人,不该揍吗?

还好,分局门口有把门的,有几个混混头也知道深浅,劝着人别进,但是随着人越来越多,这情绪就不好控制了,到最后分局不得不又临时腾个房间,将铐在院子里的人放进去。

接下来,连区政法委书记祁泰山都忍不住了,他跟陈区长往日没什么交道可打,但是今天这事情一旦失控,陈太忠固然好不了,但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也要担责任。

所以,祁书记亲自来到区政府,找到了了陈区长,“太忠区长,有的围观群众,试图冲进去打人,这个……咱们是不是该疏导一下了?”

“这个嘛……”陈太忠也有点拿不准了,昨天虽然有狄健等人疏导,可是今天上午来的闲汉们太多了,控制不好就容易发生问题——这东西真是双刃剑。

就在这时,祁泰山的手机响了,他走到一边接电话,接完之后回转过来,表情怪异地发话了,“花城政法委的朱月华来了,人在东岔子镇,她想面谈一下,如何平息事态。”

3419章升温(下)

“她要谈,来区政府谈,”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区区一个政法委书记,要我去就你?开什么玩笑,“要不,就麻烦泰山书记你跑一趟?”

“这个事儿是政府抓的,我去一趟也说不成什么,”祁泰山一点都不想沾染此事,于是他苦笑着发话,“她主要是听说咱们这儿群众情绪不太稳定,不想增加紧张气氛。”

北崇人这边从昨天就开始折腾了,再怎么防奸细,花城人也能得到消息,这个很正常。

就这点胆子?陈太忠心里冷笑一声,抬手抓起了电话,拨通朱月华的手机,“朱书记你好,我陈太忠,听说你在东岔子镇?来区政府谈吧。”

“我坐的是公务配车,去区政府合适吗?”朱书记反问一声。

“我保证你的安全,”陈区长淡淡地发话,想一想,对方终究是女流之辈,于是又加一句,“你要不放心,我在城关镇口上等你。”

“那打扰陈区长了,”朱月华沉吟一下,终是没有拒绝。

接下来,陈区长和祁书记就出门上车,直奔城关镇口去了,一路上车开得不算快,到了路口,大约等了五分钟,朱书记的车就到了。

要不说她要小心呢?朱月华坐的车实在有点扎眼,那是一辆喷成白色的桑塔纳两千,顶上有警灯,又有两个深蓝的大字——政法。

这个时候,这样的车出现在北崇,又被人认出来历的话,那真的是火上浇油。

两人握个手之后,陈区长的车打头,引着那辆政法委的车来到了区里。

一进办公室,朱书记就开门见山地发话了,“陈区长,北崇这边群众的情绪,我认为应该控制一下……今天不少人找我抗议。”

“抗议什么?”陈太忠不动声色摸出烟来,递给祁泰山一根,自己叼上一根,“我们警察抓黑社会成员,他们有什么可抗议的?”

一边说,他一边摸出打火机点火,祁书记已经把打火机伸过来了,他却是抬手挡一下,对方硬要点,他硬是不让,最后还是自己把烟点着了。

朱月华也不着急说话,就看着他俩推来推去,她是个中年微胖的女人,皮肤白净戴一副眼镜,气质雍容,略带一点点上位者的威压。

看到两人将烟点燃,又看到祁泰山拿着烟,仔细看着烟嘴的商标,她确定了祁书记只是个陪客,这才发话,“关于黑社会这个定性,还有点早,我暂时不想谈这个……关键是他们的家属不这么认为,如果不是花城警方竭力阻止,他们可能会来北崇。”

“那就来嘛,”陈太忠看着手上的香烟,目光很茫然,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对这个话题底气很足,“你们没必要阻止。”

“陈区长,你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朱月华语气和蔼地指责他,事实上,她本人也是实打实的正处,所以可以平等交流,“如果坐视的话,可能酿成双方大规模的冲突……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的。”

“那我怎么做,就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呢?”陈太忠终于不看烟了,而是侧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女书记,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把这些人放了?”

“原则上讲……这样最好,毕竟文峰分局已经处理过了,”朱月华知道对方在说反话,但是她有她自己的立场,所以她要先表态,然后才指出她所关心的,“就算不放,北崇人在分局门口聚集,影响是很坏的,也非常刺激我们这边人民群众的情绪。”

这是她来的根本目的,北崇人跑到花城去抓人,而且北崇分局门口那么多人围聚,这太刺激花城人了,要不是考虑到运输问题,花城人直接就杀向北崇了。

“那我们人民群众的情绪,就不需要考虑?”陈太忠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文峰分局的处理手段,那叫什么玩意儿?持刀行凶的罪犯都能放了,我的老百姓不服气,自然要向我这个父母官喊冤。”

“你不认同他们的处理手段,可以跟文峰分局、文,峰区政府甚至阳州市局提嘛,”朱月华稳稳地回答,“都是兄弟单位,相互之间的协调和通气很重要。”

“你能保证我提了建议之后,一定被采纳?”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这个我不敢保证,兄弟单位之间的协调,就应该是这样,相互配合和体谅,”朱月华说话,一直就是这么慢吞吞的,要不是陈某人早上领教过她另一种声音,还真要相信她就是一个比较温吞的女人,“我现在来了,这就是我们花城市党委市政府的诚意。”

“相互配合和体谅?呵呵,”陈区长闻言轻笑一声,“好吧,我充分肯定你的诚意,但是我要请你体谅,我拒绝你提的这些要求……在你看来,这仅仅是兄弟单位之间的协调,可在我看来,我要考虑充分考虑北崇老百姓的感受。”

“他们受了委屈,找我这个父母官告状,而父母官是什么?是要对下辖子民负责的官员,”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声音就高了起来,“朱书记你应该是有子女的,你的孩子受到了不公平待遇,你会不会出面?”

“这……父母官和父母……”朱月华有点无言以对,她本能地认为,这个说法是错误的,但是按照对方这个逻辑,似乎也没什么不妥——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当然,我也不是盲目护短的,”陈太忠很坦然地一摊双手,“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确实受了不公正对待,就算不说持刀行凶的嫌犯被放跑了,只要你做过充分了解就知道,你们花城人,强买强卖在先。”

如果不是有这个由头,也轮不到我出面了,朱月华很清楚这件事情,她沉吟好一阵,方始轻叹一声,“你们今天抓捕的过程,不是很顺利吧?”

“接下来会更不顺利的,这个我知道,”陈区长微笑着点点头,“如果花城警方愿意配合,我代表北崇人民,表示由衷的感谢。”

纯粹是在说梦话吧?朱月华心里冷哼一声,脸上却是无动于衷,她继续柔声建议,“既然如此,那就到此为止吧……听说北崇分局也有人受伤了?别让对立搞得更强烈了。”

这也是她来此的目的之一,抓了的人就抓了吧,剩下的人就算了,要不然会捅出更大的漏子,两个地区的群众情绪,甚至都可能因此而对立。

“除恶务尽是必须的,”陈太忠微微摇头,又似笑非笑地问一句,“要不……朱书记跟我去慰问一下受伤的警察?”

“言尽于此,我要走了,”朱月华轻叹一声,站起身的时候,她又加一句,“陈区长,我来北崇,真的是抱有很大诚意的。”

“诚意……呵呵,”陈太忠笑一笑,站起身送客,心里却是冷哼一声:你抱的是对花城人的诚意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这政法委书记亲自上门了,他也不能失了礼数,所以将人送下楼是必须的,下楼之后他才待转身,猛地见到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区长,政府大门被人围上了,您正好下来了……”

原来,朱月华的座驾还是被人发现了,而且连朱书记都被人肉出来了,一来二去地就传到了分局围观的人耳中,大家一听,这不合适啊……咱们围观区政府去。

“这算多大点事儿?”陈区长哼一声拔脚就走,绕过前面的小楼,来到了大门口,放眼一望,嘿……人还真的不少。

区政府门口围了最少五六百人,不过有意思的,大门还是没被堵着,虽然人声嘈杂,却是没什么人大声喧哗,只是一边低声交头接耳,一边看着区政府大门。

“看什么看?快散了,”陈区长走出大门,背着手左顾右盼,大声发话,“这大上午的,干点啥不好?”

“区长,这花城政法委来人了?”有人壮着胆子发问了。

“嗯,是来人了,这是政府工作事务,你们有什么问题?”陈区长微微点头。

“大家的意思是想问一句,你没出卖咱北崇的老少爷们儿吧?”一个老汉笑眯眯的发问了,“就是说幕后交易。”

“看你这问题,什么水平?”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又四下扫视一眼,“谁要做了错事,我是不会管的,但是咱北崇人不是随便让人欺负的,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那是那是,”众人纷纷附和,“区长果然是带把儿的……”

有这么夸人的吗?陈区长再次哭笑不得,然后他咳嗽一声,待到众人纷纷噤声,他才又大声发话,“花城的朱书记,跟我讨论了一些问题,现在她要走了,你们不许胡来,听到没有?”

“听到了,”大家又纷纷表态,而且声音还比较齐。

“那这个朱书记,是不是该探望一下咱们受伤的警察呢?”一边有人问一句,陈太忠扭头一看,果不其然,这个刁钻的问题,正是狄老二问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