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4 -3425各方动

官仙 3424 3425各方动(求月票)

3424章各方动(上)

狄健这么一搞,陈太忠还真是有点被动了。

当天下午开会的时候,李强就接到了来自花城市的告状电话,说您正好在北崇,我们有点事情要汇报,不过李市长连电话都不接,直接示意巨中华,有什么事儿,跟北崇直接谈——你们县区之间的矛盾,市里也不好偏帮哪一个。

但是花城的市长季震,还不想直接给陈太忠打电话,直到听人说,北崇的民间力量动枪了,才一个电话拨给陈太忠,这个时候就八点了。

季市长的气场也很强,打电话过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让陈区长接电话,我花城季震。”

“我就是陈太忠,”陈区长干笑一声,“季市长你好,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指示?”

“马上要过年了,大家都消停一下吧,”季市长说话直来直去,“你们已经给花城造成恐慌了,再这么下去,事情没准要搞大。”

“消停……好说啊,”陈区长干笑一声,“我们初步定性是黑社会性质,花城把打人凶手交出来,那就完事了嘛。”

“只是民间小冲突,陈区长有点上纲上线了吧?”季震淡淡地发话,“我倒是听说,北崇出现了持枪歹徒,治安堪忧。”

“持枪歹徒?”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他可不知道狄健做了些什么——知道此事的人都认为,狄老二虽然行事不当,但却是维护了北崇人的利益,所以有意无意地瞒着区长,反正那拨混混们是在北崇区的边界守着,分局的人也没见到枪。

陈区长听到这话,就以为下午有人去花城抢人的时候,带上枪了,所以他心里暗骂,嘴上却是轻描淡写地发话,“北崇的治安确实有点问题,我上任还被打过黑枪,不过在区政府的大力整顿下,目前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不一定是北崇人吧?”

“就在刚才,据说东岔子出现了持枪歹徒,那些人是黑社会的可能性更大,”季震慢悠悠地发话——我说的是地点,你那么着急撇清做什么?

“我对此事不了解,”陈太忠一听是这种因果,禁不住眉头一皱。

“那些持枪歹徒,接应你的警民协作者,”季震可不管对方是不是装糊涂,这个环节上他占理,那就不怕明说,“请陈区长分析一下……哪些人更像黑社会?”

“这个……这个问题我会高度关注的,”陈太忠明白了,他忽悠得北崇人热血上头了,不过这个时候,他是不会退缩的,“开枪了没有?”

“这个我不知道,得请陈区长你找警民协作者去了解了,”季震真的不是好惹的,他听陈太忠说不了解情况,绝对不会说没开枪三个字,直接夹枪带棒地回答。

怎奈陈区长也是个奇葩,对方敢暗示,警民协作者可能是黑社会,他就不怕当场反击,“那追击的花城黑社会团伙里,有没有人受伤?”

“陈区长,追击的都是普通老百姓,没有你说的黑社会,”季震听出来了,这个脸早晚要撕破,索性直接说了,“他们只是家人被绑架了,关心则乱。”

“你放屁,”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吐出三个字,语气之平稳,有若在说“你好”一般,不带半点情绪,“早晨抓捕逃犯的,就是我们的警员,后来才换成人民群众的……你们老百姓知道是警察还敢动手,那不是黑社会是什么?”

“陈太忠你说话客气点,”季震听得一时大怒,隔着电话就骂上了,“小小的一个正处,轮不到你跟我指手画脚,告诉你,别逼着花城警察局去北崇抓黑社会。”

“欢迎来抓,”陈太忠哈哈一笑,对方气得进退失常,他心里反倒是得意了,“北崇一定积极配合,不过……花城警方也要小心意外。”

“春风得意,小心马失前蹄,”话说到这个地步,季震也没法再说下去了,冷哼一声挂了电话,这个家伙还真是又臭又硬。

不过不管怎么说,季市长是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到了,那就是:民间的这点小事,你北崇能在意,我花城一样能在意,花城人团结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真有那么团结。

前文说过,花城不但是恒北省一个相当另类的县级市,事实上,他们在全国都算数得着的另类,不能让花城人信服的市长或者市委书记,就坐不稳那个位子。

像这个季震,就是花城本地人出任的市长,是违背回避原则的,但是他还就当了市长——好吧,他的父亲是关南出生的,籍贯关南。

总之,季市长生在花城长在花城,老婆也是花城的,七大姑八大姨的真的不少,尤其要指出的是,没有花城本土派的强力支持,他根本就当不成这个市长。

花城想从阳州分裂出来,这是建国以来就有的心思,民国的时候,花城的发展比阳州还好——其实那时的阳州叫固城。

花城人这些年从没放弃过类似的努力,关键是上面也有些首长支持,所以花城虽然每每不得志,但对本乡本土,能拥有一定的有效管辖权——比如说上一任花城市长,就是现在阳州的常务副张爱国。

季震的资历,本来有点不到,但是他是花城三角的人,生长在花城,又是花城的女婿,再加上——上面不想再见到土生土长的花城人执政了,才便宜了他。

正是因为如此,季震也非常在意花城父老的感受,对于这样的小事,他也必须关注。

不过要是有人认为,他要在此事上大做文章,那也是大错特错了,对于季市长来说,他今天这个电话,仅仅是一个试探——当然,也可以看做是一种表态。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陈太忠你差不多点啊,这年头亲民的领导不止你一个,我也是很亲民的,你要是真跟我拼,我也不怕跟你拼。

这个表态有点**份,但也不能说有多么意外,兄弟单位直接的比拼,有时候真的是很直接的,甚至不乏大打出手的先例——没办法,政绩就那么多,必须抢的啊。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抬手看一看时间,“小廖,让朱奋起过来一下。”

“廖大宝还在警察局呢,”一个女声在楼下怯生生地响起,接着王媛媛就走上了楼,站在楼梯口上停下,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能帮您通知吗?”

嘿,倒是忘了还有这么一出了,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最近跟花城人斗得狠,而且阳州那边也挺不含糊,所以他把自己的通讯员放了过去,表示对北崇分局的支持。

不过想到这个,他反倒是有点恼怒了,我让你过去,是帮我坐镇了,东岔子都有人持枪出动了,你居然不跟我汇报一声?

想到这个,他恼怒地哼一声,“你打电话给小廖,让他和朱奋起……一块过来。”

得得的高跟鞋声响起,王媛媛下了楼,过不多时,她的声音自楼下传来,“区长,廖主任和朱局长,都过来了。”

“先让廖大宝上来,”陈太忠哼一声,他不想让两人同时上来,因为有些东西,还是分开问比较好一点。

待廖大宝上来之后,他直接发问了,“刚才东岔子那儿动枪了,怎么回事?”

“这是狄健干的,他哥是被花城人弄死的,”廖大宝侃侃而谈,他虽然籍贯云中,家在关南,但是现在他是彻彻底底的北崇干部,“主要是后面人追得太狠了,不拿枪镇不住……反正拿枪的那些,也都是过路好汉,到现在也查不到根脚。”

“这个消息,你为什么不汇报?”陈区长拉长脸问一句。

“因为……我自己就是关南的嘛,”廖大宝苦笑一声,“这种事情,我怎么好多说?”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真的是没有办法再说什么了,于是点点头,“嗯,你让朱奋起上来,这个事情我不问你了。”

朱奋起跟着就上来了,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解释清楚了,陈太忠听了之后,沉吟良久才叹一口气,“狄健这家伙……真的太不懂事儿了。”

“这个倒是,”朱局长点点头,不过他身为市区人,对花城不抱有什么同情心,“可花城人都追过来了,总不能任由他们为所欲为吧?”

“问题是他这么搞,让区里被动了啊,”陈太忠叹一口气,“咱这点警力,就布不到乡镇的口儿,他的人拿着枪到处乱跑,成什么体统?惹得急了我真的镇压了他。”

“比他狂的还有呢,”朱奋起苦笑一声回答,“花城的掌旗刘金虎刚才说了,谁抓花城人,他悬赏一万块钱,抓领奖的北崇人。”

朱局长身为北崇分局的局长,消息比一般人灵通得多。

3425章各方动(下)

敢情北崇这边在花城捉了几个人之后,花城人一时大哗,什么时候轮到北崇人在花城耀武扬威了?

有人间接地向市党委市政府表示不满,但是官场里没有太好的应对手段,这种事情提高不到什么层面去,北崇有陈太忠敢胡来,可花城不行——就算季震很想这么搞一下,他也要考虑此事花城不占理。

而且就算花城做出应对手段了,但是悬赏的钱从哪儿来?年关了,谁家的钱也紧。

不过花城除了官场势力,还有民间势力,这个刘金虎在阳州都是数一数二的混混,至于说花城,根本就是他一家独大,其他几个混混势力,都尊他刘三是老大。

刘金虎知道这个事儿之后,先问了问官场的朋友,说你们怎么不管呢?那边回答说没法管,也没钱,他一听就恼了:你们不管,那我们民间势力管。

必须指出的是,刘三在花城人眼中,也不是个好人,欺男霸女、强取豪夺的事儿也做过不少,不过大抵来说,他在外面做的坏事要多的多。

而且到了现在,混混们都流行洗白,起码他基本上已经脱离了欺负老百姓的境界,手段也阴毒了不少。

不过陈区长听完朱奋起的话之后,还是表示出了不解,“他一个混混头,也敢学咱们政府部门,发布民间悬赏?”

“人家就是不讲理了,花城那个地方怪得很,”朱局长无奈地叹口气,“出现什么事儿都不稀罕,而且他悬赏的目标,是……是咱领了奖金的人。”

这是刘金虎比较明智的决定,他撇开了菜贩这一个环节,而是直接面对那些猎赏人,不说什么前因后果,只说这些人你没有警察身份,凭什么来花城抓人。

而且糟糕的是,北崇分局以了防止冒领奖金,把人抓来的主儿,都是在警方登记了的,很容易被人查到——事实上,他们自己就大嘴巴说出来了。

这样的话,目标就很明确,花城人悄悄地潜入北崇将人抓走,从技术角度上讲,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啧……”遇到这样没办法说理的生瓜蛋子,陈太忠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他沉吟良久之后发话,“这个刘金虎的下落,你清楚吗?”

“这个人很狡猾,藏身之处很多,”朱局长沉吟一下发话,“警方这边,他基本上没太大的问题,很多跟他有关的案件,不是不了了之就是有人顶缸……关键是他得罪的人很多,又有很多小年轻想踩他上位。”

“把他大致的活动范围,还有照片什么的,都给我一份,”陈太忠随手摆一下,不屑地哼一声,“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我已经让人在收集了,市局那边托人在查资料,狄健也在帮着打听,”朱奋起知道陈区长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儿,关键是人家有担当,他也不怕提前布置些手段,“再有一个小时,大概就差不多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你们那儿审问得怎么样了?”

“那个非法持枪的,是跟楼健勇混的小混子,多次违法,但是没有犯罪前科,他和楼健勇都可以慢慢地审,”朱局长的重心不在这个上面,非法持枪,就已经是犯罪了。

他在意的是别的,“那个邓大山的问题很多,已经具备移交检察机关的条件了,现在在深挖,但是那些菜贩该怎么处理?”

“这个要分开处理,有习惯性欺行霸市行为的,那就当他们是地不平犯罪团伙的成员之一,”陈区长做出指示,“如果是初犯,根据情节轻重,罚款一到五万。”

“这个一到五万……有点多吧?”朱奋起请示一下,他也希望多罚,但是……总得有个理由不是?

“不服罚款的,那就拘役或者劳教……我知道你能做到这些,”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知道朱局长这么说,也只是想吃个定心丸,“他们不出钱,咱们拿什么给人发奖金?”

原来是要这些人自己出警民协作奖金!朱局长听明白了,事实上他原本就有这个猜测,所以也没有多失望,“那剩下的罚款呢?”

“剩下的罚款,补偿那些受伤的北崇人一部分,”陈区长拿起啤酒来灌一口,笑着回答,“没有他们,你也没有这个赚钱的由头……剩下的钱你北崇分局自用,能罚到多少,看你的水平了,总是要罚得他们心惊胆战,不敢再仗势欺人。”

“那这些人先都暂时不放?”朱局长玩这一套,也是很老练的。

“那就是你考虑的问题了,”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

朱奋起得了这份机宜,心中大定,于是又吞吞吐吐地暗示几句,市局的一些领导,对北崇分局的做法颇有微词,尤其是文峰分局发话了——以后北崇人不要撞到他们手上。

真是给脸不要,陈太忠听到这话,笑眯眯地指示,“明天给张一元开传唤证……如果他不来的话,强制传唤。”

朱奋起对这个指示,心里也有准备,想到自己终于是要跟邵局长的司机对上了,真是颇多无奈,不过此刻,他也别无选择了,“希望廖主任能多在分局观察几天。”

你也就是这点出息了,陈太忠略略沉吟一下,终于点点头——朱奋起是夹在两难之中,这种心情他也能理解。

两人又聊几句,分局就派人将刘金虎大致的资料送了过来来,不过意外的惊喜是,狄健居然探听出了刘金虎的下落,也借着北崇分局的口,将消息传递给了过来。

“开赌场?”陈区长接到消息,就沉思了起来,这个家伙还是没有怎么洗白嘛。

狄老二打听到的消息是:由于年关将近,刘金虎坐地起赌场,勾别人来玩,具体地方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在关南区一带。

“要是能当场抓住的话,聚众赌博就可以判他罪了,”朱局长苦恼地叹口气,“遗憾啊,那里是关南,不好打听消息。”

“嗯,继续关注吧,”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发话。

刘金虎起的这个赌场在一间民房,盘子还挺大,参赌和围观的人足有五十多号,警戒一直放到街口,输赢也都是七、八十万的这种,在阳州这就是顶级的豪赌了。

赌到凌晨四点,摊子散去,他带着十几个人驱车来到花城市区边上,进了一栋小二楼,刘金虎直接上了二楼,推开一扇门,里面有两个女孩儿睡得正香。

“醒了,三爷回来啦,”他踹一脚大床,自己却是打着哈欠脱衣服,不过下一刻,他的嘴巴就被人捂住,同时一个冰凉东西顶住了他的太阳穴。

他怔得一怔之后,慢慢地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无意抵抗,眼角的余光却是瞟一眼**的两女,心说尼玛你俩敢睡这么沉?咱们回头慢慢算账。

下一刻,他只觉得头猛地一震,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身在二楼的房顶了,一个瘦长汉子手里端着一支土制猎枪,沉着脸发话了,“刘老三你牛逼啊,敢跟北崇人作对?爷很忙的……你知道耽误我多少事儿吗?”

陈太忠确实很恼火,他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在关南区的边儿上找到人,然后凯瑟琳就抱怨他出现得晚了,一男两女折腾到三点半,他才说休息一会儿,又发现神识标志动了,然后他又得追过来,真是折磨人啊。

北崇有什么不得了的?刘金虎心里暗哼,不过眼下,不是他玩性格的时候,他只能一摊手,“兄弟,误会,真是误会。”

“嗯,你说,”陈太忠是打着收服对方的主意,花城的掌旗混混都投靠北崇的话,那北崇人岂不是牛逼大了?

“我这就是弄点钱花,我要悬赏就得化缘,年关了嘛,”刘金虎随口回答,显然这个理由真实存在,“帮父老乡亲出头……只是顺便的事儿。”

“你真出息了,”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答应我个要求,我饶你这遭……明儿一大早,去北崇分局自首去,给句痛快话,行不行?”

“自首啥内容呢?”刘金虎的态度,看起来是挺配合的。

“你自己随便找个事儿,一到三年的罪,到时候给你个缓期,”陈太忠信口回答,手指也微微一紧,“行,还是不行?”

“行,”刘金虎犹豫一下,果断地点点头,心说老子好歹撑过眼前这一关再说。

“我很少给人机会,记住……你要是后悔的话,后果很严重啊,”瘦高个身子一跃跳下了二楼,没听到什么落地声,人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艹……这是北崇请了什么人来啊?”刘金虎在楼顶呆了足有十分钟,才心思重重地下楼,他有心跟自己的手下说一说,又琢磨着,此人能找过来,没准是有内奸。

再度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反锁上门,动作麻利地收拾一些东西,心里却是暗叹,这又得跑路了啊,不过接下来一转头,他就愣在了那里,“你……你怎么进来的?”

“机会,我给你了,”瘦高个微笑着回答,“不过看你收拾的这些东西,你好像不珍惜啊。”

“兄弟,我正是要去自首,”刘金虎这次是真的后悔了。

“晚了,”陈太忠狞笑一声,既然有二心,那就抹杀吧……

(卡文,更得晚了,没有校对,抱歉,不过还是要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