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0章 钱难找

3430章 钱难找

高速路上的这点小插曲,让陈太忠心里很是不舒服了一阵,倒不是因为想争取点特权受阻,实在是……眼瞅着外人享受超国民待遇,他真的郁闷。

总算是北崇宾馆大厨的手艺不错,吃过饭之后,他的心情又平和了许多,然后一阵猛赶,终于是在下午四点赶到机场,航班是晚上六点的,倒是绝对来得及。

就在等待登机的时候,恒北省地电公司的康晓安也带着几个人赶来了,扎眼的是:康总的座驾竟然是一辆奔驰500。

你这到底是要骗投资呢,还是想自己享受?陈区长对康晓安的炫富,是相当地无语,这个国企的调子,果然是比政斧高。

康总却是无暇在意他的感受,而是走到金龙车上,跟普林斯公司的肯尼迪小姐攀谈了起来,刘抗美的北崇之行,不但肯定了北崇电厂的设计思路,更是传递出一个消息——跟北崇合作的美资企业,实力异常雄厚。

像刘总跟肯尼迪小姐许的那些愿,就是获得了康晓安授权的,遗憾的是,普利斯公司只是在一开始略略地表示出一点兴趣,后来就不再关心了。

康总也知道,刘抗美就不是一个谈生意的主儿,普林斯公司的先扬后抑,也可能是一种手段,所以他虽然不合适赶去北崇,但是在阳州的机场送一下,倒也不掉身份。

康晓安此来,自然不会说什么合作之类的,地电的资金缺口实在太大了,像这样大的合作,双方先彼此接触一下,才是正经——尤其是他若表现得太心急,谈判的时候难免要吃亏。

所以两人只是简单地谈一谈,康总先夸了肯尼迪小姐的美貌,说是这么既漂亮又能干的女人,数遍全球怕也没几个,又说这几天他事情比较多,要不然一定要好好接待的套话。

反正话说得挺热闹,没多少有意义的,只是在谈话即将结束之际,他才表示,地电公司正在前期筹建中,需要的设备和资金都不小,希望将来有机会跟普林斯公司合作。

眼瞅着就到点了,康晓安又送上自己的礼物,其他七个人的礼物也就算了,是恒北的特色——连环套的竹制笔筒,精美异常,他送给肯尼迪小姐的,却是一尊玉做的观音像,挂在脖子里的那种。

看着薄薄的小玉片,凯瑟琳犹豫一下,还是收下了,不过不知道怎的,她的眼睛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陈区长手上碧绿的戒指。

客人们走进候机楼的时候,才是五点二十,陈太忠正要指挥北崇的大金龙回转,康晓安过来拽住了他,“太忠区长,既然来了,何必着急走?”

“我区里事儿还多,”陈区长愁眉苦脸地发话,“周三你去北崇的时候,我好好接待你,现在真是非走不可。”

“不行,既然来了,一定要喝顿酒再走,”康总死死地拽住他不放,“这么有实力的公司,你不跟我介绍,一定要罚酒……你北崇的工业用电,我可是还要保障的。”

“那吃了饭走,我可不住啊,”陈区长一听说保障用电,只能退而求其次,他这次来朝田,倒是没带太多人,除了白凤鸣随行,其他的就是政斧办的几个。

“住下来,再商量一下签约的细节嘛,”康晓安是真想请他留下来,但是眼见陈区长态度坚决,也就只能作罢了。

用餐还是在花海宾馆,康总提前做了安排,这个场合依旧讲个等级,康总、陈区长、赵主任和白区长四个人在一个包间,其他人是在别的包间。

有意思的是,酒店还安排了陪酒的女孩,康晓安旁边,是陈太忠见过的高个儿女人,其他三人旁边,都是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陈区长有心说不要,可是他又不知道朝田的官场到底是什么风气,既然是有求于地电,他也不好太矫矫不群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康晓安有心慢慢地喝,可是陈太忠不管那些,上来号召大家为了合作愉快,先连干三杯,然后就身体力行,率先打圈。

康总一看就明白了,这家伙打的是速战速决的主意,那么他也不慢慢地来了,四个人都打过一圈,也才用了二十分钟,他借着酒劲儿发话,“太忠区长,你能不能帮着跟普林斯公司美言两句,给地电投资一点?”

“你地电的‘一点’金额,对别人来说太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这个美言,我还真的不敢上,肩膀太窄了扛不动。”

“没多有少嘛,地电真的太缺资金,”康晓安叹口气,“你这次融资是五个亿,原本你打算融资七八个亿,中间这点差额,借给我行吗?”

“这点钱你也看在眼里?”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然后才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康总,恕我直言啊,你这钱借得太乱太散的话,给人的感觉不好。”

康晓安嘿然不语,好半天才无奈地摇摇头,“我倒是想一下就借够钱,但是这不现实……我可以用地电的电网收入担保,你看能行吗?”

这话说得就非常诚恳了,有些事情不用说那么明白,康总心里也清楚,普林斯公司对此不感兴趣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个融资没有担保,而同时,普林斯在恒北上层没有有力的支持,人家不愿意打这个麻烦。

但是对陈太忠来说,这点还真的不够,他干笑一声,“其实这个投资公司,姓质跟银行有点类似,你没钱的话,想要投资不好要,你要是资金相对充足,再谈融资就简单得多了。”

陈区长这话说得有点……那啥,就只差指着对方鼻子说,“你这是空手套白狼”了。

康晓安也被这话说得有点脸红,对方是话糙理不糙,他也知道这是自己的短板,可这也是普遍现象,老话说得好,万事开头难。

所以他有点微微的不服气,“陈区长,你北崇的电厂也是全额的融资,这么说吧……我需要做点什么,普林斯才会考虑我的融资请求?”

“康总你是在开玩笑吧?”陈区长哭笑不得地叹口气,“这个问题你该问普林斯公司,而不是问我,我要是说话顶用,直接就让它跟你融资了。”

“它能全额给你融资,就说明你的份量了,”康总嘿嘿一笑,看起来有点醉意了,“太忠区长你有这个能力,我总有种感觉,普林斯的老总非常重视你的意见和建议。”

“我倒很想有这种影响力,但是很遗憾,这不现实,”陈区长笑眯眯地摇头,“康总,难道你没有注意到,普林斯公司的老总姓什么吗?”

“她姓肯尼迪嘛,”康晓安信口回答一句,他喝得确实有点多了,但是同时必须指出的是,他只有在喝多的时候,才会说出一些不太讲究的话,要是搁在他没喝多的时候,就算知道可以这样说话,他也……不习惯那样说。

然而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呃,肯尼迪,不会是那个肯尼迪吧……美国被暗杀的总统?”

“就是那个肯尼迪,”陈太忠点点头,凯瑟琳这次来恒北,堂堂正正地亮出了她的姓,搞得陈区长在向王书记介绍的时候,都弄出了笑话。

后来她解释说,这是她在中国势力初成,怕被人惦记,所以亮出了本姓,不过陈区长总觉得,这是她事业开始走上正途,不怕被美国的亲戚笑话了。

总之,凯瑟琳的身份,现在是不怕被人说了,于是他笑着点头,“康总说得没错,她的亲伯父,就是那个被暗杀了的总统……您认为我能影响了她的决定?”

“原来是这样,”康晓安点点头,眼睛却是有点发直,看起来失落异常的样子。

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心里却是生出了一点不忍,一心为工作的人,愁成这个样子,于是他又补充一句,“你要是能保证了北崇在这两年内的电力,电厂一旦建成投产,我可以帮你撮合最少三个亿的投资。”

“那一言为定,”康晓安的眼睛微微一亮,对他来说,两年后的三个亿,意思不是特别大,但是有总比没有强,“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三个亿提前到来?”

“提前是不可能的,”陈太忠果断地摇摇头,他有时候也愿意使点好心,可他不是没有底线的烂好人,事实上,他的心比一般人硬很多,“北崇百废待兴,就算有再多的钱,我目前也只会考虑北崇。”

“会有更多的钱?”康晓安不愧是省政斧出身,就算头脑已经有点发晕,还是抓住了里面的关键词。

“这个……会有几个亿,”陈太忠想到香港博睿也会尽快过来谈投资,觉得这时候隐瞒也没啥意思,反而徒做小人,“但是北崇要用。”

“太忠区长,咱们可以商量嘛,”康晓安的眼睛,在瞬间就亮了起来。

“这个……真的不可以,”陈太忠正在想着该怎么拒绝,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