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1 -3432节前忙碌

3431 3432节前忙碌(求保底月票)

3431章节前忙碌(上)

来电话的是廖大宝,他向领导反应,说今天花城人自首的有十一个——受余老三这样板的影响,他们都愿意交点钱,从这种无穷无尽的折磨中脱身出来。

不过这十一个人,就得不到余老三一般的待遇了,就算是今天自首,明天也不要想出摊了,而且他们的保证金也多——余老三只交了一万,他们这些人里,还有保证金到两万五的。

要说余老三先交了五千的罚金,再加上一万,那就是一万五的水准了,正卡在陈区长说的一万到两万之间——事实上这也是北崇分局的章法,卡到上限的话,体现不出来陈区长的宽厚之心,但是降到下限的话:大家这个年还过不过了?

总之今天来自首的,享受不到第二天就出摊的待遇不说,保证金也要多交,这个事情有点令人郁闷,不过,事情能就此过去……也算有个结果了罢。

这是不错的消息,小廖知道领导关心此事,就在这个时候打个电话过来汇报情况,但是同时他也表示,有三个没到案的菜贩已经放出风声,决定不做这一行了——北崇人你真要有本事,就来花城抓我吧。

“那就走着瞧,”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冲康晓安歉然一笑,“区里有点事情,不得不回去了,我真的很忙……我们北崇正跟花城死掐呢。”

“要帮忙吗?”康总的眼睛又是一亮。似乎是有参与的兴趣,“花城人不好打交道。”

“帮忙我欢迎,”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过我可是没有什么可以回报的。”

“没回报,那我肯定不管了,这不经济,”康晓安笑眯眯地回答,是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语气,“花城这边。我可是捏着他们一个项目呢。”

“什么项目?”陈太忠略带好奇地发问了,花城也要上电厂吗?

“花城想搞个古城修复,更好地发展旅游业,”康晓安的答案张嘴就来,“广北也想搞这个,省里资金紧张,两家争得很厉害。”

“广北是地级市吧,”陈太忠随口答一句。心里却是暗暗都咋舌,你搞地电的,居然能左右古城修复,真的是……很匪夷所思啊。

“花城也是省管的,不过是委托阳州代管,”康晓安身为前政府部门官员。对这些东西真是一清二楚,“而且花城的历史,的确值得说一说。”

“不能喝了,再喝我就说胡话了,”陈太忠站起身来,对方所说的花城项目,他真的不是很稀罕,而且不管怎么说,北崇和花城都是阳州的。两家相斗正常,可他要伸手阻挠该项目,市里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必须连夜赶回去,明早还要开个工作会。”

康晓安见他不接话茬,微微一笑也不计较,拦几下拦不住,于是带着自己的手下。将人送到停车场。看到金龙大巴启动,他才微微摇一摇头。悻悻地咂一下嘴巴。

“这个陈区长,实在有点傲气,”赵主任知道领导的心情不好。

“饭总是要一口一口吃的,欲速则不达,”康总酒劲儿,似乎在瞬间消失了……

大金龙五十多个座位,而车上的人不超过两位数,大家放倒座椅,除了两个司机,其他人都是呼呼大睡。

凌晨五点,车开到了区里,陈区长一边打着哈欠下车,一边发话,“都回家睡觉去,上午能来就来,最迟的,下午两点半准时来上班。”

他回到自家的小院,拿着钥匙打开房门,这一刻,他心里有点莫名的悸动,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就走进了王媛媛的房间。

小王睡得正香,她穿着紫色打底,红黄白花纹相间的睡袍,躺在那里什么都不知道,远处的街灯斜斜地照进来,她胸前的衣襟有些松动,露出一抹映着月华的雪白。

“唉,”陈区长轻喟一声,转头离开,心说自己也真够无聊的,大晚上的,跑到女孩儿的房间里看人家睡觉,真不像个区长。

早晨八点,陈太忠还是准时来上班了,现在已经是腊月十六,过年的味道越发地浓了,来了办公室之后,就是各种年底的忙碌。

刚打发走了杨孟春,徐瑞麟又上门了,他将食用菌和蔬菜反季节种植示范点的名单报了上来,名单是经过初选了的,目前是六选四,陈区长看过之后,就说一家才五十万,这点小事你拿主意吧。

不过猛然间,他想到殷放视察的养牛场变成了租牛场,说不得又叮嘱一句,“资金一定要落实到位,还有后续观察也要跟上。”

“你的意思是?”徐瑞麟有点迷糊,先让我拿主意,又强调资金落实到位,这是个什么章法?

“没什么意思,”陈区长笑着把某事解说一遍,当然,人名和地名他都是略过了。

“哈,这个没问题,”徐区长也不是第一天当官了,马上就反应过来,区长指的是什么了,“我和小胡都会盯着的……对了区长,这个苎麻脱胶厂,我想春节前就动工,先搞一搞三通一平,把围墙建起来。”

北崇乃至于阳州的春节,是异常慵懒的,基本上从腊月二十三开始过小年,很多人就开始歇了,一直到正月十六之后,这才开始些许的忙碌,真要忙起来,就是过完正月了。

所以徐瑞麟这个建议,很有点另类,陈太忠倒是无所谓,“只要能找得到人,那就上手吧,不过要拿个方案给我,尽量照顾本地人,但是也要考虑成本控制。”

徐瑞麟出去,白凤鸣又进来了,他的眼里还有些许的血丝,看起来是睡眠不足,有意思的是,他此来的目的跟徐瑞麟一样,也是要年前动工——不是电厂,是卷烟厂。

“你们对年前动工都很有信心?”陈太忠这下有点奇怪了,“老徐是这么说的,你也是这么说的,施工队好找吗?”

“他那个施工队我不知道。我这儿好找,”白区长笑着回答,顺便又打个哈欠,“跟建委保持联系的施工队不少,其中有些人……咱们还欠着他们费用。”

“你这话什么意思?”陈区长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前屯那儿基础设施不错,可以直接建厂房的,”白凤鸣笑一笑,也不在乎领导的表情。“赶早不赶晚,能盖多少是多少。”

“想用欠钱的施工队?”陈太忠直接点明了,白区长这么做,他倒也不是和反对,起码可以缓解某些方面的仇视,不过他也担心。老白是不是有点猫腻在里面。

“欠钱的好用,他们还想跟新一届班子保持好关系,以前的钱也有个指望,”白凤鸣的回答,倒是没有什么掩饰,“用生不如用熟。”

“还是招个标吧,”陈太忠承认,白区长说的这些话有些道理,不过一直用熟人。也有点不合适,就像移动和疾风的采购一样,偶尔买一些生手的东西,那也是必须的,“随便找一家新的施工队,一起参与招标。”

“新施工队一起参与?”这次轮到白区长不懂了,这跟他的地位和眼光有关,他没在正规企业干过,又是局限在北崇这小地方。就琢磨着区长的指示。是不是别有用意。

等听完解释,他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你说的这个很有道理,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偶尔招一家新单位,确实能增强的危机感。”

看着他震惊的样子,陈太忠心里有点得意,知道什么叫先进的理念了吧?哥们儿我这交流干部来北崇,可不是只会打打杀杀。

得意归得意,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这个竞标,价格不是唯一的因素,工期、施工能力都要考虑,谁敢偷工减料,我是要追究民事甚至刑事责任的。”

“这个……”白凤鸣听到这话,就只能苦笑了,工程里面的猫腻谁不清楚?除了偷工减料,就是制造意外增加费用,这都已经成了惯例,但是区长居然要追究刑事责任,想来也不是随口说说的。

陈太忠也知道他为什么苦笑,想到自己上任以来,白区长一直配合得不错,他也不想给其增加太多压力,“凤鸣,我还是那个意思,在我没来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跟我无关,但是我来了之后,眼里就不揉沙子。”

“我明白了,”白凤鸣点点头,区长不但正气十足,而且对往事也不追究,再加上人家都说了,价格不是唯一的因素,那他自然就能放下包袱轻装前进。

跟随一个有责任心而且懂行的领导,是很令人轻松的,而且有钱的施工和没钱的施工,里面差别也很大,白区长有信心把事业干好的同时,个人也不会蒙受什么损失。

白凤鸣离开之后,谭胜利又赶过来,有意思的是,同样地,他也想在春节这一段时间里施工,区里和下面乡镇的学校,有些房子已经是危房了。

谭区长认为最好能趁着学生们放假的时候,修缮一下教室,哪怕是修缮一部分。

3432章节前忙碌(下)

陈太忠面对这个说道,真的是啼笑皆非,在他的印象中,谭胜利这个异端整天没事,就琢磨着从自己手里抠钱。

不过再想一想,谭区长分管的口子,也只有不住地要钱的份儿,要是能挣钱,那才是稀罕,当然,这次他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

危房是一定要修的,但是怎么修,该花多少钱,不是你谭胜利说了就算的,陈区长很直接地表示,然后他一个电话打给建委主任高博才。

高主任听说区长相召,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陈区长上任这么久,多半都是跟副区长们打交道,很少直接跟下面的行局联系,他非常担心是什么事儿发了。

总算还好,区长表示说,你派人跟谭区长走一趟,看看有哪些危房,应该怎么修缮,拿个方案出来——区里现在的经济还比较紧张,方案要做得可靠而且便宜。

发现区长不是很信任自己,谭胜利有点恼火,不过接下来陈太忠的话,就让他心情舒畅了许多。“现在只是缝缝补补,过两年经济好转了,校舍、教师这些,都要彻底地解决了。”

这些事情忙完,基本上就到中午了,下午的时候,陈区长没有坐在办公室里,而是一个人去了长途汽车站。

北崇的这个长途汽车站。建得非常地不科学,在城关镇毗邻前屯镇的地方,搞得有些长途车都直接绕行了,比如说从阳州市区到临云乡,不可能经过前屯。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车站主要是为城关镇服务的。其他乡镇只能靠后了。

陈区长此来,自然是要检查一下春运工作,北崇再落后,也是有人在外地工作和学习的,这年关了,必须要注意一下。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王媛媛一起,这俩男的高大女的英俊,还是颇引人注目的。几乎在半分钟之内,就有人认出,这是新来的区长,毕竟陈某人在分局门口当众露过两次面了。

面对众人热情洋溢的招呼,陈太忠笑着点头应对,然后就是王媛媛随机地找上几个旅客,用北崇方言问一下车次、服务、路况之类的东西。

陈区长在车站露面了!这个消息传开不到五分钟,运管办的主任就来到了现场,不过他不敢上前打招呼。再过两分钟。交通局局长也赶了过来。

“喝酒了?”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一眼这两位,尤其是运管办梁主任。嘴里酒气冲天,“现在是春运期间……尽量少喝酒,耽误事儿。”

然后他就不管这二位了,继续找旅客了解情况,这时候就显出北崇人彪悍的好处了,虽然有人知道自己在跟区长交谈,旁边站着的还有交通局长和运管办主任,他们也不怕发各种牢骚,什么到点不走啦,什么哪里路况不好之类的。

在交谈中,主要负责沟通的是王媛媛,她头一次行使这样的权力,小脸有些微微的红晕,不过她的思维还算缜密,逻辑也非常清晰。

陈太忠却是一手执笔,一手拿着一个小本子,笑眯眯地站在她身后,时不时地在本子上记点什么,时不时又冲某些打招呼的人点点头,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他悠闲得不得了,但是交通局长却是紧张得心突突突乱跳,有几次他想打断别人的话做解释,却不防陈区长冷冷一眼扫来,那逼人的目光,将他所有想说的话都压了回去。

聊了大概有半个小时,葛宝玲过来了,葛区长一开始不想来,她知道陈区长有微服私访的习惯,自己去了反倒是显得害怕什么。

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区长还在那里,她就觉得自己应该过去看一看了,任由区长了解情况是一回事,长时间视而不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葛区长来了,陈太忠就不好一点都不搭理了,于是他笑着点点头,“我过来看一看,觉得汽车站放在这个地方……有点不伦不类。”

“区里有这个设想,往浊水乡那里放一放更好,”葛宝玲点点头,当年汽车站放在这里是正确的,但是随着北崇的发展,现在有点跟不上了,“不过,没钱啊。”

“你先拿个方案吧,”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然后将手里的小本子递给她,“葛区长,这是群众们反映的问题,你一条条地过一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葛宝玲听说“拿个方案”,一颗心就不争气地跳了起来,心说我盼了这么久,总算是冒出一个项目了,至于说陈太忠往小本子上记的东西,她来的时候就听说了,心里并不是很在意,因为陈区长是个肯听解释的人,有错误,改了就行了。

哪怕是实在离谱的错误,她也不担心,说白了她只是分管交通口罢了——现在的交通局局长,并不算是她的人,严格来说,是前任张区长受了某些因素的影响,提拔起来的。

“陈区长的字真棒,”她先夸一句,然后才开始看,事实上也都是大而化之的问题,强调的是群众的感受,也不难解决,有些更是硬件因素导致的,“好的,逐条给您答复。”

正说着呢。一辆车启动了,是开往临云乡的客车,走了没几米,陈太忠喊一声,“嘿,停下来。”

运管办主任赶忙跑上前拦车,中年的车主下来之后,一脸的纳闷。“怎么回事啊?”

“你说怎么回事?”陈太忠沉着脸,一指车的排气筒,“你这车一启动就冒黑烟,跟乌贼都差不多了……就这也敢上路?”

“区长,这不是最近春运吗?”中年人赔着笑脸发话,他这跑客运的消息灵通。知道最近大家都说,区长挺亲民的,所以他不怕解释两句,“其实没啥大事儿,就是烧点机油,忙过这一阵我就去处理。”

“这不只是烧机油的问题吧?”陈太忠冷哼一声,表示自己不是菜鸟,“而且你这么冒烟,不但污染重。也影响别人的视线,容易出事……修好了再跑。”

“我这晚上就去修,行吧?”车主态度还算端正。

“不行,就现在,车里乘客下车换车,”运管办主任黑着脸发话了,心说你小子等一等再跑就不行?非要让区长抓个现行。

“你还好意思说我,”车主也火了,抬手指一指对方。“我就在咱运管办指定的修理厂修的车。他妈的修好几次了,一直冒黑烟。冒黑烟油耗大……你以为我愿意?”

“运管办也能指定修理厂?”陈太忠表情怪异地看着葛宝玲,他才没兴趣去问一个小小的运管办主任,直接问自己的副手。

“有个推荐的修理厂,”葛区长也不否认,反正下面这些事,谁还不清楚?她扭头看向交通局长,“这个指定今天取缔,相关经过和处理结果,你出一份文字性的东西。”

“看来我考虑的不是很周全啊,光考虑乘客了,没考虑车主,”陈太忠冷笑一声,又看一眼葛区长,“这个春运的问题,我交给你了,要保证安全地、及时地把群众送回家……不许一辆带病车上路。”

“好的,”葛宝玲点点头,这个问题往年她也强调——毕竟是她分管的,出了问题就是她的责任,但是运管办总是敷衍了事,没有张区长的支持,她又不好硬来,现在陈区长发话了,她就有信心去抓一抓。

“做新车站方案的时候,跟白区长碰一碰,”陈区长交待一句,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要考虑将来发展的整体布局。”

要不说这个区长,不想管事的话,那就没有多少事,想管事就是管不完的事,陈太忠离开汽车站,又去了人民商场,看看春节之前,货物的筹备情况。

人民商场原本是县二轻局的产业,建于五十年末,很老旧的建筑,闪金镇的六格背包曾经在这里风靡一时,现在是风光不再了,两层半的建筑,里面的柜台都租出去了。

进了商场,就有一点过年的味道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烟酒饮料副食、衣物衣料收拾、鞋帽裤袜、家用电器、音像制品等,真是琳琅满目。

由于人多,没几个人注意到区长来了,而陈太忠转悠一圈,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的,打开天眼看了好一阵,才走到一个角落,挪开几个箱子,看到了里面的灭火器。

“去把这个商场负责人叫过来,”陈区长冷着脸吩咐王媛媛一句。

不多时,一高一矮两个中年男人过来了,他们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赔着笑脸点头哈腰,“请问区长有什么指示?”

陈太忠看一眼灭火器,又瞥一眼那两位,“你们觉得我该指示什么?”

“哎呀,这些经营户真是的,”矮个儿假装才发现这个,于是干笑一声,“我们再三强调,不能堵了灭火器材和消防通道。”

“你觉得只是经营户的问题?”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

“主要是我们自己的安全意识不够,”高个儿见状,赶紧赔着笑脸认错,“没有起到很好的指导作用……马上改,马上改。”

“要让我再看到这种情况,你们主动辞职吧,”陈太忠心里这个气,你就是搞商场的,过年了,连这点东西都注意不到,还要我这个区长来提醒你们……尼玛,你们整天操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待向外走,不成想就在此刻,门外有人大喊一声,“走水了……”

(六千两百字,三更了,召唤九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