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3 -3444政绩的

官仙 3443 3444政绩的**(求月票)

3443章政绩的诱惑(上)

霍兴旺赶到区政府的时候,陈太忠正接待客人,他本想找廖大宝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区长找自己什么事,不过看到旁边还有小岭乡的吴乡长,他终于是点点头坐下了。

倒是吴乡长有兴趣跟他聊一聊,这可是堂堂区党委组织部长,下个乡镇,绝对是党政一把手一起出面接待的领导,眼下坐在一起,怎么可能不打个招呼?

当然,吴乡长心里也在纳闷,霍部长怎么会主动来区政府,不过他更清楚的是,这年头好奇心太强了,不是什么好事。

霍兴旺更是没心思跟他聊,随便应两句就不说话了,不多时,陈区长屋里的客人出来了,廖大宝上前开门,请霍部长先进,吴乡长当然不能表示出任何的不满。

霍部长的心思却不在此,他愕然地发现,走出来的人是财政局长杨孟春,杨局长可是隋书记的人,一时间,他脑子里不可遏止地冒出一个念头:陈太忠要党政一把抓?

“兴旺部长来了啊,坐,”陈区长从桌子后面走出来,笑眯眯地同对方握一握手,面对区委常委,他并不怎么摆架子。

既然不摆架子,某些俗套也就免了,等廖大宝将冲好的茶水端上来之后,霍部长才摆手说不要,陈区长笑眯眯地发话了,“真正的明前狮峰龙井,从京城的朋友那里搜刮到的……有钱买不到的哦。”

“那就要尝一尝了,”霍部长笑一笑,抬手从包里摸出一盒软中华,就待散一下。

“抽我的,”陈区长很干脆地拒绝,然后从茶几下拿出一盒烟,“也是在京城混来的。”

“早听说陈区长有好烟了,”霍部长并不推辞,陈太忠抽的是大熊猫,这是区里人都知道的,但是霍部长见区长的次数实在太少了,而且陈某人抽烟,还是最近几天的事,也是可有可无的,通常很少记得给别人散烟。

接过来看一眼,果真是传说中的大熊猫,他随手将烟点着,才叹口气,“陈区长厉害,这么好的烟,拿来做招待烟。”

“喜欢就给你两包,”陈太忠身子一猫,就从茶几下又摸出两盒递过去,“今天找你来,是下午我参加了一个大学生回乡创业的座谈会……就生出一个想法。”

霍兴旺假巴意思推两下,就收下了,不过他也没好意思往包里揣,只是将烟放在手包旁边——陈区长的要求不是很令人为难的话,临走揣起来也就是了。

不过听了几句之后,他的嘴巴就愕然张大了,听完之后,他尴尬地笑一笑,“陈区长,这个事情你跟我说……我做不了主啊。”

“先不说做主不做主,你觉得我这个建议,合理不合理,有没有积极的意义?”陈区长不是听不进去意见的,他首先考虑的是合理性。

但是听到这个问题,霍部长的心又是一揪,你这样强行吹风,有点太霸道了,大家都知道,我是隋书记那一片的,强逼着我转换阵营——这事儿你做得不地道。

“合理与否,我判断不出来,”可怜的组织部长,这个时候连自己的主见都不敢有,真是有损区委常委的形象。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不能说这个建议合理,哪怕他心里认为此事确实值得一试,也不能表示出一点支持的意思——这跟合理与否没有半点的关系,关乎的是阵营。

但是他也不敢明确表示反对,一旦这么做,他就成了北崇区反陈势力的急先锋,虽然霍部长本人是云中人,也是花城三角的势力,但是陈区长跟花城人的纠葛,限于民间,跟官场无关,他目前又贴近隋彪的阵营,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儿顶着。

“连这点都判断不出来,你做的什么组织部长?”陈太忠可真不带客气的,直接就置疑他的能力了,“我只想知道你个人的看法。”

你想知道的,绝对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看法,你想落实我的常委会一票,我知道,霍兴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苦笑着回答,“陈区长,组织部这个工作,能谈一谈具体细节上的东西,政策和纲领方面的,那是要服从大局的。”

我跟你就说不明白,陈太忠也看出来了,这个霍兴旺,根本就是个没胆子的货色,于是他索性换一个问法,“那照这么说,你更倾向于反对这个建议了?”

哎呀我的大区长,你就不要再玩我了,霍部长听得只有苦笑了,“我绝对不反对,这个建议也很有建设性,但是,组织部抓的仅仅是细节,陈区长您应该明白的。”

“你早说嘛,我要的就是细节,”陈太忠不满地哼一声,“早有这话,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你跟谭胜利和葛宝玲碰一下,拿出个基础构思、组织审核和考评方案来。”

霍兴旺一听这俩人名,就知道陈区长是怎么想的了,老组工的眼里不揉沙子,他太清楚其中的味道了,谭胜利管教委,葛宝玲管人事局。

但是……事情真的不能这么办,他苦笑一声回答,“区长,不是我怕麻烦,组织人事上的事情,最好区党委来提,甚至还得请示市党委。”

“我这个区党委第一副书记,就不是区党委成员了?我就不能提了?”陈太忠冷哼一声,“霍部长,咱们是讲究党内民主的。”

“您最好先跟隋书记碰一下,”霍部长苦笑着回答,这个时候,他早就忘了自己区委常委的身份——事实是,这身份屁用不顶,“您二位能形成共识,我们下面人就好操作了。”

“你先操作,把细节落实了,”陈太忠很强硬地表态了,根本不容人置疑,“隋书记那里的工作,有我来做……还有什么问题吗?”

“嗯……没有了,”霍兴旺知道自己该走人了,遇上这种强势区长,他根本不能讲什么道理,在站起身之前,他略略犹豫一下,还是将那两盒烟揣进了包里,后面的事情,让隋书记去头疼吧——这可是大熊猫,错过了就没有了。

他才走出门,陈太忠就拨通了隋彪的电话,甚至在吴乡长进来的时候,陈区长也不做避讳,他笑眯眯地发话,“隋书记,我有个很好的建议,需要区党委的支持,想跟你面谈一下……你看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晚上一起坐一坐?”

这个隋书记是隋彪,吴乡长能断定这一点,别说北崇,就是整个阳州甚至恒北,他也再没听说过第二个姓隋的书记。

也不知道隋彪在那边说了点什么,陈区长又笑眯眯地回答,“那我就熟不就生,又要去隋书记家叨扰了……嗯嗯,饺子就不错,我也喜欢,这大冷天,最好是羊肉胡萝卜馅的。”

陈区长去隋书记家吃饭,这又是个什么章法呢?吴乡长听到这一点,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不够用了……

事实上这是阴差阳错,以县区这一级的行政区域来说,区长和区党委书记,各有各的定点饭店,两人非要坐在一起喝两杯说事,那不是找个中立的高档饭店,就是看谁强势了——绝大多数情况下,区长要就区党委书记。

但是陈太忠虽然对隋彪表示尊重,这个问题上他不肯让步,上一次谈事,隋书记说你来干部培训中心吧,但是陈区长却是说那里的饭菜我吃不惯,你来北崇宾馆吧。

商量来商量去,两人是去隋书记家吃的饭,隋书记的爱人亲自下厨,而陈区长对老隋家那个雍正年间的紫砂壶也有点印象——虽然那壶嘴上缺了一块,但是泡茶的时候还是很有范儿的。

所以说这磨合无处不在,大到执政理念,小到在什么地方吃饭,不过比较奇葩的是,北崇的区长和区委书记认为,在隋书记家吃饭,是相对合适的。

这个奇葩的现象,当事的两个人却不是很在意,隋书记认为,在我家吃饭,就代表我占主导地位,而陈区长很不以为然——不管怎么说,我不去区委食堂和干部培训中心,那就不是官方的态度,没错,我去你家吃饭,只是私人交往。

若是有人认为,陈区长都去隋书记家吃饭了,区政府想必也要听区党委的了,真的是大错特错——随便脑补不是错,但是你得看清楚,陈区长从不去培训中心吃饭,政府和党委,终究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这顿家宴确实也没那么简单,隋书记是南方人,偏偏喜欢饺子,所以他最爱吃的是虾仁饺子,而陈区长又点了一种饺子馅——羊肉胡萝卜,这本身就是个矛盾。

不过这就是小到不值得一提的矛盾了,正经是陈区长要跟隋书记谈的事儿,才是大事,隋彪也是沉得住气的,“来,咱们先喝一阵,事情可以慢慢说,不能委屈了五脏庙。”

3444章政绩的诱惑(下)

事实上,隋书记已经知道陈区长要说什么了,吃喝一阵之后,他主动开口了,“你要说的,是大学生回乡创业的事儿吧?”

“没错,”陈区长点点头,他并不意外隋彪能了解到此事,别说座谈会上有那么多人参与,只说霍兴旺回了区党委,怕是也要跟党委书记汇报。

而眼下隋彪居然率先提起,防备之意一览无遗,说白了,隋书记要在此事上占据主动地位,掌握这个引导话语的权力——更或者还有另一层暗示,霍兴旺是他隋某人的人。

不过陈太忠自命是做事的,倒也不在乎这种小心思,他淡淡地笑一笑,夹个饺子丢进嘴里,嚼了两下一伸脖子,方始笑眯眯地反问,“隋书记对我这个想法,有什么指示?”

“这个我还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果不其然,隋彪的回答四平八稳,然后又淡淡地点一句,“霍部长也就是大致跟我提了一下,你有这么个想法。”

“那我就简单说一下吧,”陈太忠将他的大致构思说一遍,“……大学生创业之后,如果能带领村民们脱贫致富,区里考虑解决他们的编制,能最大程度地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

“这个事情……有很多环节,需要仔细推敲,”隋彪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比如说,大学生的回乡创业,资金从哪里来?”

“他们可以自筹一部分,也可以……从区里贷一部分,”陈太忠也知道,这里面值得商榷的环节太多,所以他不介意跟隋书记认真交流一下,道理不辩不明,“不过这个贷款的细则,还要好好地推敲一下,原则上……优先支持有抵押或者有担保人的贷款。”

“切,学生娃,”隋彪不屑地哼一声,现在的大学生素质真的大不如前了,眼高手低的占大多数,他对此有深刻感受,真有几个踏实能干的,人家却未必稀罕回来,“政府能帮忙介绍贷款是好事,但是没有监管的话……唉,真不好说。”

但是要监管得话,监管得过来吗?隋书记的意思很明显,不过他没那么说就是了。

“所在的乡镇要起好督导作用,并且要承受连带责任,”陈太忠对这个环节,设想了应对方案,“当然,乡镇领导要是有过分的行为,学生可以向区里相关部门反应。”

要是管个地级市,他可能管不过来,只是一个区的话,这种琐事他应该有精力过问。

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隋彪很想提醒陈太忠一句,不过想到对方做事有时候真的强势,他也就懒得说了,“那么,大学生创业成功之后,以什么名义、什么身份去带动村民致富?”

“其实他这个创业过程中,自筹资金的时候,就可以考虑邀请贫困户入股,”陈太忠说到一半,觉得自己的思路似乎有点问题,“也是啊,若是在乡镇创业,下乡村就是问题……而且村里还有村长呢,会受到一些影响。”

“是这个理儿啊,”隋彪见对方能直承疏漏,也很开心,他点点头,“所以说他们需要有个身份,上能跟乡镇沟通,下能跟村里沟通,这样才能减少一些意外因素的影响。”

“那……临时工好不好?”陈太忠琢磨一下,试探着提出一个建议。

“发点基础工资无所谓,先是一年期合同,期满视情况再续两年,一共三年,要是还没有开始带动贫困户,直接解聘,开始带动的就停薪……因为他有效益了,观察一到三年之后,决定是彻底解聘还是解决编制,不过这个方面,就得隋书记你把好关了。”

“嗯,这些临时工,可以区党委直管,”隋彪点点头,毫不犹豫地把权力抓了过去,这反应,简直就是他在苦等陈区长提出这个建议,“工资费用,区政府要承担起来……这个三年期限,是不是有点短?”

“不短了,都是些小项目,三年都创业不成功的话,也就没必要再等了,”陈太忠果断地摇摇头,对于区政府承担费用,他并不是很在意,“若是创业成功,却不想带动贫困户,那就让他们当企业家去吧。”

“成功了,不想放弃企业,又带动了贫困户,如果是这种情况,又该怎么办?”隋彪又问一个问题,这个设想中,类似的疑问环节真的太多了,“解决了编制,就存在公务人员经商的问题了。”

“这个让他们自己去处理,还要处理干净,想要编制的话,就不允许经商,”陈太忠觉得,区党委和区政府已经很为群众着想了,没必要承担太多的义务。

说实话,他这个设想,组织上都没有相关的规定,基本上算是冒险,难得的是,隋书记愿意陪他聊一聊这个构思,那么他也不能给区党委太大的压力——一旦创业成功,并且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想不想做官,那就应该是学生们自己去选择了。

“也是,”这话说出来,轮到隋彪点头了,他对跑官者的心理很明白,“照你这么说,这个事情还真的可以考虑尝试一下。”

“尝试是应该的,如果操作得好了,区党委这就算摸索出了一条发展之路,”陈区长微笑着看着隋书记,“对外的宣传和推广……包在我身上了。”

“这得区党委和区政府同心协力,”隋彪哈地一声笑了,对太忠区长的识趣,他还是比较欣赏的,当然,这样的试点一旦成功,党委的成绩是铁铁的跑不了。

但是此事确实需要区政府的大力配合,临时工的工资没多少钱,关键是临时工想创业,还需要区政府协调贷款。

在这种局面下,出名强势的陈太忠想抢功劳,隋书记也要头疼,听听人家怎么说的——对外的宣传和推广,都包了。

陈某人若是不想让这个功劳,直接宣传区政府就行了,区党委的成绩则会大打折扣。

事实上,自打从霍兴旺那里听说这个消息,隋彪就一直很上心,他仔细地推算了一下,这件事里几个难点环节能顺利解决的话,真的是具备相当的可操作性。

对隋书记来说,只要肯用心尝试,失败了都不怕,无非是区政府那里损失点资金——陈区长不会在乎这点小钱。

而且陈某人强势的名声,北崇区的各个乡镇大部分也有所耳闻了,想在大学生创业的过程中捞点好处的,一定要考虑怎么应对暴怒的陈区长。

在隋书记看来,推行此事最大的障碍,还是在人身上,制定细细的条款,那真的不难,难就难在执行的过程中,可能有人上下其手,导致好好的政策、区党委区政府的一副苦心,到最后变得荒腔走板。

不过,真要这么搞,市里的支持也是很有必要的,隋书记很干脆地点出这个关窍,“这个政策,需要得到市党委的认可。”

“嗯,开一个试点嘛,”陈太忠点点头,他最不怕的就是各种尝试了,“宁沪书记那里……隋书记你去汇报?”

隋彪沉吟了起来,面对可能带来的业绩,他是真心想尝试一下,不过,撇开这位好不好呢?他可以感受得到,陈太忠虽然强势跋扈,但对个人业绩并不是很看重,起码短期内不是很看重,丫看重的是北崇的发展。

这并不是说陈区长真的无欲无求,而是短期内,陈某人已经升无可升了,一年半的正处,经历了两个位子,在北崇区长这个位置上,陈太忠就算干不满一届,最少要待够三年——陈区长给返乡大学生划出三年的红线,大约也是这个原因吧?

犹豫了好一阵,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推出这个政策,党委和政府需要精诚合作,嗯……我认为咱俩一起去,能更好地展现北崇的决心。”

对于隋书记这个回答,陈太忠也不是很在意,一起去就一起去,他是求做事的,只要北崇能发展起来,分润一点功劳出去,真的无所谓。

于是两人约好,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不成想隋彪这王系人马的称号,还真不是白给的,陈区长收拾准备走人了,他打过来了电话,“王书记上午没时间,咱们下午过去吧。”

下午王书记也忙,两人一直在市委等到四点半,王宁沪才从外面回来,见到等在门外的一群人,他直接点将,“北崇的两个领导先进来,其他人稍等。”

隋彪这一上午的耽搁,也不是白耽搁,他将自己和陈区长商谈的结果,略略整理了一下,此时居然能递上文字材料。

王宁沪似乎也知道两人的来意,二话不说就拿起来文件看,粗粗地扫了两眼之后,他就把文件放在一边,沉吟了起来。

他想了足足有两分钟,才回过神来,“中,央目前三令五申,要精简机构,你们的想法很有些新意……但是跟大环境相违背。”

陈太忠沉默不语,隋彪看他一眼,才主动发话,“请宁沪书记指示。”

“啧,”王宁沪咂巴一下嘴巴,又瞟一眼陈区长,很是为难地皱一皱眉头,“同样的政策,能不能先内部挖潜?”

这次轮到隋彪不言语了,陈太忠等了一等,才叹口气,“我认为走出去的人才,应该考虑引进来,能带来清新的空气和活力,至于说现有的潜力……估计没谁会放弃铁饭碗。”

冲击必须来自于外部,内部的话,都是些官场油子,不可能彻底地放下一切去拼。

“太忠说得不错,其实我个人是愿意支持你们的,”王宁沪也叹口气,“但是想说服别人搞这个试点,恐怕不是很容易。”

(六千二百字,召唤月票。)